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木公河》0152B

2019-05-14 09:24 作者:北方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王武说到这里,马车到了一个岔路口上。这里有一片桦树林,林子西接木公河,东临柳榆山,大路离城还有二十里,小路岔进柳榆山就不知通到何处了,由于不大,路上还可以清晰看到秋天被车压出的白光光的辙印。车上二人只顾说话,没有发现树丛里站着五位大汉。就听有人喊:“站住。”侧脸看去,五把快枪已齐刷刷对准了马车,二人当时便反映过来是遇到打劫的啦。王武没太在意,因为这车上没他多少东西。农哲火了。“干什么?要打劫呀?有本事放下枪,跟老子练练巴掌,看爷爷这条命能不能换得你们五个王八糕子的命。”

“少废话,快下车,往东赶,我们大哥降了共产党,还等着弄一点东西做见面礼呢。”

农哲一看没办法,就和王武下了车,被人押着进山去了。

中午时,马车被押进一个山村大院,院当中,一个反穿羊皮大衣的大个子正和一个学生打扮的小伙子瞎侃着什么,见押进来一挂马车,还装着二十来条大口袋,大个子高兴地拍了拍小伙子的肩膀说:“我说白吃老弟,怎么样?我的人给你弄来了见面礼,啊,哈------”

小伙子赶忙解释:“我是来工作的,要什么礼啊?”

“不对。”大个子见小伙子不买他的帐,马上辨解道:“不是给你个人的,你们共产党不是讲为多数人吗?我这劫了一家人的货,把它分给沟里的百姓,你看怎么样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王武反映快,马上插嘴道:“我们车上的东西也不是一家的,这入以后,几家财主的粮食早卖光了,现在不卖的,年前也不想卖了,只是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忙着卖点钱用,大伙哀求章爷家的车给进趟城,这就让掌柜的人给劫来了,要抢粮找大户,你抢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算什么本事?”

大个子似乎觉着王武说得有理,忙说:“白吃啊,要真是小门小户的我还真就不要了,你这见面礼也就没了。”

“要见面礼干啥?以后你我就是一家人了,我们跟着党打天下,让穷人都翻个身,那不就是最好的礼物吗?”

“你老弟不白吃呀!当年老蒋把东北让给日本人,我们少帅后来逼他当了抗日皇帝,可他却把少帅不知弄到什么地方关起来了,这些年,我就认一个理,抗日的就是弟兄,对日本人有好处的就是仇人,老蒋也不例外,你们共产党当年抗日,现在又打老蒋,就是我的朋友,我的靠山,你老弟知书达理,以后,这支队伍就听你的。”

大个子说到这里又看了王武一眼。“你们章爷是谁?你们是他什么人?”农哲靠过来说:“就是木公屯的章耶,我是他的三儿子,这位是我们屯的王货郎,也是个穷人。”大个子露出了笑容,说道 :“木公屯的章爷是条汉子,当年在山林子里跟小鬼子斗过,小鬼子不知道,还处处捧着他,可他人没变坏,暗地里还资助过我们几个抗日绺子。你回去告诉他,就说柳榆山的柳老大投了共产党,共产党穷人,让他多为穷人办点善事,也给自家多留条后路。”农哲说了声“谢老大!”赶车就往外走。被称为白吃的小伙子和王武拉拉手说:“我叫白芷,你是穷人,我们以后就是一个路的,将来还会见面的。”

由于路上这一耽搁,到城里时已近黄昏了,农哲心里火急,慌忙找了个熟悉的粮栈,也没讲价,拿了一卷新流通的票子就把粮统统卸了。到家时怕父亲心怵,农哲只说今天粮行不好,到晚才碰见一家粮行要的,又不能往回拉,也没讲价钱就卖了。章耶没细问,只在嘴角上挤出五个字:“岁月难熬啊。”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hohpkqf.html

《木公河》0152B的评论 (共 8 条)

  • 王东强
  • 北方
  • 秋诚
  • 醉死了算球
  • 雪儿
  • 山鹰
  • 草木白雪
  • 听雨轩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