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好想喝汽水

2020-02-22 01:45 作者:倪鸣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2001年的我,像阳台上的白袜子,高悬在晨曦的生命里,一边摆脱沉重,一边抗拒轻松。《盛的果实》香氲整条临湖路,在这低调的芬芳里,我看见你端着菜篮走向后厨,我准备夺路而逃,可是我还没付账。吧台和后厨一窗之隔,我要是走向吧台结账,你势必会发现我。

这家麻辣烫就叫临湖麻辣烫,我觉得土,你觉得很亲切,你家就在临湖路上。我羡慕住在这条路上的人,非富即贵。从你平日的穿着,不难得知,你是这个城市里的人上人。一周之前,我把你的名字刻在一株梧桐树上,我告诉梧桐树,你在我心里,又麻,又辣,又烫。

这棵树,长在电话亭旁边,现在,树,被挖走,电话亭被拆除。没有人可以在临湖路上捡到梧桐树叶,也没有人可以躲在临湖路的电话亭里,假装打电话,假装你在电话那头。

也许我是在一个里这样做过,也许我是在厨房里等待生米煮成熟饭时,想让自己回到那个时空,做那样的事,至好你站在我的身后,听到我所有又麻又辣又烫急需一瓶汽水镇压的表白。

手机响了,美团外卖自动接单,是的,我是一个送外卖的。一分钟前,你从我手里接过你点的麻辣烫。我在你的外卖盒里,额外放了一瓶汽水。19年前,我请不起。

想起韩寒的飞驰人生,男主角每天用意念开车,所以会如此熟悉那条赛道。我不也是如此吗,每天坐在一列开往过去的高铁上领略你曾经的美。(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你的面目,我如此熟悉。所有的重逢都是命中注定。我信这个命,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是地磁场还是量子力学,我不得而知。你打一个喷嚏,就是有人想你了,可是这个人是谁?我们从未深思。

一个汽水瓶,有多深?我说七千多天,你就会觉得特别深。数字越大,给人感觉越强烈。深到可以隐藏一次海枯石烂,可以隐瞒心跳和泪水。

昨晚,我梦到好兄弟罗勇了,他曾无数次警告我,晚餐不能糊弄不能只啃一个五毛钱的大饼,如果当时我听他的话,我的身体现在应该不会这样差。在梦里,罗勇拒绝和我相认,我难过的哭了。难道穷字写在我额头上,让他不敢沾。

我说我喜欢你,他就好奇你长什么模样,他真的来八班侦查了,然后残酷的告诉我他认识你男朋友

美丽的人,常常不大方,大方的人,又总是不美丽。你是例外,你美丽又大方。你是一个打招呼的人,是的,你招呼了我,招得那么可爱,双臂交叉,笑靥如花。

我不敢看你,可是忍不住偷看了你鼓胀的胸口。

我极度怀疑古代才子佳人的故事,穷人温饱尚不能够,怎么可能汗牛充栋的读书然后成为才子。这种事,只可能发生在现代,因为哪怕是穷乡僻壤,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的标语,随处可见。

我曾闻鸡起舞苦读经书,想成为才子,招佳人青睐,最后被美团外卖给招了。我没有成为才子,可你一直是佳人,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是,每一分每一秒都是。

你的皱纹,就在你的眼角,我看不出来。你的声音,变得暗淡,我听不出来。2004年的天,我都在读郁达夫,《春风沉醉的晚上》郁达夫在安庆的街道上捕捉思念的甜蜜。那时候,你的大学室友在议论你在妒忌你,春风吹乱你的秀发,你抱着课本,前途平坦光明。

心上人,是天上月,有一个,就不怕走路,有两个,就不用游山玩水,有很多个,就不怕来世投胎为猪。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hckbkqf.html

好想喝汽水的评论 (共 4 条)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最美的诗意
  • 程汝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