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念人:吃喜糖(小说)

2020-10-27 15:02 作者:念人  | 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李大妈这辈子生了三个男丁。大孩子名叫阿福;二儿子名叫阿发;三儿子名叫阿才;按村里风俗习惯,男女结婚迎嫁都要吃喜糖。

三十几岁那年,老伴因病去世,丢下三个还不成人的孩子。生活重担全都落在她一人身上。她依靠自己勤劳朴实的双手,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把孩子们拉扯大。

可是,目前子女都到了迎娶论嫁的时候了。她心里想,尽管姑娘出嫁是件心酸事,但是,儿子娶媳妇却是件添丁添福的事情,应该有喜糖果吃。这子女婚姻大事,对于父母来说应该是高兴的事情。可是,李大妈却高兴不起来,并为此事伤透了心。

六十年代,走集体化道路,使李大妈这四口之家日子渐渐好起来。但是,由于三年自然灾害给人们带来的灾难,使乡亲再次处于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进入七十年代后,社员们掀起社会主义建设大高潮,日子才一天一天好起来。

李大妈一家四口之家,李大妈依靠自己一人,积极参加生产队集体劳动,挣工分来养活三个孩子。尽管生活不算富裕,没有积蓄,但是,全家人吃饱穿暖,日子过得有盼头。

大儿子阿福结婚时,李大妈东凑西借,总算借到二百多元,到乡村代销店,买回一些散装糖果。俗话说:便宜不好货!这些糖果一放过,全都湿了。第二天,当李大妈端出糖果发给乡亲们吃时,真使人哭笑不得。李大妈看着乡亲们那一张张不愉快的脸孔,心里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她怨恨自己不会做人,不会持家,使大儿子阿福的婚事办得如此不体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转眼间,进入了八十年代,农村推行分田到户承包责任制,李大妈很为高兴,心里想着,这样一来,自己就能发挥自己的能力,大干一场,多赚一些钱为二儿子办婚事,弥补回大儿子失去的面子。

据说种外贸瓜菜赚钱,于是,从分田承包那天起,李大妈就把那两亩三分地原种水稻改变为种外贸瓜菜。走集体道路时,李大妈是一位出名的扦秧能手,然而,从扦秧能手一下子转变为种植瓜菜,心中无数,使她模不着头脑,束手无策。尽管她放下面子,向村里少数先富户学习种植管理技术。但是,谁都是各顾各,不愿意传授种植技术。担心种植技术外传,别人阻了自己的发财路。尽管个别先富户同意传授种植技术,但是,仅仅是表面文章,关键技术没有传授。在这种严重的私心杂念支撑情况下,李大妈只好硬着头皮自己干,按照自己所掌握的传统方法去做。

在种植苦瓜、瓜、辣椒时,按老方法种植,生长慢,病虫害多。此时,她不懂病虫害防治,又不懂运用助长肥料。一造下来,种植的瓜菜全都枯萎失收,连本钱都带走了。

李大妈站在田间里,静静地看着一株株枯萎的瓜藤,心里苦痛得极。此刻,她想起刚开始分田到户时,寄希望于分田到户承包的热情,此刻,像一盆冰冷的水,从头淋到脚,寒冷的心情使她眼泪流了下来。从一株株枯萎的瓜藤不幸遭遇,使她逐渐产生起对分田到户承包制的怀疑。她看到,分田到户不仅使集体财产深受损失,使人放弃了大公无私的思想,私心杂念严重,没有了互相帮助、互相护精神。想到这里,李大妈往日那种单干承包劲头,再也鼓不起来了。

八十年代末,正是贪官腐败分子最猖狂时期。少数先富的人过着花天酒地的日子;可是,李大妈与大多数人一样,生活不是那样的顺心,日子过得依然紧扣。

此时,李大妈第二个儿子阿发又要结婚了。当听到这个消息,这一回不是高兴,而是坐立不安。这年头有脑袋会钻政策的空子的人,生活过得格外舒心。大多数不会钻政策的空子的人,仍然依靠着那一二亩田地,这也是仅仅维持生活而已,富不起来。除吃饱穿暖外,左邻右舍五亲六眷仍然是一贫如洗。

为了办理阿发婚事,这天,太阳刚刚露面,李大妈就顶着晨雾走出家门口,往上村富裕户邓家富家中走去。当踏入邓家大门口时,正好撞上邓家富在大庭院里喂鸡鸭。于是,她就走到邓家富面前。此时,邓家富看到李大妈闯进来,便抬起头来。

“李大妈一早就登门,有何贵干?”邓家富问。

“邓老爷,我李大妈没有经验种植外资瓜菜失败了,分文不收。现在,我二儿子结婚,向你借一千元,好吗?”李大妈苦苦哀求地说。

邓家富看了看李大妈苦苦求情的脸孔,心里暗暗自喜。心里想着,当年走集体化道路时,她是出名的扦秧能手,今日,她竟然向我这位当年懒汉借款,这回轮到我出名了。他脑子一动,对李大妈说:“借款可以,但是,你要付利息。”

“付利息?”李大妈一听到付利息三个字奇怪地反问。

“是的,当然要付利息。”邓家富阴阴地说。

“咱们是邻居,咱李大妈向你借一千元,也要向你付利息?”李大妈疑惑地说。

“时代不同了。现在是讲钱,还讲什么邻居。懂吗?”邓家富提高声音地说。

李大妈看到邓家富不怀好意。于是,她立即转身,头也不回,急急地走出邓家门口。

李大妈一边走一边骂:“一点邻居情都没有。新社会,你想剥削穷人没那么容易。”说着说着,返回到下村向邻居求借。

“吴大伯,不下地做田吗?”李大妈一进门就问。

“我腰有点痛,今天不下地做田。”吴大伯说。

吴大伯看到李大妈脸色不好,就接着问:“有事吗?”

李大妈叹了一声说:“我二儿子阿发要结婚了,想向你借点钱。”

吴大伯看到大妈为难苦脸的样子,说:“我哪里有钱借?”

李大妈说:“向你借二百元。行吗?”

吴大伯说:“十块钱都没有,不要说二百块钱。”

是的,吴大伯是五十多岁的人,有点驼背,生有一女儿。前几年女儿出嫁外村。家中仅剩下他们老俩口。这几年来,大伯腰椎间盘突出,长期吃药打针,耗尽了家中一切。至今,病痛依然不治愈。现在,家中仅靠老伴给有钱人帮工,换几块钱来维持生活。吴大伯家庭算是两个劳动力,没有子女累赘,表面上看来应该有些钱。可是,他的病症是最大的负累,多少钱都花费在病痛上,实际上也是穷得分钱不存,穷得“呱呱”叫。

话说回来,李大妈一早出门,走上村又走下村,串门十多户人家,不仅不借到钱,反而受了一肚子窝囊气。她垂头丧气回到了家里,一下子躺倒在床上,双眼珠动也不动地瞪着屋顶。此刻,她脑海里想得很多很远。她想起六十年代,丈夫患病,大家都贫穷。但是,为了丈夫治病,左邻右舍还是千方百计帮助,有的借五元,有的借十元。尽管丈夫病情恶化去世,但是,左邻右舍是尽了力的。如今,自从分田到户推行承包制后,人心变了,变得越来越无人情。人人都为自己打算,不愿帮助别人。六七十年代那种雷锋精神,消失得无影无踪。现在,要依靠大家帮助,真是比登天还难啊!

不管有多大困难,二儿子阿发的婚姻也要办的。李大妈借不到钱,只好忍心将家里一切能够换钱的东西,都拿出去卖掉,为二儿子阿发筹备婚礼

二儿子阿发结婚这天,尽管生活贫穷,但是,乡亲们吃喜糖的风俗债是推辞不掉的。这次,李大妈没有钱购买喜糖,就用番薯与大米磨粉做“土糕”招待乡亲。第二天下午三点半,太阳正在半空,乡亲们携老带幼,陆续来到李大妈的家。大约四点钟,太阳渐渐偏西,乡亲们根本上到齐了。李大妈看到满屋都是人,赶忙将“土糕”端出来,让乡亲们品尝。当乡亲们低头吃“土糕”时,她含泪地说:“伯、伯姩、婶嫂,今天,我以“土糕”代替糖果招待大家,知是失礼。可我实在没有法子了。请大家谅解!等待以后年景好转,我再给大家补回来。”说完,她马上转过脸去,悄悄地擦掉眼泪……

二儿子阿发的婚礼,李大妈总算在泪水中应付过去了。也许是经过大儿子阿福、二儿子阿发的婚礼,人们看到李大妈家一贫如洗。对此,三儿子阿才的婚姻问题,一直没有着落。

时间消逝很快,转眼间进入新时代。广大农村掀起振兴乡村建设美丽家园的宏伟蓝图,摆脱了单干独闹的承包制,纷纷成立农村合作社,走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

李大妈所在的塘猛村也不例外,也成立起农业合作社。李大妈积极响应,带头将自己的两亩三分地入社,共同奋斗,奔社会主义小康。合作社吸收了除少数几户先富户拒绝参加外,全村三百农户全部参加了合作社。

合作社除种植水稻外,也办起文塘振兴产业园,科学种植三角宁地瓜,打造“一村一品”的“三角宁”品牌。合作社充分发挥家大业大集体优势,引进机械化操作,从种植、施肥、管理到收获,全部实现机械化。

李大妈带领全家六口人,全部加入文塘合作社。这一年,李大妈一家年终分配五万多元。人均年纯收入大大超过了贫困线规定的脱贫水平。从此,李大妈一家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朝社会主义小康路上奔跑……

此刻,李大妈手捧着年终分到的钱,笑得合不上嘴。李大妈一家的生活,越来越好。集体合作社给李大妈一家六口人带来了新希望。

话说回来,李大妈一家日子火红起来后,早已过不惑之年的三儿子阿才,其婚姻也提上了日事议程。不久前,外村一位姑娘想上了阿才。

李大妈听到这一喜讯,一下子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这次,李大妈心里暗暗想着,这次,阿才的婚礼决不能小气了。一不借钱,二不做“土糕”了。她要办一个体面的婚礼,兑现对乡亲们的承诺

这天清早,晨雾逐渐消失去,风轻轻地吹拂着,两只燕子飞落在屋顶上快活地“吱吱”地叫嚷,像是在告诉乡亲们喜讯:李大妈的三儿子阿才,今天要举行婚礼了。

上午八点钟,东方渐渐升起一轮红日,为大地铺上一层银光。此时,李大妈刚走出房门口,就大声喊二儿子。

“阿发,你过来…”李大妈喊叫。

“嗳…”阿发回应了一声,从房间中急急地走到李大妈面前。

李大妈看到阿发走过来,从左边衣袋里一下子掏出一叠人民币交给二儿子阿发,笑容满面嘱咐说:“孩子,今天是你弟弟阿才结婚日子。按惯例,下午三点钟,乡亲们要来吃喜糖。你骑上摩托车到定城购买高级椰子糖、夹心饼干,快去快回。”

阿发看到李大妈递过来这么多钱,不禁地问:“买这么多?”

李大妈大方地说:“集体合作社使咱们家过上好日子。咱们不能亏待众乡亲啊!”

阿发听后笑了笑,立即穿上衣服走出门口,骑上刚购买不久的摩托车,往定城糖果厂奔去。

紧接着,李大妈叫来大儿子阿福,然后,从右边衣袋里掏出一叠人民币交给阿福说:“你到东山饮料厂购买桔子原汁原味饮料、菊花花、矿泉水,雇一部车送回来。快去快回!”

阿福摸不着北地说:“乡亲不是吃喜糖吗?”

李大妈高兴地说:“如今,年景好了,再不能亏待乡亲们了。除按惯例吃喜糖外,妈要给乡亲们增添上甜甜的果汁、矿泉水。让大家吃得香、吃得甜,算是补上往年你婚礼时吃湿糖与阿发婚礼上吃土糕的亏心事吧!”

大儿子阿福听后,乐融融地说:“好啊!”说完,他就大步走出大门口,骑上自己前年才购买的摩托车,打开档位“叭叭”地向东山饮料厂奔去……

(作于2020/10/24 于广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gqcbkqf.html

念人:吃喜糖(小说)的评论 (共 2 条)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念人

    念人三次吃喜糖,衬托出三次不同时代的变化发展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