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包扎汽车(非虚构小小说)

2019-09-12 09:05 作者:江河惠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这件往事如果不来兰州参与编写《甘肃省白龙江林业管管理局志》,绝对不会再想起。不是我刻意选择遗忘,而是岁月选择了遗忘。

一九八二年四月七号,我和司机胡和平去洛塘林场东月沟调冷杉树苗。我们开的是一辆老式双排座轻型货车。翻过麻崖子梁,向右拐进东月沟苗圃去的路上要经过一条过路水沟。水沟约一米多宽,沟底乱嵌着头大的活动的石头。我们停下车,看了看。

“能过去吗?”

“过不去难道回去不成?”胡和平说着挽起裤子,没脱皮鞋,跳进水沟,拨摆乱石。“你干啥!静静站着!别添乱!”他呵止我帮忙。

“好了,我冲,你加力……”

给汽车加力,我在白龙江林管局科研工作的那几年,进沟上山时,去羊布梁试验地物候观测时,我们经常是司机退后猛向前冲,几个小青年齐力推汽车。在盘道转弯陡坡处,一次次冲,一次次推,车一身泥,人一身泥,将打滑的车推开到梁上,开到集材道尽头最高处,开到试验地下边。试验地海拔3300米,车可以开到3000米处。所长书记主任时常敲打我们,你们一邦下去可要注意安全哟……我们时常随口答应说,好的好的,没啥没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那天,我们俩去时如法,胡和平猛冲,我用尽吃奶的使劲向前一推,很顺利地冲过了那条过路水沟,可返回来,冲过沟时,却将油底壳撞了个洞。过沟后,只见乌黑的液体在底盘直流。

“害了,油底壳碰烂了!”“走不成了?”“肯定——他妈的,真倒霉!”“怎办?”“不知道!”“你不知道谁知道?”

我俩倒躺在路边的草滩上,无奈地有一句没一句地对问着。如果是如今,就是小事一桩,打一个电话,或者会等到过往的车辆救援。可那时,在距东月沟苗圃地与麻崖子梁山脚下岔道上,无法打电话不说,等来往车辆怕胜于等天外来客。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步行去任何一地救援,怕要等到第二天,或者第三天才能有结果。车不看行不行?留一个人看车,我们又没带吃的。更重要的是一车冷杉树苗两三天会捂黄干死。当时白龙江林区冷杉育苗很少,尤其五年生的岷江冷杉苗更金贵。

“怎么办?”“怎么办?”我俩的思维当时可能转至死点,俩人叨叨地一味地念叨怎么办。胡和平紧销着眉头,用拳头捶打着太阳穴,还是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我站起来,走过去,爬在车下看了看,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

“和平,你过来,我有办法了!”“有什么还什么妙招?你说!”“油底壳里装的是机油?”“这还用问!”“机油起润滑发动机缸体的作用的,是吗?”“对!乍了?”“你来看,洞在油底壳最前边,不在最下边,油底壳里还能存储油——我们把洞包扎住……”“你日能得很,汽车又不是人!”

“今早在油库加油时,你灌的一塑料桶机油还有车上,对吗?”“在,你想怎么办?”“我们把油底壳洞包扎住,你慢慢开,我慢慢加,我们凑合到麻崖子梁脚下再说……”“你知道发动起来有多大的压力?”“无论有多大的压力,我们不断添加机油,使发动机缸体内保持足够的机油润滑,还不成吗?”“那就试试呗。”

我们像医生包扎伤口,用一块汽车内胎堵住洞口,用麻绳来回绑住,砍了几截树枝将麻绳撬紧。加足机油,怠速时一点也不漏,起步后,汽车过后,一道筷子头粗的黑线,留在公路上。开始揭开引擎盖,我蹲在左侧发动机上,慢慢向机油加注口加机油。行走了一段时间,我们觉得既不安全,又影响车速,改为加满机油后,向前行驶,到仪表显示缺机油再加。就这样,走走停停,费了两个多小时,我们始于爬上了麻崖子梁,机油还有半桶。

“和平,怎办?还继续走吗?”“还有六十多公里,再把他爬也要爬回去!在这鬼地方三天你同样等不上车。这车是油刹,到三河口二十多公里。我们慢慢滑下去,到三河再看。”到三河后机油漏掉的不多,我们再次添加足了机油,五点多我俩安全到两水。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govpkqf.html

【原创】包扎汽车(非虚构小小说)的评论 (共 6 条)

  • 漫舞洛城
  • 听雨轩儿
  • 榆木疙瘩
  • 草木白雪(李淑芳)
  • 浪子狐
  • 希望

    希望我是文化公司的资深编辑,看你的文章挺不错的,风云吐於行间,珠玉生於字里,很有意义。可挑选部分作品传给我,我帮你入驻我们的《当代评论家文选》《中国诗词散文集》《当代作家文选》《当代散文家文选》《当代诗人文选》《我的母亲》《共和国的公民们》《荣誉市民之歌》《中国博客精选》《中国作家文选》大型史诗纪实图书。 请加微信mingwen138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