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念人:《海峡情》第三章:探望

2020-01-29 11:01 作者:王之之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话说王和平,自从大学毕业返台湾后,在高雄任教。这期间,他始终放不下下乡到海南岛东方农场前线分场的柳梅梅,更没有忘记大陆日新月异经济发展前景。

时隔多年后,这是王和平从西大毕业返回台湾后,他第二次返回大陆探望柳梅梅。此次,他不是飞向大陆西安,而是飞去海南岛。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太阳露面不久,微风习习,上午八点半,王和平怀着一颗十分喜悦的心情,登上从台湾至香港的飞机,接着,从香港转飞到广南。第二天上午九点正,他又从广南坐上飞往海南岛的航班,十一点钟左右到达海口机场,然后,马不停蹄打的到达东方农场前线分场。

此次,他千里迢迢来到前线分场,其目的是,要带走柳梅梅到台湾结婚。可是,当一跨入柳梅梅家门口,一位断了左臂的男人李红从屋里走出来,脸上带着一种惊讶的眼光问:“同志,你找谁?”

“我找柳梅梅!”王和平说。

“梅梅到省里开会,还没有回来。”李红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什么时候回来?”王和平心急地问。

“据说,今天下午回来。请坐,我给你倒杯水喝。”说着,李红就转身走到厨房去了。

王和平乘着李红转身回到厨房空间,他对屋里四周扫视了一圈,看到墙壁上挂着这位断臂男子与柳梅梅在橡胶园合影的照片。此刻,当他看到这张照片,犹如一支针突然刺痛自己的心中,脑海里立即浮现天黑地暗的现象。这一致命无情的打击,令其一下子差一点昏过去。他不等柳梅梅回来了,他急急地向刚从厨房端水走来的断臂男子李红说:“我有事,需要马上返回海口。谢谢!”说着,他马上转身走出门口,急急坐上的士离开了农场……

此时,他是带着一颗悲伤的心离去的。在往广南的飞机上,他面色苍白,伏在椅背上,闭着眼睛,什么话也不说,即使空姐送来饮料、糖果,他也没有张开眼睛看看。他感到飞机上一切都没有感兴趣,心想尽快地飞到广南。然后,从广南飞至香港,再从香港飞回台湾。

下午二点钟,王和平刚走不久,柳梅梅就回到农场家中。一进入门口,男朋友李红立即对梅梅说:“梅梅,临近中午,有一位扁脸孔,白皮肤,戴着一副近视眼镜,年纪大约三十左右的男子,从海口打的来农场找你,知道你开会还不回来,他连水也不喝一口,就急忙坐上的士,返回海口了。”

梅梅问:“他长有多高?”

李红说:“大约一米七左右。”

梅梅听李红的描述,完全与王和平相似。她知道这是王和平回来探望自己。于是,两话不说,她就急急拔步走出门口,在公路旁拦住一辆往海口的农场车,立即往海口追赶王和平去……

当柳梅梅赶到飞机场时,载着王和平的飞机刚好起飞。此刻,坐在飞机上的王和平,他哪里知道,在海口机场外,柳梅梅十分遗憾、十分委屈、十分痛苦地含着眼泪,眼睁睁地望着远去的飞机……这就是作品一开始时所描述的那一幅情景。

再说王和平回到台湾后,他没有马上到学校上课,而且乘假期还没有满期,一人到台北散散心。

这天,太阳躲在云层里没有露面,天空显得蒙蒙的一片。尽管没有阳光没有,可是,这样的天气,反而给王和平带来更加压抑的感觉。

台北,是台湾总统府所在地。十一点多钟,王和平来到总统府广场,远眼一看,广场还是那样大宽,可是,游客不多,与北京天安门广场来说,天壤之别,没有北京天安门广场那样雄伟壮观,人潮如涌,气势显得是那样的渺小无力。

多年不到台北了,一切都没有太大的变化。经济不景气,人们行走在大街上,表情沉默,悲观失望,与内地人相比,没有内地人那种朝气蓬勃斗志昂扬的气氛。

在总统府广场上闲逛时,王和平竟然遇上了多年不见的家住台北的中学时代好朋友郭晓丽。这一见面,晓丽那一股热情洋溢为人人品,马上冲散了王和平脸上闷闷不乐的阴影,脸上露出了微笑。于是,他们相约来到总统府广场南街一间宝岛咖啡厅坐谈。

进入咖啡厅,他们看到顾客不多,没有当年那种热闹的气氛,生意显得有点平淡。他们选在咖啡厅左边角落处坐下来。王和平叫来两杯浓浓咖啡与四条油条、奶酪饼。他们就一边喝咖啡一边交谈。

“几年不见,你长帅气了!”心直嘴快的郭晓丽开口说。

“几年不见,你也长得越来越漂亮了。”王和平赞赏地说。

“谢谢您的赞赏!请问,你什么时候来台北?”郭晓丽高兴地问。

“今天刚到。”王和平回答。

“现在哪里做事?还是在高雄附中当老师?”郭晓丽紧接着问。

“是的!”王和平淡淡的说。

“来台北,有事吗?”郭晓丽见王和平心情沉闷,便奇怪地问。

“没有什么事情,来台北散散心。”王和平淡淡地说。

“散散心?没有烦心事,何来散散心啊!”郭晓丽追问说。

“是的!有件烦心事情,最近搞得我心神不安。”王和平见自己说漏了嘴,烦心事在晓丽面前硬撑是撑不过去了,于是便说了。

“我猜一猜,烦心大陆梅梅的事。对吗?”郭晓丽说。

“是的,是关于柳梅梅的事情。”王和平叹了一口气说。

“梅梅怎么样?变心了?”郭晓丽惊讶地问。

王和平看到晓丽紧紧地追问,便忍耐不住向郭晓丽倾诉说:“前不久,我到祖国大陆旅游时,顺便到海南岛,准备将梅梅接到台湾定居成婚。到海口后,我租了一部的士到了梅梅所在前线分场。当我跨入家门口,看到梅梅与一位男人合影照片挂在墙上,我当时气得差一点昏了过去。面对着这无情的打击,我马上转身走出门口,坐上的士往海口飞机场,搭上傍晚海口至广南的飞机,然后,从广南转机至香港,再从香港飞回台湾高雄。”

郭晓丽听了王和平这么说,心里就明白了一切,原来王和平到台北来逛游,这是因情所困。她安慰说:“我知道,尽管你从大陆西北大学毕业返台后,这十几年来,你一直都没有忘记柳梅梅,“海峡情”恋恋不舍。对此,如今三十多岁都没有结婚成家。”

“是的,我太梅梅了。她是我人生中见过的最美丽最善良的好姑娘。十几年前,她在花园中那甜甜的笑脸,切切的语言,像魔鬼一样,总是牢牢地占据着我的心,使我想脱掉也脱不掉。”王和平恋恋地说。

“我知道,前几年,你曾经告诉我,在飞机场分别时,你要梅梅等你回来,而且梅梅也点头答应了你。我是一位过来的人,又是女人,按照一位痴情女人来说,她既然已答应等你,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变心的,她一定会等着你的。”郭晓丽慢慢安慰地说。

“你说,她会等我!那为何与别的男子合影呢?”王和平心里不解地说。

“男女之间合影不一定等于结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些女星与男星合影是家常便饭的事了,照你这么说,一个女星不知道一生结多少次婚了。我认为,梅梅与那位男人合影,是否另有隐情?”郭晓丽分析地说。

“隐情?”王和平一听到有隐情,马上接着说。

“是的,有隐情!你看看,他们要是结婚举行了婚礼,为何不大大方方拍一张结婚照?大大方方挂在自己的墙壁上。而且,梅梅这一张合影照其背景是在橡胶园,哪有人在胶园里拍结婚照呢!从这些分析来看,梅梅心中有苦难言啊!”郭晓丽继续分析说。

王和平对好友郭晓丽的分析与安慰,认为有一定道理。于是,渐渐从闷闷不乐的状况中解脱出来。在他的心目中,郭晓丽是一位土生土长台湾女人,台湾女人个个都是能言善辩的人。此时,他对郭晓丽的分析半信半疑。他认为郭晓丽分析有一定道理,但是,思想上总是不能转过弯来,心里仍然在责怪梅梅没有良心,违背承诺。想来想去,他又埋怨自己性情急躁不等待梅梅,当时要是等待梅梅回来,一切都明白了,就不会带来这么大的烦恼。事到如今,这种伤心的事情,像蚂蟥咬暗处一样,只好静静地藏在心底深处了。

王和平向好友郭晓丽倾吐出了心中烦恼后,心里轻松多了。他与郭晓丽在咖啡厅分手后,他再不打算在台北这样没目的逛来逛去。于是,下午五点钟,他重新坐上台北往高雄的高铁,当返回高雄。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giabkqf.html

念人:《海峡情》第三章:探望的评论 (共 6 条)

  • 夜雨
  • 今生依梦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老夫子(熊自洲)
  • 程汝明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