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黄毛丫头(小说)

2019-10-04 12:03 作者:东家人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说

赵华甫

大清早我刚走进办公室,就有学生来报告:“校长,有人想跳楼!”

我心里咯噔一下,吓了一跳说:“谁啊?”

学生们七嘴八舌地说:“杨芝,就是六年级的那个黄毛丫头!”

我镇定了一下,点点头,打发学生出去,赶紧打电话问班主任是怎么回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班主任电话对我说,杨芝的父母离异了,她想不通,今天早上情绪失控,想从四楼的教室里跳下去。幸好被同学及时拉住了,现在送到心理咨询室,心理老师在给她做心理疏导。

挂了电话,我急到嗓子眼的心才落了下来。我赶紧从办公室前往心理咨询室去看看情况。这一路上,我的大脑不断回忆起这黄毛丫头的片段来……

她在我们这个将近一千人的学校中,她长得很独特,仿佛万绿丛中一点红。她天生一头黄发,脸白白胖胖的,这一点真的与众不同!她还有一双大眼睛,长得十分可。大家都亲切地叫她黄毛丫头!

她本来就是一个文静的小女孩,成绩也可以,她就这样在我们学校默默的成长着。可是到五年级的时候,听说她的父母要离婚了,她很纠结,不知道跟爸还是跟妈妈?反正她谁也舍不得。她曾经努力劝爸爸妈妈不要离开,真的要离开了,她就去死。即使这样,也挽回不了爸爸妈妈要离婚的心,最后她只好选择在老家,跟着爸爸。

要说过去,在我们乡下的寨子里,离婚的事是几乎没有的。那时候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大家一起在山里种地,最多是出门赶乡场,最远是走到县城,好好坏坏就这样过一辈子,白头偕老。可是这几年大家都离开寨子,出门打工,山外的世界比山里还精彩。特别是用上智能手机,玩起微信以后,劳累了一天的男男女女,各自拿起手机来,打发着闲下来的无聊时光。他们先是在群里唱山歌,唱着唱着,山歌仿佛把大家拉回到年轻的时光里去,他们就回忆起年轻时的那些往事来,面对现实的生活,总是感慨不已,有的女人认为当年自己瞎了眼,嫁错了人。于是有中意的男女,就加微信私聊了。在微信里,女人总是倾诉自己的不幸,男人先是静静地倾听,然后抓住女人的心思,花言巧语,又是安慰,又是嘘寒问暖。女人忘记了自己,认为遇到了对的人,这才是真爱。于是女人回到家里,看着家里的男人,越看越不顺眼,有的明着闹起了离婚,有的知道闹也没用,暗地里不声不响的和别的男人走了。从此电话关机,微信拉黑,与家里人断了联系。

每年开学报名的时候,就会有寨子里的老爷爷、老奶奶带着孙儿孙女来找我:“校长,可怜可怜我这寡崽孙吧!能不能给点照顾?”

我问:“他父母呢?”

老爷爷、老奶奶会说:“他妈跑了,他爸爸在外,一事不管,孩子留给我们,我们老了,干不动活了,还带这个寡崽孙,你说可怜不可怜?”

我说:“就是他父母离异了,也有责任抚养孩子啊,毕竟孩子是他们生的,孩子无辜啊!”

“责任?屁的责任!联系都联系不上,哪里还有责任?”老爷爷、老奶奶说着,气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也知道寨子里的女人下定决心走了,一般很少负责任打钱回来给孩子的。也许她到那边又生孩子了,生活本身也难。男人呢,失去了一个女人,还想找一个,要钱花啊,在外打工都不容易。好在我们学校是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国家政策好,有补助,孩子上学不要钱。可是孩子的零花钱、孩子的穿衣谁来给啊?最重要的是,孩子心灵的创伤,谁能弥合?为此我们开办了心理咨询室,派老师出去培训,回来担任心理咨询老师。但是面对将近一千人的学生,三百多的留守儿童,将近一百个离异家庭的孩子,我们也只是尽心尽力,能做多少算多少,能走多远算多远……

黄毛丫头杨芝本来可以顺顺利利上学的,可是到五年级时她的父母闹离婚了。我不知道她的父母为什么原因离婚?我只知道她也变了。变得不开心、变得容易激动、变得同学都捉摸不透。她父母离婚后,母亲走了,父亲也要出门打工,她家里没有爷爷奶奶,家里就她一个人在家。平时在学校还好,周末和假期回家,一个孩子孤零零的,真的有点可怜。

她父亲去打工前,给她买了一部手机,便于和她联系。学校是不许学生带手机进校园的,她把手机留在家里,周末和假期回来玩。她从此沉溺于手机,通过手机认识山外其他寨子的男孩子,这些孩子的状况也跟黄毛丫头差不多。

有一次,有个山外的男孩子过生日,联系十几个男孩女孩来庆生,男孩骑摩托车到杨芝家来接她。男孩用摩托车载着满头黄发的杨芝飘过寨子上的公路,来到男孩家。早先来到男孩家的众男女孩子都恭维男孩有魅力,男孩觉得自己在众人面前很有面子。

吃饭的时候,男孩打开自家收藏的酒坛子来,趁着没有大人在家,大家就敞开坛子喝。酒甜耳热,大家不断祝福男孩、恭维男孩,你一杯我一杯,他们不断给男孩敬酒,男孩高兴,每一杯都喝下去。十多个人敬了一圈下来,加上先前已有几杯下肚,男孩至少得了一、两斤,当场摊倒在酒桌底下。众男女把他扛到床上,不省人事,等不到天黑,男孩已经断气了。男孩的父母回来,向众男孩女孩的家长每家索要一万元的安葬费,大家都出了钱,这事才算平息。

事情平息后,杨芝的父亲骂了杨芝一顿,才把她送到学校来。我跟班主任说,杨芝来了,不要批评她,找时间好好跟她谈,希望她好好上学!班主任明白,她去做了大量的安抚工作,杨芝的情绪才稳定下来,回到了正常的学校生活。在校园里,杨芝遇到我,还向我问好。我答应之后,我心里想,你这黄毛丫头啊,可别犯糊涂了!

时间一晃,五年级就过去了。六年级的学习生活比五年级还要紧张。同学们在紧张的学习生活中憧憬未来。有的盼望过年父母回来团聚,有的想考完升学试后去父母打工的城市看看,而在此时,杨芝得到的消息是,她的母亲离婚后与别人再婚,生下一个小弟弟了。她心想,妈妈生了弟弟,从此彻底不要她了,她原本盼父母从归于好的希望彻底破灭了。她伤心、她流泪,她想轻生……

于是才有了清早的一幕!

不知不觉,我来到心理咨询室前,班主任站在门外,不许任何人进去打扰。我透过窗户玻璃看过去,只见杨芝的一头黄发正背着我,和心理咨询老师在面对面交谈。我交待班主任,要时时处处关注这个孩子。我只希望,在班主任和心理咨询老师的关照下,这个黄毛丫头,不要再犯糊涂!

现在我可以告诉大家,在班主任和老师的关心下,这个黄毛丫头平平安安的上中学去了!就在今年秋季。

(2019年10月4日初稿,人物为化名。)

作者简介:赵华甫,男,畲族(东家人),贵州麻江人,乡村教师,黔东南州作协会员、麻江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教学之余,喜欢文学和畲族文化研究,2018年出版散文集《畲乡情怀》。

微信号:(手机同步)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fvcpkqf.html

黄毛丫头(小说)的评论 (共 10 条)

  • 浪子狐
  • 雪儿
  • 淡了红颜
  • 紫色的云
  • 雪
  • 旭煜炘
  • 心静如水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胡侃瞎周
  • 东家人

    东家人回复@胡侃瞎周 :谢谢关注!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