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都是微信惹的祸(小说)

2020-01-25 21:16 作者:东家人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说

赵华甫

福贵死得很突然。

腊月二十八早上,九层坡的人们都在忙着准备过年的事情。早上十一点钟左右,寨子上负责红白喜事的总管平生在寨子的微信群里喊:寨子上在家的男人,过来,到福贵家来,福贵不在了,大家赶快过来帮忙!

真的假的?大过年的不要在群里乱开玩笑!有人在群里应。

人已经确定没了,现在在医院停尸房,望大家在家里做好准备。寨子上在县城里的人明确在微信里答复。(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有人接着在微信群里问:怎么死的?昨天还好好的,我过他家门口,他还在平停车场,怎么说没就没了?(后面配上两个伤心哭泣的表情包。)

是因为微信呗,都是微信惹的祸!有知情人在群里回应。

现在有微信真好,寨子里有什么大事小事,只要在群里吱一声,无论是在省内省外,甚至远在国外,大家都能知道了。

可这微信也有不好的一面。福贵的死,就跟这微信有关系。

福贵和九层坡寨子上的人一样,这几年都在外面建筑工地打工挣钱。福贵是钢筋工,他有一手扎钢筋的好手艺。十多年前他就到广西南宁打工。当年南宁正在筹备东盟博览会,有很多场馆建设,他的手艺在那里得到很好的发挥,加上他能吃耐劳,很受包工头的喜欢。他因此也能挣钱。

那时候他的老婆土妹刚刚跟他结婚,土妹就是九层坡附近茅坪山的人,早就知道福贵能挣钱。刚结婚的时候,土妹也想跟福贵到南宁去做工,福贵舍不得让女人跟他去。说是南宁那边日头毒,三四月间就像贵州这边的六七月间一样热,晒得每个人都得脱一层皮。寨子里从南宁回来的人,个个都被晒得黑秋秋的,只见一双白眼球。

婚后女人怀孕生孩子,福贵怕女人在家吃苦,就到县城租房子给她住。儿子大一点,女人在家无聊,就到县城超市里找点事做,顺便陪孩子在县城读书。女人在超市里认识了别的女人,她也学别的女人烫了头发、染了头发,画了眉毛眼线,敷了面膜,穿着短裙出来,跟城里的女人没什么两样,不认识的人不会想到她是九层坡来的土妹。

福贵在外干活,工闲的时候拿出手机来,与家里的老婆孩子视频,看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在县城里过上好生活,自己干活的劲头更足。工头和工头的老婆也在工地里做活路,发工钱的时候,工头喜欢在工人面前炫耀一下,他说他们夫妻俩的工钱比每个工人还要多。工人们心里不服,但也不能说什么。这时福贵拿出手机来,翻出老婆白白嫩嫩的照片,递到工头夫妻面前,说,工头,你挣钱多,但你让你老婆晒得黑不溜秋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虽然挣得少,但我让我老婆在家里白白嫩嫩的,哪像你老婆!工友们听了,都向福贵伸出大拇指,工头的老婆在一旁,直骂工头狗血淋头,从此工头不敢在工友们面前乱炫耀。

后来南宁的工程干好了,福贵所在的公司要参加一带一路建设,转移到国外去。工头舍不得富贵的手艺,要他一起到国外去。福贵想,到国外去能挣更多的钱,以后老婆孩子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再说,现在有微信,再远也能跟老婆孩子视频,排遣自己的思念寂寞,福贵就欣然答应了。

福贵第一年从国外回来,他跟土妹开玩笑说,要是你敢对不起我,明年我就从国外带个黑妹回来,黑妹子只是皮肤黑一点,哪里都好!女人听了,撅起小嘴说,你敢带来,我就在县城里找一个,没有哪里不比你强!

这几年福贵在国外打工确实能挣点钱,他回来把老家的房子装好了,还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还买了车子,孩子已在县城上五年级了,寨子里的人都很羡慕他家的生活。

可是今年福贵回来,他和土妹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大吵大闹起来。据说是土妹趁福贵不在家的时候,在微信里认识了别的男人,吵着要离婚。福贵不想闹下去,就回老家九层坡,以为这样过几天可能会好起来。可是到腊月二十八的早上,土妹打电话来,叫福贵到县城去,两个人又吵起来,随后就拉扯着到民政局去离婚。到了民政局,土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要福贵签字。福贵气得脸色铁青,一爪子把协议书撕得粉碎,气鼓鼓从民政局出来。回到出租屋,富贵想到自己这几年来的辛苦付出,换来的却是老婆的一纸离婚协议书,他一时想不开,找来一瓶剧毒农药,仰脖子就喝下去。土妹赶紧打电话叫120,送到医院已经无法抢救了。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此了结,福贵死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六岁。按照乡下的规矩,不到三十六岁的人,死了灵位不能上香火,寨子里的人都为他叹息。

因为福贵死的急,加上年关临近,寨子上的平生总管把大家召集起来商量,大家的意见是急死急葬,二十八赶客,二十九烧纸祭奠,三十上山,完事后大家好各自回家过年。

三十的早上,全寨青壮年男人齐上阵,把福贵抬到寨子对面的虫蚁坡埋了,大家为他垒上了一座坟,然后回家过年。

按照九层坡的习俗,人死后的那一年过年,家里要给新逝去的人上坟祭祀。下午人们散去了,土妹带着儿子,提着一篮子香蜡纸烛和祭品,一前一后前往福贵的新坟去上坟。到坟前,孩子在前面跪下烧纸,土妹没有哭,只听见乌鸦在坟后面的松树上呱呱叫。这时天上响起了轰隆隆的雷声,寨子里的老人说,长到这么大年纪,第一次听到过年打雷。

土妹母子俩听到了雷声,匆匆祭祀完毕,头也不回的赶紧往家里赶。

(2020年1月25日正月初一于麻江)

作者简介:赵华甫,男,畲族(东家人),贵州麻江人,乡村教师,黔东南州作协会员、麻江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教学之余,喜欢文学和畲族文化研究,出版畲族文化研究文集《走进阿孟东家人》、散文集《畲乡情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fmjbkqf.html

都是微信惹的祸(小说)的评论 (共 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