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三部:杭州擂第八十一章节:众侠接收火枪营,土岗遭遇袄

2018-09-16 11:01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三部:杭州擂

第八十一章节:众侠接收火枪营,土岗遭遇袄教人。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穿黑袍的外国传教士看着走过来的小道士,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你是赣州福王派来取火枪和弹药来的?福王写的信函,我已经看过了,信中福王让我将黑衣教主放在此处的那批火枪交给你们,这批火枪是装备一个火枪营的。”。

这个黑衣人刚刚说完话,以萨忠臣为首的所有人全愣住了。还是西门豹脑袋灵敏,立刻便明白了福王让他们上这里的目地了。他急忙冲着外国传教士问道:“那你就是主事穆扎法尔丁吗?,你说的是小福王有一批军火,让你交给我们?”。穿黑袍的外国传教士一听面前的小

老头这么问自己,嘿嘿一乐忙伸手将头顶上的黑头套往下一摘,只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西瓜脑袋黄头发,白色脸皮鹰钩鼻。

蓝色眼珠白眼仁,褐色胡须乱糟糟。

黑衣长袍教士装,双手交叉握胸前。

一看便是法兰西,传教天主主西方。

穿黑袍的外国传教士摘下来黑色帽子,急忙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道:“呶…呶…,我不是主事穆扎法尔丁,我、我叫欧文t鲁斯,是这里主事穆扎法尔丁的同事,主教大人上月去天津卫传教去了,临走的时候就交代了,说如果有江西赣州福王府来人,便将小福王那批火枪交给你们,就是这样,我刚才看到福王信函里已经写到,福王挚友萨忠臣、亲信将军欧阳山、上官云前来取这一批军火,另有它用,这是信函上写的。”。萧云天站在欧文t鲁斯传教士面听着点了点头,而后说了一句:“原来如此!”。

此时,武当睡不醒老道在后边一甩拂尘,伸手捋了捋小山羊胡须忙说道:“无量天遵,看来小福王比我们想的周全,这火枪可是好东西,我们还大刀、长矛,扔砖头呢,现在有了火枪,武艺再高,也无用啊。”。欧阳山在旁边忙搭腔道:“老迷糊啊,这批装备,可是我们家王爷准备用于王府保护之用,那可是镇山之用。”。“赛武大郎”李中州有些好奇地冲着前面的欧文t鲁斯传教士嚷嚷道:“喂,我说,能不能让我们先见一见这种火器?”。青城派九死成仙贾苟辟操着湖北腔问道:“哎哟,我说那个什么?什么士?你的名字太啰嗦,我还真没有见过什么叫火枪呢?让我们先开开眼界?见一见?”。

传教士欧文t鲁斯站在那里听着,东一言、西一语,听了一会一看大家全看着自己,于是他这才用半生不熟的话说:“诸位,我这就领你们去取火枪,不过我问一下,你们谁打过火枪?”。

这时,欧阳山、 骷髅道西门豹、“紫阳宫”宫主萧云天,怪侠李中洲四人答应道玩过火枪,萨忠臣、赛时迁贾云天,“假猩猩李幕容,怪侠李中洲,华山醉不倒,武当睡不醒、青城派九死成仙贾苟辟等几个人黙不作声了,原来他们几个人没有带兵打仗、当过将军的经历,更没有接触过西方火枪。

传教士欧文t鲁斯忙冲欧阳山、 骷髅道西门豹、“紫阳宫”宫主萧云天,怪侠李中洲四个人一摆手忙说:“你们打过枪的跟我来,到净教室去取枪?”。传教士欧文t鲁斯说完话后,一转身便往西北角阴暗之处走了去。

欧阳山、 骷髅道西门豹、“紫阳宫”宫主萧云天,怪侠李中洲四个人,互相看了一下而后紧紧跟在传教士欧文t鲁斯身后边,此时唯有萨忠臣、赛时迁贾云天,“假猩猩李幕容,怪侠李中洲,华山醉不倒,武当睡不醒、九死成仙贾苟辟几个人站在原地没有动。再说几个人走进了西北角阴暗处的房间。

原来,在这个大教堂里面西北角处有一个圆拱小门,由于这边没有光亮,显得十分阴暗、潮湿、再加平时堆放了一些破旧的桌子、椅子,更显得拥挤不堪了。当传教士欧文t鲁斯领着四个人走进了房间,欧阳山这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地下室,只见在漆黑之中有模模糊糊的台阶出现在眼前。就在这时传教士欧文t鲁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蜡台,而后从怀里拿出来一盒火柴,“兹溜”一声便点燃了蜡台上的蜡烛、 而后回头冲着身后的西门豹说道:“咱们去地下室,里边挺黑的,你们几个在后边小心点台阶?”。传教士欧文t鲁斯说完话之后,便左手举着蜡烛往下边走去。

当几个人一步步走进了漆黑的地下室里边时,西门豹仔细观察了一下,原来这个地下室足足有三间房屋大小,堆积着各种东西,这里边就好像是一个“杂货店”什么都有。当几个人走到一排长条木箱子面前时,只见地上还放着一个木头箱子,传教士欧文t鲁斯走到木头箱子前,他转身将蜡烛递给了身后边的西门豹。

此时,西门豹就站在旁边伸手便接过来点燃的蜡烛,再看传教士欧文t鲁斯从箱子顶上拎起来一个铁撬棒,而后用撬棒尖锐的头部撬了几下木头箱子,接着“吱吱嘎嘎”几声便把木箱盖撬开了。当传教士欧文t鲁斯撬开了木箱盖之后,西门豹急忙将蜡烛递了过去,在蜡烛的昏暗的光线照耀下,一把把崭新的手枪呈现了出来,由于每一把手枪都擦上了机油,所以在光线的照射下呈现出来乌黑铮亮的光彩。

传教士欧文t鲁斯从木箱子里边拿出来一把手枪,再看这把手枪乌黑、深褐色半月牙形护手木,半尺多长、月牙形护手木前边有一个圆形铁制圆筒,在月牙护手头部与圆形铁筒后边有一个铁钮,一掰、一拉,在月牙护手木中间有一铁勾,手指用力一勾便会“碰”的一声,便从圆形铁筒发射出去一股火,这就是法兰西波旁王朝路易十三时期生产的,在大明朝时期也叫“手火铳”。

传教士欧文t鲁斯拿出来一把手枪,而后递给了西门豹忙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问道:“你们谁打一枪,试一下?”。

这时,欧阳山先走了过来冲着传教士欧文t鲁斯问道:“欧文先生,我在那里试枪呢?这里全部是东西啊?”。传教士欧文t鲁斯在昏暗的光线里微笑了一下,而后用手一指阴暗处的台阶说道:“你可以往台阶上打一枪,那里是方形的石头,没事的。”。欧阳山一听传教士欧文t鲁斯说完话之后,便伸左手接过来那只弯把手枪,这时传教士欧文t鲁斯从木箱子里边拿出来一个硬纸筒弹丸,随手递给了欧阳山。欧阳山看了一下硬纸筒弹丸,而后便一下下装进了火药枪枪筒子里边。

欧阳山先是装好火药弹丸,而后大步地走到了前边空地处伸手举枪,朝着昏暗之中的台阶方向举枪瞄准,但见他左手握枪、食指按住勾机、中指、四指、小拇指,三指紧紧握住弯形护木枪把,大拇指内扣,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平住气息、食指用力一勾,只听见“碰”的一声响亮,接着便从铁制火药枪枪口处冒出来一股连烟带火光,紧接着十几米远处的石头台阶处一声响雷,便是火光四溅。再看所有的人全都点头赞叹不己。

此时,欧阳山、 骷髅道西门豹、“紫阳宫”宫主萧云天,怪侠李中洲四个人,全都兴奋了起来。这时,只听见地下室出口处传来声音:“怎么啊?出什么事啦?”。骷髅道西门豹一听台阶上边出口处七嘴八舌地吆喝声,他急忙冲着远处台阶方向大声叫喊道:“没事,你们下来几个人,帮忙将木头箱子抬出去?”。骷髅道西门豹的叫喊声刚刚说完,呼呼啦啦便下来了好几个人,接着大家抬箱子,照明引路,七手八脚便将两个方木箱子抬到了教堂的明处。

传教士欧文t鲁斯从地下室里边拎了几条布袋子,而后走到木箱子边上往上边一扔。

最后欧阳山、 骷髅道西门豹、“紫阳宫”宫主萧云天,怪侠李中洲四与传教士欧文t鲁斯一商量这些装备太多,于是大家一商量只带了四十把火枪、以及几小袋弹药,这样一来用马匹一驮便行了,也方便、也隐蔽。传教士欧文t鲁斯又让人将剩下的全部装备重新放回了地下室。咱们先不表,回过头来再说欧阳山、 骷髅道西门豹、“紫阳宫”宫主萧云天,怪侠李中洲率领众人骑马离开了教堂,飞骑出城直往乡下奔驰而去。

他们冲着南城乡下的老鹰岭稗兰村飞奔而去,这也是萨忠臣与大家商量后决定去找黑衣教穆罕黙德哈桑主事,当他们十一匹战马奔驰在乡间土路上时,迎面也飞奔而来十几匹马匹、有白、有红、有花的,可是十分奇怪的,十几匹马上坐着一个个身穿黑衣长袍,长袍上带着黑色帽子,每一个个人脸上蒙着黑布,只露出来两只黑洞洞的眼睛,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人?是男人?还是女人?更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当这十几匹马离着萨忠臣与欧阳山、 骷髅道西门豹、“紫阳宫”宫主萧云天,怪侠李中洲率领的众人越来越近之时。

突然之间,一个个从后背处拨出来一把把月牙弯刀,冷森森、光闪闪,奇二目,慑人胆,直接冲着众人迎面而来……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eqrskqf.html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三部:杭州擂第八十一章节:众侠接收火枪营,土岗遭遇袄的评论 (共 1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