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四部:南京血泪第一百一十四章节天外飞仙落天山,皇帝腐朽失关外

2019-06-11 19:52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1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四部:南京血泪

第一百一十四章节:天外飞仙落天山,皇帝腐朽失关外。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这时,霍兴都、霍天都父子二人与众天山派门徒大惊失色,最后一个个摇头晃脑哀声叹气,当时霍兴都、霍天都父子携众徒弟气得直跺脚,最后面对着丰都鬼城里的残垣孤城只好低头离开。

,霍天都与子华凌仙子便争吵了起来。从此,白帝城里的天山剑派驻地便永无宁日了,霍天都与爱子华凌仙子三天一大吵五天一小吵,最后二人却因以功法立派还是以剑术立派意见不统一,与妻子华凌仙子意见不和而分道扬镳。

这一天,再说华凌仙子一堵气领着云飞凤、上明禅师和铁云珊一起悄悄然离开,几个人远赴西域天山寻觅“天外飞仙”陨铁,以求寻觅天地精华,炼就天下“第一奇剑”,从而完成心中统一江湖与武林之鸿愿。(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清月淡云,三日无踪。清风拂柳,草屋空荡。

此间,霍兴都、霍天都二人从青城山紫阳洞刚刚归来,不见了爱妻华凌仙子与留守的几位徒弟们。唯独草堂卧房之中遗留下一封信笺,言明去西域天山寻觅“天外飞仙”与“九幽冥王鬼谷子”等鬼族去了。

此时,霍兴都、霍天都父子二人气得直跺脚,心里想千万里路途、凶险难料,尤其是霍天都那是真真地深爱着妻子华凌仙子啊。最后霍兴都、霍天都父子二人气得摇头晃脑、跺脚捶胸。

第二天清晨,霍兴都把所有主要门徒招集到白帝城的白帝庙广场之上。只见有头、有脸、有面的门徒不下千人,全部都是管理天山派内部事务的主要人员。这时瞿塘峡口的白帝山峰顶上的白帝庙,远远望去红墙碧水之下,古树葱郁、楼台之下的大广场上耸立着近千门徒。

此刻,霍兴都、霍天都父子二人站在白帝庙广场天山派大旗之下,心里情绪难平、万千思绪,父子两个人脑门上都拧结成了疙瘩了。昨夜二人、一宿未眠、父子谈心到天亮、鸡鸣报晓。

清晨,一大早便告诉大门徒凌云凤、二门徒天山二圣之金独异霍行仲、三门徒天山二圣之银独异姚子骐二人,擂鼓聚将、吹响西藏扎桑活佛赠送给天山剑派的藏传喇嘛用神器“长号”,这三尊长达一丈多长的长号摆放在白帝庙关楼之上。当长号之声震撼着白帝城以及周围附近水域时,霍兴都、霍天都父子二人披挂好行装,急冲冲走向白帝庙广场的二层石头阁楼。

当霍兴都、霍天都父子携大门徒凌云凤、二门徒天山二圣之金独异霍行仲、三门徒天山二圣之银独异姚子骐三人,缓步登上城楼站在正中央之时,彩旗飘飘、喇嘛长号金光闪闪,下边千人站立于广阔的广场之上。当霍兴都、霍天都父子二人宣布了将亲赴西域,广场之上的千人门徒都一个个面面相视、不知可否。最后,霍兴都、霍天都父子二人携二门徒天山二圣之金独异霍行仲、三门徒天山二圣之银独异姚子骐三人,五徒弟、七徒弟以及门徒九十余人出关,唯独遗留下掌门大徒弟凌云凤与三徒弟法华冥王,携众万门徒留守都江堰的白帝城和白帝城外水域的五龍崖等地域。

就这样,天山剑派总掌门霍兴都、霍天都父子二人携带水源、干粮、银子、出川往西北进陕西出潼关、再出嘉峪关、玉门关,寻找爱妻华凌仙子与其众徒弟们,并亲往西域天山山脉寻觅一下“天外飞仙”陨铁”。一行匆匆,半年之多。几十人驼队西出玉门,远远遥望,黄沙漫漫,沙漠茫茫,偶遇沙洲、碧水荒凉。戈壁滩、千里无人烟,赤日炎炎,时遇立景如近,遥视境,幻影如真,海市蜃楼。而众侠义,饮马天山、卧荒凄凉。此刻,霍兴都更心急如火地担心着「游龙剑」和「断玉剑」,以及独门暗器「天山神芒」三样神物,在华凌仙子与众徒弟们潜逃时偷偷带走了,这三样神物乃是天山剑派的镇派之宝。

咱们先不表天山剑派总掌门霍兴都、霍天都父子二人携众徒弟去西域天山。

再说一说霍兴都、霍天都父子生活的那个年代,当时的大明王朝正是万历十五年,万历皇帝不上朝、不理朝政,好几年有余,整天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宰相张居正主持朝纲,整顿吏部官员形成了“党争”。右丞相汪广洋,因欺君贬海南,又追杀之。

而后来,大明王朝武林盟主、副盟主楚玉昭、楚昭勋、未风羽三人,投靠了关外大金政权的国主努尔哈赤,慕士塔格山一役将楚昭勋左眼射瞎,令其终生不能运用“天鸳禅功”,并因一张羊皮“藏宝图”,而毙命于祁连山中的九陀峰上。

当时,楚昭勋、楚玉昭、未风羽。祸乱朝廷。而杨继盛是明朝天启兵部侍郎,至若仇鸾之创开马市,取侮敌人,杨继盛抗疏极言,其于利害得失,尤为明畅,世宗几为感动,复因仇鸾密陈,以致中变,盖胸无主宰,性尤好猜,奸幸得乘间而入,而忠臣义士,反屡受贬戮,王之不明,岂足福哉? 盖严、仇互攻,严贼之势,虽一时未至动摇,然譬之治病者,已有清理脏腑之机会,杨继盛五奸十大罪之奏,正千金肘后方也,暂不见用,而后来剔除奸蠹,仍用此方剂治之,杨公虽死,亦可瞑目矣。且前谏马市,后劾严嵩,两疏流传,照耀简策,人以杨公之死为不幸,吾谓人孰无死,死而流芳,死何足惜?至若张氏一疏,附骥而传。有是夫并有此妇,明之所以不即亡者,赖有此尔。遗留孤子杨云卓。

杨云卓乃明朝天启兵部侍郎杨继盛之长子,杨继盛死后家中神秘丢失一物羊皮“藏宝图”。于是,杨云卓指引罗汉宵将他送上天山。夜入京城见纳兰琦时死于皇家祖庙管事桑结扎布活佛之手。

此时,大明王朝、天下阴霾、雾锁重阳,大明江山,关外沃土三千,尽失于“异族”,乃满八旗,女真建州、兴兵作乱。皇宫大内,腥风血,太监总管,祸乱皇城。皇帝昏庸,钦派太监亲戚总兵贺世贤,驻防关外草原盛京城。正月大兵数万骑抵浑河,昏候报渡河近城矣。贺世贤大惊,急备火药于堞间,登城望大兵尚离城四里即命发炮,未伤一骑而火药已尽无,须臾围城。次日副总戎尤世功率万人出战,杀伤过半而返。坚守不出,当经略袁应泰得报,命参将王世科率五千人赴援,敌将哈都杀之,军尽降。攻围十日北门破,世贤启西门单骑走,不数里至双溪,遇李永芳哨骑五百,遂请降。与永芳同马入沈阳城。大兵授副总兵。沈阳既陷,大清以此城为王都号曰“盛京”。

此时,三月二十日,辽阳沦陷。先是经略袁应泰闻沈阳陷,与巡按张铨、分守道何廷魁、监军道崔儒秀等会议,忽报大兵自四里铺至矣,命总兵侯世禄,出敌,遇哈都、哈真二将合战,自午至戌胜负未分,遂收兵,至东山驻营。大兵乘夜攻小西门,应泰命发火器达旦。大兵死伤颇众,火器亦尽。令监军牛维曜出小南门助侯世禄再战,维曜中流矢师溃。世禄不支亦走。应泰与张铨、何廷魁、崔儒秀城上见之,知事败,乃曰:本院奉命专征,欲恢复疆土,上报朝廷,下安百姓,无如天数至此,使谋臣不能决策,勇将不能奏功,辽阳会城危在指顾,若退守河西,不惟无颜面圣,抑且羞见诸将士,愿缴尚方,誓以身殉。公等无阃外责可速出城收拾余烬为退守河西计。铨等曰:我辈皆受国恩,今日患难时,正当捐躯报国,愿相从地下,同为厉鬼击敌耳。言未讫,四门报攻城,各分门而守。顷之小西门火起,大兵已登城。小南门内应开门兵大入,应泰在东城楼拜阙谢恩取剑自刎。儒秀缢死。张铨死守北门,见李永芳攻城大骂背国忘君逆贼。永芳佯不闻,厉声叱兵攻益急,须臾城破,铨于城楼,犹骂不绝口。众兵几十,登城杀之。一亥之余,城门破,兵涌疯入,全城火起,哭声震地。何廷魁回署,与一妻二女投后院水井而死。

此曰:“山海关外、明经略昏。急退入关,三千沃土,尽归乃满八旗,铁蹄三千,急风劲草,杀戮血腥,残忍遍地。”。

咱们再说天下武林、江湖盛传大变故。这时的天山剑派全然已经分裂成了南、北两派,南天山派还是居住在四川都江堰的白帝城,以遗留下的掌门大徒弟凌云凤与三徒弟法华冥王二人,在师傅走后一月之余,突然于天乾三月三,携众万门徒于都江堰白帝城和白帝城外水域的五龍崖更换易旗。

此刻,凌云凤与法华冥王二人,在白帝城白帝庙城楼之上宣布“新天山派”成立,二人自封“新天山派盟主”以告示天下。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dvupkqf.html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四部:南京血泪第一百一十四章节天外飞仙落天山,皇帝腐朽失关外的评论 (共 1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