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2部·第22章紧锣密鼓

2020-06-20 12:11 作者:奇书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22章 紧锣密鼓

“嗯,我怎么不可以扯到网易新闻?”

那边,妙香反问到:“你一天除了你那点事儿,又知道多少特别是关于二宝的事情?”

白驹瞪起了眼睛:“这倒是,你说吧。”“网易新闻今天报导了,一家生孩子,生之前先还在医院按照生育惯例,进行了四维动画全程透视胎儿。医生一开始说没看到右臂,然后又说看到了,没事儿。即然接生医生都报告说没事儿,孕妇家长就同意生育。结果,孩子生下来没有右臂,是个重症残迹人。现在孩子家里乱成一团,正和医院打官司的呀。”

白驹听了,后怕地频频点头。

“是呀是呀,国家法律规定,孩子一旦生下来,就不可以抛弃,更不能虐待什么的,那这事儿怎么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打官司呀”大约,妙香在那边手背拍着手背,手机里嘭嘭嘭响着:“所以,我妈说了,还是得找人照照才行的呀。”白驹下意识的四下瞧瞧,压低嗓门儿。

“这事儿,回来聊。总之得慎重,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三万块还是小事儿,就怕遇上了骗子和庸医。”

“还有取名儿”“哎哎,正在商量呢。”白驹皱眉到:“你要知道,现在我可没了工作,每分钟都得忙生计,这事儿回来聊,拜。”“你去吧”

回了经理室。

许部正抓着电话在叫唤。

“罗哥,你抓紧点行不?现在我可是为自己打工呀,耽搁不起的呀,你的恩情我迟早是要报的呀,不不,你误会了,我怎敢对公务员行贿?只是,好好,一定一定,我听你电话,犹如学生听老师的指教……”

见白驹进来,李灵对他点点头。

示意他坐下,把一大张纸推他鼻下。白驹就拿起瞧瞧,一看就放不下。

上面是关于成立上海一心广告有限公司的各种事宜,注册资金500万,许部,白驹(李灵)各一半,法人总经理是许部,许部还兼广告部经理,白驹任副总兼市场部经理,李灵任监事会主任兼后勤部经理,下设市场部,广告部和后勤部三部门。第一期对外公开招聘部门主管三人,正式员工三人,兼职员工若干……

白驹看了,心里感到踏实了许多。

原来,李灵也参加了进来,这让他十分高兴。

可是,白驹却提出了个疑问:“公司设在哪儿?是不是还得在外租房办公?此外,”他住了嘴,实际上是不太好继续发问。

很明显,上面拟着注册资金500万。

许部和白驹(李灵)各一半。

白驹后面的李灵,加了括弧,什么意思?是不是说这钱只是我和许部分担呀?一半,就意味着自己手里仅有的300万现金,就得拿出250万参与注册?

当然,晚上回去得查查,这注册资金来是怎么回事?

拿出来后,还收不收得回来?

250万,那可是自己现在仅有的一点本钱啊!尽管知道天下没有免费午餐,投资有风险,可是?白驹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懂,有一种怕上当受骗的担心和惶恐。

“……好好,这以后呢,你就是我的衣食父母,你怎么说,我老许就怎么做。好,听你电话,拜!”放了话筒,长长出一口气,拍拍自己胸口:“这一通说下来,累坏。”

“早!才20多分钟。”

李灵抱着自己胳膊肘儿。

“许大总,白驹在提问呢。”许部拈起一大块蛋糕,塞进自己嘴巴,两只眼睛哽得鼓了出来,一手在桌上乱抓,咕嘟咕噜的:“说”

“办公地点在哪儿”

白驹问:“有看好的租赁房吗”

李灵递给他一大杯凉白开:“灌灌,莫憋过去啦,出师不利。”咕嘟咕噜,然后是嘎的一声,皱眉拧眼的许部,颈脖子像雄天鹅一样,上下伸伸,又左右晃晃,终于出气均匀了。

“啊哟!好累好累!李主任,这就开始啦,凉白开伺候啦?”

李灵优雅的微笑着。

“当然!在商言商,黑玛丽,红少爷,2百多大洋一杯,那是卖给客人吃的。我们呢,将就点吧。”许部就对白驹挤挤眼睛。

“听到了吧,现在就开始啦。呀恨呀哥呀妹呀全是假的,只有嘎蹦嘎蹦的票子是真的。白驹,惊奇吗?”

白驹摇摇头。

习惯了平时办公室朝九晚五的上下班,公事公办或稍事调侃的四平八稳,对此,心里还真说不清是种什么滋味?“好啦,现在回答你的问题。”

许部以总经理的口吻,看看二人。

“起步维艰,百废待举,我们这私营小公司,现在最主要是,小入大接,以最小的投入,扼取最大的收获。因此,这公司的办公地点,我看,就设在这儿。”

白驹有些吃惊。

“这儿?这儿不是咖啡厅的经理室吗?”

他看看李灵,李灵却对他笑:“暂时吧,租房很贵呀,按一般投资规律,租金占了营业支出的四分之一,节约一点是一点。”

“可是”白驹又四下瞧瞧。

虽然,他对广告公司并没有直观概念。

可仍觉得这不过20左右平方的经理室,要当作广告公司,好像小了点,有点名不符实。许部大咧咧一挥手:“初办,一切从简。好了,我们议议最重要的,”

他对桌上的策划稿,扬扬下颌。

“白驹,都看了呀?”

“看了”“有什么反对意见?有什么还需要修改的?”白驹没回答,而是沉思着。他是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是外行,还得多想想,多看看。

可许部,打断了他的思忖。

说儿悠悠的,有一种冷意。

“至多一晚上,明天这事儿一定要决定。现在的时间,是自己的了,每分钟都得让它产生效益。这是在上海!每分钟有无数个创意在迸发,每天有无数个公司在成立,同样,每天有无数个公司在垮掉!我们耗不起。”

站起来,看看手机。

“我得走了,你们这对宝贝好好聊聊,明上午九点,仍然在这儿会面。拜!”

抓起一块蛋糕,端着怀凉白开,离开了。李灵走过去,哗啦啦拉开了窗帘,透过落地大玻璃窗,宽敞的咖啡厅,一览无余。正是华灯初上,奢华如水之际,情侣如鲫,络绎不绝,青浪漫,扑面而来……

在这儿,这张不大的经理桌上。

白驹第一次与外国凶徒面对面较量。

第一次面对装着百万巨款的棕色手提皮箱,第一次当面李灵之面,把存有百万人民币的银联卡,冷静又略有些慌乱的插进ATM,查证金额后揣进自己衣兜……

现在,那台ATM仍放在电脑旁。

屏幕上轻轻闪动着,仿佛在述说曾经发生的故事……

李灵走了过来,温柔地把白驹抱住了:“现在,我只剩下了你。”白驹吓得浑身一机灵,急忙推开她:“哎哎,外面那么多人。”

“呆子”李灵温柔的拍拍他。

“这是单面玻璃,外面看不进来。”

白驹不信,仍竭力推开她。李灵就放开了白驹,退到沙发上坐下,拍拍一边的空位,白驹却有些心神不定,依然站着,欲言又止。

“有些不知所措,对吧?”

李灵见怪不怪地微笑着,安慰到。

“第一次都这样,不要紧,我在你身旁。”这让白驹感到有些伤自尊,他挺挺胸,让自己显得自信坚强:“的确,从没经历过,不过没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总要迈出第一步。”

“可我,从没听你谈过。我怎么感到,这一切都是你和许部策划的结果?”

白驹不客气的问:“你是多久,和许部达成协议的?”“许部不重要,他只是个契机。重要的是你,”李灵避开白驹的眼睛,淡淡到:“你需要钱,我需要爱,仅此而己。”

“我不出卖自己良心,再说,我也并没答应过你。”

白驹有些愤懑,他觉得这是自己最后的尊严。

听李灵的口气,好像交易成功似的?笑话,真正的爱情,岂能用金钱买卖?“别再哄自己了,你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李灵温柔的看着他。

“我也并没渴求你什么,只是遵循事物发展的规律罢了。好吧,充分利用你男性的优势,和许部一起在前面冲吧,我呢,平时我得仍在远大上班,有空再来看看。你有不懂的,多向许部请教学习,学会和睦相处,对自己一辈子都有好处的呀。”

“许部,可靠吗?”

白驹顿顿,终于吐出了心里话。

“那注册资金,又是怎么回事?”“聪明能干,远在你之上。目前正是用人之际,就不用想这些了。”李灵娓婉的摇摇头:“再说,不是还有我吗?”

然后,感叹地数落着。

“你呀白驹呀,又想奋斗又不想担风险,天下哪有这种好事儿啊?按我们协商规定,你即是副总经理又兼市场部负责人,就是股东,这注册资金得你和许部一人一半。你应该明白,我答应公司设在这儿,实际上是以房屋作资入股。我说过,300万在上海虽是小钱,可靠它也能办点事情。想想你也不容易,老婆,大宝,二宝都需要钱。这样吧,你该分担的注册资金,名份仍是你,钱我出,只是不要让许部知道,行吗?”

白驹当然点头。

“还有,你知道,我学的是计算机硬件设计。”

白驹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感到自己不像是在当老板,而是像被老妈拉着骂着驱赶着,去到不可知的未来。此时的李灵,倒真的像他慈详的老妈,疲倦的笑笑。

“白驹哇,你以为你还是在远大的人力部办公室呀?别孩子气啦,先做起来,再归档。当然,如果你的确感到不适应,或者后悔,今晚回去和家人老婆好好商量,还来得及的。现在,”

看看墙上的挂钟。

“快八点了,需要我用车送送你?”

“不用”“明天起,你就可以开车上班了,作为监事会主任,我首先同意每月报销你的汽油费。当然,如果车技总没长进,罚款得由你工资里扣除。”

“这是规定吗?八字都还没得一撇呢。”

一想起,明天就可以开车上班,而不必担心费用什么的,白驹就感到愉快

所以,也玩笑着回答:“副总和监事会主任,谁更大呀?谁领导谁呀?”李灵矜持的微笑着,那神情,就像面对自己什么也不懂的小弟弟……

回到明丰苑,白驹才第一次认真审视自己的车位。

之前呢,虽然高兴,却还有点怨这车位太过于突出。

其实,上海诸如明丰苑之类,有着二十多年历史的居民小区,从来就没有设计过什么停车位。当整个上海的停车难,越来越成为难中之难时,各小区才迅速行动起来,利用小区内的空地和人行道,计算面积后,把本小区居民的车辆,按居民入住时间顺序,一一停放在本小区内。

因为本无所谓停车位。

所以,居民的车辆也基本上是停在哪儿,就算那儿是停车位了。

这种由道德和习俗衍生的乡规民约,具有很强的实用性,自觉性和约束力。当白驹的迈腾排队进入明丰苑停放时,苑内空地和人行道早己名花有主。

只有进大门后,转向物管处的路口,还有个空车位。

因为是路口,就老是担心被菜擦挂,被熊孩子划伤什么的。

当然,虽然结果是什么也没发生,可那担心,却并没有完全消失过。然而现在看来,停在路口不正好省了倒车的麻烦,顺利起程?

啊哈,天天开车,多潇洒自如,意气风发啊!

这让白驹,立即感到下海带来的实际好处。

“你好,请问,”后面有人轻轻问:“是白工吗”白驹回头,一个齐耳黑发的年轻女孩儿,望着他笑。白驹点头:“你是”“甲三栋的,我也姓白。”

女孩儿软声软气的,温温柔柔。

这让白驹感到,女孩儿一定是有事相求。

“我叫白薇”“白薇,多富有诗意的名字!”白驹有些意外,在明丰苑住了几年,第一次知道苑里还有人姓白,而且是个清秀的年轻女孩儿:“白薇找白驹,一定有事儿。”

白驹幽默的看看她。

“可现在是晚上,不是白天呵!”

“姓白的,走到哪儿都只有白天哦。”女孩儿笑到:“白工,实说吧,我注意你很久了。名校毕业的计算机硕士呀,还有个同校毕业的医学硕士,双壁生辉,光耀明丰苑的呀!”

被一个漂亮女孩儿这么当面恭维,感觉是挺爽的。

白驹笑:“哎小白同志,有事儿请说吧。”

“把你的车位,换给我行不?”白驹楞住了。这可是新鲜事儿,好像在明丰苑还没有居民相互换车位的?老门卫在通知白驹可以停车时,还特地叮嘱了相关停车注意事项,其中,似乎有着这么一条呢?

再说了,如果是这之前,白驹还巴心不得,可这?

“当然罗,我也知道。”

白薇朝传达室方向蹑手蹑脚的望望,小声到:“苑里不准随便换车位,可悄悄换了,我看老门卫也未必知道的呀?”白驹沉吟着,心里虽不愿意,可对这么个小姑娘的请求,又实在开不了口。

看到对方犹豫不决,白薇撅起了嘴唇。

“人家在风中站了二个多钟头呢,就是等你白工呀。”

“可是”白驹仍在举棋不定,他甚至在想,为等这个车位,我排了三年多的队哦,你个小姑娘说句好话,我就换给了你?这哪能行啊?

小姑娘绷不住了,使出了刹手锏。

“白工,你一个大男人,泊车移位比我们女孩儿容易吧?好,我本不想告诉你的,可看到你一直不敢答应,我深为你惭愧,不得不请出尊神,妙香都同意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呀?”

白驹张开了嘴巴,这样啊?

那,我还有什么好犹豫不决,换吧换吧。

老婆是自己脸孔,老公是自己的面子,互亲互爱,互帮互衬,这可是小俩口恋爱时,就立下了的山盟海誓。当白驹把自己的迈腾移到一边,看到白薇吃力地开着自己的小车上来时,不禁笑了。

可真够巧的,同样的大众迈腾。

同样的白颜色,不同的只是车牌号。

白驹先把自己的车开进去,略感费力的泊好位后,再出来看白薇。开着照明灯的驾驶室里,可怜的小姑娘紧抿着嘴巴,使劲儿揪着方向盘,香汗淋漓,费力地划着之字型在移库。

可眼瞅着庞大空荡荡无人的路口,就是移不进去。

白驹急了,拍拍车门。

“下来下来,我帮你移。”小姑娘如获大赦,掀开车门蹦了出来,满脸甜笑:“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都姓白的呀。”二分钟后,停好车的白驹钻出驾驶室,砰的关上车门。

看着对方甜滋滋的笑脸,摇摇头。

“你还没拿驾照”“拿了呀,可没练一天驾校的。”

小姑娘嚅嚅到,忽儿高兴地跳起来:“要不,白工,你天天来帮我,我付你费用,行不行呀?”白驹哭笑不得,对她做个鬼脸,急忙离开了。

回到家,居然二边房门都虚掩着。

明亮的灯光斜斜儿洒出,照着二张不同颜色的地踏。

听到白驹熟悉的上楼脚步声,二边的房门都不约而同拉开了,妙香和香妈,一起站在左右的房门中,招呼着他:“回来啦”“才回来”白驹的脑袋瓜子左右晃动:“回来了,还没睡?”

香妈叩叩门枋:“这边,进这边。”

妙香也朝隔壁呶呶嘴巴。

然后,蹑手蹑脚的跑回大屋瞧瞧,重新蹑手蹑脚的跑回来,拉上大门,到了老妈家。香妈香爸和白驹正站着说话,老娘则照样眯缝着眼睛,在大屋里看电视连续剧。

“己经辞掉了,很简单的呀。”

白驹把情况讲了一遍,三人都露出了悲壮的行色。

香爸鼓励到:“万事起头难!干吧,先搞个小广告公司,积累经验和资金也行。人年轻,不怕失败。”接着,香爸的舌头,有些打绊儿:“就是我,也在努力奋斗的呀。”

大家瞅瞅他,像在看外星人。

香妈眨巴眨巴着眼睛。

“莫忙,这事儿给你爸妈讲没有?”白驹摇头:“暂时还没讲,等他们来上海后,再告诉不迟。”“哎呀,你还不知道的呀?”香妈看看女儿,妙香就解释到。

“还没来得及告诉,晚上通电话时,我忘啦。”

香妈没好气的抢白女儿一句:“吃饭你咋没忘啦?真是的,就知道围着彤彤乱转。”

看着白驹:“你老妈的车票都买好了,下星期五到上海的呀。”白驹张张嘴巴,拍拍自己脑袋瓜子:“这么快?不就还有四天吗?才足双月,不用这么急的呀。”

香妈第一次当着女婿,垂了眼皮儿。

可她马上回过神,若无其事的点点头。

“我也说不用这么快,可爷爷奶奶着急么,自己的亲孙子呀,早点来也好。”妙香心领神会的看看老妈,转了话茬儿:“明天,睡个懒觉儿,休息休息?”

“谁说的?九点我们还要碰头。”

白驹神气活现的回答。

“现在的每分钟,可都是自己的了,可更浪费不起呀。”三人便一起点头,异口同声:“浪费不起!浪费不起!”香妈便往隔壁驱赶:“早点休息,睡觉睡觉,睡觉去的呀。”

可香爸却看着女婿,吞吞吐吐的。

“白驹,那个,那个,你们是怎么说的呀?”

白驹知道他想问什么?就对岳父笑笑,做了个放心的手势,小俩口回了自家。一进门,妙香就抱住了老公,撒娇般上下拱着,鼻子哼哼叽叽的嗅着。白驹也不推开她,只是笑。未了,问到:“嗅出什么味道没有哇”

“当然,有一缕,别的女人香,怪怪的,想呕吐。”

妙香吃吃吃的轻笑着。

“小心点!你现在借口有了,时间有了,再隔段时间,钱也了,是不是就该在外养小三了?”白驹就推推老婆:“一点没创意,省省吧,看看大宝。”

小俩口就蹑手蹑脚的推开大屋门。

鬼鬼祟祟的摸到床头,捺开台灯。

不禁目瞪口呆,身着连体睡衣的彤彤,端端正正的坐在被子里,看着爸妈呢……好容易把女儿哄睡了,小俩口有些沮丧的到了小屋,一人一条被子,倦缩在小床上。

真是奇怪,彤彤怎么会猜到老爸离了职?

而且一口咬定,哭闹着“不要弟弟”“打死弟弟”

而当妙香逗她开心,说“妈妈肚子里不是弟弟,是和你一样的妹妹。”小姑娘居然又哭闹着“不要妹妹”“打死妹妹”,闹得小俩口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一定是我上楼时,彤彤听到了我的脚步声。”

白驹皱眉到:“她自小熟悉了的”

“我问的是离职,她怎么知道你离职了的呀?”妙香不耐烦了,四肢无骨一般散开,脑袋向后松松的仰靠在被沿上,进入一种似睡非睡状态:“你给她讲的”

白驹摇摇头,耳闻目睹和看过许多。

大宝对二宝的到来,强烈抗拒激烈反对的事儿。

也早听到彤彤多次哭闹着“不要弟弟”“打死弟弟”,可都没往心上记,以为那只是独生子的一种本能反映。可现在,却让他感到事情的严重和麻烦了。

面对女儿的强烈抗议,白驹觉得必须认真对待。

可具体怎样办?心里完全没底。

循循善诱的讲理,三岁半的彤彤懂么?形容比喻和夸张,仅在这世上过了1168天的彤彤明白吗?拿出爸妈的威严,我行我素,不理不睬,可这样,不行吧?

“唉,你平时要多给彤彤讲道理才行的呀。”

无计可施的白驹,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不是学医的嘛”“嗯哼,娃他,学医和说服工作,可是二个领域的呀。”妙香半闭着眼睛,懒洋洋的嚅着嘴巴:“你是六神无主,病急乱投医哦!唉,闭嘴呀。”

白驹有些火了。

屁股使劲儿在床上蹭蹭。

“我是想闭嘴的,可彤彤不愿意呀,那好吧,就让她闹吧吵吧哭天抹泪吧,我看二宝?干脆直接三宝五宝得了。”妙香嘎的下翻腾坐起,吓得白驹一把将她搀住。

“拜托!你干什么?”

“不是三宝五宝吗?来,造人造人!”

妙香笑嘻嘻,却恶狠狠的瞪着老公:“就你知道烦?二宝是你提出的,双方老人都不太支持,是我硬犟着同意的。现在好了,你烦了,那好吧,明天一早到医院人流掉,守着大宝过好日子算啦。”

白驹只好陪笑到。

“唉,我不就是心里烦着吗?没别的意思,来来,睡下睡下,睡下吧,以免动了胎气的呀。”“我不睡,我就这样坐着,鸣!”妙香哭出了声……

小俩口不会知道,此时门外,一个小小的黑影蹲在门缝处,竖起耳朵听着。

一面偷听一面还习惯性,津津有味地吮吸着自己的右姆指头。

自小就喜欢吮吸自己右姆指的彤彤,三岁半了,也依然保持着这个可爱的小习惯。小俩口更不会知道,此时大门外,二个黑影迭在一起,二只耳朵紧巴巴地贴在深墨色的防盗门上,紧张的听着,听着……

九点过五分,白驹到了经理室。

大约是李灵特地打了招呼?

正有条不紊各自忙活着员工们,对他视若无睹,最多轻笑笑,以示礼貌。可从经理室搬出来,大约还没有固定办公地点的男女主管,却掩映不住自己的不满。

尽管也对白驹微笑示意,可那假笑比哭还难看。

许部一人在经理室,正抓着电话在叫唤。

“我说,×总,我记不起我了呀?我就是远大开发部的许部呀,对对,出来了,和几个哥儿们一起干,就等着你×总拿业务过来哟……”

进了经理室的白驹,左右瞅瞅。

一面取下斜背着大挎包,找着挂包的挂勾,一面习惯性的想找个椅子坐下。

可下意识里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妥,又直起腰,把挎包扔到沙发上,收拾起来。嗒!许部终于放下了话筒,看看对方:“不是说好九点钟的呀”

白驹听出了话中的不满,不以为然。

“路上停停,买了馒头豆奶啃着。”

许部拍拍自己肚子,咣咣:“为了准时,到现在还空着。”白驹脸孔突然发烫,他明白了许部的意思,有些不好意思笑笑:“下次一定注意”

许部往电脑前一坐。

双手一举敲起来,一面吩咐白驹。

“桌上有张图,待会儿有几个进来,你按图引着办,尽量不要打扰我。”“好的”白驹走过去,拿起桌上的图纸,认真看看,马上就明白了,不禁佩服地斜斜正忙活着的许部。

这是张“上海一心广告有限公司部门布置图”

经理室和三大部门,其实就是一张缩小了百倍的,远大开发部门布置图。

虽然现在这间20多平方米,的确显得小了一些,可也勉强挤得下,而且还像模像样。叩叩!一个家具公司模样的中年人,站在了门前:“你好,我找许多老师。”

许部没抬头,而是指指白驹。

“找白副总就行”“白总,你好!”

白驹点头:“请进”一面把图递过他。中年人拿着图,有些为难的轻轻皱着眉,可也点点头。不到10分钟,四个兰制服抬着各种纸箱进来,迅速拆开忙碌起来……

快到中午时,各部门基本成型。

被兰制服称为×经理的中年人,便伸出右手。

“白总,告辞,打扰了。”仍埋头在屏幕前的许部,这才扬扬右手:“慢走,空了聊。”白驹把一行人送出了经理室。茶餐厅里,客人云集,笑声琅琅,各处香味扑鼻。

白驹陡然想起,许部连早饭都还没吃。

便叫住服务小姐:“来二份咖厘炒饭,带汤。”一面掏腰包。

服务小姐莞尔微笑:“先生,您是是广告公司的吧?”“是的”“主管吩咐过,签单!”炒饭送来,许部有些惊奇的看白驹一眼,一面仍盯着屏幕忙忙碌碌,右手却时不时的拎起勺子,狼吞虎咽。

白驹也凑过去,边吃边看。

全是些公司章程,管理制度等格式化文档。

白驹不以为然:“网上下载的?改得这样辛苦?”许部点点头:“工商,税务那些小子,没一个省油,眼睛亮着的呀。”“下午,做什么?”白驹津津有味的吃着。

感到从没这样饿过,咖厘炒饭,味道儿好极啦。

“办公桌椅,都没付钱哦。”

“嗯,都是朋友,先赊着。下午,还有几拨人,你接待安排就是。”许部也同样吃得津津有味,可眼睛却直紧盯着屏幕:“银联卡,带上没有?”

白驹哦一声,拍拍自己额头。

昨晚不慎把老婆惹哭了,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把她哄睡着,早忘记了。

“明天一定带上,我们要到各管理部门的呀。”许部像脑后有眼睛,把白驹狠狠盯住:“必须先把资金进到银行,明白吗?”

“好的”白驹巴答巴答的嚼着。

脑子想着李灵,这时也正在远大的食堂吃饭吧?

白驹忽然感到一种惆怅,前中午还在远大食堂里悠闲的坐着,吃着自己喜欢的饭菜,和李灵有一句,无一句的玩着暧昧,今天就孤魂野鬼般呆在这儿,面对不可知的未来?

一时,那本感到味道不错的咖厘炒饭,竟然味同嚼蜡了。

“哎白总大人,心情如何呀?”

许部突然问到:“高兴,还是沮丧呀?”“不好”白驹摇摇头:“说不清楚,反正不太爽。”“我也一样”许部瞟瞟他:“我想,大概第一次下海的人,都是如此的呀?没事儿,振作一点。你只要想想,你现在忙的,全是在给自己忙,心里就平衡啦。”

白驹默默笑笑。

自己何尝不知道精神胜利和自我鼓气?

可是,唉,不想啦,咖厘炒饭,今天我要把你吃得个干干净净,不留一粒一痕……吃完饭,白驹下意识的想在沙发上歇歇,可看到一刻不停忙着的许部,又强忍着坐到他身边。

许部满意的看看他。

“你眼睛好使,多注意看看有无重复语句和段落,左面是原件。”

“好,哎,现在小玫瑰要在,该多好。”白驹一目十行,说到:“校对这玩意儿,好像是专门学科?”“昨晚商量得怎么样”许部像个专业文秘,边校对,边改,边问到。

“你那妙香妹妹,答应没有呀?”

“没反对”白驹不想在这方面多聊,有意岔开。

“许部,你本名叫许多?好名哇,难怪总想着跳槽,你可把我害苦啦!”“老爸老妈取的,我也不满意,可改不了哇。对了白总大人,你那二宝,名儿取好没有呀?”

白驹停停,指出了几处错误和重复。

然后烦恼到:“千头万绪,老婆大人倒是吩咐过,完全忘啦。你的呢?”

许部骄傲的眨眨眼睛:“早取好了,花了三千大洋哦,托人找的个什么大师?妈的,我看他那副乡绅财迷相,大师?不过,名儿还行。”

“许多同志,卖什么关子呀?叫什么名儿?让我也参考参考的呀。”

手机响了,白驹掏出来捏在手上,眼睛却望着许部:“拜托,不会叫许三少吧?”

铃……“算你猜对了,就是叫许三少。”许部得意的耸耸肩膀:“于无声处,化平淡为神奇,改腐朽变”“去你的吧”白驹笑骂一声,弹开了手机:“喂,你好,我是白驹。”

一面站起来,缓缓离开。

手机里,传来李灵熟悉的问候。

“还行吧”“还行,噢,我还行,”白驹看看这初步像样的经理室,得意的回答到:“还没半途跑掉,当逃兵。”李灵像妻子一样,温柔敦厚的夸奖着,鼓励着,这让白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知道了,知道啦,唉,就这样吧。”

“不行,你们明天一早要去银行存钱验资,你承担的一半,带了吗?”

白驹搔搔自己的脑门,无言。

“所以,不要着急的呀。”李灵说:“学学人家许部,如果我没猜错,许部今天一直在电脑前坐着,吃饭也没离开,对不对呀?”

白驹扭扭头,老老实实的回到。

“对”“还有,你今早上一定迟到了,对不对呀?”

白驹真是无言,这个吃人力饭的李灵,为什么看人就那么准呢……关了手机,白驹重新挨着许部坐下,继续一目十行,恍然大悟到:“我明白了,你是不是真还想着三宝?”

“怎讲”“许三少,许三少,就是为后面的三宝作铺垫嘛?”

许部摇了头,嗬嗬嗬喷笑。

“望文生义!大师的解释是,烦恼少,生病少和吃饭少,高见啊!我可是认认真真的想了一大番,不得不佩服,的确是高见的呀!”

白驹却打着嗝儿,差点儿笑翻。

“托了好友,还给了三千大洋,就给取了这三少?许多同志,你是开玩笑哟?”

不想,全神贯注的许部,不轻不重的一拳击在白驹肩膀上:“肤体一丝一发,皆父母精血,不可随便剃度;姓名伴其一生,皆父母所赠,岂可马虎?这有玩笑的呀?”

“问题是”白驹不好再笑。

可委屈到:“这三少,人人皆知嘛!”

“前二少,不必赘诉;可后一少,有几人明白?孰不知人之百病,皆因吃饭太饱和太好而致。这事儿要提起,大家都知道,不提起,大家又都忘掉。所以,大师的精妙就在这儿……”

待许部尽情发挥完毕,白驹就找他要过了大师的地址。

许部随手写给了他,咕嘟咕噜的。

“你个白总,就爱拈我老许的便宜,拈了非但不感谢,反而嘲笑得直打嗝儿。”叩叩!白驹站起开了门。送办公用品的,电脑商,材料商等络绎不绝,热闹了好一阵子……

5点30分,李灵疲于奔命地进来了。

她站在门口,先尽情的打量了好一歇。

然后,掏出手机嚓嚓嚓,方才跨了进来。许部没抬头:“李主任,提提意见,这可全是按你的设计办理的呀。”李灵就像欣赏什么惊世杰作一般,在齐腰高的格子间里,走来走去的晃荡着,不时这儿推推,那儿拧拧。

未了,问:“许总,我的位子在哪儿?”

“暂没有”许总也干脆。

“验资和处现场后,再说的呀。”“哦,这就是市场部?”李灵像没听见,眉飞色舞的在格子间中停下,拍拍镶嵌式的办公桌,眼光朝白驹飞过来。

“白总,就坐这儿。嗯,虽然暂时窄小点,可比远大开发部,你那间格子间好多啦。”

白驹心里也喜洋洋的,不管怎么样?这毕竟是自己人生新起点的第一步。

而且至今为此,还没太感到无助和迷茫,因为,一切有许部和李灵的打点,自己不过跟着干就是了。但他忽然警惕起来:要都照这样,我不仍是个毫无主见,受人驱使的工程师?

章程上,我是出资50%的大股东,是副总兼市场部经理,是老板。

可我,像个自有见解,纵横捭阖,一言九鼎和受人尊重的老板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cxubkqf.html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2部·第22章紧锣密鼓的评论 (共 5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