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石保奇遇(小说)

2020-03-07 18:47 作者:东家人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小说

赵华甫

石保是我们偿班六堡的人,过去他家里很穷,家中老幼经常缺衣少食。那年至已过,天气特别寒冷,石保家里人要有冬衣才能御寒。石保家有一片茂密的树林在我们寨子的对门坡,松树杉树长得特别好,石保就到对门坡去放倒一棵杉树,找人帮忙解成木板,抬到六十里外的羊佬鸡场去卖,准备换点钱来给屋里的老婆孩子添置一件御寒的衣物。

羊佬鸡场,石板盖房。那边的山坡只长石板,不长木材,不像我们偿班六堡,山坡上树木繁茂,树干直溜溜,木质特别好。我们偿班六堡的木材抬到羊佬鸡场去卖,很受羊佬鸡场人们的喜欢。但是在我们偿班六堡,也只有石保这样的穷人,为了生活才抬木板上羊佬鸡场卖。

从我们偿班六堡赶羊佬鸡场六十里路,要过马郎坳,出五里冲,爬羊佬坡,才到场坝上。早上天不亮起来从家里出发,中午赶到场坝,如果能卖个好价钱,到场坝上卖晌午饭的女人摊子边,吃碗晌午饭,赶回家,天黑能拢屋。那时兵荒马乱,如果路上遇到兵乱匪患,说不定小命不保。石保赶羊佬鸡场的路上,曾经在五里冲遭土匪“关羊”,抢走他的钱财和衣服裤子,只剩一条烂裤衩回来。他还在马郎坳被黔军“拉夫”,替那些“双枪兵”抬担子,从马郎坳抬到马场坪,抓到了新的民夫了,才把他放出来。不仅得不到一分钱,要是走得慢点还遭枪托打,那一天损失就大了。但是为了家里老婆孩子的生活,石保一年到头还是冒险赶羊佬鸡场几次。

那年冬至过后,正逢酉日,俗称鸡场天,正是赶羊佬鸡场的日子,天不亮石保就将捆好的杉木板抬出门去赶羊佬鸡场。后来我查了日历,那天正是民国二十三年冬月廿二日(即公元1934年12月28日)。石保出门的时候,松青保长正在吹响牛角号,召集乡丁集合操练,防备共匪侵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石保曾听人说共匪已流窜到黄平,攻占黄飘,强渡重安江。他还听人说共匪已过清平,攻下了五里桥,距马郎坳已经不远了。他又听人说,朱毛共匪,一身红毛,他们攻下黄平,开仓放粮,共产共妻。石保想,他一个干人穷人,遇过土匪,见过黔军,真的还没见过共匪。要是能在羊佬鸡场遇到共匪开仓放粮,兴许还能扛一袋粮食回家呢。他这样想着,走起路来就不怕了。

石保这一路走来,倒也平安无事,路上赶场的人像往常一样络绎不绝。中午他正好来到场坝,摆好木板。他的木板在场坝最直溜,木材最好,因此不一会儿他的木板就卖出去了,并且卖了一个很好的价钱。他到摊边买了一碗晌午饭吃,然后就到场坝上去买布料,准备回家给老婆孩子做衣服。他在场坝转着转着,冬天天气短,太阳已经偏西了,他才买了一些布料。石保赶紧往家赶,走到马郎坳,天已经黑了。这时他隐隐约约看见马郎坳上坐着一支队伍,衣冠不整的样子,但帽子上的红五星他看得很明显。这时,一个军人走上来问他:老乡,你要到哪里去?石保答:我要回家。军人和蔼地说,老乡,我们是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你能不能给我们带路?石保说,你们要到哪里去?军人说,我们要到马场坪去,我们准备攻下马场坪,打进贵阳城,活着王家烈,打倒蒋介石,解放穷苦人。我们想请你带路。天亮前到达马场坪,我们给你两块大洋。

从马郎坳到马场坪,要走白杨坪,过平田哨,经过又司,达甘巴哨,再往西走,就是马场坪了。这一路也不过五六十里路。这条路黔军抓夫抓到石保那次,正好也是走这条路,石保知道天亮能够赶到。于是石保跟军人说,长官,这条路我走过,我愿意给你们带路。但我只能带你们到甘巴哨,不敢带你们到马场坪,那里有黔军把守,要是我到马场坪,怕我回不来了。那里到马场坪不远了,又是大路,我给你们指路,你们自己走,到时你们要放我回家啊!

长官笑着说,我们队伍不叫长官,我们是互相叫同志。你放心,我们不仅放你回来,还给你两块大洋做路费。我们红军说话算数。

说着,石保就为队伍带路走了。路上,石保估计这支队伍也不过一百来人,他就有些疑惑,又问长官,你们才这点队伍,怎能打下马场坪?马场坪驻扎有王家烈的千军万马,我是怕你们打不下。

长官说,我们是前方探路的,我们大部队还在后头。我们已攻下黄平,准备大部队到来就拿下马场坪,打进贵阳城。说着,长官叫士兵拿石灰桶来,在沿路的石板上刷上“拿下马场坪,打进贵阳城。”“活着王家烈,打倒蒋介石!”“红军是穷人的队伍!”等标语。

行军,天还没亮,石保就带领红军悄悄来到甘巴哨。这里沿着大路过去不到十里就到马场坪了。石保跟红军长官道别,说再也不敢过去了,再过去的话,怕是没命回来了。红军长官理解他的心情,叫勤务兵给了他两块大洋,石保趁着黎明赶紧往回赶。路上越走天越亮,他看见路上红军用石灰刷的标语,墨迹还没全干呢。天亮了,沿路很多村民前来观看那些标语,他们问石保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石保假装说不知道。

石保回到家,已是中午十分。一般赶羊佬鸡场,当天晚上就能回到家,石保怎么会到次日中午才拢屋呢。松青保长有点怀疑石保,就来到石保家问根由。石保没有办法,只好把昨夜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保长讲了,只是没讲他得到红军两块大洋的报酬。这两块大洋,是他抬板子赶羊佬鸡场一年也挣不来的啊!

保长赶紧结合队伍,前往马郎坳埋伏,等待红军大部队过来,配合黔军伏击敌人。这时各个保甲都闻讯调集人马来到路边设伏,等待红军到来。松青保长的队伍在马郎坳两边埋伏了一个晚上,不见红军大部队过来,只有平常的百姓过往。天亮了,他们过去问过往的人,过往的人说,共匪的红军早已经离开黄平,过余庆,走瓮安猴场,北上遵义去了。“拿下马场坪,打进贵阳城。”只是红军虚晃一枪,实际上共匪想走黔北。松青保长骂了一句说,共匪狡猾,这叫声东击西!

黔军知道上当了,叫沿路各保甲把共匪的标语洗刷干净了。松青保长回来,从此不准人提及此事。

解放以后,松青保长因为参加土匪暴乱被镇压了,翻身的贫下中农石保想把这件事告诉新生的人民政府,但他考虑到自己曾经把红军队伍的去向一五一十的告诉过松青保长,松青保长带领队伍去设伏过红军,他怕跟松青保长扯到一块去,自己说不清,所以他考虑再三,一直没讲。因此我们县里的领导一直不知道,在民国二十三年冬月廿二日(即公元1934年12月28日)那天晚上,有一支大约一百人的红军队伍从我们县境内的白杨坪、平田哨、又司经过。一直以来我们县的领导总是觉得很遗憾,红军长征这样伟大的壮举,为什么偏偏与我们县擦肩而过!其实真正有红军经过我们县的,只是县里面的领导不知道而已。

我是在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的之际,我在我们村里走访,无意中从石保的后人和松青保长的后人那里知道这件事的。

(2020年3月7日星期六初稿于麻江)

作者简介:赵华甫,男,畲族(东家人),贵州麻江人,乡村教师,黔东南州作协会员、麻江县作家协会副主席,麻江县隆昌小学党支部书记、校长,华文原创小说签约作家。教学之余,喜欢文学和畲族文化研究,出版畲族文化研究文集《走进阿孟东家人》、散文集《畲乡情怀》。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cnzbkqf.html

石保奇遇(小说)的评论 (共 7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荷塘月色
  • 残影
  • 倚石老人
  • 东家人

    东家人学习蒲松龄的笔法,尝试写点东西,请大家批评指正!

    赞(0)回复
  • 东家人

    东家人在民国二十三年冬月廿二日(即公元1934年12月28日)那天晚上,有一支大约一百人的红军队伍从我们县境内的白杨坪、平田哨、又司经过。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