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至善至爱

2020-08-04 09:15 作者:牛趣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张政是已过三十岁的小伙子,一米七八的英俊个头,清秀的脸庞上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特别惹人喜。川大毕业后分配到水利局上班五年多,一直未遇到称心如意的女友恋爱、结婚

风流倜傥的康小江和媳妇赵燕,在城里做点生意多年,他俩今天急匆匆赶到水利局,等张政从办公室出来,在花园走廊上赵燕拿着手机,翻开一个脸蛋秀丽,略露丰乳,妖娆的美女照片,给他边看边说:“这是我老乡何娟,快28岁,人很漂亮,就是当地人民医院的护士。”张政无精打采,爱理不理的样子说:“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呢?我给你们说过的,现在忙还不想耍朋友,请不要为我太操心。”便转头回办公室。

张政离开后,小巧玲珑的赵燕马上变了脸色,由喜转怒对康小江咕嘟起来:“我们巴心巴意的,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你这个弟硬是高傲,其实就不想与你们有交集。”

原来康小江与张政是同胞兄弟,长得大体相仿。父亲康明杨和母亲姜红梅,是老实巴交,朴实地道的老农民,早年农村很穷,孩子生了七个,日子过得窘迫,缺吃少穿。康明杨就将刚生下来的八儿子抱到镇里十字路口丢下,直至盯看着附近的张成才的妻子李英抱回家,才放心地走开。

从那以后,老康一家人在镇里经常可以看见逐渐成长起来的丢舍的儿子(张政),瞧瞧他日子过得很滋润,镇上条件不管怎么比较都比农村好多了,康家人都称他:“真是从糠篮篮跳进了米篮篮。”因此这样一来,多年不愿与外人说明孩子根底,也根本没有去相认的想法。

几十年康家就这样默默守望,直至张政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农村的条件一天比一天好转,温饱已不成问题,老康一家人闲时摆谈牵扯到他,姜红梅提出:“还是有点想那个儿子,要是能把老八这个血缘关系连上多好。”于是,家人想了一些法子,最后由儿子老七康小江出面,寻机与张政试探接触,希望让他弄清自己的身世。恰巧有次会面聊得投机,老七就给他道出了实情。张政当时惊讶得朦了,心想:竟然自己真有这种事发生,时而别人也有说道的,他没当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张政但始终还是半信半疑,情绪一段时间波动,想方设法向父母打听真实情况。有次带父母游玩得很开心,他趁机调侃道:“外面的人说,我这么聪明,好象不是你们生的?”李英诙谐接话:“大人戆,细娃精灵,正常得很啊。乖儿子,你怎么不是我们亲儿子?”张成才老俩后来也察觉到,可能他已经知道了点什么?张政上班时,俩口子在家商榷,反复斗争,张成才最后决定:“还是可以把秘密公开,免得大家心里难以踏实下来。”

一个美好晚,三口人家欢天喜地,父母感觉得是个良机,就顺理成章,如实告诉了张政的来龙去脉。老张强调他说:“现在你长大了,可以完全自己作主,自由选择,认不认亲生父母,我们不强加意见。” 张政果断回答:“不管怎样,你们就是我父母,一辈子心中的父母,永远不会分开的。”这话说得老俩口当时泪眼花花,激动不已。尔后,察觉到父母那种忧虑状态已不乎存在,好象放下沉重的包袱,又愉快轻松了许多。

张政虽然与兄长康小江他们单独偶尔有约会,但张政一直对亲生父母的作法怨恨在心,始终不满,也没有专程去拜望过老俩,仅仅有时托康小江悄悄带点东西转给他们。上次赵燕给他介绍对象,本来也是康家老俩口的心愿,极力想有比较熟悉的人嫁给张政,以便更有缓和的机会,亲近骨肉血缘关系。

张成才和李英收留张政后,并且没再要孩子,一心一意抚养他长大成才,有好吃好穿的都先给予他,左邻右舍全清楚,不是亲生甚是亲生,从来舍不得打骂,没亏待过他。张政本身也从小乖巧,非常懂事,聪明能干,而今工作出色,早已当上了小科长,事业有成,前途无量。

李英的表姐孟吉香,一天专程来为远房的表妹王永琼家女孩牵线搭桥。别人介绍无数个对象,张政总是没有对上眼。老俩口也一直怨言:“个个多好的姑娘,没有一个合适的?这么大了,早就应该成家立业。”孟吉香介绍的她叫孙丽敏,文静端庄,身材苗条,在质检院上班。老张俩口觉得满意,欢欢喜喜安排张政他俩相约见一面,当时孙丽敏下穿浅色牛仔,上面搭配白色圆领衬衫,虽然不算时髦打扮,窥见内在气质优雅不凡,略微交谈起来,言语相投,志趣吻合,彼此留下深刻的美好印象。

张政当天晚上睡在床上,激情涌动,一度失眠,起来挥笔写了一首诗:“大千世界未曾识,今约浅谈已共鸣,难为知己且神交,不负韶华连姻缘。”第二天,老俩口观察到张政喜悦的表情,也十分乐意。于是这次抓紧顺水推舟,经双方家长几次沟通,进一步撮合,就把这事自然定夺。“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张政与孙丽敏相识、相知、相爱,伉俪情深,终于圆

改革开放后,老张俩口原位单位解体,虽然退休有点退休金,但前几年早已在城里给儿子买有商品房,现在房价这么高,算是赚了一大笔,提起这事就乐滋滋的。原想装修好准备让张政结婚才用,而张政舍不得与父母分离,不同意分开住,要与父母合住。因此,老俩口也无法推脱,就搬到城里一起住舒适的新宅,卖掉了镇上的旧房屋,现一直与新婚夫妻共同生活,其乐融融。然而李英身体渐渐虚弱,经常感冒引起很多不适,儿子及媳妇细心如微关心,东跑西颠找各种中药方子调理,病情稍微有些好转。

常言道:祸不单行。当儿子把单位的体检卡拿给父亲去搞个体检,张成才被突然检查出肾病,并且还严重。张政一方面安慰好父母:“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没有医治不好的病。”另一方面,四处寻关系找熟人,经过多家医院治疗,仍未见好的迹象,紧接着采取化疗一段时间,几乎把老张摧残得枯瘦如骨,濒临绝境。最后,医生告诉张政他们,病人必须换肾。全家人如晴天霹雳,陷入沉痛悲哀之中。

显然是摆在大家面前特别棘手的一件事,关键的是肾源是相当大的问题,哪里去找匹配的肾?这确实是一个大难题,钱倒不是突出问题,可以多种渠道借些,实在不行时至少可以把家里的房子变卖掉。医院多方联系也没结果,医生催促说如果找不到捐献的肾,张成才的病拖下去很危险的。

张政十分焦急,想来想去,谁又愿意捐献出肾来呢?难道眼睁睁就看着父亲离他们而去,依稀心里有了一点想法,决定舍己救父,自己两个肾割下一个给父亲不行吗,照样能活着,关键是父亲也能仍然活下来。父母对自己的养育之恩,永世难忘,需要不间断长久地尽感恩。因而他在医院暗自做了检测配型,结论让他似乎喜出望外,居然还真能与父亲的匹配。

在父亲生命垂危的时刻,张政毅然产生这样的想法,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他却仍独自思忖,家人恐怕是不好通过的。只有慢慢来,就把这一举动向孙丽敏吹风,首先遭到她全盘否定:“不行!不行!还这么年轻就把肾取下一个,一辈子怎么去正常工作生活啊?我们还是共同尽力而为,想想其他的办法吧!”

后来,孙丽敏将张政的想法透露出去,李英听了说:“我也不同意,难道非得毁掉你们的幸福。”病重的张成才坚决反对,并说:“我宁愿死,也不能让儿子的肾换给我呀!”由此,全家人焦头烂额,冥思苦想,暂时继续全面散发信息,企盼能寻找到一丝丝肾源的线索。

痴痴呆呆地等了一周,还是没有这方面的丁点音迅。康家听说了这件事也很恼火,康明杨说:“即使要给张成才换肾,就用我的一个肾去换啊,我七十多岁的人了,反正也没什么用,儿子这么年轻不能缺肾,他如果残废也是我们的罪过。” 在张政反对的情况下,康明杨背着他们去医院作了检测和配型准备。他同时吩咐七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各家都凑些钱,为张家救急所需。

张政和孙丽敏昼夜在医院守护着张成才,心情一直没有平静。那天比较清静的时候,孙丽敏外面拿点用品,经过室外花园顺便走了一圈,昨夜沉闷后下过阵,今儿上午云也散开,预示天气开始晴朗起来,仿佛有“白云初晴,幽相逐”的感觉。霎时,手机有一个来电,她快捷按下键,居然接到一个有些意外的喜迅,朋友帮老张找到一个合适的肾源,让他们尽快作出决定要与不要。她急迫地说:“无论有什么条件,无论收多少钱,这个肾我们要定了,立马凑足金额随时付账。”

孙丽敏立即转告张政及李英他们,并说这得赶快转告给医生,准备为父亲进行手术。同时康家中送炭,也即时送来了66万元。这主要是老康俩常年省吃俭用,多年留下的积蓄,以及儿女们凑的一些。能一下凑足这么大个数额非常不容易,康家的几个孩子都是在外打工,各家的钱也扯得紧。这点意思算是对恩人的回馈,没有丁点以后归还的意思。都为着把张成才的病早日治好,便两大家人公开有了走动。

张政和妻子都感叹:“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张成才手术成功,逐渐病愈出院。恰逢双十节老张六十三岁生日,为了冲冲喜,孙丽敏在酒店订了几桌席,也感谢娘家为公公治病的支持。这次康明杨和姜红梅带领康小江等七个儿子及赵燕等媳妇,女儿及女婿,以及孙儿女外孙男女,大大小小几十人全员出动,前来祝贺,欢天喜地,空前热闹了起来。张家也开始了与康家的正式交往,让张政没有了什么顾及,相见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生日酒店聚会上,服务生问主人还需要什么音乐,张成才说“生日歌不是特别重要,主要是大家一齐坐坐、聊聊天。”张政问:“这儿有没有‘好人一生平安’这首歌。”服务生说:“我们去安排。”过了一会儿,大餐厅里响起了李娜委婉悠扬的旋律,大家依稀体会其了一些生活真谛:“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如今举杯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capbkqf.html

至善至爱的评论 (共 4 条)

  • 老夫子(熊自洲)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