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念人:《海峡情》第二章:悲伤

2020-01-28 12:32 作者:王之之  | 5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太阳已日薄西山,幕已渐渐降临大地。座落在树林怀抱中的前线分场,人们正在陆续收工归来。刚下车时,衣服上沾满了红土的前线分场分场长郑大德,他匆匆赶到柳梅梅面前,用一种悲哀的语气说:

“梅梅,今天上午,李红到山猪岭捡柴,不幸坠落山崖,生命危险。现已送往总场医院抢救了。”

梅梅一听到李红掉落山崖,心里一急,不等郑大德说完,她就打断郑大德的话说:“什么?李红掉入山崖?”

“是的,掉下山崖!已送往总场医院抢救。”郑大德重复说。

梅梅听完,马上转身登上场部汽车,心急如焚,前往总场医院看望李红。

大约二十分钟,汽车到了总场。柳梅梅一跳下车,她就急急地往总场医院急诊室奔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刚跨入急诊室,只见两位穿着白大褂男医生与三四位女护士面对面站着说话,像是在嘱咐什么事似的;病床上躺着一位从头到脚都盖上白布的病人。此时,梅梅看到这一情景,连打招呼也忘了,就急不可待地问。

“医生同志,李红呢?”

“柳梅梅同志,你来得正好。李红同志因脑伤势太重,流血过多,抢救无效,已经去世。”说着,男医生引着梅梅走到病床前,掀开盖在李红脸孔上的白布。

梅梅一看果然是李红。此时,他头颅上还包扎着急救绷带,表明刚刚去世不久。

梅梅看着刚刚去世的李红脸孔,泪水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心里显得十分的痛苦。是的,梅梅与李红在胶园中合影拍照,那是生活照片。尽管挂在墙上,但是,不等于结婚照。因为,梅梅与李红尚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还不是真正夫妻关系。但是,在梅梅心里,她把李红当作自己患难与共的人,对李红生活给予关照。李红在一次火灾中,因抢救梅梅而失去一只手,造成终生残废。对此,为了照顾李红的生活,她搬到李红家,将一间房隔开分别住。每天劳动归来,梅梅都要端水给李红洗脸洗脚,为李红洗衣做饭,照顾李红吃穿住行;然而,梅梅在李红的心目中,更是疼有加,李红自己能干的事情,决不去连累梅梅,千方百计让她多些休息,有好吃的都要留给梅梅吃,让其愉快工作生活。同时,李红原是分场团支部书记,也很关心集体利益。这次,李红看到公共食堂烧火柴快完了,他就背着镰刀拿着绳子,一个人悄悄地上山为食堂检柴。料不到,一不小心就坠落入山崖中…

此刻,面对俩位心爱自己的男人,片刻之间,一个远去台湾,一个远去天堂,双双远离自己而去。想起来,她眼泪双双,甚至,当场痛苦失声,“呜呜”的哭泣起来。

傍晚时分,医院四周路灯已亮,李红的年老父母以及一位妹妹,也从老家乡下赶到总场医院。他们老人家看到自己的唯一儿子,紧闭着眼睛,头颅包扎着绷带,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再三叫喊都不醒过来。于是,他们忍不住痛苦打击,放声痛哭起来……

这时,农场黄书记、周场长知道李红双亲从农村家乡来到农场医院,分别从家里赶到场医院探望。一跨入急诊室门口,看到双老都扑在李红身上痛哭,急忙走过去分别扶起老人,叫老人家节哀,安慰老人家。

黄书记对李红父亲安慰说:“您的儿子李红同志,他是个好孩子。工作勤勤恳恳,热心帮助别人。特别是他当上了分场团支部书记后,处处走在前面,积极带领团员青年,大搞橡胶大会战,使全场万亩橡胶提前开割,为农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公共食堂失火时,他不顾生命危险,冲入火海救出多名知青而受伤。他还不顾自己受伤,带头输血抢救重伤知青,从而失去一只手。他是我们农场干部职工学习的典范。李红是您们的好孩子,也是我们农场的好孩子。他的离去,不仅您老人家心痛,我们也心痛。人死不能复生。望您们节哀,保重身体。”

周场长对李红母亲安慰说:“李红同志的不幸去世,我们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场党委得知李红同志去世后,立即召开临时党委会议,对李红同志后事讨论决定:一、授予李红同志为农场先进青年干部称号,号召全场干部职工向李红同志学习。学习李红同志先公后私,一心一意为农场的无私奉献精神;二、关于李红后事,农场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办理,并拨抚恤金五万元。”

场领导对李红父母进行安慰后,周场长转身对柳梅梅说:“梅梅同志,你陪着李红同志的亲人到场招待所住宿。然后,一起到场食堂吃饭。以上事项,我已交代清楚。”

“好!”梅梅一边擦眼泪一边回应。

紧接着,柳梅梅对李红的父母说:“老人家,我们走吧!”说着,她走上前去扶着李红母亲的手,拉着李红的妹妹,一起向招待所走去。

柳梅梅一边陪李红的亲人吃饭,一边安慰李红妈妈、妹妹,并为他们安排好住宿。这时,梅梅突然出现头晕目眩现象,她考虑到,上午伤心地送走了王和平,下午又痛苦地送走了李红,一整天不断流泪处于痛苦煎熬状态,可能是紧张劳累过度,看来,再坚持就会昏倒下去了。此刻,已是晚上九点多钟,尽管夜幕已深,可是,她还是含着眼泪,向李红父母恋恋不舍地告别,自己走到公路旁,拦住一辆开往前线分场方向的车,赶回自己所处的东方农场前线分场的家中。

一跨入家门口,看到屋内漆黑一团,四周静悄悄,没有往日那样光亮;此刻,当她打开灯,没有看到像往日那样李红那一张善良朴实的笑脸迎上来时,心里一酸,走到桌子旁,伏在桌子上,“呜呜”地哭泣起来。

大约十多分钟后,她慢慢地抬起头来,环顾屋子里四周,然后,她走进房间打开衣柜取出衣服,往卫生间洗澡去。

洗澡完后,关上了灯,躺到自己的床上,争取时间睡觉。可是,越想早入睡反而越睡不了,脑海里好像是放电影一样,一个画面紧接着一个画面,一幕紧接一幕,不断浮现在脑海里,使她无法入睡。她想到,自从李红输血救了自己的生命,而导致他一只手残废后,为了照顾李红的生活,自己搬到与李红一起住。尽管尚未办理登记结婚手续,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可是,互相关心,互相照顾,心里觉得很温馨。梅梅又想到,她与李红在一起的事,李红没有告诉父母,对此,这次父母与自己见面时,才没有出现尴尬场面。梅梅又想到,李红是李家中唯一男孩,他的离去,李家失去了一支顶樑柱,李家失去了未来,这肯定会给父母带来致命的思想打击。她考虑到,李红是救自己生命的人,是人生路上的恩人。面对李红的离去,今后,如何对待其父母呢?想来想去,越想心越乱,不知道如何是好啊!人常说,爱情是甜蜜蜜的。可是,自己的爱情是这样辛酸苦涩。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进入凌晨三点时分,梅梅在朦朦胧胧中合上了眼睛,迷迷糊糊进入了境。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bxjbkqf.html

念人:《海峡情》第二章:悲伤的评论 (共 5 条)

  • 程汝明
  • 老夫子(熊自洲)
  • 夜雨
  • 浪子狐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