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八七战歌(6)

2018-08-10 13:21 作者:杨深国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六章:生死别

(中午的一章。感谢坚持读到这里的读者!你们的陪伴就是我的动力!)

“你看杨琛对朱樱多好呀!”肖垚看着正有说有笑的杨琛与朱樱。“我对你不好?”孟天问。“比起他你是差远了。”肖垚恶狠狠的瞪了孟天一眼。“那就说明我对你还是好的。”

杨琛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在二八六门口等到朱樱,然后把她送到大门口,不论风,他说:满足

“你怎么对朱樱那么好啊!”吴雅很羡慕这一对。“他也对我很好呀!”无论别人怎么问他,对此类问题的答案都是这一句。

他也对我很好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这才是感情得以传承的真谛。

……

“咦?今天媳妇怎么没来?”当早读结束后,杨琛就如往常一样的来到二八六的门口。

结果,这一次他没有等到朱樱。然后他们班的人告诉杨琛,朱樱今天没来上早读。

“是不是请假了?”上第一节课的时候,杨琛忐忑不安,心里烦躁不已。以至于背单词时心不在焉,被老师点名骂。

终于熬到了下第一课,杨琛见老师一走,就立马奔向了二八六。

朱樱还是没来。

他向二八六的人打听原因,可他们都说不知道。这让杨琛很着急。他害怕畏惧,因为没了她的消息,哪怕就是一张假条,或者是让别人捎的的一句话。

谁想,二节课下的时候,二八六有人来找杨琛,告诉了他朱樱的下落。

听完他的话,杨琛傻住了,眼泪险些夺眶而出。

“她失踪了?”杨琛开始哽咽,他最女孩失踪了。

第三节课,杨琛漫不经心,老师讲的一句也没听。老师只看到了杨琛不听课,便让他站起来,并呵斥他。

杨琛没有站,也没有回答。

就在老师心里一阵不爽,准备走上去教训杨琛时,突然有一个人直接推门而入。

“叫一下那个啥……哦,对,叫杨琛!”推门的人衣着怪异,还有一脸的不耐烦。

杨琛看向门外的人,感觉似曾相识。虽然有种相识的感觉,但那种感觉是恶意。

“你出去吧!”杨琛又看向老师,征得他的同意后,他走了出去。

“咚!”

杨琛出去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了一声闷响,像是打斗声。紧接着,杨琛的叫喊声就响了起来。

“有本事动老子,动个女孩子有什么出息?”

老师听到后,赶快去打了门,八七兄弟们在老师之前夺门而出,然后就看到杨琛和那个人扭打在了一起。

八七兄弟赶紧上去拉开两人。

“打什么架?”老师在八七兄弟之后走了出来,看见了脸上写满愤怒的杨琛。

“你自己看着办!”那人放下这样一句话后慌忙离开。

那人走后,杨琛刚才未曾留下的泪滴落,他最爱的人失踪原因是被绑架。

第四节课是自读,杨琛什么事也不干,不动不坑。没有人看到他那被眼泪打湿的双袖。

再强大的人也会落泪。

自读课一下,八七兄弟便去找杨琛。

“郑章他们把朱樱绑架了,说让我现在去体育中心,不然,后果自负。”

“我们出去,救你媳妇要紧!”

八七兄弟毫不犹豫的回答,让杨琛心头一暖。

“谢谢!”

“大操场那里可以翻出去,一时半会儿抓不到我们。”

“你们不用去,我一个人去!”杨琛站起来,按在李山的肩膀上。“这不是小儿科,可能要送命的。”

“这怎么行?让你一个人去送死?”兄弟们纷纷表示不同意,他们是兄弟呀,应该同甘共苦。

“行,你一个人去。”

李山的回答让很多人吃了一惊。“李山你什么意思?杨琛可能会送命的呀?”

“那我走了,你拦着他们!”

杨琛借了李志的自行车和出门证,又跟李山要了他的刀,变出发了。

李山在他身后尽力挡住了要跟着杨琛去的人。

等到杨琛彻底远去,李山不再阻拦他人。“李山我没想到你是个懦夫!”段石头就是说话直,有什么念头直接就蹦出来。

“我和你们一样,不是懦夫。”李山抬起头,向段石头他们解释。

……

杨琛骑上自行车,把刀放在书包里,用着李志的出门证成功蒙混过了门卫。

他不敢耽误一分一秒,直接向体育中心奔去。他知道废工厂后面有一条小路,从这条小路走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而且,绑架朱樱的人应该不会想到,有人会从这里进来。

她来到废工厂,果不其然,这里没有人看守。

他小心翼翼的跃上围墙,一眼望去首先看到的就是废工厂前门的一群人。

他们全都人高马大,手里一人一把刀,一脸凶悍。

朱樱就在他这堵墙的下面,她坐在一把椅子上,双手双脚被绑着,嘴里塞上了一块布。

她没有试图挣扎,表现异常冷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杨琛看到朱樱,又确定了一下周围没有人便翻过围墙,落在了朱樱身边。

突然出现的杨琛让朱樱一呆,旋即,朱樱眼里有着两种色彩。

杨琛的第一任务是救人,所以他没有先说话,而是立刻给朱樱解开绑她的绳子,并取出了她嘴里的布。

“虽然非常不想让你来,可我知道,你会来。”

……

“这帮混蛋,我秋刀的人也敢动,活够了是不是?”废工厂的前面,一个金发男子点燃一根茄。

他叫秋刀,是真正的黑社会成员,郑章是他的跟班。

“这一次,他们每个人不死也要丢半条命!”秋刀拍了拍身边郑章的肩膀。

“谢谢刀哥,刀哥威武!”郑章拍着秋刀的马屁,秋刀听了郑章的话也很舒服,一脸的自负。

“刀哥,他们来了!”郑章看向面前的树林,看到一群忽隐忽现的人影。

“兄弟们,走,卸了他们!”秋刀把刀搭在肩上,向树林堵去。

……

“你先上去!”杨琛抱着朱樱,帮助她翻过围墙。

忽然前面就传来了一阵恶骂声,紧接着便是一阵刀剑拼斗的声音。

杨琛听到声音后,眼泪不自主的留下。

他知道,八七兄弟们还是来了,就李山说的那样,他和他们都不是懦夫。

朱樱终于翻过了围墙,杨琛不敢耽误,也赶紧翻墙。

他翻到了墙的上边,无意中看到了已经和秋刀他们拼的伤痕累累的八七兄弟。

他们为了他,甘愿流血,甘愿赌上性命。

在这时,杨琛犹豫了片刻,就在他犹豫的瞬间,他被秋刀的人发现了。

“快看,那儿还有一个!”郑章看到了杨琛,立马招呼上几个人追了上去。

“你开车去追,这里的一些小角色我们足以应付了。”秋刀直接派他的亲信前去。

在他的亲信准备出发的时候,秋刀又叫住了他,用手抹了一下脖子。

八七兄弟们看到秋刀身边有一些人离开了战场,向后面跑去,料到杨琛暗地救人被发现。

“把刀扔向他们,接应杨琛去!”李山大喝着,用已经开了好几道口子的右手把手里的刀掷出。

八七兄弟们纷纷响应,都扔出来手里的刀。

秋刀他们不敢直接迎向飞来的刀,都后退躲闪。八七兄弟就抓住这个空挡,转身就向体育中心外飞奔。

“快追!”

……

杨琛让朱樱坐在了自行车的梁上,然后他拼命的蹬着自行车,沿着小路飞奔。

他们才刚出了体育中心,杨琛便看到有两辆车向他们追来。自行车的速度肯定比不过汽车,所以,杨琛干脆把自行车丢掉,拉着朱樱专挑汽车难走的地方跑。

杨琛还是始终比朱樱慢半步。

“他们要追上来了!”朱樱回头,望见了紧追不舍的两辆车。“走公路,他们在公路上不能乱开。”

两人穿过荒地,直接就向着一个十字路口奔去。

“刚好要红灯了!”杨琛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绿亮起的时间只够他们过去,等到追他们的汽车到了这里时,已经要红灯了。

他们跑到了斑马线上,想要过马路。

突然,一阵急促的鸣笛声和刺耳的刹车声传来。一辆闯红灯的汽车倾斜着撞向了杨琛和朱樱。

“小心!”杨琛在朱樱身后,他直接一把抓住了朱樱的胳膊,然后用全力把她拉向自己身后。他挡在了她前面。

“咚!”闯红灯的车撞在了杨琛身上。杨琛在空中划过一道红弧,倒在了几米外的地方,身下瞬间被鲜血染红。

朱樱被杨琛推倒在地面上,她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看到了杨琛无力的躺在地上。

“杨琛!”朱樱快步跑到杨琛身边,大声抽泣。她搂住了杨琛哭喊着:“你真是个傻子,傻蛋呀!”

杨琛还没有昏迷,他看到朱樱已经泪流满面,于是难看的一笑,又艰难的试图把手举起来。

朱樱看见了杨琛的举动,赶忙抓住了那只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你个傻瓜!”她觉得他笨,他傻。

他傻,他不傻。

“我的兄弟们呢?”这是杨琛的第一句话。

“他们还好,很好!”

“嗯!”杨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眼睛里的神采开始慢慢消失。

“我……爱你!”这是杨琛的最后一句话,他在人间最后的眷恋,是他的兄弟和媳妇。他的声音很低,微不可闻。但朱樱听的很清楚。“我知道啊,我也爱你!”

杨琛已经闭上了他那明亮的双眸,不再睁开,也再也睁不开了。

“我……爱你”是他留给世界的最后声音。

“你不要睡着呀!把眼睛睁开好不好?老公,你是想我叫你老公吗?我叫你,你把眼睛睁开好不好……你个大骗子,你说要陪我看一辈子的桃花,连一次都还没有陪我,你怎么就不理我了!老公,你起来抱着我呀!我害怕……”

朱樱紧紧地抓着那只已经僵硬冰冷的手,想要让他重新变暖。她把杨琛整个脑袋抱在怀里,脸贴着他的额头,紧紧地贴着

“老公你知道吗?你陪我看桃花的时候,我非常开心呢!你跟在我身后,叫我桃花仙子,我好高兴的。那个怎么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你能陪我看一生的桃花该多好!老公……老公……老公……”

说着说着,她还在流泪,却已经睡着了,睡在一美丽的中。

“我爱你”

……

虽然杨琛还没有成年,但他的父母为他举行了葬礼。

他的葬礼上,八七兄弟和朱樱都请假来参加。他们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红的。朱樱原本清澈明亮的双眼,现在布满了猩红的血丝。

杨琛的父母和朱樱的父母都默许了朱樱来参加这场葬礼。

因为他们俩的爱情是伟大、无私与圣洁的。

八七兄弟也都被杨琛父母款待,这些都是杨琛的好兄弟,情同手足。他们在一起动过刀,挨过刀,却未有人说过后悔,也从未说过后退。

他们的感情不谓对错,是深情,便难反驳!

为杨琛送葬的人中,有八七兄弟和朱樱。八七兄弟们抬的棺材,这是他们与杨琛最后一次同行,他们想要亲自安了兄弟的魂。

朱樱虽然穿着白衣,却是一件白色的嫁衣。她说:“我要在他魂入黄土的这一天嫁给他。阎王带他走了,也收去了我的灵魂。”

“我是他的媳妇……”

媳妇,杨琛就爱这么叫她。因为她说好听。她不喜欢他脸上有一丝不愉快,她说难看。所以,他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也总是跟屁虫似的跟在朱樱身后,“媳妇”“媳妇”地叫个不停。

她记得他的最后一句话,也将终生记得这句话。

“我……爱你”

他带着无限的爱与眷恋离开了,他把它们带上了天堂,化作了星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btzskqf.html

八七战歌(6)的评论 (共 8 条)

  • 今生依梦
  • 雪儿
  • 听雨轩儿
  • 草木白雪
  • 王东强
  • 红尘使者
  • 襄阳游子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