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此后不见

2019-08-02 06:29 作者:懒懒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安南将军府

木铃看着那块金子牌匾,第一次觉得这几个字如此刺眼,尤其是挂上了红绸,喜帘之后。

门口一小厮看见木铃在门口顿足良久,心想莫不是今日的客人?连忙便迎了上来,伶俐道:“这位姑娘,可是来赴我们将军的婚宴?”

“这里便是安南将军府?”木铃木讷道。

“便就是了,姑娘看那牌匾那上面的‘安南将军府’几个字还是皇上亲手题的呢。”小厮颇为骄傲道。

“你们将军可是叫宋禛?”木铃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是了,是了。今日啊,可是我们将军的大喜事。这么多年了,总算和洛阳郡主修成正果了。咱们将军啊,仗是打的好,却对自己不大上心,这要不是皇上赐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婚啊。”小厮倒是个嘴碎的,一股脑什么都说了出来。

“修成正果,成婚了啊。”木铃轻叹道。

“咱们将军啊和洛阳郡主可是青梅竹马,这两人结合啊,可是,叫什么来着,对了,对了天作之合。”小厮一脸羡慕。

“是啊,这叫门当户对,天作之合。”木铃笑了笑,释然道,“小哥,可有琴?”

“琴?姑娘是何意?姑娘若要祝贺我们将军不必费此周章。我们将军仁厚,宴请全城百姓。”小厮听闻木铃的话,有些茫然。

“区区心意罢了,劳烦小哥了。”木铃说着便行了一个女子礼。

“姑娘有心了。”小厮看木铃眼光有了些不同。

“姑娘先请进府,琴,小的这就去拿。”小厮道。

木铃点了点头,算是应了,抬头又看了眼牌匾,便走了进去。

正厅内,宋禛正忙着接待来访的客人。众人笑着道贺,喜气洋洋。

“知风楼木铃祝宋将军新婚燕尔,不胜欢喜。”木铃站在正厅门口浅笑道。

“知风楼?那不是燕城最大的风月场所吗?”

“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想起来了。”

“木铃不正是这知风楼的头牌吗?她怎么来了,晦气晦气。”

“这宋将军跟着木铃什么关系啊,竟让得木铃亲自出面祝贺。”

“一个烟花女子,你怎说的这么大面子?”

“关大人有所不知啊,这木铃虽说是知风楼的头牌,但向来只卖艺,而且大牌的很呢。”

“木姑娘怎么来了?”众人交耳时,宋禛开了口。如果有人注意,会发现他的话在颤抖。

“宋将军大婚,小女子怎的不能来庆婚了?”木铃不答反问,又将问题抛给了宋禛。

宋禛张了张口,没说出什么。

“姑娘,琴备好了。”方才在门口与木铃交谈的小厮带着一席人拿着琴道。

“多谢,还劳烦小哥替我架好琴。”木铃笑道。

“不知木姑娘要作什么?”宋禛面露不解。

“还能作甚,自是为将军庆婚。”木铃依旧是笑着,笑容却没那么真了。

“木铃为将军弹奏一曲《忘归初》可好?”木铃竟有些期待的看向了宋禛。

“好。”宋禛看着木铃一时愣住了,半晌才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

“一祝将军良辰景,佳人俏;

二祝将军往后欢,余生喜;

三祝将军喜乐安,福寿康;

……

……

……

……

……

九祝此生再不见,各恰欢。”

一曲终了,泪已满面。

在座宾客议论纷纷,神情各异。

“木铃,告辞了。”木铃哽咽道,未做再多停留,转身便走。

那位给木铃准备琴的小厮刚忙完了事回来,见到木铃的背影,不禁喊了声“姑娘”。

木铃未应,未做停留。

“宋将军,这是?”一人问道。

“无妨。”宋禛看着木铃离开的方向,揉了揉眉心,挥了挥手示意宴会继续。

宴会如常进行,一切都很好。

众宾客们依旧笑意盈盈,推杯盏至,气氛好不融洽。

而木铃的出现,那一曲《忘归初》仿佛只是整个故事中的一个小插曲,无伤大雅。

唯一记得木铃的大概除了宋禛,便就只有在将军府外与木铃交谈的那位小厮了。小厮伺机打听了木铃的消息,惦记了两三日,也便就忘了这事。

毕竟是不相识,哪会牵挂许久。萍水相逢,也不过如此罢了。世事如此。

在宋禛大婚后几个月,宫中传来喜讯。

皇后诞下嫡长子,皇上大喜,大赦天下。

次年三月,宋禛出征齐梁,不足半月,凯旋而归。

皇上大喜,心道,四海安宁,实乃喜事。故于宫中设宴庆贺。

众官员齐聚,一室宾堂,好不热闹。趁此时机,拉帮结派,扩充势力,也是常有的事。

无人注意时,宋禛提着一壶酒走了出去。

宋禛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了下来,自顾自的给自己到了杯酒,一饮而尽。

“宋将军,怎一人独饮?”桂花树上轻飘飘的传来了一句话。

“阿铃。”宋禛未答,反倒是叹了口气。

“将军越界了。”木铃笑道,说着便从树上跳了下来,径直坐到了宋禛面前

“你最近还好吗?”宋禛看向木铃,也看着天上的钩月。

“怎无故问起这个了?”木铃依旧在笑,笑却没了往日的纯粹。

“我不太好。”宋禛强灌了一壶酒。

“莫不是说笑了?这笑话可不好笑。”木铃笑着看着宋禛,仔细些看,那笑意里竟泛着些许苦涩。

“也罢也罢。”宋禛听了木铃的话愣了楞,半晌才吐出了四个字。

木铃不再笑了,盯着宋禛很认真的看了看。良久,突然道“好。”

“阿铃……”

“过会大概便有人来了,我就先走了。”木铃并不打算再和宋禛叙话,“你……好好的,有人想害你,小心点。”

“宝木,我要成亲了。祝福我吧。”木铃忽地苦笑起来。

“嗯,好。”宋禛明显有些意外。他就知道了这件事,但却没有想到木铃会这么告诉他。

“以后战场见。”

“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bpbpkqf.html

此后不见的评论 (共 4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