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7章公开庭审

2020-01-25 11:23 作者:奇书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57章 公开庭审

“咱是中国好公民,听党的话,跟党走!按党的指示办事,红心向党,永不变色!”

许部摇头晃脑,抑扬顿挫,煞有介事。

“所以,我们不能再群体闹事儿的呀!不过,有愿意去的,请便,公司和部门不加干涉。但要管住自己嘴巴,少放屁。”哄笑又起……

这时,伊本端着半杯干红,来到了桌前。

一甩手,唱了个大喏:“首长好!首长太太好!”白驹忙拉他坐下,介绍到:“妙香,这是伊本才女,软件工程师。妙香,我夫人。”(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伊本就揉揉自己的眼睛。

“早瞅见啦,怎么和小玫瑰一模一样的呀?是小玫瑰走失的亲姐姐吧?”

小玫瑰就笑眯眯的啐他一口:“是你走失的亲妈,还不快点喊娘?”“说妈,老了一点。”伊本对妙香扬扬酒杯:“谢谢!说妹还差不离。可这样一来,白工就成了我的妹夫,你的姐夫,所以,你得先问白工同意不同意?”

被呛了一鼻子灰的小玫瑰。

就顺势把瓶中的果汁,对他洒过去

早有准备的伊本杯口一斜,竟然点滴不漏的把果汁全部接住,惹起一片叫好声。“妙香,对不起,玩笑开大了点儿。”伊本对妙香合合手掌。

“你也看到啦,我们这个开发部,就是一个团结友好玩笑的部门。所以,不用担心白驹,在这儿,他只能学好人做好人,健康成长为一名上海滩标准的宅男,对吧?”

小玫瑰和妙香,一齐拍手。

伊本这才搂着白驹的肩膀,低声说:“行啊,白大侠,真看不出来,比我可强多了呀。”软件工程师,便是那二次惨不忍睹的坐一坐专题人之一。

白驹矜持的笑笑,没说话。

“明天一起去。”伊本一口饮尽杯中的干红:“妈的,喝到这时候,倒喝出点味道来了,甜滋滋,涩滋滋的,直往人心里钻的呀。这事儿折腾了这么久,亏得目击拍摄者一锤定音,我估计明天中院是终审,那四个洋鬼子不但赔钱,而且还得进大牢。哎,真长咱们中国人的志气。”

停停,又说。

“包不淮,那个目击拍摄者会露面,我想看看这个英雄。”白驹的嗓音,突然有些发硬:“露面?不会吧,为什么要露面?必须露面吗?”

“必须!”

伊本瞅瞅他。

“按照中国的法律程序,他必须出庭作证,不然,无法将对方定罪。”白驹呆住了,必须露面?这他可没想到。对法律完全是外行的他,有些心慌。

伊本却狐疑的骨碌碌转动着眼珠子,半天没说话。

他忽然站了起来:“许头儿来了,老子一看到他,就想起那次的惨不忍睹。走了,拜!”正和妙香说着悄悄话的小玫瑰,见他突然离开,便不满的叫道。

“老克拉,你可真不够朋友,我俩还没喝交杯酒呢。”

“我俩喝!”

许部大声接上:“喝了交杯酒,就得搂着睡,大家说,是不是这样呀?”同事们就吼着凑趣儿。然而,许部这次可撞到了枪口上。

坐一坐,本是随和有趣。

加上平时又对他有所不满,小玫瑰就毫不犹豫的嚷嚷开了:“要搂着睡?可以呀!不过,先得和你家娘子商量商量,要她让铺,让老公,让存折,让二室一厅,让迈锐宝,最好是把你那还没出生的儿子,也一起让了,俺小玫瑰包让你搂舒服的呀。”

一片哄笑声中。

许部的脑袋瓜子,摇得如货郎担儿。

“使不得,使不得,这如何便得?你这不是叫我活生生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呀?”然后,笑着对小玫瑰合合手掌。

“你这个小姑奶奶,俺认识你啦。难怪,精鬼风流的伊本才女,都被你收拾得没了脾气,佩服佩服的呀!”“不敢当!”小玫瑰笑着抱着妙香的肩膀。

“姐,好玩儿不?笑一笑,十年少,闹一闹,老变小的呀。”

妙香就真诚的回答。

“好玩儿,好玩儿,哎,你们怎么一点不像我那医院的呀……”这边儿,许部抓住了白驹一只手臂:“风光无限,蓬墙生辉,白工,满意不?”

白驹点头:“谢谢!”

许部压低了嗓门儿:“说实话,我还真没看出来,平时挺正经的你,怎么会设下套儿让我钻?白驹,你可真卑鄙!”

白驹端坐着,也不动声色:“我同样是PS片的主角,我又该找谁?”

“这着,我输啦。”许部挤挨着白驹坐下,仍然抓着他一只手臂:“我说过,我这人除了太钱,可人不坏。愿赌服输,我也认了。认了就行了。以后呢,我们还是好同事,好上下级,好哥儿们,你说呢?”

白驹笑:“这样最好,和为贵嘛!”

“其实,白驹,你错了。”许部突然直捣对方心窝:“知道吗?我本来是准备答应给你200万元,买下私设密码权的,可你让200万白白飞掉啦。”

白驹耸耸肩,他不知道对方的用意,只能尽量少说话。

再说,选择有老婆在场的这时机来聊这事儿,这让白驹有种防不胜防,被对方暗算的感觉。“我想,他们最多给了你100万,你吃大亏了呀。”

许部惋惜的摇摇头。

安慰到:“不过只要有本事,何妨赚不到钱?这次你算开了眼界,学着点吧。这是上海,冒险家的乐园!如果愿意,以后我们还可以合作,如果不愿意,就各干各的,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白驹矜持的抬起了下颌。

慢腾腾抱起了自己的胳膊肘儿。

他从对方的话茬儿中,感知到了自己的力量,这让他信心满满,十分高兴。“我知道,你早在网上抢到了车牌,如果买车,找我。”

这让白驹心一动,趁此机会,要求到。

“那奖励提成,”“好办,按规定,对方合同总款到帐的一周内。哎顾主任,”许部放开嗓门儿,喊着正和文燕说着什么的中年男。

“合同也完成了,你们那剩款多久能到齐的呀?”

顾主任毫不犹豫的伸出二根指头。

“二天内。”“可开不得玩笑。”“谁开玩笑?”顾主任拍拍自己的皮包:“不瞒你说,支票就在我包里。我们军人办事从来干脆果断,不像你们地方上,拖呀欠的。”

外面几个厨房师傅,忽然纷纷往里跑。

“来了来了,求婚的来了。”大家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接着,二个扛着摄像机的小伙子,笑嘻嘻的进来了,后面是,笑逐颜开的向前。

“请大家注意啦,你的笑靥举止将摄入录像,成为佳宾优雅的风采。”

往门边一站,挥起右手,微微鞠躬。

“请!”接着,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伸了进来,然后,一个身着笔挺西服的高个小伙子,出现了。他一面走,一面朝大家微笑。

摄像机跟着他转动,向前也抑扬顿挫,声情并茂。

“现在,我们的求婚小伙缓步而入,他幸福而信心满满,,他会成功吗?请拭目以待。”坐在最里边的白驹,文燕,顾主任,小玫瑰妙香和许部,都站了起来。

文燕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捂住了自己嘴巴。

白驹也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求婚小伙竟是小周,老门卫的儿子,而不是一直对文燕奉献殷勤和爱意的小保安向前。

众目睽睽之下。

修长俊雅的小周,捧着红玫瑰,一步步走向心爱的姑娘。到了文燕面前,他单腿下跪,把红玫瑰双手捧给文燕:“燕儿,愿意嫁给我吗?”

文燕,却被突来巨大的惊喜,激动得周身颤抖,只是捂着自己的嘴巴,幸福的啜泣……

“燕儿,我爱你!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雷阵阵,,天地合,乃敢与君决。嫁给我吧,我会让你幸福。”

声音低沉,充满磁性。

庄严郑重,清晰有力,竟然让一帮子女同事们,先感动起来,有人啜泣着喊到:“燕儿,嫁给他。”有人颤抖着呼唤:“此乃真君子也,文燕,嫁给他。”

小玫瑰和妙香则相拥哆嗦。

小玫瑰带着哽咽叫道:“好好感动人哦,怎么没有人,也这样向我求婚的呀?”妙香则幻般,喃喃自语:“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白驹更是呆若木鸡。

这小周,几时与文燕恋上的?

而且爱得这么深?难怪文燕说她找到了真爱,要谢谢我?可笑妙香还为此醋酸呢。这小周,真是有点不简单,光听他这一番求婚语,就足见他平时用功之至。

显然,自己以前对他,真是知之太少了。

向前的解说,越发越激动人心,极具煽动性,穿透性和感染力:“一个,稳重执着,英气勃勃,一个,端庄大方,优雅美丽。当他们携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当他们微笑……”

白驹听得如雷贯耳。

面有羞愧,自己曾是那么鄙夷,瞧不起的小保安,却没想到他们一样锦绣文章,激情澎湃,对爱情生活对未来,一样充满了向望,希冀和渴盼……

终于,断断续续的呼叫。

变成了集体的欢声与鼓掌:“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终于,文燕放下了捂着自己嘴巴的双手,青美的脸蛋上,挂满钻石般幸福的泪珠。

弯腰接过了,鲜艳欲滴的红玫瑰,颤抖着嗓门儿,莺啼鸣:“我愿意!谢谢你!”

刹那间,掌声雷动,欢声笑语,几乎要掀翻了天花板……回家的车上,白驹和妙香紧紧相偎,仿佛又经历了一场生死恋爱,激动不己。

可是问题来了。

明天的事儿挺多,到底首先办哪一件呢?

于是商定,小俩口兵分二路,一早,先由妙香和公婆抱着彤彤,到儿童医院挂号候诊,白驹赶到公司报个到,稍坐坐就赶过来。

可临了要出发,妙香却变了卦。

说是第一次和公婆单独出去,心里怕得慌,还是改成自己老老妈算了。无奈,白驹只好给爸妈打电话,这让激动和准备了一的老妈老爸,有了强烈的失落和挫折感。

白驹赶到公司时。

小玫瑰一个人坐在位子上,正儿八经的忙活。

看到同桌来了,便喊到:“先到部长办,然后回来有事儿。”许部看白驹进来,也不招呼,就把蓝色的登记册推了过来:“签字”

开发部的干部员工都知道。

部长办有三本签字册。

红色,违规处份登记册,蓝色,应领薪金登记册,绿色,部办事务登记册。所以,白驹心里一喜,接过签字笔俯下身,仔仔细细的看了,然后一丝不苟的签上了自己名字。

回座位刚坐下,就听得手机啵的声。

白驹打开看看,短信息提醒;你的帐户存入人民币8万3千元!A厂合同总额的奖励提成,打到了白驹信用卡。

“哎哎白大工,刚来就看你的手机玩儿呀?”

小玫瑰有些气吁吁的。

“拜托,帮我应付着,我到洗手间,”白驹这才注意到她脸色有些黄黄的:“怎么啦?一晚上就花容失色?”“肚,肚子,哎呀,不得了啦。”

小玫瑰嗤牙咧嘴的跑向厕所,一路撞得格子间砰砰作响……

这边儿,白驹可就乱了套,以前只道档案员兼接待员好玩儿,不就是传传话,取取东西什么的?现在,档案员专用的台式电脑上,一会儿跳起那个员工的要求。

“亲,关于×××项目的立项原件,请马上发给我参考参考。”

一会儿又跳出这个干部的指令。

“前台,第三小组要外出测评,请立即准备如下物资……”更有甚者,干脆直接刷屏或闪窗口,以期引起前台的注意,提前办好事儿……

白驹哪操办过这些具体的事情?

一时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半天动不得。

那屏幕上可吵成了一片:“脑残,去死吧。”“我保证,我要用渎职罪起诉你,把你送进道德法庭。”“亲,出了什么事情?失恋还是失身啦?”

还有二个急性子老兄,干脆隔得老远的从格子间站起。

大声武气的叫起来:“文燕,文燕,搞什么名,哦小玫瑰小玫瑰,干什么吃的啦?这么不熟悉业务,还前台呢?不如坐后台算了的呀。”

白驹急得站起,坐下,坐下,又站起来。

明明看到小玫瑰的脑袋瓜子,冒出了洗手间,可转眼间,又缩了进去。如此反复,弄得白驹望眼欲穿,坐卧不安。紧接着,电话尖利的响起来。

一看那来电显示,就知道是部长办的电话。

一定是哪个兄弟姐妹,小报告打到许部那儿去啦。白驹盯着,任它固执的响,可终捺耐不住,拎了起来:“哎小玫瑰,怎么回事?一大清早就是告状的?”

“许部,我是白驹。”白驹只好告诉他。

“小玫瑰闹肚子疼,一直在洗手间。”“哦,难怪不得,小温小温,”“哎许部。”远远传来部长办女文秘的甜音。“你到洗手间看看小玫瑰,如严重就陪着她,不严重就先到前台顶顶。”

“好的!”

三分钟后,女文秘香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坐在小玫瑰位子上,就开始有条不紊的工作。半个钟头后,脸儿黄黄的小玫瑰,才由伊本和另一个女同事搀扶着,进了电梯下楼到医院就诊。

结果,直忙到上午10点半,白驹才总算借口逃了出来。

儿童医院,永远都是这么人满为患。到处是婴儿的啼哭,母亲的妮叫,捏着厚厚单子匆忙来来往往的父亲和老人……

在三楼婴幼儿测试专区,白驹找到了妙香。

父母满脸悲伤的抱着彤彤,岳母二眼红红的,看样子刚哭过。妙香反倒挺淡定的,她告诉白驹:“确诊了,是婴幼儿早期自闭症!医生和我都很乐观,因为彤彤还只有24个月,通过行为矫正治疗,应该可以愈合的呀。”

白驹接过了女儿,紧紧抱在自己怀里。

可怜的小彤彤,就像知道自己有了问题似的,一反好动的常态,小猫咪一样偎在老爸怀中。一阵父女肌肤的相互磨擦,一歇骨肉亲情的互相传流。

白驹感到自己二眼湿润,看什么都有些模模糊糊……

看着岳父母抱着彤彤上了出租车后,小俩口便向早选好的车行赶去。路上,白驹脚步有些踉跄:“彤彤正在生病,需要我们,我们却忙着买车,是不是有点卑鄙哦?我看,”

妙香却摇头。

“我看,买!今天必须买,彤彤正用得着的呀。让女儿能安安静静的坐着私家车,去参加行为矫正,不正是对她最大疼爱的呀?走快些。”

因为到这家车行来过好几次。

销售经理多远就堆起了笑脸。

“欢迎欢迎,你们心仪的那款明锐2013版1.6L自动逸俊版,刚到几天的呀。”漂亮的女经理,引着小俩口来到后展室,二人一眼就看中了那辆纯白雅致如公主般的明锐。

早在网上,在梦中。

抚摸和想像过千百遍,小俩口来到它边,双手轻轻触摸,双脚慢慢移动,有一种与梦中情人邂逅相见的缠绵与喜悦……迅速试驾,交钱,办理!

个多钟头后。

扎着大红绸花的明锐,载着小俩口缓缓开进了明丰苑。

下车后,送车小姐请小俩口站在明锐侧边,为他们和爱车留影。新车进苑,吉祥如意!在满面春风,乐不可支的香妈香爸陪同下,大伯大妈们或抱着宝宝,或推着宝宝,早在苑里候着呢。

此时,都围了过来。

个个响啧啧称赞,人人眯缝着眼,就像是自家买的一样,直把明锐看了又看,摸了又摸,叽叽喳喳,交头接耳,不亦乐乎!

香妈香爸的自尊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提升。

亲家也赶到了,退休老师和网络写手,高兴的围着明锐转了又转,还在香妈香爸的提议下,坐进去尽情的体验了一把。

老门卫笑嘻嘻的过来了,抱起双拳高叫到。

“新车新人新风气,新苑新愿新邻里!吉星高照,吉祥如意!香妈香爸好福气,因为找了个好女婿,今天私家车,明天私家机,后天呢,私家火的呀。”

老门卫己从香妈嘴里,得知儿子求婚成功。

对方是一个挺文静的漂亮姑娘,高兴得一晚上没睡着,一早就捉摸着赶来感谢感谢呢。上海人喜欢讨口彩,老门卫这琅琅上口的顺口溜一出,当即博得大伯大妈们一片叫好声。

可河南大伯却举起了手。

高声问到:“老门卫,其他的我都听清楚了咯,可这私家鸡私家火的,是什么新玩意儿?我咋没想明白的咯?”

老门卫就先清清喉咙,然后回答。

“私家机,就是私人飞机,私家火,就是私人火车的呀。这生活,越来越好,这日子,越过越顺当,只要我们努力,现在有了私家车,以后也会有了私人飞机,私人火车的呀?”

众大伯大妈又纷纷叫好。

河南大伯恍然大悟,搔着自己的脑门:“日他得(dei音,四声),是这个理儿咯!老门卫,你可真能干的咯!我家呢,倒不盼着什么私家车,私家鸡私家火的,就想着这房子如何再大一点咯!好让我孙子落雨下雪,在家里跑来跑去玩儿的呀!”

大伯大妈们,又是一歇轰笑。

“河南大伯,你那老观念早落后了的呀。”“房子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她大嫂,后面好像还有一句,是什么来着?”“我呀,我什么都想哇,只是没钱的呀。”

笑声中,香妈对白驹使使眼色。

白驹会意,上去把老门卫拉到了一边:“老门卫,嘿嘿,不好意思,这停车事儿,”老门卫笑嘻嘻的,顺手掏出张停车登记牌。

“早给你想着的呀。白驹大兄弟呀,我老头子谢谢你啊,不但帮我儿子找到了好工作。而且还帮他找到了女朋友,求婚成功。呶,给。”

白驹喜孜孜的接过。

抚着瞧着想着,眨巴着眼睛。“只是不好意思,明丰苑的停车位,按规定你还得排上好几年。可车不能让它在外过夜,对不?所以,我找了我的哥儿们,对面小区的看门人,帮你弄到了这停车牌。对不起,大兄弟,只好委屈你每天多走几步,多开几步路了。”

白驹看看对面小区 。

那可是才修建的高档楼盘。

四车道的地下停车场,横贯整个小区地下达3000多平方,24小时保安巡逻,清洁保洁,全天候智能型封闭式管理,是有车族梦寐以求的停车宝座。

地上的楼盘还没修建好。

地下的停车库,就成了有车一族,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香饽饽。

白驹也曾努力奋斗过,可终归白忙活一场,却没想到这难得的一张停车牌,却让老门卫替自己拿到了手。“老门卫,谢谢你!”

白驹十分感动。

他早听妙香说过,老门卫委托自己远房亲戚,从武夷山挖来草药,连夜坐火车送到上海香爸手中,当时就感叹不己。“小周是个好青年,主要还是他自己能干,争气,”

老门卫却未语泪先流。

“鸣,大兄弟,我真的谢谢你了呀。鸣!”

“哎呀,老门卫大叔,你怎么啦?”白驹有些慌乱,这新车进苑大喜日子的,让人瞅见可不好;香妈香爸见状,连忙围了过来,相继劝慰。

可老门卫依然鸣咽着。

连连摇头:“鸣,香妈香爸,不用劝我,你们误会了呀。我这是高兴,从心里高兴的呀。”老门卫老泪纵横,一手拉着香爸,一手揪着香妈。

“我是替小周高兴的呀,订了婚,有了归宿,他的亲身父母也放心了呀。”

大家听得一楞,怎么?难道小周不是老门卫的亲生儿子?

“几个月,几个月小的时候,我在医院后面椅子上捡到的他,一晃,三十多年了呀……鸣鸣!我这是高兴呀,高兴呀。”

白驹和妙香,不约而同,一左一右,抱住了老门卫……

老爸老妈过来了,老妈说:“白驹,买车钱我带来了,7万够了吗?”白驹点点头,接过了信用卡,香妈见状,立马也掏出了信用卡,塞进了女婿手中。

“我这是3万5,拿去吧。只要你们小俩口过得好,我们当老的,再困难也要支持你们的呀。”

一番忙活后,白驹赶回了公司。

小玫瑰吃了药,虽然脸色仍有点憔悴,可精神好多了。看到白驹,她扮个鬼脸儿:“谢了哦!”“谢什么?”白驹走近她,仔仔细细的瞧瞧。

“嗯,美女什么都不怕,只怕老、病,看来是真的!”

小玫瑰冲他跺跺脚。

“乌鸦嘴!我老吗?我只是病了呀!我得给妙香姐姐通个电话,让她教训教训你。”白驹在位子上坐下,双手摊摊,做无辜状。

“帮了忙,不但不亲我,还告状,这做人也太难了点吧?”

心里有些悻悻儿的,不想坐一坐,这小姑奶奶就居然成了老婆的闺密,我这不是自找苦头吃吗?唉唉,以后有得熬的了。嗒!小玫瑰当真拎起了电话筒。

“妙香姐姐,我是小玫瑰的呀……”

趁她俩开唠,白驹忙向人力部跑去。

李灵见了他,仿佛有些不自然:“那事儿,事先没和你商量。”“人家二人的感情呗,我们商量什么?”白驹摇摇头:“她们人呢?”“中饭了呀,你还不去?”

“下午你去吗?”

“不一定。”

李灵答到,又看看他:“你是有什么事儿吧?”“我听说必须露面作证的,”白驹有些吞吞吐吐。昨晚上伊本才女斩钉截铁的话,搅得他一夜难以入眠。

“网上对此也说法不一。”

李灵不屑的笑了,一面收拾着桌面,一面回答:“法盲啊!谁给你说的必须露面作证?上海中院的法官吗?”“不是”“你发出相片后,中院给回话没有哇?”

“回了”

白驹想起昨晚回家后。

打开笔记本电脑,马上就查到了上海中院的回复,于是加重了语气:“先是表示感谢,后详细寻问了相片的来龙去脉,我想,是以此验明举证相片的真伪吧?”

“是这样的,提没提到要你必须露面作证?”

“没有哇!只是说,如果我觉得方便的话,亲自到庭露面作证更好云云。”

李灵站起来,关上抽屉:“走吧,晚了可能没有菜了。这不就说明你不用露面作证了吗?你呀,遇事还是要多动动脑子。”

二人来到屋外。

白驹站住不动了,小陶正远远的站在走廊深处,等着呢。

“谢谢,你自己去食堂吧,我们到外面用点小吃,还不太饿。”李灵脸色有些泛红,略略朝他点点头,然后一甩头发,朝走廊深处走去。

白驹远远的瞧着。

感到自己嘴巴里有些苦涩……

下午二点,轰动上海滩的外国人撞击中国姑娘,致使其高位截肤瘫痪事件,进行最后庭审。看得出,控辩双方都为此作了精心准备。

中方,因为胜券在手,稳重而沉静。

上海滩上有名的大律师,一个头发浓黑的中年人和其三个助手,有条不紊,双目炯炯,精光四射,让人一看就有必胜的信心。

外方,因为定数不明,慌乱且夸张。

重金聘请的世界级大师,奥地利的A·J杰佛逊先生,阴郁着脸,挺腰坐在律师位上,沉默不语。杰佛逊先生是聪明人,有着大半个世纪律师生涯的浮沉。

之所以愿意坐在这儿。

一是看在被告支付的天文数字律师费用上,没有谁愿意与钱过不去。

特别是面对这么一笔巨额美金,纵是万能的上帝也要动心,更莫要说只是普普通通的人。二呢,正因为定数不明,说不定中方今天唱的就是一出空城计?

不是吗?×国以领先世界高科技,军事和经济之尊。

用了那么多高手,专家和高科技手段,甚至,还动用了中情局的特殊关系,手段,可是,所谓的现场目击拍摄相片,却始终不见踪影。

或许,正如那个该死的一秘会见自己时,所幸灾乐祸的总结

“我亲爱的的杰佛逊先生,我敢断定,根本没有什么现场目击拍摄相片。我再说一遍,没有!那只是人们的一种预期罢了。如果真有,按照中国人行事的习惯,不会拖泥带水的延误了这么久。中国人一向是急燥的,特别是这关系到官员们尽职尽责和爱不爱国的大问题,我敢说没哪个官员敢拖延的。我在中国混了这么多年,我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人。因此,你放心大胆的出庭吧。上帝保佐你!”

想到这儿,杰佛逊先生稍稍恢复了点自信

是的,中国历史上的那个诸葛亮,可以靠空城计吓退千军万马,现在的中国官员,又为什么不能为了自保而重蹈覆辙?

毕竟,在中国当官虽然风险很大,可油水充足。

充足到令任何官员为之置法不顾,疯狂扼夺。那个姓马的大胡子老头儿,不是说过,资本家为了3倍的利润就可以杀人吗?

如今的这些中国官员。

比资本家还有过之无不及,不是到处都在“杀人”?要不,中国为什么要届届都参加世界反腐大会?杰佛逊先生阴霾的目光,又一次扫过坐在证人席上的受害者和家属。

瞧那母女俩眼巴巴的眼光,不知怎么的,大律师感到自己有点心虚和卑鄙……

铃声响了,随着法官们在庄严鲜红的国徽下就座,控辩双方开始了激烈的交锋。可是,杰佛逊先生很快就发现不妙。

中国人像是胸有成竹。

胜券在握,诱敌深入,然后,狠狠给予对方毁灭性的打击。

高手之所以为高手,就因为他能透过现象发现本质,从而迅速决策。几轮唇枪舌战后,杰佛逊先生就开始实施,自己的撤退计划了。

“综上所述,我认为,中方所指控我方的,所谓第一次车辙蓄谋杀人是不成立的。如果存在,当有相关证据。正因为如此,我们一再为其向受害人及其家属赔礼道歉,并愿意支付一切费用。现在我受我的被告人宣布,愿意在原有关的赔偿费用上,翻上二倍,也就是200万美元,按国际间最新汇兑,价值人民币一千三百万元,足以保证爱害者及其家属的余生需要。”

话音刚落。

观众席上一片交头接耳。

就连正襟危坐的法官们,也一个个头挨头的交换着意见。杰佛逊先生对此,轻轻耸耸肩膀,噢不,这太丑恶啦!怎么一听到增加了赔偿费用,中国人就激动得像失掉了自我?

上帝!这是个什么样的民族啊?

白驹在中院门口,找到了和小玫瑰一起的妙香,伊本才女等人,大家一齐涌了进去。因为927事件缘故,中院有意把这场终审公开对市民开张。

所以,不但宽敞的审判大厅里,坐满了听众。

厅外,还站着密密麻麻的市民,估计有上万人之多。白驹一干人涌进时,哪儿还有空余位子,大家只好往人少的地方挤钻。

妙香小玫瑰,正往前挤时,听到有人在喊。

“小玫瑰,这边这边,快。”大家抬头看,原来是许部和一帮子同事。于是,大家嘻嘻哈哈的挤过去,你挤我我挤你的,叠得紧巴巴的,总算有了个座位。

白驹和伊本刚坐下。

那小玫瑰忽然咋呼到:“哎大家快看,那不是小保安吗?他这是和谁在一起的呀?”果然,向前和一个头发花白很富态的中年男坐在一起,中年男正跟他说着什么?

许部眼尖,手指一指。

“喂,你们谁认识那个中年男呀?”大家摇头。“看过去年的慈善专场吧?”许部得意瞅着大家:“好好看看,认真想想。”

慈善专场,是上海电视台举办的“上海滩一年一度慈善大使”专场。

顾名思义,是对社会公益事业捐赠最多的慈善家排名公布,人称“中国的小胡润富豪榜”,在资本市场发达的上海滩很有名,年年收视率屡创新高。

果然,大家又细细瞧一会儿。

伊本才女不屑的说:“不就是那个叫向亿万的房地产开发商吗?”这么一提,白驹也记起了。年年的慈善专场上都有这个向亿万,好像去年排名是第三位?

可是,小保安怎么会他在一起?

无须细看,围绕二人坐着的,瞧他(她)们那训练有素的模样,对向亿万和向前,恭恭敬敬的举止,一定是保镖秘书助理之类的人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bdjbkqf.html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57章公开庭审的评论 (共 3 条)

  • 浪子狐
  • 今生依梦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