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八七战歌(1)

2018-08-10 11:13 作者:杨深国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一章:我们的初相聚

今天,津留二中开学,大街小巷上来回走动的都是学子与家长,他们将步入一片新的天地,涉入更加广阔的苍穹。

二八七是初一的一个班级,现在的教室里已经是乱嘈嘈的。

三三两两相识的人聚在一起,谈谈自己的“长远大志”。当然,这是一部分高洁雅士,是好学生,而另一部分坏学生······

“快看快看,那儿,有个大美女!”“你什么审美观?就那样的货色也叫美女?”“你懂个屁!我比较喜欢看身材,那大长腿。哎呀!好狠呐,要是能和她生个俏娃,我妈准高兴上天呀!”

那是一个肤色黝黑的男生,头略方,双目眯得很小,双手一直在乱晃,与他交谈的是一个大高个儿,他有乱蓬蓬的头发,鼻子上长着一副大眼镜,看起来确是一个好学生,但人不可貌相。(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还有一派人,选择了沉默.那是一个短头发,高鼻梁。双目明亮,面容方正的男生。他正在看书。

“兄弟,看什么书呀!大伙儿以后就是同学了,先熟络熟络。”一个拥有健康古铜色皮肤的男生拍了读书男一下,用浑厚的声音道。

莎士比亚说过,‘书籍’······”“管他什么傻逼二逼的,都不重要,我只知道我叫李山。你叫啥?”李山夺过读书男手里的书,丢在了一边。

“杨琛。”读书男回答。

“杨琛?好名字。英雄,走去认识认识其他人。”李山一把抓着杨琛便走,才不管杨琛答应不答应。杨琛露出受惊的神色,直摆手道:“不可不可,孔子曰······”

“神马都是浮云对吧?这个我知道。”李山爽朗的大笑。

“朱子有言······”“你要是再云云曰曰的,我可不高兴了呀!我是个大粗人,最讨厌咬文嚼字,搬弄古典的人了。”

李山是个自来熟,一会儿拖这个,一会儿拽那个的。不一会儿,班里的人他就认识了大半。杨琛跟着李山,也认识了很多人。

“我叫段石头,哎,我这名字是有故事的,说来话长呀!”是那个肤色较黑的猥琐男。此时,他正摇头叹息,与李山杨琛谈自己的名字。“话长就免了,你叫啥?”

李山示意段石头不要继续说了,又看向另一个高个儿猥琐男。

“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就是乾坤朗朗,玉树临风的赵吕,江湖人称赵大人。”高个儿猥琐男向窗外望去,脸上闪起了金光。

在李山与杨琛乱窜时,教室已经慢慢安静下来了。家长已于自己的孩子道别。

上课了,每个人都分别找了座位坐下,杨琛的左边是李山,右边是他的小学同学,叫马飞。

随着每一个学生都入座,一个梳着马尾,穿着稀松,略微发福的女人走了进来。她将手中的皮包向桌子上随意一丢,一个“优雅”的转身,一眼扫过正瞪大眼睛看她的全体学生,道:“我是你们自此以后的班主任,我叫张小美,人们比较喜欢尊称我为张美丽,或许我真的太温柔美丽了吧。”

在她说话时,还略显害羞的低下头,少女般的搬弄马尾。

但她的下一句话,下一个动作,让众人瞠目结舌。只见,她突然一甩头发,帅气的向后一拍衣服。一个大劈腿,脚踏在面前的桌子上。

“虽然我美丽温柔,但别以为我好欺负,这把刀已经沾过不少血了呢。”她一边说着,一边轻抚着不知从何处弄来的水果刀。

那柄水果刀上跳跃着猩红的光芒,像是染了血一样。

学生们看到那把刀,都是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暴力女屌丝?顿时,变态体罚、校园暴力等一大堆名词涌入他们的脑子里。

“血,好美味!”张小美轻轻把刀放在嘴里,微张嘴巴,竟把刀咬在了嘴里。

“咯嘣!”刀竟然被张小美咬碎了,但是这声音似乎不太和谐。刀断成了好几块,原来是糖果。猩红粘在地面上,竟然是番茄酱。

“哎呀!真该买二十块钱的,都怪贪便宜。张小美小声地嘀咕,下面的学生都大笑起来,一些比较喜欢夸大事实的人竟笑得前仰后翻。

“肃静!咳咳,刚才是为了活跃气氛,来了个小小的喜剧表演。”张小美脸都不红,在为自己开脱。“好了,接下来进入主题,这一话题避开。”

“这是你们初中的第一堂课,我们不讲课本,大家轮流来讲台上,有什么想说的话,尽管畅所欲言。”

“那么,接下来,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张小美走下讲台,把手背在身后,站在门口。

然后,一个个的学生走上讲台介绍自己。一般都只是介绍自己的名字、好,不是没有长篇大论者,是少有,比如李山和段石头。

李山根本不当这是第一次交流,直接大声畅谈,说什么都是同班同学了,希望团结一致,共抗敌寇,保家卫国兴邦。然后又谈天文论地理,若非张小美喊停,他能叨叨上一节课。

段石头终于把自己名字的由来说了出来。他出生时,他的爸正在工地砌砖,当他听说自己的孩子出生后,兴奋不已,直奔医院,当他见到自己刚出生的儿子时,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块未砌的砖,于是段石头这么名字就有了。

最简洁的莫过于杨琛,仅六个字“名杨琛,志广泛。”

初中生活的第一节课就在欢声笑语中度过,但这第一堂课,却永远记在了八七学子的心里。他们在这里相识,然后相知,走上了他们的江湖路,一片新的天地已经拓开。

午饭期间,杨琛别没有与李山相伴,而是与马飞、尚明和王也这三个小学同学一起去了宿舍。

因为他们这个班的男生比较多,所以就分成了两个宿舍,三三七和三三九。

杨琛、王也、尚明、马飞、赵吕、李志、孟天、李山、段石头、潘江河、张尚和常聊十二个人住在三三九。而三三七则是一个混合宿舍,二八七与二八八混合。

二八七在三三七有六个人,刘玉、王子、董丑、李军、赵杰和霍岳。

“把这些暖瓶摆放整齐,还有箱子。”杨琛他们一进宿舍,便听到了门后面有个尖尖的声音。是一个较矮,还没有杨琛高的胖胖的女人,她正在让赵吕摆暖瓶。

杨琛见到矮胖女人和赵吕,心中有疑,碰了碰赵吕,小声道:“这是你妈呀?”说着,他还比划了一下两个人的身高差。“一边儿玩去,这是宿舍管理员。”赵吕瞪了杨琛一眼。

“吓死我了,还好不是,要是是的话,这变异就能上新闻了,还是头条。”杨琛说着又打量了赵吕和管理员,最后摇了摇头。

赵吕头上直冒黑线。

“你这假斯文的人,外表神圣,内心肮脏。”这是赵吕对杨琛的评价。他清楚地记得,上午杨琛一直坐着看书,并没有像他们一样乱窜,直到李山强行拽他,他才动的。

杨琛听到赵吕的话,不以为然的道:“每个人都要有点隐藏小手段,这是主人公应该具有的基本素养,我说你怎么这么low!”

赵吕竟无言以对。

他们并未继续吵下去,因为没有什么意义。他们都坐在同一张床上,谈起了自己的往事。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声。“我们班怎么连个美女都没有,都只有那小身材能看看。”这种猥琐的声音主人,除了正在三三九宿舍的赵吕外,就只有段石头了。

“凑活着吧,兔子不吃窝边草,找其他班的美女去。”“你看咱们班的班主任,张小美?还张美丽?那骚得慌,以后怎么上课呀!”

在吵吵闹闹种,一群人进入了宿舍。

除了段石头在畅所欲言,李山也在比划着款款而谈。他一个自来熟,就不认生,才开学一上午,便于很多人熟悉了。

“都不如我土村的美女,我们那儿的美女如云,都和哥有一腿。还记得一次玩捉迷藏,我与一大美女一起躲在同一张床下面······”

孟天的双眼里蹦出两颗红心。

“你是能吹!”

“段大狗,赵大驴,告诉他们我们野狗野驴帮的口号是什么!”孟天突然一步蹿在前面,段石头也上前,站在孟天左边。在杨琛身边的双目一瞪,也冲了上去,站在孟天右边。

只见三人一齐望向西边,六目深邃,仿佛看到了大海的浩瀚。接着,他们一起做出了超人的poss。

“大驴!”赵吕先喊了一声。“大狗。”段石头接上。“大牛!”最后是孟天。“我们的口号是:”三个人齐声高呼。

“美女爱色狼!”

“美女爱色狼?那色狼也得帅点呀!就你们。哈哈!”李山捂着肚子指着面前的三人笑出声来。

杨琛、马飞等凡是在这里的人都忍不住的出言嘲笑。

孟天三人也演不下去了,各归各位。

午休,大家都还未躺好,李山便开始演讲:“今年今天今月,我们相互认识,接下来要做三年同学的。所以呢,希望我们彼此间相互信任,做一家子人。我这个人不待见读书,也就没什么文采,说不出让人激动的话来,但是呢,我的感情是真的,就是希望大家以后做兄弟,不要做仇敌。”

“来杨琛,叨上几句!”李山看向杨琛。

杨琛上午看书真是在装斯文,他听了李山的话立马来了劲,说话声音比李山还大。“以后就是兄弟了,所以呢从今往后,妞泡不上的,介绍给兄弟们,让兄弟们试试。钱挣不上的。也介绍给兄弟们,让兄弟们去挣,反正不要肥水流入外人田就行了。最后,祝大家能活几年算几年。”

听了杨琛这话,李山直接一个“小李飞枕”砸向杨琛。“什么狗屁话,不过,我喜欢!”

一干猥琐男则微眯着眼,表示赞同。

“泡妞要懂得分享!”这是猥琐男的心声。“挣到的钱也要懂得分享呀!”这是小财迷的心声。比如尚明,他的嘴角竟已经有口水,手也在不停的捻。

这个时候,不仅仅三三九着一个宿舍乱成了一片,整个楼层都是喧闹的。

“吼吼!本王子也!”三三七的人这时也来凑热闹,王子拍着自己的大肚皮,怪吼着推门而入。

“总有一些人会迷恋我的舞姿,在我的舞步下匍匐!”一个人跳着劲舞,不应该是左摇右摆着,走了进来,是霍岳。

“乱跑什么!”李山向他们吼了一声。

“来呀!跟着我的节奏翩翩起舞,用你们的掌声和欢呼欢迎我舞王霍岳!”霍岳十分自恋地一甩头发,拜了个“妖娆”的poss,然后,劲舞开始。

王子也不停地乱跳,露在外面的肚皮上下抖动,美其名曰:肚皮舞。而霍岳则是蛇一样地扭动,一会儿跳一会儿蹿,说这叫巅峰级的机器舞。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ayzskqf.html

八七战歌(1)的评论 (共 7 条)

  • 王东强
  • 襄阳游子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听雨轩儿
  • 雪儿
  • 恨秋声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