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打枪眼的女人(闪小说)四题

2019-03-24 23:04 作者:潮湿的梦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打枪眼的女人(闪小说)四题

作者 施泽会

打枪眼是一个人的小名。

节的时候,我突然遇到他。嘿,几十年未见,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下午,打枪眼带着一个中年妇女来到院坝玩耍。我端瓜子和糖果,请打枪眼吃。

打枪眼连忙说,谢谢,谢谢。这么多年不见你,你也老了哟。(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当然老了,儿子都是二十多岁了。还不老,那就成了神仙了。

嘘寒问暖。我才得知,打枪眼,与邻村一个男人刚去世不久的中年妇女好上了。怎么好上的?大家都说不清楚,村里人又说是缘分,缘分呀!

中年妇女的男人也是较大的年龄才跟她结婚,男人应该四十多岁的样子。男人是一个打石匠,有一把蛮力气,大锤两百斤都可以举起多高,打在钻子上,只听见当当当的响。山谷互相回响着一种钢钎与大锤的声音,震动着山谷。

中年妇女和打石匠生了一个儿子。儿子现在也是三十岁左右的人了,长期在深圳打工,还是单身一人,春节开了一辆小轿车回家。惹大家议论纷纷,你说现在的年轻人,为啥把婚姻都不当成一回事情呢?

中年妇女回答,人生笨了,哪个姑娘看起他呢?可能只有打一辈子单身了。大家听后哈哈大笑了,又说缘分未到,缘分未到。

打枪眼捡了一个便宜。别人给他把儿子带大了,楼房也是现成的,婆娘也是现成的,哪点不安逸?

打枪眼哈哈笑。几十年的单身日子,打枪眼终于熬出了头。

暮色合围。打枪眼牵着女人,消失在乡村的公路上。

我看着他们的身影,总觉得,农村的喜事,怪事,稀奇事,写不完。

扳罾的老人(闪小说)

每到天涪江河涨洪水的时候,村里喜欢扳罾的人,就扛着罾网来到河边。

其中一个老人,从小时候开始,扳罾的历史已有七十年之久。扳罾的鱼儿无数。

在旧社会的时候,老人还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每一次扳罾,获得的鱼儿难免被当时的土匪盯上。土匪强取豪夺,他也不生气,反正是洪水里捞起来的,无所谓,保一方平安,也是一种责任。于是土匪遵守承诺,不抢周围村民的物品。

一次, 山洪爆发,河水猛涨。他来到涪江河边扳罾。半里,扳得一条大鱼,三十余斤,差点把罾网弄烂,将他拖入江中,他凭借自己年轻体壮,与鱼搏斗了几个回合,终于捉住了大鱼。天亮回家,妻子喜出望外,改善了一家人好几天的生活,把鱼还送了一些给村里的其他人家。

二次,他八十七岁。还是和往常一样,扳罾。夜里,他突然扳到一只大团鱼。团鱼发出微弱的声音,仿佛说着一种冤枉的话语,希望他放了它。老人是一个好人,扳罾几十年,还是第一次听见鱼说话呢,听见了鱼的声音,老人觉得他这一辈子对不起这些鱼,他生命将至终结之时,就放一次生吧。

老人回到家里,给老伴谈起昨天晚上扳罾的事情。老伴不相信。晚上老伴和他来到江边,继续扳罾。奇怪的是,一条大鱼将老人与罾网一起卷入江中,老人再也没有爬起来。从此,村里扳罾的人,渐渐少了。据说,是鱼把老人弄去了,鱼发怒了,说得村里人诚惶诚恐的。

老伴哭天无路回到家中,不久也离开了人间,去见她的老头去了。

王建讨婆娘了(闪小说)

王建是何许人也?

王建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土地下放到户,他一直没有离开本村。那时候,种植玉米,红苕,稻谷。干劲始终用不完,粮食够吃了,就是没有经济。插秧季节到来,他驾驭着一头水牛,在水田里,吃吃吃犁田,满脸泥浆。夕阳西下的时候,他才从水田里爬起来,骑着水牛回家。

到了结婚的年龄,其他和他一起读书上学,一起长大的男人都讨了婆娘,他还没有讨婆娘。因为家里穷,土墙,草房,妈也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有钱,哪个姑娘肯嫁给他呢?家里又是两个瓜一样的男人,歪瓜裂枣的长相。

说来也怪,突然有一个晚上,村里的光媒婆给他做媒,说村里的驼背女人,你要不要?

他想讨婆娘的心切,满口答应。驼背女人就到了他家了。

他与驼背女人生活了几年,不见驼背女人的肚皮有动静,结果驼背女人觉得白吃了他家的米饭就悄悄离开了他家。

从此,王建又是单身汉一个。

一晃,王建就是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了。王建想,这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婚姻无缘,生活沧桑,不怪天,也不怪地,只怪自己不争气。

春节来临。外出务工的人,男男女女都回到了村庄。村庄也开始热闹起来了。

奇怪的事情,王建突然带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婆在公路上散步。我不理解地问,村里人说,嘿,你还不晓得哟,王建的老婆呀,他讨婆娘了哟。

村里人说,你不要把人看扁了,茅斯蔑块也有翻身的时候。何况人家也是男人呢,五十几岁的人,还是身强力壮的,说不定那个老太婆给他生一个儿子呢。

村里另一位老太婆说,等到,那个老太婆给王建生疮可以。大家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各自一哄而散,回家去了。

鱼塘还有大鱼吗(闪小说)

春节临近,我们没有回到村庄的前一天晚上。父亲在电话里说,鱼塘又有人偷鱼了。打起矿灯的,亮晶晶的。半夜里,他仿佛看见一个人,在房屋下面的电箱里搭电,小偷用电电鱼。父亲当天晚上从床上爬起来很多次,他爬起来,用矿灯射向鱼塘,狗不叫了,机器也不响了,他刚睡下,狗又在叫,机器又在在响。父亲说起这件事情活灵活现的。母亲说,你真的看见有人偷鱼吗?是对门那边公路上的汽车的灯光,你疯了呢,你们莫相信你爸爸说的那些大话。

鱼塘到底有没有鱼?二弟说,有鱼没有鱼都要把水抽干,认真看看,让父亲死心。二弟用电动抽水机,抽了几个白天,抽了几个晚上,终于见到鱼塘的底了。父亲看见鱼塘,看不见有多少鱼,他说,肯定被那些人偷完了,我还割了鱼草的,喂了饲料的,夏天看见一条条的鱼浮出水面,成群结队的。奇怪了,不是被他们偷掉了,那到哪里去了?

二弟到鱼塘里捉鱼。还是有几条鱼,十来斤一条,二弟把鱼都送给亲戚了。二弟说,这下安逸了,没有鱼了父母亲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鱼塘里没有了鱼,父亲仿佛失去了一样宝贵的东西。每天晚上,到了观察灯光的时候,灯光成了父亲的条件反射,他一定要看看鱼塘是否有灯光在闪烁。

母亲说,老头子,鱼塘里没有鱼了,鱼被儿子捉完了,你还在看啥子?睡觉去。父亲觉得鱼塘里还有鱼,儿子儿媳,孙子,都是他喂的鱼。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avopkqf.html

打枪眼的女人(闪小说)四题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