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犹若鬼蜮.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37章

2020-10-05 10:53 作者:奇书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37章 犹若鬼蜮

话说那下午,二亲家一起接了彤彤出来。

白何拉拉香落在后面。

白何稍稍一诈,香爸就承认了在外和老朋友做点事,不经意找了5万块,己交给了香妈,聊补家用云云,不提。回到大屋,白何就老是心虚的提防着老伴儿,怕她拿香爸的这5万块说事儿。

晚饭后,老伴儿就叫上了白何。

来上海这多天了,总是呆在屋里,走,到外面散散步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于是,老俩口给香妈打个招呼,拉上门就下了楼。出得明丰苑,向右,拐弯向左或过街,径直可到欧尚。向左,是美食一条街,出了街口向左,就是浦西公园。

老俩口慢慢悠悠的拐向了美食街。

300天没见,美食街似乎没什么变化。

顺直走,一间间小店饭馆,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店里铺内服务员比顾客多。对面呢?倒像是有点不同于去年,比如回收店,紧挨着就是二家,牌子都相同,生意各做各。因为有点索然无味,走在前面的老太太,就开始了唠叨。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以前呢,还以为自己会点子乎者也,教得来点小学语文,写得来点狗屁文章,自我感觉良好,看不起人家。可现在人家变啦,有钱啦,成了成功人士啦。其实,一切的最后结果,还是看有无价值?这就是真理。白何大爷,”

稍落后老伴儿一二步的老头子,心里一紧。

偏偏怕啥来啥?开始啦。

“听着哩”“不对,不规范,为了二宝,从现在起要注意言传身教,你应该回答,什么事情啊?”“什么事情啊”“五万块是个什么概念”“哦,五万块呀,只怕一张张可以从这儿,排到浦西公园。”

老头儿装聋作哑。

边答边甩起了双手,呼呼呼。

“还记得去年租赁房我肩膀不?这睡了几天,好像肩膀又有些酸痛了呀?”“哦,真的假的?”退休教师停下了脚步,恐怖的看着白何:“拜托,刚来上海哟,你莫又像去年那样,给我弄个晚上哎哟连天,都睡不着觉哦。”

白何超过她,边答边向前走。

老太太就不由自主,跟在了身后。

“要不,还是找香妈拿上香爸的医保卡,我们明天到医院看看,防患于未然。”老太太差点儿跳将起来:“这不是搞笑吗?老俩口是来带二宝的,不是来看肩膀的。二宝还没出来,肩膀倒先酸疼上了?你那是什么鬼肩膀啊?才来几天就开始酸疼?自己忍着!”

“忍着就忍着”白何窃笑。

这老太太,莫看她雄纠纠,气昂昂的,主攻方向也正确。

可只要稍一岔一带,就会十万八千里的偏离:“妙香才足2月半,二宝出来还有大半年呢,到那时再酸疼不迟。”“跑出去了好几次,你那U盘倒得如何了?”“倒得倒霉透啦”白何苦着脸孔,讲了接连被网吧拒绝的熄事儿。

老伴儿听得笑咧了嘴巴。

痛痛快快的揶揄到。

“不打字,毋宁死嘛?现在你白何大爷,可以安心的去鸣乎哀哉啦!”停停,又说:“我看你不是还带着纸笔?真是天才,就纸笔也可以写的呀,非要倒什么U盘文档的?”白何沮丧的咕嘟咕噜:“老天爷饿不死睁眼的雀,将就吧,哦,修好啦?”

他忽然停下,高兴的看着。

街对面,名为“复旦软件园”的主体广场大楼,簇新夺目,笑语欢歌。

“复旦软件园”五个字的超大霓虹灯牌,闪烁在32层楼的楼顶,五条银白灯链,顺着五幢楼廊瀑布般溅下,在离地面五层楼高时,嘎然而止,变成无数块不同颜色的霓虹招牌,“stereoscopicfilm(4D动感影院)”“一对一国际辅导中心”“海盗船主题自助火锅城”……星罗棋布,星光灿烂。

远远望去,广场坝子宽敞明亮。

大妈们正在坝上随着音乐跳舞。

拿在她们手中当道具的大红绸扇,整齐划一,哗哗作响,时而翻腾成红色海洋,时而飞翔成骄健蝴蝶……老伴儿也兴奋的看着,不断念到:“好快哦!好快呀!”

去年,老俩口带着彤彤常在这儿溜达。

那时,这儿永远竖着一片半高框架。

没有标语,没有工人,也没有轰鸣,甚到连经典的高耸入云的起重机,也没看到,就像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永远被抛弃了似的。

白何加快了脚步。

“走,过去看看。”

过了斑马线,也就到了“复旦软件园”广场,听着节奏舒缓的乐曲,瞧着大妈们跹蹁起舞身姿,老伴儿不由得双眼放光,咿咿呀呀的,那身段似也变得苗条起来。

白何理解的鼓励到。

“去嘛,去跳,去试试。”

老头子打着小算盘呢,趁老太太舞性大发,也跟着扭扭动动的,自己就进门瞧瞧去。当然,主要是想看看有没有网吧?如有,就再试试运气。

可老太太显然叶公好龙。

在一边咿咿呀呀,比比划划一歇。

未了一甩手:“走”“不跳啦”白何有些失望。老太太在一起,即或有网吧,也不好当着她面问的。如又被拒绝,岂不更添她拿此说事儿的聊资?

“你不懂”老伴儿查觉了老头儿的失望。

瞪他一眼:“又想一个人跑进去?”

“没这事儿,我是说,你也可以借机锻炼锻炼。”“你不懂”老太太重复着,内行的摇摇头:“这种广场舞看似自由没人管,实际上有领头的,还有领舞老师,大家还像征性的缴了费的。你一个外来者厚着脸皮加进去,哪行的啊?”

白何听着,觉得有些恍惚。

队伍前排的一老太和一少妇,怎么就盯着自己看?

还不时冲着自己笑,好像认识似的?怪了,我在上海没熟人呀。嚓嚓——嘭!刚好一段音乐完了,秩序井然,起舞有致的大妈们,也哗的四下散落,朝围在四周的亲人熟人和邻里走去,兴致勃勃的嚷嚷着:“水,水,好口渴的呀!”“衣服给我披披,怕感冒了哇。”

“走吧”老太太领头,就朝商场里面走。

白何刚起步,被那老太和少妇拦住了。

“白大爷,是我呀,”老太太愉快的叫到:“是我呀,就是上前天上午在欧尚,你帮我的那个外地老太太呀。”白何也认出来了,高兴得嗨的声:“我是说,怎么就把我直直的盯着哦?我还以为你认错了老头子呢。”

“是呀,上海滩的老头儿到处都是呀,”

老太太大咧咧的嚷嚷着。

“可像白大爷你这样的好老头儿,却只有一个,我哪能认错的呀。来,花花,”她招呼身边的少妇:“这就是那天帮我的白何大爷呀”“白大爷,你好!”少妇高挑,30出头,不算漂亮,有点严肃,矜持的微笑着。

“谢谢你的侠肝义胆、古道热肠,如果人们都像白大爷这样,地域歧视和恃强凌弱,就会少得多的呀。”

白何猛然回过神来:“哦,你就是,”

“我女儿”老太太炫耀似的介绍到:“上次我给你说过,莫怕,我有大律师支持,就是我女儿呀,她就是一个大律师。”

白何扭扭头,看到老伴儿久等不获,正挤过人群重新走过来。

于是应酬般微笑到:“过奖了,怎么称呼你呢?”

“和我妈一样,叫我花花吧。”花花一抬手,递过来张名片:“伸张正义,维护法律尊严!白何大爷,我妈回家说后,我就到欧尚去看看,”

白何刚把她的名片接过来。

老伴儿就一把夺了过去。

“怎么,你们认识?”面对老伴儿的突然出现和近似无礼的举止问话,母女俩楞楞,白何忙介绍:“我老伴,陈老师!这呢?”他指着母女俩,对老伴说:“就是前天在欧尚的那个老太太,这是她女儿,是个大律师哦。”

接着,二老太太也相互认出了对方,都如释重负的笑了。

特别是,花花和老伴儿听了白何的介绍,都很惊奇。

在上海的外地老太太和年轻人,过江之鲫,何其多哉?可对方是老师和律师的,二人却都是第一次碰到,因此有点猩猩惜猩猩!

花花伸出了双手。

“你好,陈老师,谢谢教出了白何大爷这么好的老人家。我听我妈说了,那天如果不是你们,她还知道要吃多大的亏呀?”

退休教师也伸出双手,一老一少紧紧拉着。

然后放开,花花继续说到。

“谢谢你的教育有方,硕果累累呀。”老伴儿谦虚到:“言重了,过奖啦!这人啊,要乖自己乖,别人是帮不上忙的,万丈高楼从地起,平时的基础教育最重要。”

花花频频点头。

颇具心领神会。

“到底是老师,说得好!说得好呀!比如我爸,七老八十了还特贪玩,说话也全是棒棒话。要不是我妈天天教育到,还不知成什么样儿的呀?”

老太太听得眉开眼笑。

白何却听得啼笑皆非。

瞧这一老一小的二个师,好像多年的芳邻和闺密,在喁喁私语交换着育儿的经验和教训;好像都忘记了议论的对象,是生性调皮好动的孩子,而不是白发苍苍的花甲老伴和父亲

“陈老师呀,我给你说吧,关于欧尚的‘不受超市欢迎顾客’黑名单,我当时就专门去认真的看了,还吩咐我的秘书拍了照。”

花花拉拉退休教师的手。

认真而严肃地告诉到。

“从法律角度来看,超市明显是侵犯了白何大爷的私人隐私。从偷拍的相片来看,超市更是野蛮侵犯了白何大爷的肖像权,因此,你们可以提起公诉。”

花花律师停停,想想什么。

然后,认真的告诉到。

“我敢保证,起诉必会得到法庭的受理,届时,我为你们出庭申诉辨护,要求超市赔偿经济和精神双重损失的呀。”听到花花如此肯定,老俩口相互看看,没吭声。

花花会做事,更会做人。

见老俩口态度一致,莞尔一笑。

“当然,这事儿得你们回去好好商量商量。毕竟,风尘仆仆,千里迢迢,来到上海滩,目的是想带好自己的宝贝,而不是节外生枝,惹是生非的呀。”

音乐重新响起。

大妈们纷纷从四周跑来,重新各归其位。

老伴儿出于礼貌,催促母女俩归队起舞。可是,二人都摇头。老太太说:“天天跳到的,也不在乎少了这么一场。关键是,摔了不疼,爬起来痛。这几天呀,我老想着那个打我的上海阿拉。我家老头子气得呱呱呱直叫,非要我天天领着,找他算帐去。”

老太太脸颊上。

居然出现红晕。

“我家老头子,顾着我的呀。可我觉得,事儿都过啦,老纠缠着没多大意思。要不是,在欧尚看到了见义勇为的白何大爷,居然还被超市列入了黑名单,这事儿我早忘记了。这人哪,得向前看,对不对呀?”老俩口都点头。

这时,花花想想又说到。

“我是律师,我有相关资料证明,北上深广一类大城市,各方面都靠着外地人,也就是官方报道的流动人口撑起。可是这些大城市却并没给外地人,应有的正当权利,反而是明里暗地的歧视,限制和无理。欧尚的黑名单,就是这种歧视,限制和无理的代表性产物,具有重要的教育意义。因此,请俩老站在全局的高度,认真商量商量。如果同意,我们就行动。当然,如果认为不必要,也就算了的呀。”

退休教师看看老头儿。

再对花花婉言到。

“我觉得,还是你刚才说得对,我们商量商量再告诉你,好吗?”“当然可以!哎陈老师,”花花忽然笑了:“怎么就你一个人说话,白何大爷跟着点头呀?”

老伴儿眉梢扬扬。

“是吗?主要是我喜欢说话,白何大爷呢,喜欢点头,对吧?”

她朝向老头子:“是不是这样”白何点头。老伴儿对花花笑笑:“瞧,点头啦,习惯啊!”“你俩老人家呢,活像我爸妈。”

话投机,心里爽。

女儿高兴之余,毫无顾虑的拿自己老妈开涮。

“家里家外,都是我妈作主,我爸今天吃什么?做什么到哪儿去?都要我妈点头。我妈呢,就是过去至高无尚的皇帝!”

老太太满面放光,很受用的听着。

二只肥肥的手背,随着广场上的音乐节奏,轻轻儿的击打着。

“我公公呢,也差不离。莫看他是个什么环保局座,可在家庭问题上,却一点不环保。”花花又笑到:“莫看公公在外面神气十足,滔滔不绝,引经据典,风趣幽默,只要我婆婆一来,立马闭嘴。”白何眨巴着眼睛:“环保局座?花花,你公公是哪儿人呀?叫什么名儿?”

花花作了介绍,白何听笑了。

世界真小啊!

原来,花花的公婆,就是那重庆某区的环保局长和科长,这不是什么都凑齐了吗?交换了手机号码后,母女俩继续回大妈堆中跳舞健身,白何老俩口则进了商场。

果如白何所料,商场内也有网吧。

不过规模不算大,装饰得中规中矩,外面看上去,有点像卡通游戏厅。

商场四层,整个给人印象,小小巧巧,紧紧凑凑,好像把时下的“微企”概念,落到了具体和实处。一圈儿浏览下来,只看不买,脚走得有些乏力,钱却没花出一分。

老伴儿很高兴,也有些纳闷。

因为,白何白驹父子俩,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白驹小俩口,不管上海滩哪儿新店开业,只要有空,基本上都要带着彤彤驱车前往,美名日:新开业,必打折优惠,凑点人气,捡点便宜,对得起老板,也对得起自己。

白何老俩口,只要逛新开业商场。

老头子必要想方设法在里面,买杯柠茶,喝杯咖啡或一把瓜子。

实在没得,甚至连矿泉水也要拎一瓶,美名日;粘喜!要说这些花钱也不大,顶多也就15块,老伴儿基本上都依着老头子。

可今天,白何不扭也不咕嘟。

而是乖乖儿的跟在老太太屁股后面,这让退休教师有点不解。

可从电梯上下来,经过一楼的网吧时,老伴儿明白了。她站下,伸出了手:“把U盘给我”白何也明白了,大喜,从裤兜里掏出天天带着的U盘,递给老伴儿,可到底想想,又缩回:“还是我自己去问吧,你不知道倒什么文档。”

老伴儿想想,仍然伸手。

“真笨,一起进去,你在旁边指指,不就行了?”

白何仍摇头,原来他想起了有好多天,没与之通话了的“人民公仆”和“娃儿他妈”,在重庆煞费苦心搭起的网桥,总不能就这样断了吧?

其实,老伴儿还在提醒着,明天陪妙香到医院检查时。

老头子就想起了那段心事儿。

随着二宝出生时间的越来越迫近,这个全家翘首以待的小宝贝是男是女,也就压在了每人心间。白何相信家人都在想着这个大事儿,只不过看看时间似乎还早,又没人提起,暂时都闷在心里罢了。

因此,如果网吧能同意自己的要求,就可以趁机上网。

反正拿钱嘛!

门口的牌子上明明白白的标着:全新极速网吧,新开业酬宾,前三个小时/5元/小时,三小时后/7元/小时,以此类推,不封顶。

白何指指对面。

“那一排成衣店还没逛荡,不如你自己去看看,我进网吧,手机联系。”

老伴儿欣然同意,逐屁颠颠的赶了过去。有前几次的经验,白何从容成熟多了。他进了网吧,也不正眼看一眼正从收银台里站起来,迎着他作笑脸状的小姑娘,轻车熟路地朝着标着“洗手间”的幽暗处,慢慢腾腾踱去。

上洗手间当然是假。

白何在洗手间洗洗手。

就着冷水抹抹脸孔,甩着二手水珠儿出来,先找个独立位子坐下,然后,举起右手扬声叫到:“管理员”一个小伙子匆匆应声赶到:“大爷”“喊什么的呀?叫大叔。”

白何漫不经心的握着鼠标。

斜睨着对方:“把权限打开”

小伙子毫不迟疑的改口:“大叔,现在是实名制!公安规定,上网要身份证哦。”白何就掏出身份证给他,然后,有些紧张的瞟着。

然而,白何真掏出身份证递过去。

小伙子只是拈在自己手中瞅瞅,就又还给他。

“好,请让让。”白何收了身份证,屁股紧贴着四轮吧,椅吱溜向一边退退,小伙子就俯下了身子,手指头在键盘上几敲敲,嗒!一声轻响,屏幕拉开了。

虽然到目前还算顺利,可白何碰了点小遗憾。

这台电脑上,没有装极品五笔。

而唯一可用的极点五笔,又与极品五笔有较大出入,这让白何伤透了脑筋。好在多花点时间,也就过来了。顺利的打开U盘,倒出了文档,这让白何乐得心花怒放。

这儿离明丰苑就一街之隔,现在混了个脸熟。

以后只要拿钱就可上网,多方便啊!

想着,白何愉快的挂上了,点开了“人民公仆”和“娃儿他妈”,顺利的接上了头,一番热情倾谈后,白何暗示着胎检要请他帮忙,“人民公仆”一口答应。

“不过,是我一个最好最好的老朋友儿媳,”

白何吃力的敲着键盘。

睁大眼睛盯着极点五笔打出的字根,耐心地寻找着自己需要的字句。打惯了极品五笔,自己需要的字句在哪儿,基本上一敲键盘就能出现和找到。

可极点五笔呢,字根打出后的字句排列。

完全和极品五笔的排列南辕北辙,所以极不习惯。

“他现在上海,届时,你能帮上忙吗?”“网络时代,穿越时空,没什么照不了的。再说,上海我们也有人,不在话下。”白何高兴得眼睫毛一挑,吃力地慢吞吞的敲着键盘:“那就先,”卡住了,随后的二个“谢谢”,始终敲不出来,更莫说找了。

“人民公仆”着了急。

“小姑娘,怎么这样慢?是不是一面上网,一面和男友缠绵啊?没有职德哦,再不回答,我下了哦。”

一直挂着冷笑表情的“娃儿他妈”。

奉送了个抓狂鬼脸和窗口摇动。

突然,一只手伸过来将白何推推,白何下意识让开,吓一跳,居然是老伴儿。老伴儿来不及坐下,抓着鼠标换了输入法,手指头上下跳动,劈里啪拉,“谢谢啦,保持联系,祝顺利。”一口气送了过去。

“人民公仆”也客气回答。

“保持联系,午安!”下了线。

然后,老太太将老头子的号,换成了自己的Q号,与自己一帮老姐妹,唠唠叨叨起来。毕竟,网吧里光线和空气都不好。白何耸耸肩,悠哉游哉的踱出网吧,打算在外面的休息椅上坐等。可他刚走到门口,肩膀上就被人拍拍:“大爷,是你呀?”

白何扭扭头,幽暗中。

一个面孔幽黑的瘦削男,直直的站在他面前。

“你是谁”白何吃力的看着对方:“我不认识你,认错人了吧?”瘦削男就朝门外扬扬头,自己领先出去,背朝门里站着。白何出来,正想问他,瘦削男猛然回头,白何一怔,是那个在欧尚,被自己当众抽了二个大耳光的上海阿拉。

“白何大爷,认出了来的呀?”

阿拉笑嘻嘻的。

一身典型的海派打扮,近似光头的偏分头,白色露膀背心和大短裤衩,人字拖鞋,泛着白光的颈脖上,拴着根中指粗的金项链,二只手腕上分别缠着,粉色的手机腕套,绕了多圈的褐色佛珠……白何警惕的退后二步,同时瞟瞟身体二侧。

讲打,对方最多1米58的个头,单薄得一吹似倒的身体,不是对手。

麻烦的是,他怎么会在这儿出现?

难道他就住在附近?如果真是住在这儿,那以后的日子有得熬了,并且,还可能累及到儿子媳妇大宝二宝和亲家……“那天,对不起,”瘦削男依然笑眯眯的,可在白何眼里,是皮笑肉不笑,黄鼠狼拜年——没安好心!

“说大声点啥,别羞羞答答的哈。”

一个大嗓门儿,在白何脑后响起,说话发出的热气,差点儿直扑到了他颈脖子。

白何一扭头,啊哈,是邱总!“莫光态度端正啥,把你那天打人的勇气和威风,都拿出来哈。”小私营主呵斥对方后,对着白何:“这小子回来一讲,我就估计是你。再到欧尚看到了那黑名单,嘿嘿,白兄,对不起哟,害是你出名了哟,这不对啊!”

“他是”“我侄儿,不成器的侄儿。”

邱老头面无表情。

“在火车上,我不是给你讲过,我家三兄弟,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上海,我是老大,可就我混得最差。”被大伯这么一呵斥,阿拉侄儿不敢笑了,而是认真严肃的看着白何:“白大爷,对不起的呀。你那二耳光,打得好,我现在改了许多的呀!”

白何忙抬抬双手。

“行了行了,认识到了就行了,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嘛。”

邱老头拧着眉头:“唉白兄,上了黑名单,毕竟影响心情。没给你说,我看到的当天,就拉着侄儿到了欧尚办公室,找到超市值班经理,提出马上撤下的要求。那值班经理说他没权利,只能向上汇报后看看,”

又摇摇头。

“我今上午到欧尚买菜,还特地绕到后门瞧瞧,唉,还在墙头啥。白兄,你看看,离了重庆,我们可都成了真正的土鳖,人家根本不理我们啥,强龙难压地头蛇啊!”

“白何”“老伴儿,你看这是谁?”

退休教师看看邱老头,迟疑不决:“好像,有点熟哦。”

再看看小私营主身边的阿拉侄儿,面露温色:“那天打人的嘛”白何做了介绍,邱总笑:“火车上,你和我家老太太就聊哇聊的,哪认得到我嘛?”“老伴儿没出来”“伺候媳妇啥,足快三个月啦,”邱总笑呵呵的,像个孩子似的,搬着自己的指头玩儿:“你们呢”

“要三个月了”白何回答。

可瞟到退休教师睃着自己,就闭了嘴巴。

“是要三个月了”老伴儿不动声色接上:“正想明天陪她去医院检检查,你们检查没有哇?”有人碰碰白何,白何回头,阿拉侄儿端着四大杯黑糊糊的芝麻糊,挨个儿的往手上送。

“谢谢”白何端一杯,先递给邱总。

再端一杯,递给老伴儿。

最后自己才端起来。含着大吸管轻轻一吸,还带着热温的芝加哥糊,进了他嘴巴,抿抿吞下,立即感到胃里热乎乎的。这时,邱总四下瞧瞧,提议:“我们坐下聊聊哈”老伴儿就顺势往后一退,打算坐在弯型休息椅上,邱总说:“我们进网吧经理室啥,有吃有喝还有坐的,全免费。”白何眨巴眨巴眼睛。

“邱总,你和网吧经理是熟人?广告业务啊?”

邱总笑,指指阿拉侄儿。

“他就是网吧经理,进吧。”白何笑开了,还担心呢,这不什么都解决啦?大家重进网吧,己得知白何老俩口身份的收银台姑娘和网管,热情交加,自不待言。

白何老头儿更是犹如从地狱到了天堂

兴奋劲儿溢于表面,全身轻松。

经理室不大,三人加上阿拉经理,勉强汇得过身,寸土寸金的上海滩嘛,就这6个平方的小屋,能从宝贵的营业面积中挤出来,己不错了。

阿拉经理给三老人奉上三瓶无盐汽水,一大盘糖柑橘,一碟白味瓜子,就出去忙生意。

剩下三老闲拉家常。

邱总以主人身份,给老俩口一人剥一个糖柑橘,放在面前,抓起抽纸揩着自己双手,一面看着老太太:“三个月了,从没检查过?”“好像是”退休教师回忆地,慢慢点点头:“所以,明天一定得去检查。”“一定得去哈,要抓紧点啥,我家二宝是每个月检查,”

邱总告诉到:“如果发现什么缺陷,”

停停,轻了嗓音。

“还可以及时处理,再大,就不行了哈。陈老师,最近看过网易新闻没有?”老伴儿塞了一瓣糖柑橘,甜得眉开眼笑:“好甜的糖柑橘,买到真货了。网易新闻?没看,一天穷事儿多。”白何知道邱老头想说什么,所以故意怂恿到:“我也没看过,你讲讲嘛。”

邱老头就抑扬顿挫的讲起来。

直听得老伴儿颈肚子一缩,好像刀架在了上面。

然后垂着双手,看看白何。白何就一伸手,嗖嗖嗖!扯了一团抽纸递给她。老太太揩干净双手指,就掏出了手机,按照邱老头所告诉的时间,上网搜寻起来。不一会儿,搜寻到了,老太太越发越忧心仲仲,把消息和载图举到邱老头眼前。

“是不是这个”“就是它”

邱总看看,点头,还补充到。

“你看好可怕,医生一疏忽,本不该出生的孩子,一出娘肚子就没有右手,就成了残废人,这一辈子怎么过哟?”老伴儿揣好手机,惶恐不安到:“不是先进仪器检查的呀?怎么事先就没检查出啊?是不是这仪器是假冒伪劣?”

邱总瘪瘪嘴,恶狠狠的说。

“仪器是真的,人是假冒伪劣,极端的不负责任,害人又害己,所以说,要每月胎检,就是预防碰到假冒伪劣的医生。”

白何问:“邱总,你上海有没有熟人医生?这很重要。”

邱老头沉重地摇头,半晌说。

“没有熟人医生,可以事先给点儿钱,请他认真一点,负责任一点,我想还是可以的。”白何问:“你试过”“没有,实在不行,拿钱找地下诊所。”邱总若有所思:“我在重庆就听说过,现在的地下诊所,仪器仪表先进得很,观察准确率比国企的高得多。”

“那,以后,”白何又差点儿说漏嘴。

及时想起,换成了:“如果要找地下诊所,你有方向啊?”

“也不一定,到时打听打听哈。”老俩口一路唠唠叨叨,喜忧郁参半地进了明丰苑。正在做清洁的老门卫,意外的和老俩口打起了招呼:“白大爷,陈老师,散了步来的呀?”

老门卫并不是不认识老俩口,而是不太熟。

出于礼貌和职责,平时双方多是相互点点头,送笑致个意。

所以,老俩口都站下,老太太回到:“是呀,老门卫,还没休息?”瞟瞟传达室里挂着的电子钟:“快11点啦,咳,出来时天还没黑,一忽儿就快半了,这时间可得真是快的呀。”老门卫直起腰来,皱巴巴的脸孔上,满是笑纹。

“可不是,我看白驹也才回来,这下海打拚,不像以前在办公室里坐着,真是辛苦的呀!”

老伴儿警惕的看看白何。

“老门卫,白驹现在也是在办公室里坐着的呀,什么下海打拚?”“哦,你们还不知道呀?”老门卫爽朗的笑到:“白驹早没在远大干啦,听说他们三个股东自己出资,组织了个广告公司,正到处招揽生意的呀。”

猛然看到老俩口的脸孔,心里一格登,不说了。

离了老门卫,老太太气得一边走,一面连连在地上跺脚。

“这个狗家伙,谁让他辞的职?这么大的事儿,也不和我们商量商量?这是在上海,上海滩,就凭他白驹也混得开吗?还二宝呢?我看连大宝吃饭都成了麻烦。”

白何也如丧考妣,牙齿咬得格吱吱的。

去年所有的不愉快,此时全涌了出来。

当然,他也担心白驹辞职下海打拚,经济得不到保障,产生连锁震荡,可更让他气愤的是,根据刚才老门卫说的时间推算,老俩口动身来上海之前,他就从远大公司出来了。

也就是说,白驹根本就没把爸妈放在眼里。

甚至连招呼或者暗示都没一个,这还是老俩口一心护着,想着和担心着的亲生儿子吗?

还有,白何凭直觉,感到这事儿,香妈香爸一定知道,以白驹的性格脾气,这样的大事儿,一定得做通妙香的思想工作

因此,妙香在第一时间知道了,也就是香妈香爸同时知道了。

再则,从决定到行动,不可能说到就做到,中间一定得有策划,准备和决定期吧?

这个决定期不算一月半月,起码也有好几天吧?所以,在这么多天的时间里,小俩口和老俩口都对我们封锁消息,闭口不谈,一定是心照不宣约好的,或者,干脆事先就订好了攻守同盟?

即然如此,妈妈的!

老子还把重庆的房子空着,跑五千里路来自找苦吃,疯了吗?

“一定是老俩口唆使的”在拐弯处,老太太停下脚步,示意老头儿往自己身边靠靠,这样借着伸到路灯外树枝的阴影,免得让邻里撞见:“我敢断定,白驹没这么大的胆子。你还记得不,去年我给你分析研究的,他和妙香的婚姻是怎么来的?”

白何沮丧的点点头。

“还不是趁我们不在上海?唉,不说这了,说起伤脑筋。现在米己饭,有了彤彤,一切都晚啦。只是这狗日的家伙,不打招呼就辞了职,完全没把我们放在眼里,气人啊!”

不想,老太太冷冷到。

“我早说过,让儿子独自留在上海,是我眼光短浅的错。可追究责任,根子还在你白何身上。不是你脾气古怪,又没出息,白驹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天马行空,独往独来,”

“放你妈的屁”

本来就气得晕头转向的老头子,听到老太太又旧话重提,忍不住怒吼起来。

“都怪我,你早做什么去啦?你就一贯正确,永远正确,永远健康?你怎么不去接别人的班啊?”大约,老头子这么一怒吼,也把退休教师吼醒了,她停了下来。

老头子也强迫着自己停下。

毕竟,白何明白这是在上海。

骂归骂,气归气,那表面上的关系还得维持。如果就此和儿子亲家闹翻,不现实也不值得,毕竟,老俩口只有这么一个独生儿子,想起就心疼啊!

还有那小孙女儿,奶声奶气的“爷爷,奶奶”

唉唉,他妈的,怎么一个不少,都凑齐了哇?老俩口一时无语,惨白的灯光漏过树叶枝桠,奇型怪状地掩遮着幽暗中的老俩口,有点像小说中的鬼蜮;晚风抚过,枝摇叶晃,寂寥空旷,有蝈蝈们沙沙沙的歌吟散落……

“好吧,我说错了,我向你赔礼道歉!”

老太太,终于艰难的又开了口。

“对不起!白何。我的许多同事,姐妹,儿女绕膝,亲家相伴,欢欢喜喜,和和睦睦。可我,我们,”听得出,老伴儿在强忍着悲鸣:“这一辈子老是争吵,争吵。现在儿子孤零零的独自在上海,亲家又,”

白何闭闭眼睛,也感到自己心里酸酸的。

想大声哭,想放声吼,刚才的怒火,烟消云散。

“可是,生活还得继续,儿子不能没有我们,没了爸妈,他会更无助,更可怜。”老伴儿的嗓音,变得平静,从容:“所以,我求求你,回到楼上,当着亲家,一定不要乱发脾气。可以把儿子叫进大屋,好好问问,却一定要克制自己,不要冲他吼叫。白驹现在是父亲,是丈夫和女婿,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想想当年你父亲的错误作法,你就会理解我的良苦用心了。”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ammbkqf.html

犹若鬼蜮.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37章的评论 (共 3 条)

  • 时空线索
  • 清眸流盼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