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31章大红领带

2019-09-15 17:31 作者:奇书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31章 大红领带

“现在明白了,我为什么要这么信任阿永了呀?”

似懂非懂,可不想再和她争论,就所答非所问:“你那老姐的肩周炎,吃了药好点没有呀?”轻易就牵走了她的注意力。“应该好多了,莫忙,我得再往实处擂擂。”

香妈掏出了手机,刚准备拨打。

又想起什么,把它递给了香爸:“给白驹发个短信催催,那处方药莫忘记了呀。”香爸点头,接过手机,双手灵活的上下挥舞,宛若在弹钢琴,然后啵的发了出去。

“写的什么?”(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瞅着老头儿,莫看香妈长于策划,攻于心计,可关于这高科技的网络,手机的玩法,特别是这手上活儿等等,却陌生的很。因此,除了直接拨打,发短信息都概由香爸点发。

香爸在这方面,无师自通。

并擅长发挥,的确有着一般同龄人缺乏的机灵和醒悟力,几乎与“高科技”沾边儿的东西,他一弄一捉摸就会。比如网购,视频聊天,微信和微博云云。

其领悟力,掌握熟练运用度,不在女儿女婿之下。

更令那个所谓的写手亲家白何,望尘莫及。“简单得很:处方药,越多越好,拿回。”香妈笑:“好!我就是这样想的的呀。”

晚上,香妈给老娘煮了个香茹汤。

自己和香爸将就中午的剩菜吃后,香爸居然提出要下楼去散散步。香妈睁大了眼睛:“怎么,你能下地走了呀?”

“一个半月啦,伤口处一直痒痒得难受。”

香爸抬抬,高吊着伤腿:“老这样不动,也不是个办法呀,我今上午上网看到了的,说是特别是这种摔伤,用药包扎后,一定要注意走动,要不然,肌肉咬合在一起,对以后的行走有影响的呀。”

“可是,莫忙,我得问问黄大夫。”

香妈又把手机递过去:“找找黄大夫的手机号。”黄大夫,是香爸的主治医生,中年高个,话不多,给人沉稳内敛感觉。当时香爸被抬去医院时,接待的就是他。

看到急得六神无主的香妈,黄大夫还主动安慰到。

“阿姨,别着急!这类老年性摔伤一般问题不大,配合医院用药就是了。大伯有医保吧?”听到对方回答有,黄大夫更是笑了。

“阿姨,你就更不用着急了。我先告诉你吧,大伯没生命危险,也没残废危险,有的,只是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静候伤口愈合。”

又看看香爸:“开始可能有点疼,不过大伯这身体,”

香妈就急切接嘴:“他没问题,瞧这膀大腰圆牛一样壮的,就是再把那条腿摔,摔,摔摔也没什么的。”香爸拨通了黄大夫的电话,一把将手机塞给了香妈,叮咛到。

“要点,说话注意要点,长话短说。”“

“黄大夫呀,你好,我是香妈。”

香妈左手拎着手机讲话,油腻腻的右手朝香爸晃晃伸出。香爸会意的左右瞅瞅,顺手抓起搭在床沿的脏衣服,替老太太擦拭。

“……嗯,吃得,睡得,就是做不得,他说谁怨得?我寻思,这可真害死人的呀。”

香妈唠唠叨叨的:“那年,老公公还在时,也是一不注意摔伤了……”油手擦干净了,香爸在她手心搔搔,再次提示到:“要点,说要点,长话短说。”

“当然啦,那时我们厂子的销售处前,等着运货的车排成了长龙,我们每月的奖金就是300。那时的300块,等于是现在的3000元的呀。”

香爸不耐烦了,瞪着眼睛。

指着自己的伤腿,然后做下地模样,香妈这才恍然大悟:“哎黄大夫,有个重要事情问问你的呀。”“好,请说,不着急。”

黄大夫,仍不紧不慢。

稳重的嗓音,中气十足,连一边的香爸都听得清清楚楚:“我有时间,哈伊,哈伊!”“就是我们,可不可以下床活动活动了呀?”

香妈加重了语气,为了让对方听得清楚,还放慢了说话速度。

“就是下楼散散步。这样做,对伤口的愈合好不好的呀?”“当然可以的,我当时不是叮嘱了你的吗?至多个把月,也就是当你感到伤口处有痒痒感觉时起,一定要下地。患者身体素质好的话,大半个月就可以尝试着下地,慢慢锻炼行走。不然,会严重影响伤口的愈合,重者残废的。”

香妈急了:“黄大夫,你多久叮嘱过我呀?我就是捉摸不定,才打电话找的你呀。”

对方停停,然后说:“我给你叮嘱了的,一定是你当时只顾着着急去了。这样吧,你翻开病历仔细看看,上面一定写着,你遵医嘱就行了好吧?再见!视顺利康复。”

嗒!对方关了手机。

老俩口面面相觑,事至如此,也都明白过来了,这伤口可不能只静躺着等候恢复,而是要下床行走的!香妈迅速翻腾出了病例。

老俩口,又傻了眼。

这天书一样的病历,哪能看懂?香爸最先明白过来,屈指算算,从受伤之日到现在,己经过了将近二个月,准确的说,是一个月零21天,共计51天了。

难怪伤口处一直痒痒得难受。

一想到自己的下半辈子,可能就这样永远的躺在了床上,香爸差点儿崩溃,可怕的大拳头,重重地捶着床沿儿,咆哮如雷:“你他妈的怎么搞的?黄大夫当时到底叮没叮嘱你呀?”

香妈也急了,她更明白。

如果老头子瘫在了床上,自己面临的是什么局面?可越着急却越说不话,也越翻腾不到黄大夫所说的“医嘱”

无奈之下,香妈腾起身。

解下吊绳,把香爸高吊着伤腿,轻轻放下:“先下地试试,你踩踩。”香爸气哼哼的看看她,想想也只好如此,便在香妈的配合下,小心翼翼的把伤腿移到了地上。

然后,再小心翼翼。

撑着香妈的肩膀,小心谨慎的让力气,从左脚慢慢灌到伤腿。自然,51天以来,一直处在漂渺完无状态的伤腿,骤然承重,陡然晃荡,吓得香爸连忙抱住了香妈。

把伤腿的力量全部收回。

感到伤腿稳住了,这才长长吁口气:“看来不行了,承不了重的呀。”没听香妈回答,低头看,老太太脸色惨白,虽然还没倒地,却是勉强靠着大立柜,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香爸急忙松开双手,啪的下扶在立柜上。

“哎哎,松了松了,快呼吸快呼吸的呀。”好半天,香妈才缓过气来,后怕地摇摇头:“老头子老头子,你真要是瘫痪了,我看谁来扶你伺候你?吃得睡得骂得就做不得,越来越怪,越来越重,怕有200公斤了的呀?”

“好好,快,我双手酸啦。”

香爸自己也无奈的苦笑着:“扶住我,我再试试。我就不信,这样的倒霉事儿,会真的落在我老香的身上?”“莫忙,我得活动活动,得扭扭。”

香妈原地一蹦,扭着自己肩头。

还像跳广场舞一般,左扭扭右旋旋自己的腰间与胯部:“刚才一座山似的压下来,我好像听到身上哪块骨头,咯喳咯喳了的呀。”

扭一歇,一咬牙。

“好,来吧,轻一点,温柔一点,嗯就是这样的呀。”可怜的香爸,撅着屁股,挺着胸,硬着腰,双手不敢再像刚才那样,而是稍稍用力的撑在香妈双肩。

然后,小心翼翼的重新伸出了伤腿……

这样大概站立了几分钟后,在香妈的鼓励下,香爸终于迈开了第一步。虽然摇摇晃晃,虽然疼痛难忍,虽然额头渗出了汗珠,但是香爸咬紧牙关硬挺着。

怒视着空无一人的前面,终于又迈出了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香妈感动的抓起那件,自己外出散步时常换穿的衣服,轻轻替老头子擦拭额头,边擦,边喃喃自语:“唉,老头子呀,都怪我呀,怪我没注意听医嘱。哎,你可真勇敢,真倔强。当年的血性,还有一点儿的呀。”

香爸却扭头,竭力躲避着。

“哎哎别擦了,别擦了呀!你越擦我越看不到了,怎么搞的?眼睛又出了什么毛病呀?”香妈不敢擦了,就来看他的眼睛,一看,失声大笑。

“哈哈,哪来的油腻呀?把你眼睛全遮盖了。看不到正常,看得到才怪了的呀。”

再低低头,又叫到:“怎么回事?谁把我的衣服拿去擦了油腻?哎呀,我的衣服呀。”老俩口相互取笑会儿,香妈一把抓起病历:“你先在家里这样慢慢走走,我得去找找阳阳外婆。”

香爸心情很好,潇洒的挥挥手。

“去吧去吧,把事情办牢实点,打起官司来才打得赢。”香妈忐忑不安的上楼去了。阳阳外婆,就是那个一看到彤彤被她爷爷奶奶推着,就屁颠颠地跑回来,给香妈打报告的胖老太太,是明丰苑的名人

阳阳外婆与香妈同龄,现在家里就她一个人。

女儿女婿和退休后又被原单位返聘的老公,都在朝出暮归的工作。老太太一人,不但要带阳阳,理家务,还得天天买菜做饭(主要是晚餐),其工作量比香妈大得多。

可是老太太居然做得有条有理。

不慌不忙,从没听到她叫过苦累什么的。这就让明丰苑内的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们,百思不得其解,须知,诸如香妈一类,6个大人(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和年轻父母)带一个孩子,尚感到手忙脚乱,矛盾百出。

这么大的工作量,她一人是怎么做到的?

做到倒也罢啦,竟然整天还笑呵呵,竟然还有时间炒房,炒股,关心时事政治,竟然还看得懂病历上的天书,简直成了神人。

最精彩的,作为地道的上海大妈。

她也和那个退休曾处一样,有着先天性的上海优越感。在她眼里,除了阿拉上海人,外地人都是信不得的,哪怕他(她)是孩子最亲的亲人。

所以,在明丰苑里。

所有来自外地的外公外婆或爷爷奶奶,只要一瞟到她胖乎乎的身影,人人莫不小心翼翼,个个莫不谨小慎微,生怕自己一不注意,被她告到孩子父母或亲家那儿,闹出些不必要的误会和矛盾来。

正因为如此,她又成了。

深受香妈一类,又要亲家出力出钱,抱团取暖,共渡难关,又总是担心亲家出工不出力,像保姆一样不负责任的,当地老太太和老头儿们的热烈欢迎。

看到香妈气吁吁的爬上来。

正拿着手机,一手轻轻摇着童车,阳阳正在童车里安安静静的耍着玩具,一面全神贯注研究着股市走向和K线图的老太太,马上抬起头,满面笑靥。

“哟,是香妈呀,来,快进屋坐坐。”

一面招呼着小外孙女儿:“阳阳,这是谁呀?”同样胖乎乎的阳阳,先看看香妈,然后奶声奶气的回答:“彤彤的外婆。”“接下来怎样说的呀?”

“彤彤的外婆好,请坐。”

喜得香妈蹲下抚抚小囡的嫩脸,连声夸奖:“真乖,外婆教育得好呀。就比我们彤彤大个把月,看看,看看,这差距有多么的大呀?”

阳阳外婆,很受用很矜持的笑笑,谦虚到。

“一样一样,差不多的呀。彤彤看到我,也知道笑了的呀。香妈,有事吗?”香妈就等她这句话呢,将手中的病历递了过去,把情况复叙一遍。

然后,充满希望的说。

“请你看看,这医嘱到底写了没有?如果有,就不说啦。如果没有,哼哼,我就对不起了的呀。”阳阳外婆是个热心人,当即点点头。

掺杂着,丁点儿花白头发的脑袋。

扭来扭去的,像是寻找着什么?香妈当然知道,也四下瞧瞧,然后一个箭步冲进了里屋,在桌上面的盒子里,拈出了一幅老光眼镜,双手捧给了她。

阳阳外婆接过戴上。

一大络灿烂的夕阳,正好把她团团笼罩,香妈一捂嘴,蹲了下地,大气不敢出。是的,她在思忖,并且几乎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断定这黄大夫的医嘱里,根本就没这一条。

因为,她记得清清楚楚。

无论当时还是以后好几次的换药,主治医院黄大夫根本就没给自己提过,所谓的要下地练习散步云云。这个世界呢,就是这样了。

因为平凡,因为琐碎。

因为忙活,,一些本是常识性的社会知识和生活窍门,逐渐变得虚无漂浮,以致于最后完全退化消失。可毕竟它们是与人相生相伴,如有机会和可能,照样沉渣泛起。

现在,香妈完全想明白了。

虽然伤筋动骨100天,可术后必须要进行适度的行走锻炼,其目的就是防止伤口完全咬合在一起,以至于导致肢体僵化或畸形,再不能恢复到伤前水平。

换句话说,就是残废。

这本是一般老百姓都知道的常识,只怪自己整天事情太多太忙太杂,竟然完全把它忘记啦。幸亏想起给黄大夫打了个电话,这下好了,我自己忘记了不可怕。

作为主治医生,没对病人进行这方面的提示和医嘱,就是严重的失职。

不,换个法律名儿,叫渎职!对,就是渎职!我可知道,有些贪官就是以这“渎职”为罪名,丢掉乌莎帽,关进了大牢的。

当然……如果……

我得和老头子商量商量,这毕竟是件大事情的呀……吭吭!阳阳外婆清咳咳,抬起了头:“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香妈,这医嘱里没有这一条。”

香妈一喜,脸上却漫不经心。

“真的呀?主治医生的呀。”“真的,的确没有。”阳阳外婆把病历还给了她:“我认真读了三遍,确实没有。”她脸上现出了明显的幸灾乐祸。

“现在这些医院,这些医生,哪有什么责任心和医德呀?我上次到××医院,检查我眼睛的白内障,给我检查的那个什么眼科专家哟,边检查边回手机,边写病历边打电话,我就猜到怕是有错的呀?结果在缴费拿药时,我多了个心眼儿,钱没缴,先自个儿拿着病历坐在椅子上,瞅个明白。”

她舔舔嘴唇,大约是说了这么多话,有些口干?

香妈也就跑回桌前,把桌上的泡的金银花露,倒一杯端给她。阳阳外婆一饮而尽,继续到:“结果,真给我瞅出了名堂。眼科专家把我的白内障诊断,1‰写成了1%,这可非同小可的呀。”

香妈来了兴趣。

老实说,虽然现在她很想跑下楼,把这一可喜的结果告诉香爸,却不好得罪对方,以后求她的地方多着呢。再说,人家都说到这个份上,听听也无妨,包不定对自己好处多多的呀。

“哦,是吗?这个比例不对的呀?”

“岂止是不对?完全是谋财害命的呀!”

阳阳外婆一跺脚,把正在安安静静玩着玩具的小外孙女儿,吓了一跳。“没事儿没事儿,阳阳乖,阳阳自己玩的呀。”香妈屁颠颠的帮忙招呼着阳阳,这让阳阳外婆很高兴。

“谢谢!有1%白内障斑点,说明你真的有麻烦了,尽管还是小麻烦,发现得早可以治愈恢复的。反之,1‰就代表着正常,只需要注意保养预防。像我们这样上了点年纪的人呢,基本上都是1‰。明白了的呀?”

香妈眨巴着眼睛,所答非所问。

“结果呢?”香妈直接省略意思是,这么简单的问题,一听就明白了,还问我什么呀?阳阳外婆略带不满的瞅瞅她,回答得时髦又潮流。

“结果很精彩,很狗血,蒙哄了阳阳外婆,后果很严重。”

“哦哦,”

香妈有些不耐烦了,这碎嘴老太太,说话总是不得要点,跳跃性思维乱跳,比起我可差多啦:“那,阳阳外婆,”捏着病历站起来。

不等她说出“再见”二字,阳阳外婆急不可耐的告诉了她。

“我直接找到了眼科专家,专家捏着病历看了半天,顺手拎起了笔,我捺住了他的手。专家怕我闹起来,便低声请我坐下,问我有什么要求?”

她很海派地耸耸自己肩膀,瘪瘪嘴巴。

“要求?当然有哇。我一一提出,专家都满口答应,我还当着他的面,用手机录了音。哼哼!我还怕你跑脱了?过后不认帐的呀?”

香妈站起来,一面在心里骂着对方真狡猾,小心眼儿。

一面挤出比哭差不多的笑容,告辞下了楼。回到自家,香爸正慢腾腾而得意洋洋的,从小屋走到客厅,又从客厅走到大屋。

老奶奶则在一边提心吊胆的。

“别别,慢一点的呀。谁要你下的床?这屋里一个人也没有,你要摔倒了,我只有打110了的呀。”香妈对他使个眼色,让他跟着自己慢腾腾走回小屋。

然后,把这一大喜讯儿告诉了他。

香爸听了,咚的一拳打在墙头上,租赁房年久失修的墙壁,发出了哗啦啦的声响。香妈几步蹦过去,隔着凹陷的墙纸听听,回头埋怨到。

“真是穷疯了呀,是不是中了1000万呀?”

可是香爸却没有继续颠狂,而是搔着自己的大拳头,有些发楞。“你的意思是?”香妈小心谨慎的,留了后半句。这可是个大事儿。

因为这个。

据说是全上海一流骨科专家的黄大夫,是妙香专门托了同学联系上的。老爸不幸摔伤,和老妈一起赶到现场的妙香,虽然临场表现有些抓狂失控,可到底是医学硕士。

暂短的慌乱后,便掏出了手机。

四下找同学寻问,打听和联系。也幸得她当机立断,联系有方。当120急救车还在路上时,同学通过同学再通过同学,己经和黄大夫本人联系上了。

听了自己年轻漂亮的女助手,也就是妙香的学姐和校友的详细介绍和请求。

一般轻易不会松口的黄大夫,答应担任香爸的主治医生,并主刀换药云云。这倒不是他故作矜持不愿意,而是由于现在人所共知的医患关系紧张原因。

再则,根据女助手的介绍。

他自己丰富的临床经验,黄大夫断定,这个香爸,不过是因为年老骨骼脆弱,而造成的脚踝摔碎,通过保守治疗,恢复到伤前水平,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并且,对方又有医保。

嘿嘿!如今有医保的患者和自费的患者,在任何医生的眼里,的的确确是不一样的,对吧?收下并认真医好这个患者,即讨得了漂亮女助手的欢心,又能通过患者和其家属,让自己的名声传播,真可谓事倍功半,一箭三雕!

这一切紧张的幕后活动。

直到120急救车载着香爸到了医院,并迅速被抬进了一向是排着长队的骨科手术室,手术后征求香妈的意见,又被120急救车载着回到自家。

躺在床上,香爸暗自庆幸。

连声感叹时,妙香才不紧不慢的告诉了爸妈。所以,现在,“你的意思是?”香妈又问,依然留着下半句。她就怕利欲熏心的老头子,借故无事生非。

然而,香爸到底是香爸。

说出了她想听到的话茬儿:“算了吧,闹腾起来,妙香还怎么为人的呀?”老头儿有些郁闷的瞧瞧她。饱经风霜的前销售员心里透亮。

说到底,患者真要认起真来索赔。

黄大夫再怎么着,也得掏出千儿八百加上检查,才能过得了关。如今这年头,医患矛盾突出,并有日益加扩大化势头。

要不怎么就连日理万机的中央国务院相关部委,还为此“平凡事”专门发文下传?并且说实在的,那个“上海一流骨科专家”的黄大夫,敬业度的确太差。

前销售冠军当然明白。

这决不是什么一时疏忽或不小心,而是长期性对工作漠然,对患者的冷漠甚至敌意而造成的。这也决不是,“上海一流骨科专家”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这次是遇到熟人的熟人的熟人,我只好自认倒霉。

可下一次呢?“再说,好像也没有什么粘滞咬合?”香爸强调到:“虽然有点疼,可忍忍也就过去了的呀。”香妈完全放心了,轻松的点点头。

“不过,这事儿呢,得巧妙的给黄大夫暗示暗示才行。”

香爸有些急不可待了,自己去抓墙头的不绣钢拐杖:“暗什么示的呀?走,下楼,散步。”“这你就不懂啦。”香妈自得的走过去,扶着老头子的拐杖。

“慢一点,对,踩轻一点。为什么要暗示暗示?还要他看病换药呀,并且以后还要找他的呀,又不是从此就不来往了呀。”

香爸站下恍然大悟。

“唉,你个鬼婆娘,留个把柄嘛,有点鬼聪明,谁教你的呀?我发现你个老太婆,怎么越老越聪明能干了哟!”

“这要谁教?慢一点,踩轻一点。”

香妈扶着香爸一步步走到了客厅,老俩口都很高兴:“我上楼找阳阳的外婆,呔,人家架子大着的呀。没事儿,我帮你找眼镜和端水就是。知道吗?那老太太说话特罗嗦,跳跃性思维,一抓不到说话要点。我就耐着性子等呀等呀,一细瞅,我差点笑出声,老太太的眼镜滑到了鼻梁上,被太阳照着,胖乎乎的垂着个胖下巴,就像个狼外婆的呀。”

哭笑不得,香爸看着她。

“你,唉,走吧走吧,走呀。”正在大屋里,躺在睡椅上看电视的婆婆,瞅到媳妇扶着儿子出来了,高兴得哆哆嗦嗦的走出来。

“哎哎,慢点,慢一点,好了的呀?好了的呀?”

“老娘,还没好完呀。”

香妈答:“我扶他下楼散散步去,对伤口愈合有好处,医生说了的呀。”“好好,好!”老太太跟在后面连连点头,一再叮嘱:“慢一点,一会儿就回来的呀。”

“老娘,放心,一会儿我们就回来。”香妈答着,扶着老头子一步步的挪了下去……

出了一楼大铁门,踏在坚实的水泥地上,香爸舒坦的呼出口长气:“哎,真舒服呀!几十天没嗅到真正的花香和泥土味儿啦,要接地气才是的呀。”

过往的大伯大妈,见香爸下楼来了。

纷纷亲热的招呼着,议论着。有个平时与香爸有玩笑开的大伯,还蹲下用手敲着固定的石膏夹板:“痛不痛?疼不疼呀?”

香爸笑:“我是不痛,可老太太心疼着呢。”

香妈就把自个儿嘴巴一瘪:“心疼?谁心疼你的呀?哪儿不伤,就伤在腿上。这倒好了,吃得,睡得,吵得闹得骂得,就是做不得,这不是有意给我添麻烦了的呀?”

大伯大妈们全笑起来。

那个河南大伯推推手中的童车,深有感触的说:“这是香妈香爸的祖坟埋得好,亲家刚赶来上海,香爸就摔碎了脚踝。要不然,这一躺几十天的,香妈要带小外孙女儿,还要管香爸,哪里忙得过来咯?所以说的咯,危难时,还是亲家靠得住咯。”

这一说,大伯大妈们。

纷纷点头称是,气氛热烈。有个安徽奶奶还拉着香妈的手看了又看,香妈奇怪的问到:“奶奶,原来你还会看相的呀?”

安徽奶奶摇头:“哪里呀?我是看你手心的茧子都有了,和我一样。”

伸出自己的右手,果然有着胆显的皮茧:“都是苦命人的呀。可怪了,我看你那二亲家,一个细皮嫩肉,一个文质彬彬戴着眼镜,都像是做学问的。可能跑几千里路来到上海租房带小孙女儿,不容易的呀。香妈,实话实说,这可你老俩口前世修来的福份呀。”

香妈一高兴,就得意的告诉到。

“当然罗,人家一个是高级教师,教教师的教师,一个是写手,都是有身份的人呀。要不是,我家妙香怎会答应的呀?”

大伯大妈们,都听不太懂。

安徽奶奶就皱起了眉头:“什么教教师的教师?教委呀?这倒不得了,我家三伯嫂她大儿子,就是我们那疙瘩的教委主任,吓,不得了,可吃香了。”

河南大伯也问到。

“写手是什么咯?我记得有个电影叫杀手什么的?是不是就是这个写手的咯?”香妈懒得解释,就只是笑。由于亲家得到了大伯大妈们的赞扬,这令香妈神采飞扬,精神抖擞。

高兴之余,脱口而出。

“亲家还给买车的呀,这几天我家妙香和女婿,就到处看着的呀。”这一来,大伯大妈们更兴奋了,议论纷纷,就好像是自己马上就要买私家车似的。

直到香妈瞟到香爸略带愤懑的眼神,才知道坏事啦。

第一,这事儿亲家虽然说是商量商量,可并没有真正表态,如果他俩不同意怎么办?当然,不同意香妈也要女儿女婿买车,不过是时间推迟和自己借出的钱,要多得多了。

第二,麻烦了。

本来是扶香爸下来散步,锻炼锻炼身体的。可给大伯大妈们围在这儿的老半天没挪步,看这光景,还不知道还要被围多久?天都要黑尽了的呀。

香妈就连忙找了个借口,把香爸扶走了。

还没出明丰苑,老门卫早从小窗口里瞅见,一头钻出来,手里还拎着一袋子水果:“香爸,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下楼来了呀?”

一面热情的招呼着,一面往香妈手里塞。

因为要扶着香爸,香妈不方便拎着,便不解而客气的嚷嚷到:“老门卫,这水果是怎么回事呀?我们都是老熟人了,都不容易,有句话就行了,送什么水果的呀?”

“该送,该送的呀。”老门卫高兴的眯缝着眼睛。

“我家老大工作了呀,在公司当保安,每月包吃,办五金外加3000块呀。”都是老熟人了,大家都知道老门卫的大儿子本科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就窝在家里啃老,是个特困户。

现在听说他工作了,当然替老门卫感到高兴。

不过,香妈多了个心眼儿,即便是老门卫高兴到了顶,也不可能一家送一袋水果同乐的。不管怎样,这一袋水果足足有10斤吧。

最便宜也要几十块钱的呀。

他送得起吗?如此,那么,香妈就有这个预感,不待她开口问个详细,老门卫就告诉了她:“你找了个好女婿呀,是他帮的忙,我家大儿就在他公司。嗯对了,叫远大科技,这在上海可是赫赫有名的呀。”

香妈得意的笑笑,不失机宜接上嘴。

“这事儿呢,说来得靠香爸。香爸常在女婿面前念你的好的呀。所以,女婿才知道你家大儿一直在家啃老,一直在替他想办法的呀。看,这事儿谈了大半年,到底给介绍进去啦,不容易,要好好干的呀。”

香妈这用心,的确高明。

即为老头子长了脸面,又为自己贴了金,还给下面要说的话,做了有力的铺垫。果然,面无表情,己有些明显不耐烦了的香爸,露出了笑容。

面对感激不尽的老门卫,居然像恩人般拍拍他的肩膀。

“小事儿一桩!让儿子好好干,保安包吃,办五金外加每月3000块工资,就是在全上海也难找的呀。”老门卫感恩零涕,连连点头。

“有理儿,有理儿呀。谢谢,谢谢了呀,菩萨保估你们一家人的呀。”

香妈可不含糊,趁机提出:“老门卫,这停车位?”老门卫也不傻,对此早想过,因此,胸有成竹的大包大搅:“买了车找我,有你停的就是了呀。”

香爸大喜,眉飞色舞。

钦佩的看着老太太,哎还是你棋高一着,我怎么就没想到呀?好家伙,白驹帮忙把老门卫儿子介绍进了公司,不过是借老板的钱,做了自己的人情。

而老门卫的承诺,才是真正的真金白银。

想想,上海啊!国际大都市,多少人买得起,停不起,又要多少人就因为停不起,不得不断了买车的念头……嗬嗬!女婿,岳母,你们可真是一对黄金搭档!

出了明丰苑,香妈削了一个大苹果。

一分为二,一半拿在自己手里,走几步就喂喂香爸,一半自己美美的啃着。不错!真正的金帅苹果,个大皮薄,嗅着就有股喷香,入嘴即化渣,好吃极了呀。

说来,有点不好意思。

也有点令人心酸,带着小外孙女儿,无论苹果香蕉红樱桃,还是梨子提子猕猴桃,香妈都是买最好的,为此,还特别给亲家打过招呼。

可是,面对如此高营养的新鲜水果。

从来就是嗜水果如命的香妈,硬是极少吃过一整个小外孙女儿的水果。为什么?就因为小俩口也不容易,潜意识里,香妈认为如果自己吃掉小外孙女儿的水果,就和外面传说的保姆差不多啦。

走着,聊着。

啃着金帅大苹果,看着香爸高兴的模样,瞅着天空越来越暗蓝,到现在一河繁星,半轮月弯,风吹来,凉爽宜人。

香妈觉得,这是自己感到最美的时辰。

香爸忽然站住了:“咦,那不是小香吗?怎么穿成了这模样?”香妈闻讯瞧去,哎,左侧灯火辉煌的湘菜餐厅里,透过明亮的落地玻璃,一个穿着白得耀眼儿的白衬衫,袖口扣着。系着条大红领带,正在劝酒的小伙子,不是鱼老板是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ahvpkqf.html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31章大红领带的评论 (共 6 条)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 草木白雪
  • 雪儿
  • 王东强
  • 淡了红颜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