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午过无名村(小小说)

2020-02-19 17:01 作者:草根阶层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我下的公交,从村口出发,翻过几道山坎,向帮扶对象,离村五里多远,住在山边的一户人家走去。已经是将近中午了。江南八月底的气温还是特别的热。天上一丝云儿也没有,太阳像一只烧炙了的火球。脚下的水泥路面散发着灼人的暑气。路旁的柳条儿纹丝不动,路边的小草蜷缩着叶子。儿早躲到绿荫深处去了,只有蝉儿烦躁的嘶鸣着。

我确实热得够呛,汗水把全身浸的湿透,头昏、心慌、腿酸、浑身乏力。算了,就近躲到那户人家休息、休息,弄点午饭吃吃,待到下午天阴点儿再去不迟。这么热,硬是顶着烈日赶路,要是热出病来,可是划不来的。

一抬头,前面几幢别墅般的楼宇一字儿排着,顶前一个大大的院落里矗着一幢崭新的三层小洋楼。我毫不犹豫的推开虚掩的院门走了进去。院门左边的边屋里停着一辆崭新的丰田小轿;院门的右边廊屋里立着一台饲料加工机,机子四周杂乱的堆着桶、槽,稻谷、玉米及各式蔬菜等辅料。机子湿漉漉的还在淋着饲料汁,说明刚刚加工过。

院子的中间是一个晒场,场上铺晒着黄澄澄的稻谷。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正在给稻谷“过脚”。她高高的个儿,扎着两根细细的辫子,弯着腰,两手抓着稻耙,“唰唰”地推着谷子,两只脚迅速而又匀称地横移着步子。随着她的有规律的动作,稻谷排成了一垄垄的,地上露出一条条湿漉漉的痕迹。一趟到头了,她才直了直身子,甩了甩手臂,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拽了拽湿透的裙衫,就又弯下腰去干了起来。我看她没有发现我,就喊道:

“小姑娘,天太热了,歇歇再干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她惊奇的扭过身子,偏着头,眨了眨眼儿,瞅了瞅我,问:“叔叔,有事吗?”

“没什么事,走路走累了,想到你家休息一会,可以吗?”

“可以,您到屋里坐,我把稻子翻完了就来。”说完,就又埋头干了起来。

我不忍看着这个小姑娘在汗流浃背的干活,自己清闲的歇着,就放下手里的拎包,走到她身边抓住她的稻耙,说:“小姑娘,我来帮你干一会吧。”

她回过头,又看看我,这一次,她眼里闪烁着快乐的光,脸上也漾起一个甜甜的笑靥。带着一点羞怯的口气说了声“谢谢!”,就松开了手,拿起扫帚,扫着刚才推过的地方。

“叫什么名字?”

“艳艳。”

“艳艳?怪不得你长得挺漂亮,原来名儿就是美丽嘛。”我说着,注意地瞥了她一眼。她快活地眨了眨眼儿,扬了扬眉毛。这样,我们的谈话就很自然的开始了。

“那部车是你家新买的?”

“是呀。因为我在城里上学,去年在城里买了房。这不,就要开学了,我说,经常城里乡下两头跑,自己开车,方便。”

小姑娘边说着,脸上的笑靥更加得意。是呀,现在的农民,城里一套房,乡下一幢别墅住着,进口小车开着,小日子过得比我们这等酸不拉肌①还遭人妒忌的小公务员潇洒多了。

“这么热的天,干这么累的活,不累吗?”我又关心的问。

“是有点累,可是爸爸妈妈,他们都没天没的干活,特别是妈妈,每天起得最早,睡的最迟,她都不累,我也就不累了。”

“妈妈在外面干活吗?”

“妈妈是教师,只是星期天和放假才在外面干活。可是她比谁都忙,平日里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做饭,老早就去学校了。晚上回来还要做家务。吃过晚饭,都九、十点多钟了,还要改作业,备课,每天晚上都要到一、二点钟才睡。有一回,爸爸跟妈妈开玩笑说:‘你一个当老师的嫁给了一个农民,不仅享不了福,还要跟着吃苦受累,不觉得亏大了?’妈妈说:‘苦就苦点呗,农民怎么了,当今年代,只要脑子活泛,有点志向,找对路子,农民不照样大有作为吗!所以,我不觉得吃亏呀。’”说完,小姑娘又开心的笑了起来。那笑里流露着夸耀的神气。

稻很快翻完了,小姑娘不由分说的拉着我朝屋里走去,先经过一间边屋,屋里堆积着如山般的谷子,玉米、饲料等,然后推开一扇门,把我领进了堂屋,要我在八仙桌边的靠背椅上坐下,接着打开了空调,按开了大投影电视。顿时,凉风透过全身、柔和的音乐舞蹈画面,将我的疲劳冲去了一半。她做完这些,就又蹦又跳的进了厨房,不一会儿,捧着个大西瓜,回到堂屋,我还未来得及阻拦,他已将西瓜剖成了两半,接着又是几刀,然后将瓜瓤最多的几块推到我的面前说:“叔叔,请吃点,解解渴吧,我去做饭了。”自己却拿了两片小的向厨房走去。我急忙拦住说:“你怎么不吃中间的呢?”她又调皮地偏着头,扑闪着乌黑的眼珠说:“您是客呀,我爸说:‘好的东西应该让别人吃,这才叫待客呢。’”说着,身子一闪,奔厨房去了。

“多么好的孩子!”我看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是的,我还不曾见过她的父母,但从这个天真伶俐的小姑娘身上,不是已经能够看出她父母那勤劳、纯朴、先人后己的崇高品德吗!

我吃了点西瓜,便站了起来,边欣赏着电视里的歌舞,边享受着空调的凉风,打量着堂屋的格局:堂屋的正北紧靠着上元头隐壁的是一组老式八仙桌、椅、茶几。堂屋的东侧是挂壁大彩电,和一组矮柜。西侧是一组真皮沙发。堂屋的左右各通房间,房门是关上的。北面隐壁后是上楼的楼梯,隐壁右边是通厨房的廊道;隐壁左侧通向一间书房,门是敞开的。

不经意间,步子向书房挪去。朝着北面窗户的电脑桌上立着一台一体机电脑。电脑桌的左面是一张写字台,电脑桌的右面是一个书架。我走到书架前看了看,除了一些教学用书外,还有诸如禽畜饲养、畜牧兽医、常见禽畜流行病预防、水稻良种介绍等方面的书。也有一些文学书籍。我把目光转向写字台,上面堆着最近的报纸和有关农牧方面的杂志,还摊开着一本《绿色养殖成本与效益》,上面许多地方作了圈画批注。我随手翻了翻,几乎全书都是,我又看了几条批注,上面都是补充一些比较好的“土”饲料配方的操作及要注意的事项说明。看得出,主人对绿色养殖是真的潜下心作研究的。我放下书,又扫了一眼写字台和书架,最显眼的是写字台正中还立着一块县里手机摄影大赛金奖的奖杯。看着这些,不禁深有感触的想:啊,他们不仅已经在向农业科学现代化迈进,还正朝着小康生活精神高地爬坡呢。

我离开写字台,又回到客厅。这时,小姑娘进来舀米了。我问道:“小姑娘,书房的那台电脑是为你学习买的吗?”

“才不是呢,那是我爸养殖网上销售的专用电脑。”

“你爸都会网上销售了?”

“那是,我爸养殖的活鸡、山羊肉,网上卖的可好啦,每天都有上百的订单过来,忙得他们都透不过气来。这不,我妈刚替他们鸡场送饲料去了。”

“这些年,别人家的网络买卖都不好做,你家怎么做的这么火呢?”我不无好奇的问。

“那是,我爸就是不一般嘛。”小姑娘更加得意的扬起了嘴角。“你看到写字台上那个手机摄影奖杯了吗?我爸凭的就是这个绝招。他将我们家乡优美环境,茂密的竹林、山林,清澈纯净的山溪泉水,以及全放养的鸡、山羊在山林里飞穿,奔逐的照片秀到网络上,一下子引来无数的点赞,纯天然养殖在山林里的奔跑物的诱惑力一下子就将订单数蹭、蹭、蹭的推上去了。”小姑娘说起她爸来,真是好一个眉飞色舞,滔滔不绝。说完,便捧着米一闪到厨房去了。

我被这个小姑娘天真有趣的答话深深地感染者,是啊,“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说到底,农民还得靠山吃山。依托金山银山,深耕绿色土壤,便是农民突破收入瓶颈的便捷通道。

我一边想着,一边关掉了电视,也向厨房走去。来到厨房,在一张餐桌边坐下,看她做饭。只见她将米放在水缸板上,挽起袖子,舀着水,搓着米;米下锅,放好水后,一阵风似地跑到锅下点着火,架上柴,又一阵风似地跑回锅上,接着冲辣椒,切茄子……这一切做得既迅速敏捷,又有条不紊,我不禁失声赞道:“真是个好丫头!”

“哼,我才不是小丫头呢!”说着,小嘴不服气的噘的老高。

看着她那不服气的神态,我立即改口道:“好,好,好一个小大人行呗!”

她又开心的笑了。

过了一会,我看了看表,快十二点了,于是我问:“你爸爸呢?”

“他呀,在养殖场忙着呢!喏,就在对面山脚下那一大片竹树林里。最下面截住山溪,栏出池坝,用鸡肥养鱼;中间的竹树林围出半边山场作养鸡场,山羊便任其在山上满地跑。”说着,她竖起了耳朵,听了一会儿,回过头来问我:“叔叔,您听见老母鸡下蛋的叫声了吗?那位置就是爸爸的养鸡场呢。”

我注意的听了听,远处果然有隐隐约约的咯哒、咯哒声,我走向窗口,向咯哒声传来的方向望去,除了南面漫山遍野的茂密的竹树林,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我能想象得出,竹树林的根桩部无数的鸡群在啄食,在飞串,成群的山羊在吃草,而主人冒着酷暑在为自己心的饲养物不停的忙碌……他们的生活已经很好,蛮可以在这烈日炎炎的中午,躺在家里吹吹空调,听听音乐,尝几片西瓜,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可是,他们不!他们为着更美好的明天而勤勤恳恳的劳碌着……

我再也呆不住了,怀着一颗无比内疚的心,拿起拎包,辞别了正在炒菜的小姑娘,返回到烈日之中……

注:①酸不拉肌:方言,意思是:穷困潦倒,小气吝啬。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abkbkqf.html

午过无名村(小小说)的评论 (共 8 条)

  • 淡了红颜
  • 草根阶层
  • 醉雨轩
  • 天上的街市
  • 丁思烨
  • 巴吾其仁
  • 程汝明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