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真有所悟.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2部·第27章

2020-07-15 10:30 作者:奇书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27章 真有所悟

那天,在李灵提供的经理室里,白驹和许部整整忙了一天。

终于让“上海一心广告有限公司”,直观的出现在了眼前。

看着小而鲜明的各部门区,崭新的各式设备设施,二人乐滋滋的。许部碰碰白驹:“过去在远大替老板忙,现在在这儿为自己忙,白总,感觉如何?”

“感觉肚子饿得不行,可心里高兴。”

白驹捂捂自个儿肚皮。(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中午那盒饭,吃了等于没吃。”许部就耸耸肩膀:“所以呀,这人由俭入奢易,由奢到俭难。远大是不错,可再呆下去,白工,你我就彻底完蛋啦。”

这话,以前听许部说过多次,不觉入耳反生厌。

现在,白驹有点感触了。

远大的确不错!可年轻的心在三高中迅速变老,一腔热血想,在三高中迅速凝固迟滞,接着,所谓的矜持和自负,更会随着年龄特征的越来越明显,变成战战兢兢,缩手缩脚和查颜观色,直到有一天,老板和蔼可亲的通知你走人。

一个人的一生,就这样走完了。

其进化过程,就是这样残酷无情,清晰如故。

老板没错!这个职场没错!这个社会也没错!错的是,自己生不逢时……叩叩,李灵进来了,眼睛一亮,双手一拍:“瞧,树起军旗,就有战士!好看好看,好看极啦。”

她拧亮了所有灯光。

因为新增加了这么多椅子桌子。

矮栏和电脑复印机什么的,平时明亮的灯光,显得有些幽暗了。李灵像个小姑娘一样,在各部门区间穿来穿去的欣赏,然后一拍手,站在了二人面前:“明天正式演练,许部,你的人呢?”“说好了,可员工,”

“我办”李灵看看白驹,说到。

“许部今天弄的资料,你最好通读一遍,然后选一些重要的背背,谁叫你是大股东,白副总呀?”

许部补充到:“董事会组成人员,注册资金,公司具体做什么?还有就是你作为副总经理的工作职责,这些,最好背背。”白驹不解:“看看就行,为什么非要背呀?”李灵指点到:“傻瓜,这公司能随便凑合的?工商税务要上门考察的呀。”白驹明白了。

这几天自己也在拚命读看,恶补相关知识。

因为还没形成固定认识,事儿一多就忘记了。

他看看这二个,曾都是自己顶头上司的合作者,突然有一种心虚的感觉。二人都这么聪明能干,自己会不会成为听起好听,暗地却可有可无,或者被架空的冤大头(副总经理)?

李灵的眼光,扫了过来。

温柔,多情且洞悉一切。

“莫要胡思乱想,这是我们自己的企业,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只有迎头赶上,努力学习,任何自吹自擂和自暴自弃,都毫无用处。”白驹不由得点点头。

李灵又问:“许部,吃点什么?”

“中午的炒饭和汤,都不错,一人一份吧。”

白驹却眨巴着眼,他还以为今天总算拉起了大旗,许部要提出庆祝庆祝呢。三份炒饭和汤,端了进来,三人坐成一排,边吃边聊,基本上插不进话的白驹,就边吃边看资料。

要说白驹对那些社会人事。

的确是初出茅庐,似懂非懂。

可他一向有其独特之处,那就是他的记忆力出众。或许是得缘于妈好学易记的基因?读了十七年的书,这出众的记忆力,让他获益非浅。

其老爸老妈,都喜欢边吃饭边看书。

这习惯也影响到了白驹。

结婚生子当了爸爸,除了晚上回岳父母家吃饭外,基本上都没多大的改变。现在呢,正好用上,不提。饭后,趁许部上厕所之时,李灵把银联卡塞给了他。

“等会儿给许部,密码是你生日。”

白驹心安得理的接过,揣在自己衣兜。

他知道了,这钱存入银行顶多半个月,待工商局验资发了执照后,就可以重新取回。“这些天的花费,包括这一切,”李灵对经理室呶呶嘴巴:“还有以后的花费,你怎么想的呀?”

“启动流动资金嘛”白驹脱口而出。

可停停,怎么想?这还用问吗?

即然是我和许部共同出资,自己当然也得先垫付一半才行。可想想自己手里仅有的300万,又有些犹豫不决。李灵笑了,手伸在桌下,温柔的抚抚他。

“莫看只是一个十几人的小广告公司,前期的启动和流动资金,没六位数不行,怕妙香吵吧?担心二宝用钱了吧?傻瓜,这钱,还是我帮你出吧,谁叫你让我这么心疼啊?”

白驹感到自己脸颊,骤然滚烫。

是的,这一切白驹都不习惯。

跑来跑去非但没一分钱的收入,而且自己还得动用存款。自己不像人到中年,曾经年薪30万的许部,更不能与李灵相比。

可是,难道李灵说得不对吗?

哪有办公司,全让合伙人掏腰包的?

要人家掏腰包也行,你先承认自己又是来替人家打工的。即然这样,抛弃远大岂不就成了一个大笑话,一场大恶梦?许部进来了:“今天,我看差不多了,外面天都黑了的呀。”

李灵端坐着不动。

白驹却站了起来。

“明天还是九点”“不,七点,”许部也低头,收拾着自己的挎包:“明天事儿最多,对了,”白驹就把银关卡递给他:“看来,关键全在工商,来这儿查看得越早,对我们就越有利。”许部收了银联卡,点点头。

“说得对,到底是名校高才生,一点就醒,一读就懂,真有所悟的呀,比我们当年,强多了。”

说罢,惦惦手里的银联卡。

“250万哦,白总,找谁借的呀?”“小陶总”白驹毫不犹豫回答。笑话,以他许部和小陶的关系,能不知道那200万块?这纯粹是明知故问,寻开心的嘛。

这时,李灵不高兴的皱起眉头。

“白驹不像你,年薪30万加部长提成,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开什么玩笑?”

许部就告饶:“没这意思,的确没这意思。现在,白总许总一样大,要团结一致的呀。”“股东权益一样大,可年龄和心思却不一样。”李灵毫不客气,直截了当:“我可告诉你了,过去那些弯弯拐拐少来。”

许部不但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

“是是,是,李部,不,李主,白总有你罩着指点着,谁敢的呀?”

李灵依然板着脸孔:“过去是为了老板,现在是为了自己,我想你也不敢!还有,李主是什么意思?”“简称呢,监事会李主任,简称,李主,”

李灵抓起一个空纸盒,扔过去。

“你妈才煮呢,就称名字。”

“好好,遵旨,以后就称李主任为李灵。白总,你也注意了呀,不能称李煮。”许部边说,边把最后成稿的组织章程和合同,摊在了桌子上,拈起签字笔:“行了,签字吧。”

于是,三人分别在一式五份的章程和出资任职合同上。

慎重地签下了自己名字,年月日,并盖上了红手印。

同时,也宣告着“上海一心广告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各自收好自己的那份合同后,许部和白驹就告辞。出咖啡厅大门时,许部没头没脑的问到:“白总,晚上上网不呀?”“上呀”白驹有些奇怪,这还用得着问吗?

现代人,再忙也得抽时间,挤时间上网嘛。

要不,你准You are behind.(英文,你落后啦!)。

“现代知讯,浩瀚无际,都看些什么呀?”二人朝左拐,百米外就是露天停车场,这一段主干道人行道华灯明亮,人潮汹涌,可进了停车场就好多了。

“国际国内新闻,社科,军事,科技,计算机硬软件的升级,”

白驹汇报似的,一口气报出。

“还有八卦,小道的呀。”可许部却摇摇头:“这些,泛泛一阅可以,深入没必要,还有呢?”“没啦”白驹漫不经心,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行人。

行人男,和自己年龄相仿。

拎着个黑提包,并排而行。

神情模样看似闲散洒脱,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前面,一会儿眨巴,一会儿瞪起,一会儿又眯缝……可白驹顺着他眼光向前看去,除了或悠闲或匆忙的背影,并没发现什么。

这让白驹有点不解。

从行人男眼睛的变化上看,他一定是在跟踪什么人,可这人在哪儿呀?

并且,即然是跟踪人,行人男的眼睛就不该如此这般,那还不被别人发现?这时,路口绿灯正闪着倒数的最后一个字,红灯也在准备亮起,就这一瞬间,一个老板模样中年西服,突然从人群窜出,窜向对街。

正准备着起步的大小车辆,顿时发出了一片嘈杂的刹车声。

最里边一辆己经起步的宝马,就差那么一寸,就撞着了中年西装。

可西装踉跄几步,迅速一闪身隐入了人潮。紧接着,更不可思议的事儿发生了。与白驹并排走着的行人男,说时迟,那时快,一拎黑提包,毫不犹豫的窜进了车水马龙,左躲右藏,连蹦带跳,朝着街对面奔去……

大街,顿时乱成一片。

喇叭声,叫骂声,口哨声和叫好声,响彻云霄。

白驹和许部也站下,抱着自己的胳膊肘儿津津有味的观看。白驹说:“那人刚才就一直和我并排走着,我早发现他的眼睛不对头,知道一准是跟踪人,可又看不见被跟踪的是什么人?警匪片呀?”听白驹如是说,许部禁不住“哦”的声,注意的盯着白驹:“你真看到啦”

“这还有假”白驹不假思索。

把刚才行人男的眼睛表情,分别表演了一番。

许部没笑,而是眼睛越来越眯缝,到最后眯缝成了一条线,嘴里重复着:“白驹,真有你的!你不出来,真是损失,真是屈才,真是对不起你自己,对不起你老婆,更对不起你那大宝二宝的呀。”

白驹奇怪的推推他。

“许总,你怎么啦?发什么神经呀?”

许部就又“哦”的声,摇摇头:“走吧,回家。”二人又继续向前,拐进直通停车场小道时,许部说:“喜不喜欢福尔摩斯,亚森罗平和阿加莎•克里斯蒂?”偏偏白驹对此并不陌生,笑答:“侦探呀?有点悬,也有点搞笑,倒是都喜欢呢。”

许部面露喜色。

“那就好!我的看法是,人的爱好并非越多越好,而是越偏门越有用的呀,再见。”

“拜”二人扬扬手,各自钻进了自己的小车。

第二天七点,白驹准时到了经理室。

李灵和许部都在,三人碰头,就今天要做的事情,相互协商,交换意见。

这时,响起了叩门声。“门没关”站在最外边的白驹,扭头看看,叫到:“进来就是”可叩声依然,白驹就走几步上前,把本是半开的经理门,完全拉开,一楞:“嗬,嗬嗬,哈,怎么是”小玫瑰一翻白眼皮儿,蹦了进来。

“怎么不是我们?你当了大股东,成了副总老板,就认不到我们了的呀?真没良心!”

伊本才女,则慢条斯理的跟在后面。

“白老板,你老好!”再向李灵许部欠欠腰:“许老板,李老板,早上好!”白驹楞怔间,文燕又跨了进来:“白总,早上好!”“许总,早上好!”然后,直奔表姐而去。

表姐妹手拉手的笑在一块儿,东瞧西看,叽叽喳喳。

小玫瑰则和老搭当,一左一右的围着许部,再探头探脑地瞅着白驹直乐。

好半天,白驹才回过了神。搔着自己脑门:“嘿嘿,没想到,真没想到。”许部说:“对不起,是李灵打的招呼,事先不给你讲的,说是给你一个惊喜。白总,老同事意外现身,现在你惊喜了呀?”“现在我惊愕”

白驹笑呵呵的看着二宝贝。

真心的回到:“有她三个加盟,真是如虎添翼,可是,”

小玫瑰就像白驹还在远大开发部,对他咣的一拍桌子:“舌尖儿打绊,少来转折,怕我们拿了你的高薪?怕我们违规不好批评?怕我们怠工罢工吃里扒外?当了老板,怎么还这样小心眼儿的呀?”

看到白驹被呛得一时涨红着脸,说不出话。

伊本才女宽容的摆摆手。

“白总,我们只是兼职,还没有你和许部这样勇敢。承蒙许部和李主任看得起,多做多得,不做没得,真正的松散型合作。”

许部微笑着解释。

“我倒是希望二宝贝出来呀,毕竟大家同事几年,再怎么也比外人强。可她俩不干的呀。所以,才想了这么个松散合作方式。”

白驹点点头,可心里却的确有一点不高兴。

我不是大股东副总吗?

还出了250万块钱的验资金呀,怎么事先不我商量?还有什么瞒着我的呀?李灵和文燕过来了,李灵看看他:“心里有点不舒服?没事儿,只要稍想一下你就明白了,策划不是你的长处。目前千头万绪,我们不需要争论讨论,只需要赶时间。动起来后,才能真正履行共同商量,各负其责。”

文燕柔声到。

“我看白总心眼儿没这么小,大家误会了的呀。”

于是,大家演艺朗诵一般,齐声到:“误会,是误会,请白总老板别多心,保养身体,我们一起赚钱的呀!”白驹啼笑皆非,不过,心情却好多了。

事实上,他也不得不承认,李灵许部做得对。

真要对自己提出来,自己一准反对。

那三人就得争论,说服,得,时间和事情就是这么耽搁的。李灵拎起了话筒:“六份早餐”再挥挥手:“注意啦,各回各位。”

于是,当咖啡厅的正副经理,亲自端着饭盘进来。

禁不住眼前一亮,耳目一新。

标着各种职称的小牌匾后,三男三女正襟危坐,煞有介事。总经理威严地抓着话筒,在与什么人通话?副总经理抓着鼠标,若有所思的盯着电脑屏幕,陷入了思忖。财务主任面前摆着摊开的报表,正念念有词的查看着呢。

其他三个市场部,广告部和后勤部负责人。

则表情各异,忙忙碌碌……

等一干人吃完早餐,正副经理又进来收拾,小伙子凑到李灵面前问:“老板,怎么公司对外招聘,我们事先一点不知道呀?要不,我一定报名应聘的。”李灵笑:“你是学餐饮服务的,还是搞好前台销售好,我离不开你的呀。”

姑娘也俯下了身。

“老板,那帅哥就是白总呀?好成熟好潇洒好浪漫哟!”

李灵警惕的扬起了眉梢:“哦,那你可别花心,我记得你有男友,不是天天抱着鲜花在外面接你的呀?”姑娘抿抿自己嘴唇,偷偷睃着白驹:“没领证前,一切都是假的。恋爱自由,婚姻自由,离婚自由的呀!”

李灵就纤指一屈。

不轻不重叩在她的小脑袋上。

“小疯子,谨防我告你的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呀。”正副经理就对美女老板扮个鬼脸,一前一后端着饭盘出去了。

九点正,许部白驹准时进了指定工行的贵宾室。

那精干瘦削的中年行长,早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迎接着。

“许老板,白老板,早上好!”全程笑脸相迎,甚至到曲意讨好,这让白驹感到了种从没有过的满足。存完注册资金,许部当着行长,在贵宾室打开了手机:“哥,存了。”

贵宾室隔音效果显著。

白驹和行长,都能清楚听到对方的嗓音。

“好!是×××路工行的呀?”“哥你怎么样说,我就怎么做,”许部夸张的回答:“我还要哥多照料点的呀”“好”“莫忙”许部提高了嗓门儿:“今下午到,完了我们好陪哥喝茶的呀。”“今下午?没那么快的呀。”

对方口气平淡。

“许总,你就是叫我亲,我也不敢违规的呀。”

许部话茬儿一转:“哥,你别说,你爹真是找你的呀。”话筒一扬,对行长斜了过来。行长接了话筒,双手紧紧捂住通话口,也不说话地微笑着朝向许部。

许部就伸了伸三根指头。

行长莞尔一笑,松开了左手。

“罗科,是我。”那边,口气立变:“哥,您说。”“我看,你还是今下午去的呀。”行长平缓的说到,又扭头看看许部。许部连忙又伸出三根指头,晃晃又晃晃。行长点点头,加重了语气:“许部是我多年的朋友

那边,立即接上。

“哥,放心,有您的吩咐,兄弟我敢不去的呀。”

“你亲自去”行长淡淡到:“可以的呀”“可以可以可以,我亲自去,一定亲自去。”出了工行,白驹连连吐舌头:“许总,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有点不合常理儿呀?”

“什么不合常理儿”

许部边问,边走向街边儿的报摊儿。

“大爷,这几期的‘良友’有呀?”那守摊的大爷,便弯腰在摊位下,窸窸窣窣的翻腾一歇:“全要”“全要”大爷拿了厚厚一大迭出来,放在摊子上,压得那报摊摇摇欲坠,一边点数,一面报帐:“8期,每期5份,每份5张,每张二块,一共是369块。”

许部笑:“大爷,咋算呢?不是刚好一共400块的呀?”

大爷一面将报卷起装进一条大塑包。

一面扬扬下颌:“年轻人,一看就是失了业打报渡日的。不错,的确是刚刚400块,可饭要大家吃,都不容易的呀。”许部沉默了,数了四张百元大钞递给他。

“谢谢大爷,我们人年轻,再怎么也比你强呀,拿着,祝你生意好。”

拎着走一歇,白驹忍不住问。

“许部,你认识这报贩?”许部摇头,抬头望望天空:“上海滩,大上海呀,总有些事让你发疯,总有些人令你感叹。听到了吧,常有人靠了到这些报摊上,打报渡日?我这是第N次耳熟能详了的呀,我们再不努力,甚至比这些人还不如。”

白驹却不以为然。

“这不能简单对比!我看,这些失业者,应该都是些文化不高和年老体弱的人呀?”

许部看看他:“有点道理,可不一定对。白总,生活可不是按你的逻辑思维发展的。青短暂,稍纵即逝;知识更新,白驹过隙。你想过没有,真到了那一天,你放得下自己曾有的矜持和面子,比这些失业者更强?”

白驹怔怔,他不能不承认,许部问得有理儿。

不过,离那天毕竟还远着呀,我需要悲天悯人,触景生情和感叹不己吗?

“继续刚才的提问”许部笑笑:“我叫工商的科长为哥,工行行长对我笑脸相迎,工商科长却唯行长为马首,这圈儿绕得奇怪不奇怪?”白驹点点头:“不合常理儿”

“我呢,本想马上给你解释清楚。可如果我说了,你就失掉了一个思索的好机会,对不对呀?快!公交车来了。”

许部突然起步迅跑。

庞大且沉重的报袋,被他紧紧抱在怀里,肥胖的屁股一甩一甩的,样子有点滑稽。

二人上了车,四下瞅瞅座无虚位,只好抓着栏杆站着。看来,那报纸实在是有点重,许部到底把它放下,紧巴巴靠着自己脚踝。

白驹有些奇怪。

“什么报需要买这么多?广告的呀?”

“‘良友’报,江苏某大报的副刊,主要是社会新闻,侦探小说连载,逸事逸闻。”白驹耸耸肩膀:“平民百姓,低级趣味的嘛,我不大感兴趣。”

他忽然想到昨晚上分手时,许部要自己多看看社科侦探什么的。

今天他又买了这么多小报?

咦,没想到堂而皇之的老硕士生,欣赏水平会如此低劣?这一段路有点长,虽说只有六个站,可站与站之间比一般站距更远。

老这么抓着栏杆站着,白驹感到十分不舒服。

“哥,这报是你们的呀?”

身边有人轻轻问,二人扭头看,一个中年男正笑嘻嘻的看着呢。许部点点头。看出许部像作主的,中年男便上前二步:“哥,这报能不能?”好像有点难于启齿。

许部眉头扬扬。

“报摊上不是有的呀”

“是有,可是,”许部蹙起眉头,没搭理。下车后,顺着这路向前走,拐个弯儿,就是咖啡厅了。想着下午工商来看办公场所,二人加快了脚步。

进了经理室。

一干人正坐自己位子上,像模像样的忙忙碌碌呢。

一眼瞅到许部拎了一大袋沉重的报纸进来,小玫瑰嚷嚷到:“广告成了报贩呀?许总,改变营业方向啦?”许部笑:“哪能呢?没事看呗。”

伊本才女过去,帮许部放下。

顺手抽一张坐回原位,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白驹回到自己的副总位,打开了电脑。尽管自己满满信心,可为了保险,还是抓紧时间,把资料上那些重要的看看。

他牢记着,自己现在是出资250万元的大股东,副总老板。

工商的人来了后,一定会现场问自己,许部路上也在提醒,所以,多看看有好处。

文燕恰如她从事过的职业,一本正经地清理着那些,堆放墙头和桌子上的用具用品。这时,叩叩,很响二下,听到这约定的暗号,大家都安静下来,侧着脑袋瞟着李灵。

人力部长正在通话。

“你好,屈部,嗯,你怎么回答?好好,说得好,小玫瑰和伊本才女,经开发部叶副部同意,在我这儿登了记的。好,麻烦了,谢谢。”

嗒!关了手机,淡淡到。

“老板在问,不过没事儿,屈部掩了过去。哎许总,叶副部这人怎样的呀?”

“还行吧”许部像个真正的掌门人,不温不火,不紧不慢,拿着张小报看得津津有味:“要拆台,也没这样快呀。”李灵点头:“我看也是”又对小玫瑰和伊本才女叮嘱到:“当然,今天耽搁了,明天工作中补回来,毕竟老板对大家不薄,对吧?”二宝贝点点头。

白驹忽然问。

“小玫瑰的工作绵绵长长,一时也离不开的,她走了,谁替代的呀?”

伊本才女闷闷不乐回答:“人家现在是软件工程师助手,不是前台文员,升官儿了的呀。”白驹更奇怪了:“软件工程师助手?小玫瑰学的是企业管理,给软件工程师助手?开玩笑呀?再说,给谁个软工当助手呢?哪个敢要这小姑奶奶呀?”

哄,大家全笑了。

笑声中,李灵指着伊本才女。

“给这个软工当助手,绝配!”话刚说完,自己忍不住捂着肚子,趴到了桌上。而可怜的伊本才女,却皱眉苦脸的抗议着:“李部,我看这事儿还得从长计议。”

啪啪!小玫瑰拍得桌子震山响。

“伊本,有本事你再给本姑娘说一遍?”伊本才女住了嘴巴。

小玫瑰笑骂到:“本姑娘上班替你抹桌子倒茶,中午替你打饭洗盅盅,晚上练摊你么喝我收钱,除了不陪你上床,整天伺候得你像个大老爷儿们,连你的前妻都冒起了醋酸,你还敢当面放屁的呀?”

“唉唉,这是放屁吗?”

伊本有些怯怯儿的争辩到。

“这是有意见公开提,经典的君子之作呀。”铃!电话响了,李灵一把拎起:“嗯,来啦,好快,谢谢。”一放话筒:“注意,工商的人来了。”

半分钟内,屋子里安静下来。

几个人影出现在了门口。

叩叩:“许总”许部佯装刚抬头,一下站起来,迎上去:“罗科,亲自来了呀,欢迎欢迎。”白驹也抬头,看看来人,不禁笑了。

工商广告科,一行着装三人,各施其责。

为首的年轻小伙,广告科罗科长负责和管理层谈话,审阅组织章程和合同。

其余的一男一女二个年轻人,察看设备设施,各部门管理规章制度,用具用口,还与各部门负责人谈话云云,一切都按部就班顺利的进行着。

经理室里漾溢着公事公办,亲切友好的气氛。

许部把罗科介绍给白驹和李灵。

白驹先伸出了右手:“一直想拜访你,罗科,还记得我吗?”罗科也笑了,握着他的手用力摇摇:“当然记得,彤彤的父亲,我妹妹的幼苗家长呀。”

许部眨巴着眼睛。

急忙接了上去。

“白总是公司的大股东,对公司的运作和管理,具有决策和否定权。”罗科笑:“组织章程上有呀,许总,老听你一天到晚的嚷嚷,现在终于下海了,兵强马壮啊!”

四下瞧瞧。

“就是这公办场地,实是太小了点。拜托,这离国家要求差得太远了点呀。”

白驹解释:“罗科,我们是微型企业,麻雀虽小,肝胆俱全,全在于动起来运作的呀。”罗科点头:“这是个道理,我们还是先照本宣科吧。”

于是,罗科让二人离开,先与许部谈话。

然后又和李灵,白驹谈话……

那边儿,二小年轻与三个部门负责的谈话,也挺顺利。小玫瑰和文燕,毫无悬念,令人满意。倒是颇具自负的伊本才女,差点儿说漏了嘴,惹得那个工商小姑娘,扭着他在正式还是兼职问题上,纠缠了好一会儿。

不过,总算过了关,有惊无险。

个多钟头后,工商广告科考查申请方处所的工作,基本上告个段落。

在最后签字认可的关键时刻,罗科却有些犹豫不决。的确,从工商相关要求来看,这不过20平方左右的“上海一心广告公司”,确实太小了的。

然而,从小微企业来着眼,又似乎也还勉强过得去。

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

如果是技术密集型小微企,20平方的处所和500万的注册资金,也还挂得起勾,说得过去。可许部申办的却是广告公司,注册资金和营业性质,有点倒挂,不能自圆其说了。

罗科虽然没直接点出。

可许部马上意识到了这点。

并立即亡羊补牢:“罗科,按照工商相关规定,营业性质和范围可以修改么。”罗科看看他,脸上浮起笑纹:“你的意思是”李灵接上去:“股东们的意见,先搞搞广告,不行,再看有什么适应自己的。”白驹证实“是这样的,我们这几天商量的,就是这个最大的问题。”

罗科点点头,将二个手下叫出了门外。

三人很快回来,在组织章程上签了字。

大功告成,三个股东便一起送罗科三人出去。走在最前面的许部,依然一口一个哥呀哥呀的,叫得白驹就想笑。其实,罗科是一个挺阳光的小伙子,比许部整整小了一轮,工作中也没那些官腔索贿的,倒是许部拿出的老江湖那一套,显得有点落俗。

将三人送上公交,并目送车影消失后,白驹有些不解。

“就这样走了”“是啊,还要咋的?”

李灵看看他,掏出了手机,站到一边打电话。“总得意思意思一下吧”白驹仍不解地问许部:“听说,主管部门到基层公司,都得送红包的呀?不然,虽然签了字,可以各种借口拖着不办?”

许部和蔼可亲的拍拍他肩头。

“红包那一套早过时啦,没看见行长对我伸出三根指头的呀?”

“怎么没看见?一直想,什么意思呢?”“按规定,不管通不通过,注册资金最低要在银行放10天,才能解冻。”许部也掏出手机,边打开手机,边说。

“这是表面上的,有关系和办法最牛的,可以当天存。当天过,当天解冻取回,最不济的,也不过半月,还不明白?”

白驹眨巴着眼,的确也还没明白。

李灵打完电话,过来了。

“傻瓜,以前你不懂,也就罢啦。当了大股东老板,再不懂得,我就得教你了。钱存银行,是有利息的,现在明白了吧?”

白驹恍然大悟。

并一下想到了李灵借自己名义,借出的250万。

250万和500万块钱,存一天银行的利息是多少?白驹对此并不精通,可是通过这些点滴,自己逐步溶入和了解人情世故,却是一种进步的提升。

白驹明显感到了自己的不足。

观念在不知不觉中,默化潜移地发生着变化。

三人正要回经理室,许部忽然停下,在车上的那个中年男,居然又出现在他面前:“许总,您那报纸,不知可不可以?”李灵先进去了,白驹却留下靠了过去。

看那中年男,肤色浅白,说话文绉。

穿着虽不好,却也整整洁洁,却一脸的卑微。

“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拿去,”白驹听得似懂非懂,许部却神色有些肃然:“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是连买报纸的本金,都没有的呀,对吧?”中年人痛苦的点点头。“你哪年毕的业?学的是什么?”“10年前,学的电算财会,现在,谁还需要那个?全电脑运用呀。”

“不可以,干点别的工作吗?”

中年人有些意外,双手揪着了自己胸襟。

“许总,您的意思是?”白驹插嘴问:“你跟踪我们?你怎么知道他叫许总?”中年男转向他,谦卑的低声到:“哪能呢?对于一个囊中羞涩,走投无路的人,什么样的机会,都不会白白丢掉。我还知道,你是白总,是这家广告公司的大股东和副总经理。”

许部抬抬手。

“行了,报纸可以给你,但这决不是办法,我想,如果你愿意和我们合作的话,对双方都有好处的。这样吧,”

说着,转身进了咖啡厅。

白驹在后,中年男则紧紧跟在最后面。

到了经理室,许部顺手拈出几张报纸,扔在一边,挥挥手:“全部拿去吧,”一低头,迅速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电话号码,递给他:“后天到我这儿来一下,或许我们能找到共同之处。”中年人接过小纸条,抱着一大迭报纸离开了。

出门口时,和几个匆忙的进门人,差点儿撞个满怀。

“许总”“来啦”许部也没多的话,只是挥挥手。

于是,白驹瞠目结舌的看到,几人手一招,门外又进来几个工人模样的人,有板有眼的把安好的矮木栏和桌椅,一一拆下,重新打包,抬了出去。

而小玫瑰伊本才女文燕,在李灵的招呼下。

早坐到外面的咖啡厅,高高兴兴的品着咖啡和蛋糕。

这边儿刚拆完装毕抬出门,几个人又进了门,简洁得连客套寒暄都免掉,只是和许部扬扬手,就开始对电脑呀复印机呀等用具用品,拆除包装,也很快抬了去。

整个拆除和运走,犹如一台经过精心计算设计的流水线。

从容不迫,有条不紊,直瞧得白驹直眨巴着眼睛。

最后,整个经理室,只剩下了三张桌椅,包括原有的一张,三台电脑,一个大文件柜和相应的办公用具用品。顿时显得宽敞。

白驹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可接下来的路怎么走,他寻问地看着许部和李灵。

许部把留下来的那几份小报递给他:“晚上回去,认真看看,这里面可是商机无限的呀。”李灵却催促到:“行了行了,今天到此为此。许部,你不饿,我们可饿啦,大家在外面等着呢。”

许部摇头:“李主任,我可是没同意,白总好像也没同意,还是炒饭加汤如何?”

李灵有些迟疑,看看外面。

“我们倒好说,可今天让他们来忙了一天,这样打发,不好吧?”许部干脆到:“你不用出面,我去说,现在还不到庆贺之时。都是好兄弟好姐妹,他们会明白的。白总,你的意见呢?”“那,还是按许总说的办吧,效果要好一些。”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novel/vaasbkqf.html

真有所悟.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2部·第27章的评论 (共 3 条)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我们中国散文网发展壮大和愈加旺盛的坚硬基石和有力支撑!!!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