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传说 三

2010-07-24 15:57 作者:龙在江湖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贺兰将军过了石桥,溯流而上百步路,来到了一间渔夫的茅舍前,他把战马拴住渔屋旁的古槐上。灯火从窄小的窗口传出来,同皎洁的月光交织在一起,照在河边的小木船上,贺兰看到几只鸬鹚正在船舷上安眠呢!远处不时传来风吹芦叶的沙沙声和宿雁的咯咯鸣叫声,除此以外,就是静谧。

江月去人只数尺,风灯照欲三更。沙头宿鹭联拳静,船尾跳鱼波刺鸣。

贺兰真不忍打破跟前的这份静谧的景象,可他人困马乏,还是举起手,轻微地敲了敲木门,道:

“渔家,我是一赶路的行人,天黑无处投宿,人困马乏,能否借贵处眠宿一晚?感激不尽!”

贺兰话音刚落,小木门吱咯一声开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客人,请进来吧!外面夜寒。”开门的是一老者,面目和善,贺兰突然感到一股暖流涌上心田,他进了屋子,见一自制的简朴的饭桌上端放着一盏松油灯,油灯下正在织渔网的老婆婆见一气宇轩昂的客人走进屋来,慌得放下手中的活,给客人让座。

“寒舍简陋,逢迎贵人,委屈贵人了。”老婆婆谦让着把贺兰让到灯前。贺兰将军感激又充满内疚地说:

“深夜打扰二位老人家,实在是过意不去。”

“赶了一天的路,肚子饿坏了吧!我去生火弄点吃的。”老婆婆忙活着起来。贺兰起身鞠躬,道:

“深夜造访,蒙老人家善待,感激不尽。”

“坐吧!”老者陪着贺兰聊天,“看您仪表堂堂,也是个贵人家,唉,这年头兵荒马乱的,穷人家饥一顿饱一顿,没有什么好酒饭招待,着实委屈你了。”

“看老人家说到哪里去了,我也不是什么贵人家,苦也能吃,难也能挨,没什么过不去了。今晚,蒙老人家收留,已是感激不尽,哪能有什么挑剔嫌弃之想呢!老人家太客气了。”

说道这里,屋外传来了的卢的嘶鸣声,像是在抱怨自己的主人把自己拴住槐树下,不顾它挨饿受冻了。贺兰将军听到的卢的嘶鸣,走出了渔屋,来到心的战马前,抚了抚的卢的额头,马儿见到了主人,打了几声喷嚏,随又温顺地用耳朵蹭了蹭主人的身子。

“看来,客人是不忍心让马在外独自受冻呀!”老者也走出了屋子,看到贺兰怜惜马的样子,他不由感慨道,“客人真是有情有义的人呀!把你的马也牵进屋来吧!大伙挤着也将就着过夜,我去准备些草料。”

“老人家,这如何使得。”

老者见贺兰过意不去,就主动过来解下缰绳,让给贺兰,道:

“你的马听你的话,你把它牵进去吧!”老者说完,就去寻草料了。

贺兰抚了抚心爱的战马,低声说道:

“马儿呀!我们遇到了一家好人,你可要听话呀!千万别打坏了主人的东西。”

婆婆将舍不得吃的一坛米做了一大锅干饭,熬了一锅鱼,又将仅剩的几个鸡蛋也做了菜,老者把自酿多年舍不得喝的一坛好酒也拿了出来,贺兰是看在眼里,感激在心里。

一夜无话,清晨,贺兰将军要赶路了,临别,他拿出心爱的佩剑,双手呈递给老者,道:

“此千金之剑也!蒙老人家厚情款待,无以为报,将此宝剑奉上,聊表谢意!”

“客人这是说的哪里话,救人于危难,助人于急困,不求报答,不求名录,原本是古道热肠,令人欣慰的事,客人这是要置老身于不仁不义之地了。再者,这兵荒马乱的日子,盗贼剪径,强霸横行,客人还是带上它路上备防身之用吧!”

贺兰深作揖,再拜,言:

“老人家古道衷肠,解人之急困而不求回报,真善人也。我只有来日相报答了。”

2009-5-27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60393/

传说 三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