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传说 二

2010-07-22 11:06 作者:龙在江湖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掌柜的,帮我开间客房,给我准备两碟小菜,一斤牛肉,一壶上等的女儿红。帮我照料一下马,一定要喂上好的马料。”贺兰将军走进了一家客栈,他为了隐没自己的身份,早已卸掉了戎装,只穿一身白色的便服,他是又饥又饿,身上年轻的火力也抵不上深秋的寒气了,他有点瑟瑟发抖。

“好哩!客官,您就放心在这里安歇吧!不过,请先到柜台老板娘那里付个账,我立马就为您料理。”店小二勤快地应着,从贺兰将军手中接过马缰绳,向后房的马棚走去。

贺兰将军走到柜台前,跟老板娘说:

“掌柜的,我身上川资已尽……”他话音未落,就听见老板娘不耐烦的说:

“这里又不是救济院,店小二,快送客。”(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贺兰将军拿出宝剑放在柜台上,说道:

“此千金之剑也。我想暂留这里典当些银两。”

老板娘不耐烦的打发道:

“去去去,这里不是当铺。”

贺兰将军一脸的尴尬和无奈,只叹了声:

“唉!世间人不识宝剑呀!”

于是,牵起马欲走出客栈,老板娘看了看的卢宝马,心想,这客人手中牵的战马倒是高大健壮,讨来驼东西拉大车倒是值得,于是,叫住了贺兰将军:

“我说客官,能不能把你身边的这匹马留下来,我保证不会让你吃亏的。”

贺兰将军看了看老板娘,诈问道:

“你打算出多少银两?”

“一口价,一百两。”老板娘伸出一双手,十个指头。

贺兰将军是苦中寻乐,也伸出一双手,十个指头,像是在和老板娘做哑谜。

“你到底要多少?”老板娘有点不耐烦了,“我从不跟人打哑谜的。”

贺兰将军恢复了他威严的面孔,说道:

“千金之宝剑,当之不甚惜。救命之骏马,虽失去双手,不忍相弃也。”

说完,牵着马走出了客栈。

深秋的冷冷的,不时吹来阵阵寒风,衣衫单薄的贺兰双手紧抱着,希望能遇到一好心人家留宿,战马的卢看见主人寒冷相,善解主人意,将自己长长的鬃毛偎在主人身上,想借此来驱赶主人的严寒。小镇街道路旁还有几家灯火,或是客栈,或是赌场或是青楼妓馆,贺兰牵着马,又走了百十步,看见街道一旁还有一处酒家,他走近,见门上挂着一招牌——驻马店酒家。他踌躇不决,饥饿和寒冷已经催的他不由迈着步子,跨进店门。

“碰碰运气吧!”他心里说。

然而,他的运气并不好,店家没有收留他,他有些愤慨,

“此地人真是可恶,竟没有一家好人,一丝救人于危难的古道热肠都没有。”可转念一想,“这年头兵荒马乱的,不速之客多的是,也难怪人情冷漠。算了,我还是别寻人家投宿了。”

贺兰亲切地抚了抚战马的脖颈,心疼的说:

“马儿,让你跟我受苦了,我们去前方的村庄寻家投宿吧!”

的卢偎依着他离开了镇上。

约行两里路,前方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贺兰将军的心弦像是被拨动了一下,他拉着的卢,来到河边,放下缰绳,马儿顾不得主人饥漉肠了,它开始吃着江边的秋草。贺兰将军望了望江边,只见干涸的芦荻在秋风吹拂下瑟瑟发抖,发出嘶嘶嘻嘻的声响,芦荻深处的宿雁闻有人马声,从江边的芦荻丛中扑楞楞地扑打着翅膀飞向江中又飞向远方。贺兰向远方望了望,发现河流对岸西北方向有一盏渔火,如同一盏希望之灯照亮了他的心田,他心头一热,暂时忘却了疲倦饥饿和寒冷,牵起马,道:

“马儿,等我寻个人家,你再饱饱地吃吧!”

命运的砝码开始偏向贺兰将军了,河流上源不远处有一座长长的石桥横立于河面上,他牵着马,走上石桥,头顶的一轮明月将他同战马的身影投在自西向东流淌的江面上。石桥过了一半,贺兰将军忽然停下了脚步,一个人静静地立于桥上,望了望皓月照耀下的江流,他像是走进了禅境,忘却了饥饿和寒冷,忘却了远方的渔火,甚至,忘却了自我的存在。

风吹芦荻秋瑟瑟,河流两岸的秋草也发出沙沙声呼应着,而江流却是沉静地流着,只偶尔翻动着浪花。贺兰将眼睛盯在了月光下忽明忽暗幽深冥远的波澜间,波澜间不时有鱼儿跳出水面,之后又恢复平静,河流依然朝着远方静静地流淌着,浮光跃金,静影沉璧,这一切是多么祥和美好呀!贺兰将军久久地望着,静静地立着,真希望自己永远停留于月夜秋江前,停留于心中的这份宁静中。

秋风起,河面上的波澜变得密致紧凑了,然而,很快又重新步调整齐了,而河流却丝毫没有改变方向,依旧是波澜不惊,一个波浪相对于一条河流是多么的渺小呀!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人类历史的命运是多么的像眼前的这条河流呀!逝者如斯,不舍昼夜。个体的命运呢?如同江面上那起伏相继波动流转的波澜,虽然时有浪花跃出水面,但终究又回归河流,同千千万万的波澜一起向一个似乎为神明早已指引好的远方流去。人类呀!这征战不息的乱世呀!上苍呀!你到底选择谁来力挽狂澜,收拾残局,拯救苍生于水火之中呀!那个王者到底是谁呀?江流呀!你是一位历经世事沧桑的智者,你能告诉我吗?为什么你不回答,只是静静地流向远方?难道人类整体的命运早已设计好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个体的抗争又有什么意义?可是,个体不去抗争,难道让一部分人不费吹灰之力,坐享其成吗?这又公平公正吗?那个众望所归的王者到底要由谁来选择呢?由你,上苍,人类命运的主宰,还是由人类,人类自己命运的主宰,如果你不能回答,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来选择吧!尽管我只是这大河中的一个跳动的不安分的波澜,我也要把我的角色扮演好,不仅如此,我还要去努力创造自己的命运,哪怕结局是一个悲剧,我也要把它演下去,做下去。”

的卢忽而嘶鸣起来,像是在催促着主人快点赶路,它可不喜欢自己的主人像个哲学家对着一条河流在沉思,它觉得自己的主人应该是一个驰骋疆场的英雄。2009-5-22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60136/

传说 二的评论 (共 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