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传说

2010-07-21 17:02 作者:龙在江湖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

古今多少事,都在一纸间。

序言

这是一个传说,或许存在于历史的长河中,但是,在史学家的笔下再也找不到它的身影;或许流传于民间故事里,然而,那是零散的,早已散佚了。我人生的一个使命,就是去完成它,我不知道能不能完成,但我必须去用人类的文字把它记录下来。传说不是太遥远,但也不是现在,它是属于一个民族的,也属于一个时代。

这是一个冷兵器的时代,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一个生灵涂炭的时代。江山分崩,政权离析,军阀割据,战乱连年,民不聊生,命难长全。有《蒿里行》曰:(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淮南弟称号,刻玺于北方。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看风云变幻,治平的日子何日到来?多少好汉壮士为了生存的尊严而不得不走入战争的硝烟,一时间,英雄舍身赴难,义军风起云涌。

贺兰是一支义军的首领,此刻,他正率领着他的部下同另一支军队决斗。英勇的士兵一个个剑拔弩张,跨上战马,在隆隆的鼓声中冲向敌人。战场上顿时杀声震天,烽烟滚滚,沙尘飞扬,刀剑撞击声,战马嘶鸣声,喊杀声号哭声混在一起,悲壮,惨烈。战争从早晨持续到傍晚,形势渐对贺兰军不利,他的对手的军队在不断增援,而自己的军队则因人困马乏而渐渐败阵,毕竟,寡不敌众。

“胜败乃兵家常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能让将士们丧命在这场战役中。”身着红色战袍的贺兰跨在战马上,一面英勇冲杀,一面吩咐部下撤退。可是,对手太强大了,他们的士兵如潮水一般滚滚卷来,贺兰军有秩序的撤退阵容被打散了,贺兰的几个贴身护卫也是死的死,伤的伤,散的散,最后只剩下贺兰将军独自一人落荒而走。

这场逐鹿之战打得惨烈至极呀!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堆积如山,残破的大旗在烈烈西风中飘展着,脱了鞍的战马嗅了嗅战死主人的面庞,悲咽地叫了数声,向着如血的残阳奔去,这一切都像是在向战死沙场的战士的远方的亲人诉说着战争的壮烈凄惨和生灵的无奈。看那平沙无垠,敻不见人。河水萦带,群山纠纷。黯兮惨悴,风悲日曛。蓬断草枯,凛若霜晨。飞不下,兽铤亡群。

苍苍蒸民,谁无父母?提携捧负,畏其不寿。谁无兄弟,如足如手?谁无夫妇,如宾如友?生也何恩?杀之何咎?其存其没,家莫闻知。人或有言,将信将疑。悁悁心目,寝寐见之。布奠倾觞,哭望天涯。天地为愁,草木凄悲。

但是,战乱并未平息,似乎那主宰山河的王者一直尚未登上主战台,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罢战鼓而唱太平。拥兵自重的王侯山大王们谁又能说服谁来归降呢?战争的最终决定的砝码一直都在指向两件东西——宝剑和骏马。看来,要统一山河,征伐和杀戮是不可避免的了。

“驾,驾……”马蹄的踢踏声伴着人的催促声在傍晚的草原上向四方传播开来,那是贺兰将军和他心的战马的卢,贺兰单枪匹马杀退了几名追兵像一条漏网之鱼,在急急地逃命,准备暂时隐蔽于山林,等待时机同自己的部下会合。“驾,驾……”战马的踢踏踢踏声和着主人的催促声开始变得更加急促而密致了,贺兰将军的背后是一轮垂落于山头的红红的太阳,它似乎不愿意让贺兰将军摸着色行走在荒野上,久久地停留在山头而不肯落去,草原上河流在落日的映照下缓缓地流淌着,似乎不关心世事纷争与连年的战乱,一任着自己的本性缓缓地流淌着,与世无争,只来装点草原和大地的宁静。贺兰将军无心停留下来欣赏草原上落日照大河的景象了,尽管人困马乏,他依然在急惶惶地赶路,贺兰将军抬起头来,望了望前方的胡林及胡林后村庄中升起的袅袅炊烟,

“过了这片胡林,就有人烟了,天无绝人之路,今晚有投宿的去处了。”他像是见到了希望,突来的兴奋劲暂时赶走了疲倦,他双腿用力的夹了夹马肚子,手执马鞭用力地打了打马屁股,马儿领会了主人的急迫心情,也强打精神,蹄子迈得更快了。“驾,驾……”就在赶到胡林一个箭步的距离,马儿惊叫着止住了前进,贺兰将军来不及稳定自己的身子,就从马背上摔落下来,掉进了草原上的洞中,贺兰将军努力向上攀爬,可洞太深太陡,他使出全身的力气都无济于事。

夕阳已经隐没于山头,只能看到西天红红的霞光从山头散射到草原上,像流水一样,把草原洗的绯红,就在这个时候,山原的远处传来了埙声,凄切哀婉,苍凉悠远,沉郁顿挫,同红红的晚霞一样在装扮点缀着大地。贺兰将军的战马站在洞口望着自己的主人,眼中依稀流露出两颗晶莹豆大的泪珠,以示自己决不离开自己的主人。贺兰将军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他无奈地看了看守在洞口的战马,不禁流下了两行英雄泪。

“苍天呢!你果真要绝我吗?一个年轻的义军首领在刀剑横飞矢石交际之中没有殒命,今天,要绝死在这小小的洞窟里吗?马儿呀!你快走吧!别在这里守候你的主人了,看来我命中注定,难以回天。去寻找新主人吧!如果你能摸到我的营寨,去向我的部下述说他们首领的不幸吧!马儿,快走吧!你的主人今天给你自由了,你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了,走向草原也好!做个无拘无束的野马,不为任何人马首是瞻。的卢,快走吧!”贺兰将军说完,拔出来自己身上的佩剑,欲行了结。的卢见状,慌得绕着洞口不停地奔跑,哀鸣声不绝于耳。贺兰将军大惊,放下宝剑,叹道:

“果然是一匹有灵性的宝马呀!”

的卢饶洞口跑了三圈后,忽然俯而喷,仰而鸣,声达于天,而后垂下脖子,跪伏于地,用嘴把缰绳推下洞中。贺兰将军又惊又喜,急忙抓住缰绳,一用力翻出洞口,抱着心爱的战马痛哭流涕,的卢偎依着贺兰将军,他们像是历经生死隔绝的重逢兄弟,又如同失散多年苦苦寻觅的恋人。他牵起战马,穿过胡林,向着几家灯火走去。2009-5-16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60070/

传说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