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一蓑烟雨任平生

2010-06-27 17:01 作者:柴秉文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只有两种人,一种为名,一种为利,熙来攘往,忙忙碌碌,人们都在名与利的网里苦苦纠缠。名利是场,几多较量,几多迷惘;名利是网,几多奋斗,几多沮丧。人生三千烦恼丝,剪不断理还乱,都是源于名与利。人们追名逐利,即便伤痕累累,一身风尘,满身疲惫,仍然乐此不疲。很难说名利是是珍宝还是粪土,只能说名利对人们的诱惑是巨大的,是无法抗拒的。我们每一个人都被名缰利锁所羁绊,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名利场拼杀,风里来里去,即便伤痕累累也无怨无悔

我们都是名利场中的名利客,谁都逃不出名与利的羁绊,在名与利面前谁都难以做到坦然。每一天我们都在追逐着想,每一天我们都追逐着快乐,每一天我们都在追逐着幸福,有的高洁,有的卑琐,有的神圣,有的庸俗,有的纯真,有的龌龊。名利场中我们的心虽不曾屈服,但已血泪迸溅,脚步虽不曾停息,但也是磕磕绊绊。名利很轻很轻,轻得如同鸿毛,有人把它视为过眼的烟云,名利又很重很重,重得如同泰山,有的人把它看做心中的宝贝。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能看破红尘,又有多少人能堪破名利。严子陵湖边垂钓,他钓的不是鱼,是寂寞,是对名利失去信心的无奈;竹林七贤,醉卧山林做广陵之叹,不是蔑视功名,而是对名利不可求的落寞;陶渊明在五柳树荫之下悠然望南山,看似逍遥自适,实际上却难以掩饰内心的苦闷;李太白纵酒狂歌,仗剑江湖,视王侯贵胄如无物,高吟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可见青莲居士也无法脱尘出俗。高居庙堂的,心怀江湖;流落江湖的,心怀魏阙。而现代人一边享受着高度发展的物质生活,一边肆意挥霍着能够享受的一切。现代人追逐名利的脚步也一刻没有停止过,超级女声,一成名;星光大道,流光溢彩;晚舞台,名利双收,一个个刻意包装的各路明星,纷至沓来,目不暇接。我们的社会本来就很浮躁了,经名利一搅合,就更加光怪陆离了。追名逐利的现代人加快了追梦的脚步,却远离了自己的精神家园,清风明月,红袖添香;忠肝义胆,义薄云天的那份纯再也找不到了,人与人的距离感越来越远了。人与人更多的靠利益关系来维系,感情越来越淡漠,功利心越来越重,使我们的内心越来越扭曲,越来越被铜臭所玷污。

窝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生。人生渺渺如天地一沙鸥,争来争去也走不出名利之场,跳不出矛盾之窟。浮名浮利,虚苦劳神,真的不如都把浮名浮利换了浅吟低唱,无忧无虑,其乐陶陶,放下功名富贵之心,便可脱俗,放下道德仁义之心,才可入圣,我不想脱俗,更不想入圣,只想做一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杯茶、一溪云一台电脑、一卷诗书,其时挺好。

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才是人生佳境。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7275/

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