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五月的天,五月的风,五月的心情

2010-06-13 13:25 作者:流泪的红棺材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五月的天阴晴不定,五月的风乍暖还寒,五月的心情坚定又犹疑。

暮烟弥漫了整个山,弥漫了心情,突然就恍惚起来,究竟怎样做才是有意义。

站在幕下的山中,极目望向远处,点点闪烁的灯火,苍茫,遥远,竟是望不到家的方向,有种不知身何处之感。

初到山上,生产不稳定,几乎处于瘫痪。机器不正常运转,甚至刚维修过,不知何因就停产,每天都在检修设备。不生产就没效益,这么多的工人的工资,机械的租赁,高压电费,贷款利息,等等,每天就得八千多元的支出。没有比我焦虑的人吧,工人悠闲,因工资照旧,绩效工资没能实行起来,还没摸索出可行的工资实行制,因产量没办法准确计算。对着总出故障而停产的现状,想哭,甚至想给冥冥中的操纵者叩头,着急又无奈,嗓子嘶哑了,脚跑痛了,体会了什么叫着急上火。

一直不喜欢做生意,不喜欢经营,一份稳定的收入,可以糊口,可以安稳的生活,就满足,所以曾鄙视父母总以生意人的言谈和做事,以为自己今生会活得自尊而充实,远离世俗的纷争和金钱的诱惑,高雅平淡。可是,人生就是一个圆,我们总以生存为圆心,起点与落脚,是那么的吻合一起,周而复始的运转,奔波,依然逃脱不了金钱的奴役。

避免不了家族式的管理性质,创业初始,许是基本如是。所以,老公的哥哥嫂子,姐夫等等,参与进来,两年来,没能步入正轨,管理混乱,财务糊涂,一本模糊帐,而投资一直在进行,本不愿参与,直至每每听老公发脾气,摔手机,大骂他哥的一些损坏企业的作为,无奈高薪聘请了厂长,和几个管理人员,明白老公也是焦虑不堪的。他是国家公务员,有单位的事要面对,我不忍再安然,也不能再安然,背负几百万的债务,也安然不起来,不是每种事都可以难得糊涂的姿态。存在,眼睁睁的存在着的事,只能面对,无可逃脱,自以为是的安然不理,是自欺,是懦弱无能。(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公的哥哥嫂子明显的排挤,不喜欢我的参与,许是触到了他们的利益,竟搬出婆婆打压我。我不予理睬,老公第一次维护我,与我站在一起,其实我知道,他是怕我借机撒手不管,又一次把他绑缚在山上,从我上山以后,他从心理上解压,更从精神上解脱一般,自在逍遥了许多,所以,他完全彻底的维护自己的老婆,好像是我们很少有的和谐。

从决定上山,也犹豫了很久,怕恶劣的环境,怕沧桑了容颜,怕一些未知的。可一旦决定,即义无反顾,执着去做,是我的本性,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说,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认为我娇,认为我弱,认为我是温室的花,只会享受不能吃苦的娇贵躯体,司机小杨说,我不会在山上待过三天,并且是很肯定的语气,因为他几乎天天开车载着老公去山上,领略了那种环境,有朋友打赌,说以三个月为期限,认为我绝对坚持不住,只有我自己相信自己,我能坚持,我就是那百分之一,是那百分之九十九的对立面。

每天早上五点多起来,只为听到那机器转动起来的咔哒咔哒声,挖掘机破石的打钻声,装载机突突的运行声,这强大的混合交响乐,是种安心的曲。风夹带着尘土飞扬满山,拉石料的大车蜿蜒在山道,曾经厌恶大卡车,厌恶司机大声的摁喇叭,认为必是粗俗之辈,而这时,大卡车在眼里是可亲的,它连接着企业的命脉,输出的是成果,是利益。

夜晚十一点,放炮工站在上面,打着手电晃动着信号,大声的警告:放炮了!

各种机械从工作场地开到隐蔽处,嘱咐工人注意安全,随着两声地动山摇一般的震响,渐渐的空气中弥漫了炸药的味道,浓密,不敢顺畅呼吸的感觉,怕有害气体的侵入。

,感觉很冷,带的衣服不够,瑟缩着,不像天,不似天,这样的天气总使我不安,反复感冒,看着年轻的工人身着短袖,而自己一味厚重着衣,唏嘘,无奈。

常常要参加各种会议,从山上直接回家,总是先洗澡,脱去山上着满尘土的衣服,翻动衣柜,却不知穿哪件合适,觉得穿哪件都不合适,感觉没有衣服可穿,瞬间有满满的感伤,心口盈盈一腔泪水,却不知该洒向谁,委屈与谁,疲惫,身心俱是,不逛超市,不逛商场,脱俗,一味的睡去,醒来,再度上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6045/

五月的天,五月的风,五月的心情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