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江南雨·倾城

2010-06-10 23:54 作者:慕雨倾城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江南,倾城……》作者:倾城殇(堕落江南)

(1)

一把折扇,一柄清冷宝剑,剑如霜。

炫彩华衣,倾城容颜。

回眸,浅笑,绝世。

为何忧伤的眼神熠熠生辉?公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请留步……

不回头,满面霜,苍白无血。

纤巧玉指,

公子,沦落江南……

(2)

天不老,情难绝,

轻柔的里轻若游云的风。

朱红栏杆,满目忧伤,

你微弯的如月唇,

蹙起的枉凝眉,

生涯原是梦。

公子低吻南国女子如雾冰冷的唇,

慕雨倾城……

(3)

青青幕帘,湿湿江南,

悠悠路,淡淡青慕。

怜惜南国女子的绝世容颜,

一杯薄酒,肝肠寸断。

谁让我不是你命中注定的女子。

公子……倾城。

自古红颜薄命,

浓云里,青缈纱橱,夜雨微凉,

烟花俨然以自江南落,

若是公子,可待妾梦醒?

然后,消失不见?

(4)

公子倾城,一笑便是痴醉。

颠倒的思魂,苦短的人生

铁打的南宋,飘摇的词风。

一场寂寞凭谁诉?

公子消逝如风,南国女子痴痴等候,

等到花尽落,夜,雾蒙蒙。

愁断肠,话思量。

(5)

揽入怀,躲在长长的亭里听雨声。

南国女子颀长的发,

贴着公子的脸颊,

湿湿的,

为何?

公子,为何远行?独留妾在这凌乱的南宋。

夜风,湿透了的江南微雨,

看破了的灿烂红尘,莫言离别

离别苦。

只愿衣裙飘处,云霞漫天。

(6)

左手江山,右手南国女子的青腰。

飘摇的王朝,

已不是铁打,凌乱凋残的国土。

公子何在?

南国女子何以投进他人怀抱?

毕竟相思,不似相逢好

可惜公子已远去,纵使南国女子已是绝代王妃。

大宋的妃子,

今夕何夕,忘却公子吧,哪怕倾城一笑,

寸断肝肠。

(7)

公子倾城,

你是妾心底的金戈铁马,

我可是你国度里高高在上的王?

南国故土,

飘摇的王朝,

你仍是月树下的那吹箫书郎,

我浅谈琵琶你清唱南国古调,

青烟袅袅玉生绵,南国幽梦醉红颜……

(8)

倾城公子,

可否共饮一杯这不是佳酿的断肠酒?

妾只恨王朝飘零,

无安神之所,坠入皇室,

做了注定要孤单一世的妃子,

厚厚的宫墙,潋滟的光。

只是家园尽失,南国女子只好委身一个男子,

即使,不这男子。

世间,又有几人懂得爱?

公子,原谅我的痴情,

为倾城,今世只爱倾城一人。

(9)

倾城远目,故国不堪回首,

冰冷宝剑熠熠闪烁。

寒光凝气,血色如光,

疏雨黄昏,紫霞满空。

莫言,苏莫言,

无需多言,

公子懂得你的不舍,

包容你在这乱世里的无奈,

坠入皇宫总胜过蜷缩青楼,

哪怕埋没红尘,轻浮今生。

(10)

命中注定,

这世界的一切,竟是冥冥中安排好。

公子倾城,注定要刺杀这南宋的皇帝,

这皇帝,是莫言,苏莫言的夫君啊!

公子可舍得莫言一生寡居,

丧夫守丧,终生无法再嫁。

倾城迷茫……

眼目寒光犀利,猩红眸孔,

拔剑,飞逝,血花四溅。

倾城左臂瞬间断裂,

倾城……公子……为何自断手臂?

(11)

浮花浪蕊,

涓涓即逝的溪流,

独臂公子,倾城……

为南国女子断一臂。

不枉相识一场,自此,

这南宋王朝,这繁花乱世,我当无憾。

再不亏欠,

樱花木道,

青青的江南雨,

血红的南国女子泪容颜,

公子倾城,从此,只一笑,

便醉倒无数红颜。

却遗憾,永世独臂。

(12)

国都,南宋,

宫内,歌舞升平,

护城河外,已是刀枪剑影,血流成河。

骏马飞驰,荧光铠甲即闪而过。

带头一长发公子直逼皇城。

近看,

竟是独臂……

苍白绝世的容颜,

倾城公子……

这样的王朝推翻也罢,倒不如这繁华世间从此葬身天涯

倾城之后,皆是英雄,个个身怀绝世武功,

霎那,倾城已攻入皇城。

迎面,竟是……

竟是……

(13)

莫言苏默言……

锦缎披身凤冠霞帔。

身后宫女陪侍,守卫严明。

倾城之马嘶吟,莫言愿望见马背上的公子,

心,隐隐作痛。

一瞬,泪流满面。

滴滴落进干涩的江南青石板里,

倾城走后,江南已是三月无雨。

莫言,想疾步走进,

却突然想起,自己,已是大宋王妃,已是别人的人

……

(14)

浮华若梦,烟雨江南。

谁的醉生梦死,莫言,倾城……

这江南,已是满目凋残。

倾城远望皇城,

朱红的栏杆雕梁画栋,

凤舞九天龙攀云烟,

这均是那些贫困乡民的脂膏啊。

昏庸的宋主,

沦落的江山,

辽人的铁骑,

本是繁花如天堂的江南,

今已满目疮痍。

(15)

倾城,

你当真要弑君,

哪怕他是我的男人,我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

妾呜咽不语,低头眉心的痣。

倾城曾亲吻的冰冷如霜的唇,

如今,唇心艳红,

凝香丸,碧玉簪,梨花锻。

云锦,锦缎披身的南国女子。

莫言,这大宋王妃,

已忘却人间烟火,只愚爱这宋主,

这糊涂暴君。

倾城闭目……不愿再看着女子,

心已渐远的莫言。

(16)

邂逅一场盛景,

看一眼被遗忘的佳人,

倾城不语。

已为你断一臂,今世再无相欠。

今朝弑君只为除暴安良,

为了天下苍生,

莫言,原谅公子的善良。

善良只为黎民,只为这如花的江南雨。

落泪成珠。

南国莫言已是这个沦落王朝的嫔妃,

便不再是公子倾城曾亲吻的风尘女子,

便是要遗忘的,相见注定不再相识。

已成陌路,毋须强求。

(17)

哪怕,

思念清冷如霜雪,倾城思念的,

曾经的莫言,是那个抚琴弹奏一曲《东风破》的南国女子。

不是大宋的王妃,

容颜只是躯壳,

是最好的伪装和欺骗。

倾城,拔剑,面目苍白清冷如冰。

策马奔驰,穿过莫言身后拥簇的侍从,

直奔大殿,

倾城……倾城……倾城……

莫言疾呼,疾呼:

小心暗箭……!!暗箭……

大殿之外,万千弓弩手,

万箭齐发……

(18)

绝世武功,倾城凌空飞起,

天女散花。

箭群,已落至青石板铺就的皇宫地面,

深深刺穿。

莫言……为何告诉这惊天秘密?

宋主若是知道这呼喊的声音源自莫言,

会是何等愤怒?

莫言,为何,救我?

倾城纵身飞回,面露柔光,直视面前这昔日的南国女子今日的宋妃。

倾城……因为……

因为……因为挚爱,倾城公子

乃妾今世挚爱……

(19)

莫言,莫再言,

已为人妻,已是这宋主之妻。

就是公子的敌人,哪怕南国女子不愿。

这是宿命,是被毁灭的命运,

倾城……为何一定要灭宋?

什么深仇大恨让宝剑饮血?

倾城默然,身后,皇城侍卫步步逼近。

冰冷的剑锋闪烁着青辉,

褪尽芳华,终为一场空。

兄弟之仇,不得不报。

天下苍生,不得不求。

为了黎民,为了仇恨。

莫言,这一剑,倾城必须刺。

(20)

夜微凉、灯微暗、

暧昧散尽、笙歌婉转。

僵持不下,倾城身后,已是尸横遍野。

血泊,尸体,断剑,猩红的宫灯。

莫言,不要再阻挡,只一剑,

便可成就天下苍生。

公子……虽是一剑,却是妾之一生啊……

南国女子低头呜咽,声泪俱下。

倾城之剑,微微颤抖。

他纵有绝世武功,却终究难过,

美人之关。

自古英雄大都如此,却未想,倾城亦会如此。

公子,本应是麻木没有任何感情啊!

(21)

那一晚,那静静的夜,莫言抚琴公子吹箫,

如此惬意浪漫。

却成了,永远过去

那夜之后,倾城一去不回,莫言翘首等待却换来的年华已逝。

君若无情我便无意,

倾城,南国女子,毕竟,是个女子。

是要躲在男子怀里倾听呢喃细语的女子。

你在大漠之中苦练绝世武功只为报仇,

却不曾想到,女子,是需要陪的,而非隔绝,

要知道,已错过,

便是永恒

(22)

女人都是需要陪的,哪怕短暂的时光

莫言,你我已经是过去了,

已经是过去了,过去的,就再也回不来。

让我走吧在完成这个事关苍生的大事后。

这个人,我必须杀。

倾城……

为何如此,为何在你断送了我的幸福后我重新开始了寻找

却又是在我幸福的顶端你要把这一切葬送?

你的出现,

注定了我的沦陷。给我幸福,给我一个完整的丈夫哪怕他不是当今的王,

是王,高高在上,又能怎样?

妾是女人,一个小女人,一个只希望有一个安稳的家的女人。

而他,给了我这样的家,倾城没有给我。

(23)

莫言……

原来如此,倾城身体一抖,

握剑的手轻轻的颤抖。

后退,后退,再退,

剑已落,倾城忧郁的眼神望着面前这个曾经说爱他却嫁给别人的女子,莫言你变了。

公子,时间,会冲淡一切,妾已经忘了你只想有个家。

有个可以靠着的男人的肩膀。

繁华落尽,笙歌婉转,

皇宫里,瞬时静寂令人窒息。

公子木然的伫立着,而剑,,有剧毒的剑,

已在莫言手中。

(24)

剑锋犀利,闪烁着熠熠光辉,

却直直的刺向倾城,

拿剑的可是苏莫言啊!

那个深爱着公子倾城的苏莫言啊!

倾城呆滞的目光,迟疑而温柔。

能死在你的手里,已还清了今世欠你的情债。

莫言,动手吧。

我不会反抗,不会拒绝你刺来的剑,

果然,……

倾城的胸口,一阵剧痛,血流如注。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狂涌的血。

……

倾城……公子……你为何不躲开啊!为何啊!

莫言急忙收住手,却……

为时已晚。

(25)

莫言没有想到,拿起的剑真的就刺穿了自己最爱的一直等待的人的胸膛。

她只是希望皇上能够看到她的决绝,

从而可以释放了倾城啊。

公子的武功,何须皇帝的慈悲。

只一剑,便可割喉。

只是为了一个心爱的女子。

为了她小小的幸福,简单的厮守,

莫言……我成全你,还给你的幸福。

和你的王,相守终生……

天下苍生,我有愧,

只有你可以杀了我,这样我就不会再葬送你的幸福。

剑,冰冷的剧毒之剑,

已刺穿,血狂涌。

(26)

半城烟沙,繁花褪尽。

王,让妾陪陪倾城,好吗?

妾愿亲自埋葬他,

倾城,已死。尸体冰冷。

莫言,你知道的,你刺来的剑,

我一定不会阻挡。

今世欠你的已还清,

来世我再典当,来世我当与你歃血为盟。

只愿你,简单的快乐

单纯的女人的快乐,和你的王一起享受天伦。

公子……公子……公子……

若是,我们没有相识……

倾城,我一直等待的男人,一直爱着的男人

却死在了我的手里。

(27)

半城烟沙,夜,宁静的近乎窒息。

深宫墙院,一抹猩红的余光在倾城坟里绽放,。

从此宫廷上大殿中有了一个女子的身影。

有了一个冰冷如倾城一样的神情,

王已死,这江山,被一个叫莫言的女子掌控。

失落的繁花,

早逝的流年。

每天的每天,莫言都会到倾城的坟前驻足

仅仅是看看,

仅仅是怀念

谁都知道的已错过,便是永恒。

谁都迷恋的深爱过,就是牢笼。

倾城,绝恋……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5438/

江南雨·倾城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