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五月.微阳

2010-06-10 17:12 作者:诗人的眼泪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桂林的五月,是个特别的季节。

草长莺飞的时节已然过去,它属于早的三月,而非这五月。五月,是暮春的五月,颓败的五月。

岭南的春天来得很早亦去得很早,才五月,已是别离的季节。

于那片荒野之中寻觅,你渴望春天的气息,然却迟迟未能寻到。

你路过草地,那一坪熟悉的草地,上帝曾将它们打扮,翠嫩,肥壮,好让它们有气力跨入春之舞会的门槛。而此时你眼前的这一方草地却又变了模样,杂乱,枯黄,让你再寻不到定点春天的影子。

你路过树林,那一片盎然的树林,你的口饥渴着,你的喉饥渴着,你的心亦饥渴着——你已许久没有遇见那野花,那不甚鲜艳却总开满一地的野花,那散发着沁人心脾却躲在春天的背影里的野花。可你还是失望了,荒芜的树林里没有你想要的野花,只残留着些许野花的痕迹:有的跌落枝头,被岁月风干;又得残留几瓣在枝头上,用残损的手掌抚摸新生的果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寻不到那春的踪迹,你不禁微微叹了一口气,失色的眼不经意间瞥见太阳,让你不由得一愣。

只见五月的阳光,竟是带着几分的倦意,时而躲在乌云之中,时而躺于青山之内,几分黯然的阳光,微微的失落,微微的无奈。

你心头一阵的不解,迷茫的眼想要从四周找寻到答案。但你寻到的只有那倦了的春风,那倦了的乌云,还有那倦了的儿,它们显得那样的疲惫,疲惫得让你不忍打扰。

你没有去惊扰它们的休憩,它们却还是给你回应了,慈祥地。

春风藉着左后一丝气力,让自己没有消散,回答道:“它是真的累了,它将日的寒风送走,又从遥远的东方将我迎来,它已走了太长的路,却来不及休息一会儿,哪怕只是那样的一会儿……”

乌云屏住最后一丝呼吸,勉强地逸在半空,微弱地回答:“它是真的倦了,它一次次耗损着自己的光热与热,将我从偌大的海洋里唤起,再推我来这陆地,不曾停下自己的脚步……”

鸟儿重启美丽的歌喉,然发出的却是无力的回答:“它是真的累坏了,它将冬天的坚冰融化,将冬眠的动物唤醒,将消极的万物重新焕发了生机。它忙活了整整一个春天……”

你的心渐明了,原来,五月是太阳休息的季节。于是,五月的太阳,是为微阳。

心如湖水般平静,你似乎明白了许多。太阳倦了,于是在这五月躲藏,为季养蓄着精力;草儿是倦了,于是在这五月休憩,为夏季的迅猛生长而准备着;花儿是倦了,于是在这五月结束,为着夏季果然的成长供出最后一点养料……它们为了下一阶段的成长,都想在这五月将疲惫散尽,将失意散尽。

五月,不再是那颓败的五月;五月的太阳,不再是那满是疲惫,满是颓败的微阳。你在那枝头上残损的花瓣中,看到了秋天那丰硕的果实;你在自己拿满是惆怅满是疲惫的脸上,寻到了不久的将来那成功的笑意。

你让自己的脚步随意行走,不再刻意找寻些什么。五月的微阳洒在你的脸上,若有若无……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5424/

五月.微阳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