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暗遣春意入梦痕

2010-06-08 08:43 作者:安贞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天明时分,枝头的小叽叽喳喳清脆的叫声穿窗过室,把在卧室里熟睡的我催醒。睁开惺忪的睡眼。慵懒地披上外衣,穿过堂屋,早晨的阳光已经爬上西屋的窗楣。手轻轻地抚摸着朱红窗棂向外望去,一扇扇朱漆大门前吊着大红灯笼和中国结,浓郁的民俗味道与古典式砖木建筑谐调地结合在一起,相得益彰。记得去年八月间走进这座四合院,正值盛,婆娑绿荫与午轻击窗棂的沙沙声响所带给我的惬意感觉一直安泊在我的记忆里,蠢蠢欲动,促成一次又一次的想念。叫我怎么不想它?走进这扇门,就与城市楼高路堵的压迫感彻底告别。关上这扇门,市井生活中沾着油腻味道的市侩也被阻隔在门外,所有的负累皆已化作脚下安静偃伏的尘与土,不是压迫,而是承载。地球停止转动,时间放慢脚步,生活止住喧闹的声音。

天不会冷落每一个角落里的生灵,包括这个古朴气息的院落,院子里几方平铺着的茵茵碧草,在春光里盈盈嘻笑。新吐绿芽的树木参差的光影掩映着朱漆的如意式门楼。再看,高矮不一的枝头上花开得多热闹。高过围墙的洁白玉兰花与屋前几树粉红的樱花肆无忌惮地怒放。姹紫烟绿的色彩点点滴滴地穿透目光,洒在心地,温暖心房。还有鲜草的气息,嫩芽的味道,泥土的气味,条缕有序,互不纠缠,清晰可辨。不时站上我的肩头,牵着我的发丝,然后大献殷勤地在我的脸上偷偷地吻上一口。未及逃去,便被我的呼吸捉住,满足了心肺欲求。

站在堂屋前,远望小门楼,挂映在晨晖之下,素净简朴,颇具意趣,飒飒的微风送过袅动的花香,尽享着宁静、淡定、清雅。没有一点嘈杂打扰思绪,没有一丝纷扰惊扰思想,空中的云在院子上空徘徊,时空在静态的美境中定格了。感知生命“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式的走过繁华与沸腾之后的从容隐没。这时,胡同里传来声声京味的叫卖声由远及近,与天上偶尔划过的乌鸦一连串的“啊啊啊”叫声不经意地唱和,构成了回荡在耳畔深春早晨纯粹独特的韵律。仿佛站在时光分水岭前发出世人困惑的疑问,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呢?春日的四合院春意盎然,绿意跃满枝头,然而却让人感觉到幽静中透出自然的清纯。这与秋天的静有着不同的意蕴与格调。缷去沧桑和沉重,吹去冗长和繁复,简化厚重与神秘。开到荼蘼花事了,五月,大概是群芳争艳的最后时分,春天也将合上帐帏。惜春伤春之情还是留给诗词吧,此时,不可辜负春天的心意。

春天阳光带着温软的情意,光影一点一点由西屋向东屋温婉地筛动。小鸟叽叽喳喳的欢叫着从东屋房梁飞到西屋房梁,一路撒欢。像是累了,就栖息在柱梁间。春风柔软,情丝缱绻,轻轻地吹在身上。飞絮如烟,院子里的树叶一天一天舒展,但玉兰花和樱花花瓣一天一天枯萎。来到樱花簇拥的树下,轻轻的摇曳树干,花瓣像片一样散落在我的头上,划过脸颊,掉落到树根部。唉,不由得问,就这样结束了吗?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虽是在咏梅,可是用在所有花身上都妥当。落红本非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花的生命与花树的生命其实是缔结在一起的,即使是零落,那精魂也贯穿始终。看吧,那花瓣连坠落的姿态都那么优美,没有悲伤,更没有哭泣,聆听花瓣落地的声音,还是会有一丝伤感掠过心头。时间让光阴易如反掌的在指间滑过,斑驳的记忆与异彩纷呈的瞬间,构成了生命全部过程。就这么流走了,像这花瓣,前几天还含苞待放,现在却凋零了,也像一个巧夺天工独具匠心的高人,挥洒自如,变换着色彩,天的白色,春天的姹紫嫣红,夏天的浓郁,秋天的萧瑟,年复一年看绿肥,伤红瘦,花开花谢,春去春回,盎然生趣。不断地演绎着生命的轮回,在轮回中显尽繁华与凋零。岁月流经,春夏秋冬让你有着不同的感触与感悟,也许生命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精彩。像这纷落的花,来年它还是香融艳溢,粉艳在春天的枝头,给人以千种风情,千重芳意。捡拾起一瓣纷落的玉兰花瓣藏入书页中,做这个季节一抹嫣香沁心的纪念。

夕阳西下,倚栏而坐,斜阳从并不茂盛的树枝叶间穿过,照着我疏懒的坐姿,我静静地,迎着这几缕暖意,几丝柔情。品一杯茗茶,茶,肆意清香,手捧《凄情纳兰》,浸润在春阳的斜晖里,品味和感受着醇香、古老的气息,独享着宁静的世界,一份恬静,一份安逸,一份与世无争的心境。翻开书页,也让纳兰凄苦的人生画卷静静地铺开。朋友说此书只应天上读,那是他坐飞机时亲历的感受。在那万米之上白云之中,绝了杂尘和俗念,一心只随作者的指引一步步向纳兰走近。我觉得,此时在这闹中取静、近似世外桃源的古老肃穆的老北京古典四合院的庭台间,在这安静的暮日下,没有任何人的打扰,也有一份不被尘染的心境,也更能打开心扉尽情品读,也能让你通过作者特有的细腻笔触了解纳兰的内心世界,也许更能走近他。印象最深的是纳兰“人生若只如初见”。人与人相处应当总像刚刚相识的时候,美好而又神秘的吸引,深情厚意、两相眷恋,又哪里会有日后的相怨呢。纳兰的《长相思》“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不成,故园无此声。”山一程,水一程,风一更,雪一更,风霜吹老了岁月。生命的年轮固执地圈画,寸寸光阴喜迎着一个又一个春天的轮回。《凄情纳兰》是一部传记性小说,作者没有雕琢,自然淡素的描写,让人在不显山露水的描绘叙述中去品味作者笔下的一个标准的“文学男人”——纳兰,他是集人性美、思维美、文采美、形体美于一身的美的象征,这正是为什么他死后三百多年,仍被读者热的原因。伴着纳兰凄苦的人生,夜色渐染,院子一片寂静,此刻我却走不出纳兰悲凄的命运。纳兰爱妻香消玉殒后纳兰写下众多凄美哀绝的悼亡词篇,每一首都成为传世不朽的绝世佳作。纳兰31岁寒疾突发,怆然离世。“清朝第一词家”陨落沧海。此时眼前耳畔都萦绕着“泪咽却无声。只向从前悔薄情。凭仗丹青重省识,盈盈。一片伤心画不成。别语忒分明。午夜鹣鹣梦早醒。卿自早醒侬自梦,更更。泣尽风檐夜雨铃。”也许纳兰并没有死,纳兰证明了文学和一个文学男人的魅力与不朽,也证明了只有真正的美与善,能在人间逐世长存,正如作者所说,文学让他永生!他带给人间无限优美婉约和感人肺腑的至情。

暮春之夜,关掉廊灯,院子完完全全浸入溶溶的月光中。皎月高悬在新绿的古槐倒映的屋檐上,悠悠清辉下,树影绰绰。花香与屋内传出的乐音,韵致谐美,不带一丝尘俗匠痕的绝美图画。红门、青砖、瓦顶,被夜的大手笔渲染成一片朦胧,月边幽淡的闲云流溢着梦幻般的氛围。此刻,心像是永远的远离纷争,远离尘世,远离浮躁的大千世界。夜,如此的美。树影婆裟,花影摇动,暗香盈袖。“自把红窗开一扇,放他明月枕边看。”让月把你浸润得润洁温亮,褪尽浮华,心淡淡浅浅地漂浮在春意流溢的月色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夜深了,睡眼困乏,把头埋在软软的枕头里,就着这一天一地的月色,香香的进入梦乡,做一个千年盟约的好梦。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5137/

暗遣春意入梦痕的评论 (共 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