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最爱,罪爱

2010-05-29 00:17 作者:慕雨倾城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四月,初上

每个人都有着一个那样的她(他),让你想忘记,却铭记的刻骨,即使她曾经给你的,是满目疮痍的伤。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也不要去知道为什么,曾经过,就不要在乎分开或者永远的失去后谁会痛的更深。真相,像一把刀,把你伤的鲜血淋漓,让你痛的不知所措

四月的第一天,窗外,细雨朦朦

再次走进这间发廊,已是三年后,三年前的某个细雨的清晨,也是在四月吧,雨初上

还是那盏微黄的灯,琉璃的彩饰,粉红的墙面上零星点缀的发型贴图。(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哥,我来了,你这里,还是没有变”

宫泽站在门外,看着街上打伞匆匆走过的人群,双眼迷离,看到屋里的那些熟悉又渐渐陌生的东西,想着一个曾经在这里留下过痕迹的人,心,隐隐作痛。

街角,依旧响起的歌声——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进来坐吧,别在外面淋雨了,你还是老样子,总是一个人在雨里莫名的发呆,哥给你倒杯奶茶,是你最喜欢的那种:草莓加椰果”

“不用了,哥,我已经不喝那种口味了”前脚迈进屋子里的时候,屋里的那个人已经起身,宫泽知道,他没有预料到宫泽的出现,尤其是三年后宫泽突然的出现,三年前宫泽还是懵懂的孩子的时候,他总是让宫泽在他的店里喝上一杯草莓的奶茶,他亲手沏两杯,一杯给宫泽,一杯放在茶几上。而他自己却从不喝,也许,是他不爱那种口味,微甜中,泛着淡淡的苦

这是一间不足五十平米的发廊,简单的陈设,简约的装饰线条,古朴的有些发旧的沙发和茶几,茶几上摆着一些水果盒,有时还会有一些新鲜的花,不过不会是那些从花店里买来的塑料或者可以修饰过的花。哥是个不爱修饰的人,喜欢自然朴实,淡然的事物,这一点,他们相同。

他并不是宫泽的亲生哥哥,他叫林正墨,是这间小发廊的老板。只因年龄长宫泽几岁,宫泽又是他店里的常客,久而久之,他们这间就有了一些简单的共同话题。

这是是四月的第一天,微雨。

对面,即是宫泽曾经就读的学校,曾经留下无数回忆许多忧伤的地方,有她们的讥笑和无情的讽刺,有登上领奖台的自豪和一个人无端忧郁的落寞。这里,记载了曾经的宫泽成长的一点一滴,哪怕这些成长,宫泽已经努力了三年去忘记,却总是没有清空。

世界就是这样,有些事你明明想忘记,却记得比任何事都深刻;有些人,你明明不愿意忘记,却在时间的流逝中,渐渐遗失——

但千雅,宫泽应该不会那样轻易的忘却,至少,在这一生的时间中,千雅注定是他逃不过的劫

一所被所有人遗忘的破旧的学校

一个被很多人丢弃的偏远的街巷

一首被很多人传唱又渐渐忘却的古老伤感的情歌

“哥,最近这里还好吗?生意怎样?”

长久的沉默后,宫泽渐渐适应这里的静谧,像多少年前宫泽适应千雅一样,包容她有时莫名的孩子气,喜欢躲在宫泽怀里像只受伤的小一样静静的听宫泽的心跳。

他总是习惯了适应,习惯了用沉默交换别人的不屑,或是怀疑的眼神,谁都知道,宫泽缺少他们拥有的那些美丽的爱,和显赫的身世。有些翅膀早在没有飞翔时就已经丢失,而宫泽却再也没有机会飞翔。

宫泽微蓝的长发低垂,盖上了眼睛,发梢,是当年千雅故意留下的一卷刘海,

宫泽望着门外静静的街道,雨丝朦朦,潮湿的空气里泛着一些微微古旧的气息。远处是当年宫泽就读的高中学校,隐约出现在他渐淡黯然下的眼眸里,三年过去了,那些暗伤却依然没有减轻他心底的痛,他逃避了三年,躲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国度寻找可以治愈伤口的药。最后上天却仍旧捉弄他,回到这个曾经记载了他和千雅美好回忆和悲剧结局的地方,一切,都是注定

“还好吧,一切还是老样子,只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经营。千雅还在的时候,这里还会有个照应”

下意识的,林正墨看了看宫泽的眼睛,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啊:暗淡无光,深蓝的眸孔里似乎藏着一把锋利的刀,看着吊顶的天花板,无声的沉默,眼神中散开的是无数花凝结的光,忧郁,决绝,惨烈,似乎要把眼前的一切都抛弃却又被无端的遏制住。

“千雅——哦,她在的时候,确实会有很多欢笑,她很可人”

宫泽熟练的从衣服中掏出香烟,娴熟的动作让正墨凝视了好久却欲言又止,他踱步到门口,看着外面零星的人影,转身:“宫泽,有些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谁的谁,她只是个过客,走过了,也就不会再回来。千雅——她应该会幸福,那个人有着很好的条件,听说还在外面开了一家公司,有着很丰厚的收入,不会亏待了她”

“哥,我知道,我知道他会幸福.。”宫泽把头埋的很深,蜷缩在沙发上,长长的微蓝的头发低垂的几乎接近到地面

千雅,淡蓝色如瀑布般颀长低垂的发梢下掩盖的清纯透明的眼眸,淡紫如墨的手指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疼,纤瘦薄如纸的身子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倒。宫泽第一次看到千雅,便感到心底一阵莫名不知不觉撕心裂肺的疼痛

她的出现,注定了一个人的沦陷。然而没有人知道,两个人的出现,却只能有一个人活着,是怎样的悲痛欲绝,还是前世的诅咒在今世应验

幸福来临的时候,很少有人知道。而知道后,却以失去,悲伤,逆流成河——

读张爱玲的文章会让你想到欺骗、堕落、颓废、肮脏,看到千雅淡蓝深邃的眼眸会让你想到纯净、清新,看到宫泽低垂的银蓝色的发下掩盖的忧伤冰冷的面颊,你会感到绝望、窒息、孤独、哀愁。就是这样两个多少年前似曾相识的人之间埋下的一开始就注定是错误、背叛的恋情里,没有谁对谁错,只是在错的时间遇到了错的人,同时开始了一段错误的相识

宫泽第一次看到千雅,是在三年前这间小小的发廊。总觉得,千雅是个连说话都像唱歌的女孩子,仿佛是清澈的教堂里最神圣的歌谣,在那古老的钟声下弥漫着阳光的味道

“哥,我来了,坐了一天的车挺累的,呵呵————”清脆如银铃般动听的声音,荡漾在屋外嘈杂的陌生人流里,街上冰冷的形色匆匆的面容,欢笑的哭泣的走过的停留的。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路线上画着属于自己的人生标点。宫泽听到这个女孩的声音,似乎是天籁般从远处传来久久不息,在心底激荡起层层涟漪。转身看到门外一个清秀的女孩伫立在门口张望。

宫泽从来没有见过像千雅一样纤弱的女孩,像是多少年前就认识似的,宫泽总感觉着眼前这个女孩和他失去联络多年的妹妹有着某些相似的感觉:如樱花般绽放的红如落日的微笑,如莲花般喷薄苍白的面孔,还有那双淡紫如墨的纤细的手指。宫泽此时才知道,原来这世上有一种病,叫双子病。当一个让你一生难忘,为之沉沦的人出现的那刻,也就是这病突然出现让人窒息的时刻。宫泽忽然感到心底一阵剧痛,鲜血似乎要顺着跳动的血管迸射出来!许久,宫泽平静的用手捂住胸口,缓缓的坐在墙边的沙发上

林正墨听到声音后,慌忙到门口,笑语迎着门外一个穿着朴素,披着齐肩长发的女孩进来。刚站定,便对宫泽说道:

“宫泽,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朋友的妹妹,她叫千雅,刚从上海回来。她学的美发,暂时到我这里工作几天试试。你们年轻的孩子有共同的语言,以后经常交流交流。”

宫泽勉强掩饰住刚才的疼痛,缓缓直起身子走到那女孩身边,宫泽没有抬起头直视千雅的眼睛,他只感觉到心底翻江倒海的疼痛,像是无数把剑穿透心脏一样撕心裂肺。

千雅凝眉望着眼前这个男孩,长长的银蓝色头发遮盖着眼睛,发梢湿湿的流着溢香的水滴,屋外下着雨,莫不是他刚淋了雨进来,那怎么又有一丝清香散出?千雅有些疑惑,凝神等待着眼前这个男孩的回答,或是林正墨能更详细的介绍一些他的情况

然而,这样的静默,一直持续着,没有人打断这种安静,大家似乎都在思考着什么,又都在等待着什么,答案,其实早就在他们心里,这一点在多少年后宫泽终于领悟到,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注定了两个人的相爱,只是一瞬间的感觉就让他们默默的认定了面前这个人会和自己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直到有一个人不得不离开,踏上本不属于他的路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4399/

最爱,罪爱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