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人生若只如初见

2010-05-25 17:25 作者:慕雨倾城  | 3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月明,已过中秋,顺手擦过栏杆上的岁月,群星啜泣,谱一曲挽歌,酌美酒对饮。

酒浓,皿碎,樽跌落,冰冷的地上,月华依旧。

那人,却已不在。是人不在,心却永恒惦念,谁是谁的谁?离开你,我终会记起你的模样,你的笑,你俊美的面,你美艳的舞步,多年已逝,你我依旧如初见。人生,若只如出见,谁与我共话巴山,共剪西窗之烛?

小轩窗,正梳妆,我驻在身后,你面对铜镜,对镜贴妆,我笑,你羞涩,面容晕红…

(一)(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舞台浓烟弥漫,幕起,你迎生上台,长长的锦袍,玉坠闪眼,袖口挽起,风化绝世。

小碎步,花弄影,凌空翻…

银枪刺空,你挽剑割喉,剑落…

霸王恸哭,山河震怒…

你饰演虞姬,一个绝世女子,乱世美神,倾国倾城…

你是一个戏子,却如此刚烈。看客们说,你是一个戏子,凡人的言语,怎能玷污你的高洁。哪怕,你真的只是个戏子。我却依然为你钟情,只是看客。

堕落江南,不是只有风流,我相信,在你的世界,我不会是个过客。

岚若,一个戏子,我的全部,的精魂,即使朦胧…

(二)

后台,妆已卸,好清秀的面孔。

舞台上的虞姬,现实中的绝美女子,你浅淡的笑靥,醉人,浓重,将我蛊惑。

摄魄的柔情,碎骨的温存。

“我是人间惆怅客”我是…你是…

今夜无眠,共饮,听你诉说戏子的辛酸,我依旧痴迷,不料你竟会饮酒,且是那么疯狂决绝。

你可知否,世上有种酒叫醉生死,喝下午的人明白,观望的人糊涂。

我不是当局者,却已为你痴心。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问你可否唱后庭遗曲,你摇头,双眼凄迷…

此时已是民国十一年,《后庭花》早已是历史,还有那些沉沦在十里秦淮的烟花女子。红尘女子有颗心是堕落的,你是戏子,未入青楼,却已然堕落。

岚若,一个戏子,我的全部,爱的精魂,即使朦胧…

(三)

民国十三年,我流落江南,再次逃亡,临别,孤月高悬,江水欲竭。

你盛装入亭,轩里只有你我,四窗洞开,凉风丝丝,入骨,入心,入酒,今夜,你我将别…

“君问归期未有期”你问我何日重逢,我长叹…

你浓妆淡抹,盛装华彩,流苏璀灿夺目。问你为何如此着装,你低头不语,我看见了眼泪…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几者容”知你者,我一介书生,布衣寒酸,穷宅门第,尚无定所安居,却成为你的知音。

我淡笑,苦笑,我知道,我们不是同路,你是戏子,我是流浪的书生。共醉吧,今夜过后,海角天涯

若人生真只如初见,我依然是你的看客,不会走过。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有一天,你会老去,容颜不在,绝世的风华不在,浓香的身躯不在,我,亦不在…可叹这青灯古店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色阑…

岚若,一个戏子,我的全部,爱的精魂,即使朦胧…

(四)

民国十五年,扬州瘦西湖,一群白绫披身的人,在街上疾行,我驻足凝望那座繁华的宅第,心隐隐作痛。

岚若,我的知音,一个戏子,死去…

民国十五年,我已沦落…

很多人,为她送葬,扬州全城的菊花凋落。花碎,一地枯黄,瘦西湖上漂浮着一件戏袍。岚若的戏袍,袖口依旧挽起,红艳如血。我看见湖边的折扇,捡起,似曾相识。

展开,我恸哭,泪流满面…

扇中题着那夜你我共醉时,留的诗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岚若,一个戏子,我的知己,永别…

没想到你真的如此爱我,如此留恋,死时亦带着我的过往。我转身,不去看人群,泪如血涌…

我没有送你,在你投湖的地方,注视着你的消失,可心,却从此破裂…

自此你不在是戏子

碧玉钗梨花落水流星舞榭歌台——

幕落舞台暗淡——

你的红脸青腰遗失的落花柳絮

你我早已不是初见时间之隔再见却是永别

天与地的隔离阴阳分别的煎熬

你是否愿意长眠你最终长眠你在长眠的梦里可忆起我?

岚若一个戏子我的全部爱的精魂——

(终结)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一鞠轻泪缠绵了亘古的哀愁可叹这迷离的眼神竟看不透世间的情长

岚若我的全部多少年后在天结束春天来临的时候樱花绽放我在花丛

你我依然只如初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4211/

人生若只如初见的评论 (共 3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