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蝶逐三叶草花,爱在花上

2010-05-24 12:53 作者:司马剑雪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给我一个理由,让你消失,让我在这初释放所有的迷惘。这个晚,飞倦了,逐渐归巢。花也倦了,涂上一抹墨色。这个多初夏,是谁掂起了伞柄,在斜斜的细雨中说着绵长的情话。我努力珍惜一段关于的剪影,希冀蝶儿落在三叶草花上,表演一场蝶恋花永久的传奇。

哦,好多的日子都成为爱的过去式。我们仿佛逃不过公式等号的结局。是上苍的精心算计,还是你有意无意的取舍年轮的数据?我不知。我只记得,我们在蓬蒿中嬉闹的场景,还是你故意种植一盆三叶草放在围墙边上的情景。你的情窦,无意触发了我的幻觉,我以为你的肩膀是情与爱的倚靠,那是我一生的憩园。

哦,我记起来了,也是在这个初夏,你穿着紧绷绷的红背心,手里的拿着长长的竹杆说是去掏鸟窝,在后山坡上和我一起分享吃鸟蛋的乐趣。鸟蛋没掏着,倒是你像个泥猴。你好可爱哟,像卡通中顽皮的小猴子。这个记忆,一直是我印象中最活泼的动影,它可以随时从脑际里蹦跳出来,给矜持的我莞尔一笑。

盆中的那一株三叶草开了,绽出紫红色的花。紫红色的花下,细嫩的藤蔓,悄悄地顺着围墙边向上攀沿。蝶是不知疲惫的,总是在三叶草上翩翩地舞动着翅,舞动着迷幻的色彩;偶尔在半空中划起一个漂亮的弧线。清风逐着摇曳的花,蝶的羽翼扇起了一个浪漫的初夏。掠动的心旌,随之飘忽。

当你的身影消失在半山坡上的时候,我知道,你不再是过去的泥猴了。我的痴情留给了芳草萋萋的旷野,留给了蝶。夏的故事就在这交替的轮回中结束了。常常看见山坡上的竹子依然挺拔,枯瘦中显现出独立的顽强。只有待风吹起的时候,我听见一种细微的声音,仿佛按摩着旧日的情愫。转瞬之间,风弹性的手指跟随着竹叶的声响消失在山坡脚下了,弥盖在静静的嘉陵江的江面上,与朦朦胧胧的淡雾飘移,化解为一种不可触摸的情愫,遥不可及。

仁者爱山,智者爱水。半仁半智的情愫,可曾幻化为琼瑶精短诗句中的意象,在水中、在山坡玉立?(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你的肩膀太窄小了,担不起一句童年嬉戏的诺言;而情感的逃匿莫过于身影的躲闪。我至始至终相信,你的旅程是一个圆圈,在心灵的感知和默契之下,终会回归于栽着三叶草的屋前,伫足于围墙边下,以深邃的眸光审视人生过往

我没有一丝半毫的忧郁。看着紫红色的三叶草的微风中绽放,我该怎样去理解恬淡的幸福呢?我不再因为命运的玩笑而加一把心锁,不再因此而郁郁寡欢。初夏已至,田野里遍地是青草和不知名的花儿,一个夏天的化妆舞会即将上演。风,也早已解开未了的情结。走吧,哪里都是花儿的乐园;走吧,哪里都是蝴蝶的故乡。就让翩翩的飘逸,再次承载起一个痴情的幻觉。

天气迅速升温,微笑也渐渐多了,时时如浮云般的挂在嘴角上,又时时如浮云般的游走。我的心是唯一的憩园,风掠不去,雨侵不进。我要好好守护这半山坡,守护这株开了又谢,谢了又开的三叶草,以红紫的喜悦扮靓心情。我只是时时提握住自己的心态,以静默的姿势迎拥草长茑飞的夏天。所谓:得意不要忘形,失意不要气馁。

这个夜里,我静静的托腮而坐,无需守望,也无需一切因果的结局。华丽的灯光毫不吝惜地泻下光晕,投在地板上我是一个浅浅的黑影。关于秋天的残破,我早已拾掇起来了,有如一件风衣挂在衣橱里,站立不住守望的情绪。雨在窗外斜斜的下着,窗帘坠着屋檐的雨声。听着、听着,反倒添了一点闲情。我想蝶儿们也许在树叶下,或者草丛中睡熟了。待明天阳光烤干了它们湿湿的翅膀,我又会观瞻到蝶飞花舞的小景。那盆围墙边的上三叶草花,会迎来动人的笑意。

我知道蝶恋花,永远是一个不朽的故事。并不因为我而精彩。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4132/

蝶逐三叶草花,爱在花上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