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伤别离

2010-04-27 20:53 作者:丁当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别离

三月的小,像姑娘断了线得珍珠,缠缠绵绵,悲悲切切地飘洒着。偶尔,一阵寒冷的凉风掠过,让人不免徒增了些伤感与无奈。

坐在温馨浪漫的咖啡屋里,望着窗外的细雨霏霏,冷风习习,男孩的心就像灌满泥沙的行囊,显得格外的沉重烦乱。想到从此就要与心的妻子分手,想到从此就要天涯海角,想到从此就要相见无期,想到从此就要倍受思念的煎熬,脑海里怎能不杂乱无章,怎能不思绪万千,怎能不痛断肝肠。

风儿风儿我问你,亲情爱情,为什么不能两全其美,雨儿雨儿你答我,为什么相知却不能常相聚,亲情与爱情必须割舍其一。缘自三辈单传的父亲,说什么也不接受没有儿孙绕膝的事实。一次次的善劝,一次次的哀求,一次次的承诺,却始终动摇不了那不有三,无后为大的恒心。终于,在父亲服毒抢救苏醒后,男孩与妻含泪答应了马上分手的决意。多么无奈,无奈,无奈,无奈的结局。

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坐在初相见的咖啡屋里,妻早已成了泪人。空气里也消失了往日的欢声笑语,柔情蜜意。熟悉的身影,模糊的目光,伤感的思绪,就连播放的歌曲也由邓丽君的《甜蜜蜜》,换成了毛阿敏的《伤别离》。望着憔悴的妻,看着痛不欲生的爱,男孩的心就像砸在玻璃上的雨滴,碎了一地,既不知如何收起,也不知魂归何处,只是觉得目光迷离,精神恍惚,如同风雨中孤立的小树,左右摇晃,六神无主。迷路的心,没有方向的云,亲情疯狂地袭击,重压的爱情那么软弱无力,甚至是遍体鳞伤,体无完肤。身边可怜的小草,不忍割舍的爱,暂且失去了避风的港湾,信赖的臂膀,温暖的宽肩,一味任由命运的折磨,世俗的摧残,只有无望地痴等那天晴的灯火阑珊,重新寻找终身可以停泊的美好家园。

怎能忘,病痛时妻的焦急,怎能忘,回家迟时爱妻的不安与恐惧,怎能忘,爱情甜如蜜,怎能忘,团聚时的幸福,分别时的凄。实指望能够此生长相依,永相聚,怎奈结局却是伤别离。抬起伤感的眼,压住愧疚的心,伸出无力的手,拥住抖动的肩,想言希望你幸福,脱口而出地却是我们以后可咋办。三年的情缘,一千多个日相伴,怎能说丢就不见。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同床眠,难道前世我们修得太肤浅,难以达到白头偕老的缘愿。如有可能,我们可以减寿续修,如有机会,我们将尽职尽善,如有希望,要怎样我们都悉听尊便,只要容许我们能够常相依,永相伴。从此不再泪流满面,昏天地暗,从此不再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丝丝微风牵愁思,绵绵细雨浸彻骨,凄楚人间道,最苦是别离,漫漫人生路,何时再相聚。路迢迢,风凄凄,未来更加扑溯迷离。再回首,泪眼模糊,看眼前,身不由己。梁祝化蝶何所惧,牛郎飞天追妻何所苦,唯有黛玉葬花生怜惜,多情自古伤别离,冷落锁眉几人知,谁料相聚却伤别离,只盼来世再团聚。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2341/

伤别离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