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清明时节

2010-03-31 15:03 作者:遍地草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清明时节

清明时节,纷纷。无论是阳铺展,还是和煦春风,心底,总是纷纷细雨,绵绵细雨总是萦绕在心里。在这天,本已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经意间确又回首,本已远隔天地声音,不经意间又想起。世间本如此,谁人不怀念

清明时节,原本就是草木萌发,灵性萌动,又何况是凡人的心。情由景生,看到疯长的草木,经历春深藏心底的念想,也开始经年轮回的滋生,触景生情,睹物思人,任由怀念在心底蔓延,在心头萦绕,不想挥之而去,不愿驱之而去。就由这份陈年的念想随心地铺开,蔓延,疯长。

青山依旧在,欢颜何处寻。看到巍巍青山依然苍茫入初,山上不规则的梯田依然仰望着天空裸露着贫瘠,山间的羊肠小道依然匍匐在草丛里瘦骨嶙峋,唯独失去的,是当年弯腰驼背每天走在日头前上山伴着月色归来的老父亲。想当年,我看到那懒懒地躺在山坡上的梯田,弯弯的卧在草丛里的小路,还有走在山路上、赶往梯田里瘦瘦的父亲,觉得那就是一副充满凄然写满茫然的水墨,尽管有点凄凉感,但是别有一种韵味,尤其在细雨靡靡的春节,令人默然起敬,时时想起。如今,山依旧,路依旧,风景里唯一动感的人,把身躯融入黄土陪伴黄土升腾黄土,终归也魂归黄土,把生命化作一缕青烟飘渺在山间飘渺在山路飘渺在山草丛里。父亲走下山里的风景,就是水边的水墨,一条小溪水从山里蜿蜒而来,流经父亲的菜地,父亲的菜地就在小河边,隔着一条高大杨树掩映下的路。不紧不慢时歌时舞的小溪水,铺展而来草木盈盈的河畔路,再加上不温不火蹒跚往来的老父亲,俨然一副明末清初大家笔下的田园水墨。怎么也没想到,父亲就在这幅凄美的水墨里,画完自己最后的一笔,留下一份让后辈伤心几许的惨景,断然决然地离去。那是在一个初秋的早晨,父亲依旧用弯了多年的脊背,担起自己握了多年的勾担,往来于小河鱼菜地间,用自己的执着浇灌着自己满意的菜苗。弯弯的脊背,爬满皱纹的笑脸,青青的菜地,长满憧憬的菜地,清凉的朝阳,蜿蜒欢跳的小溪,父亲就是把这样的风景留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回家还没有喝完那杯自己一辈子最的酒,就躺在地上,等着儿女都回来,都看上难舍的一眼,坚决拒绝去医院,在自己辛劳了一辈子的老屋里,合上苍老混浊的眼睛。那眼里,分明藏着那副自己走了一辈子的水墨山水。

细雨纷纷,思绪绵绵。父亲依旧走在山间的风景里,走在河畔的水墨里,渐行渐远,却永远没走出儿女的怀念,没走出儿女的目光,没离开儿女伤感的心底。

清明时节,细雨纷纷。尽管物是人非,尽管斗转星移,每一次的季节轮回,每一次的清明时节,心雨,依旧霏霏,心雨,依旧纷纷。(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50992/

清明时节的评论 (共 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