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晨曦

2009-12-26 17:12 作者:七夜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早起仰望着天空淡蓝色的脸膀。星子渐消,月光死亡的大地笼罩在淡淡的薄雾中,启明星孤独的昭示着天空的清白。轻风把街道扫的很干净,天空以东,苍白的很好看。天空以西,墨色渐淡。天像有人拿着没洗干净的毛笔胡乱勾勒了一番一样那么的凌乱,凌乱。

我总是喜欢在人们都死睡在清晨看看天空,喝着清茶。有人说在深依然清醒的人是世人最后的监守。我想知道在清晨清醒的人是什么?我想只是一个一个不安分的精灵抑或是夜的遗孤,清晨的早产儿。

整个城市都在疲惫中昏昏欲睡,山上的寺庙传来阵阵钟声,晨钟幕鼓。新的一天就这么到了,无可挽留。太阳依旧将勾勒自己孤独的弧线。从东止西,然后坠入地平线。

我也知道我也将开始自己新的一天,依旧辗转于饭堂和教室之间。麻木,行如僵尸。我的世界也许就只是如此。

我以近感觉不到曾经自己那挥汗如的打球时光,也回忆不起自己真正高兴的时光。你说这不是僵死是什么?

夫哀莫大于心死(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7738/

晨曦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