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回家的路

2009-11-30 15:27 作者:秋雨梧桐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前几天,因为临时有点事,我们回了一趟家。由于车子被朋友借去了,我们只好等他回来,出发时已是下午五点过。季的白天较短,我们刚出发一会儿天就已经黑了。我们只好打开车灯,在黑里前行。

我所在的小镇坐落在山脚下,三面环水,四面环山,这个乡镇的人大部分住在山上,要上街就需要下山,需要经过许多之字拐的路,沿着山坡往下走,一直下到河底,就到街了。街上的人要外出也一样,出门就得爬坡,所以有人说我们的乡镇就像一口大水锅,锅底是集市中心,锅边是各个村落。这个集市大部分的农产品供应也是由山上的村民人背马驮地运来,五谷杂粮,瓜果蔬菜。所以又有人说我们镇上的每一个村有一个洋芋留不住,都要滚到“锅底”来,我们的集镇是个聚财的好地方。情况属实,也难怪他们会这么说。

因为坡太陡,新修的车路当然也是呈“之”字形。我们经常回家,但是夜里在这样的山路上爬行,我还真没经历过。出了街道,不一会儿,我们就进入山谷,夜渐渐黑了下来,虽然不是深冬,天气还是有点冷,风吹在脸上,冷飕飕的,我坐在后面不停地打着冷颤,手紧紧揣在衣兜里。四周的山黑压压地向这山谷压过来,把这山谷包围得像一口井,我们仿佛是在井底。向上看半山腰处,比山谷里明亮多了,大概是月光吧。车路很陡,而且路面多是小石子,所以我们开车很慢,车子在“之”字拐的石子路上费力地爬着,向山上的月光处缓缓移动。因为是晚上,一路上很少有车辆,很是安静,只听得见摩托车发电机的嘟嘟嘟声和车轮撵着石子发出的卡擦卡擦声。也许是车子力量太差,或是山路太难行,在几个陡坡处车子都突然熄火,喘息着,车轮似乎一下也不能向前滚动了,我们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突突突地跳着,生怕出什么意外,我只好下车走一截,待走到稍微平缓处再上车。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等过了陡坡处,我热得满头大汗,不过感觉心里踏实多了,也安全多了。上了山,在一个较平的地方,我们停下来休息,稍作调整。月亮就在我们的头顶上,仿佛伸手既得,月光清清楚楚地照着人的脸。月亮身边,些许白云飘逸,淡淡的,轻轻的,仿佛月亮非主流的白纱裙。离月亮不远的地方,有几颗星星正看着我们呢。往下看,山谷里一片漆黑,像个黑洞,刚才的那些高山都成了矮子,早已被我们踩在脚下。山上不远处有几点灯火,那是几户人家的夜灯。

夜晚在这深山老林里休憩,我还是头一次,四周一个人影也没有,心里不免有些担心,但是我的担心很快就全没了。我想,这也是一次奇遇吧,要不是因为有急事,要不是我们等车晚了时间,要不是因为山路难行,我们就不会深更半夜来到这里,更不会在这样的山里有片刻的停留,我也许永远也感受不到这大自然的气息。平常的我们总是来去匆匆,忽略了路上还有一段值得驻足的风景。今夜,在这里,我总算可以弥补我的过失了,我感觉心情放松了许多,也开阔了许多;在这里,我们不分彼此,仿佛天上的星月和白沙云,周围的山水甚或是丛林处高歌的小东西都全是我的,而我也不再属于我,我属于她们,看吧,我正陶醉于她们的怀里呢!是他们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相看两不厌;在这里,头顶朗朗月光,脚踩大山脊梁,我感觉生活太轻松,太容易,就是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也不算是什么坚刚的事;在这里,我可以俯视一切,感受大诗人杜甫一览众山小的气魄,也不会有浮云遮望眼的担心;也是在这里,在这没有了人世喧嚣的静谧里,我的心得到了片刻的安宁,也才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存在。

月亮渐渐升高了,我们该出发了,经过一小段时间的颠簸,我们终于到家了。一进门,一股暖气扑面而来,是妈妈早知道我们要回来,把火塘里的火烧得旺旺的,整个屋里熏得暖烘烘的,满桌子的饭菜香喷喷的,正冒着热气,还别说肚子真有点饿了。饭后,我们一家人围坐在火塘边烤火,妈妈又拿来炒锅开始炒瓜子,我们一边嗑瓜子一边畅谈,人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那天,我们玩到三更天才睡。因为时间关系,第二天一早事情办妥,我们便下山了。

回家的路是艰险的,沿途的风景却是让人惊喜的;回家的路是曲折的,感觉却是美好的。家是温暖的,家是联系父母和子女的纽带,是一根思念的线,无论我们走到哪里,走得多远,只要这根线还在,他就会牢牢地把我们系在一起。有家,我们永远不会迷路,有家,我们的生活永远充满阳光;有家,我们忘了一路上的坎坷;有家,我们疲惫的身心才得以栖息。朋友!在沐浴阳光的日子里,别忘了回家;在遭受暴风的日子里,同样别忘了回家;坡再陡,路再曲折,再难行,别忘了那里有你的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7045/

回家的路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