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那场风雪中的事

2009-11-19 14:53 作者:龙行天  | 12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也是这样的天,也是如此的寒冷。狂风无情地吹着天外来,大地飞舞着冬日的精灵。她怀揣着一罐鸡汤,在寒冬里瑟瑟。她的身体是冰冷的,只有心与靠在心口的那罐鸡汤散发着人间的热量,与严寒搏斗。

那年她十四岁。那样的冬天,令她恐慌。

放学后回到家里的她,门上的铁锁锁住了家的温暖,昔日妈笑声朗朗的家庭氛围一下子如同从世间消失。这种情形是从来没有的。她感到孤独而且可怕。她敲开了隔壁邻居家的门。爸爸的工友告诉她,爸爸突然胃出血,已赶往县医院去做胃切除手术。邻居从医院里赶回来上班,把家里钥匙转交给她,匆匆地走了。

十四岁的她,突然感觉到世界只有了她一个人,那么无助,那么凄凉。她心里一阵阵地发疼,爸爸会怎么样?“做手术”、“胃切除”的概念令她感到恐惧。她觉得那就是决定一个人是留在人间还是去往地狱的一件事情。生离死别的感觉一下子在她十四岁的心里,变得那么清晰可见。她站在狂风中,迎着凄冷的北风,想起爸爸怀里的温暖,想起了爸爸的大手,在她头上的轻抚。父甚至比这漫天的大雪不知还要多出多少倍。从她有记忆以来所有的父爱,突然在此刻凝聚成了她眼中的泪。面临病魔的爸爸的安危,成了她紧张的源泉,发抖,想哭,无助,让她一时心里阵阵发痛。

亲情就是在亲人面临苦难时的心灵相通,情感相连。她想起了爸爸平日里为她做的飘着香味的鸡汤,那鲜美的滋味,此时伴着她的恐惧成了她想要实现的东西,她也要做一份这样的鸡汤,在这个冬天里让爸爸能喝上女儿亲手做的鸡汤,这是她唯一的想法。这或许,是作为女儿的她,唯一能做的。

她打开了门。记忆中她还是第一次独自拿着钥匙开门。她顾不得那种紧张与恐惧,从抽屉里拿了钱,一路飞快地跑到小镇的集市上买了一只母鸡。回到家里生火。厨房里顿时被这位十四岁的女孩弄得烟雾迷漫,炝得睁不开眼晴。她慢慢地在烟雾里等待。她在想着,爸爸如果喝了鸡汤病应该就好了,那种令她极端恐惧的事实便不会出现。她仍然可以拉着爸爸温暖的大手,感受爸爸的疼爱。想到这里,她脸上泛起了一丝微笑。鸡汤终于好了,她把保温瓶洗刷干净,把两条鸡腿用力地扯下来,放到瓶底,然后灌上鸡汤。用她的小手把瓶盖拧了又拧,直到双手发红,再也拧不动了,才拿来了厚毛巾把瓶子裹严,揣在怀里。(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有力的风吹着雪在大地狂飞乱舞。她发红的小手紧紧抱着那罐鸡汤,站在公交牌下等候。风雪交加,路上已经没有行人。风雪落满了她的头发,她的脸颊。红红的腮与她抖颤的手,似乎是这风雪、这严寒专要欺负十四岁的她。公交的影子却迟迟没有出现。

她不愿这样等下去,于是,她迈开了她的脚步,向着县城的方向踩踏在积着雪水的道路上前行。虽然她没有独自去过县城,也不知道县医院在哪里,但她心里有一种信念,一定能找到医院、一定能把鸡汤送给病中的爸爸。终于破旧的公交车从身后孤单地来了,正如她的孤单一样。她上了这辆四处漏风的公交车,在吹着哨音的公交车上,接受刮骨般寒风的欺凌到了县城。

那罐鸡汤被她紧紧护在胸口。

头发上的雪水已经成了冰凌,两只手背已经有些红肿。脚麻木地没有了感觉,地面的高底深浅她已感觉不到。她各处的打听,通往县医院的路线。一位好心的阿姨告诉她前行的方向。于是,当她看到前方不远处的高大建筑时,在家里没有留下的泪簌簌地涌出来,温暖过她冰冷的面颊,然后又凝结成冰凌。仿佛马上就能见到亲爱的爸爸,马上就可以扑进爸爸的怀里,那样便可以驱赶她心中的恐惧。她没有办法擦去结成冰凌的泪,于是她向着医院飞奔。

路面,积着的雪水,已经随着夜色的加深而成了冰凌。她急切的心情没有顾及这样的路面,她麻木的双脚没有对路面的感应。她突然摔倒了。侧摔令她的胯部疼痛难忍,右手掌还露出殷红的血,血又迅速凝固。那罐鸡汤滚出了好远,在她的视线里心疼地与她相对。她顾不得疼痛,努力地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去抱住那罐鸡汤——虽然她的双手已经难以合拢。

爸爸在“二0一”病房。当她出现在病房的时候,妈妈惊呆了,手术后的爸爸微睁着眼看着他的女儿:

她的脸颊红紫,嘴唇发青,头发上原来的冰凌此时正一滴一滴的往下流水,循着她泪的痕迹顺畅地滴在地面上;冰硬的积雪像军人的肩章那样,扛在她柔弱的肩上;她的衣服全是泥水,鞋子挂着的冰凌落了一地,被她体温暖化的雪水正顺着她的裤腿一滴滴地往下滴……她就立在房间那么一瞬间,脚下就有了一小汪水,那是被她暖化的寒冷。

她与爸爸的眼光相对,看到爸爸慈祥的目光里闪烁着晶莹,她笑了。甜甜地笑了。所有的恐惧烟消云散。她知道,手术把爸爸留在了人间。她轻轻地走到病床前,把鸡汤拿出来:“爸,我给你做的鸡汤……”

看到逐渐变成水人一样的她,爸爸的眼泪流出来了,妈妈的眼泪流出来了。一位护士阿姨,拿了一条被子,把她全捂在里面:“孩子快捂捂……”

“她”就是我的妻子。是她十四岁那年发生的真实的故事。岳父告诉我,她做的那鸡汤没有放盐,那两条鸡腿也没有煮熟。不过,味道很鲜美,值得一生回味。现在又是风雪天,想起那罐鸡汤来,一点也不冷。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6353/

那场风雪中的事的评论 (共 12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