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雪魂

2009-11-17 19:43 作者:秋之恋  | 4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下大的那天,在省城上班的外甥女平打来电话,说她要来我住的这个小城办点事,一会就到,还带过来一个叫清的同事,一个厦门女孩,让我多准备几个菜,还没等我问清楚,那边电话挂了,她永远是这样,风风火火。

两个小时后,平和清上得楼来,平一进门就咋咋呼呼,报怨赶上这种鬼天气,她旁边的清倒显得安静很多,这是个皮肤白皙、面目清秀的女孩子,但是眉目间又象是笼着淡淡的哀怨,她让我一下子想到《巷》里那个结着丁香般惆怅的姑娘,她的沉静与忧郁又给人一种如如诗的感觉。

饭后,平看电视,清站在窗前看飞扬的雪花。“小姨,你说天堂里也会下雪吗?这洁白的雪花象不象人的灵魂?”清突然问道,平冲着我又是打手势又是使眼色,搞得我不知怎么回答了。“要是人真的有灵魂就好了。”清象在自言自语。“圣经上这样说,说天堂里没有四季之分,没有忧伤痛苦和眼泪,那里不用日光照射,但永远是光辉灿烂的地方。”我不知道在清身上发生过什么,所以不知道这样的回答是否合适。这时平接到一个电话出去了,我叫清过来一起看电视、说说话,无意间发觉清偷偷的抹了把眼泪。“这是怎么了?”清坐到沙发上来,和我聊了很久,她流着眼泪和我讲出了她所遭遇到的不幸。

2002年,清走进浙江一所大学的英语系,在大二一次英语口语大赛上她认识了明。明是济南人,和她同系不同班,明俊朗的外表、成熟稳重的性格和渊博的学识,深深的吸引了清,那时清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他们很快由相识到相。他们经常在风景优美的大学校园里漫步,愉快的用英语对话,快乐的讲小时候的事、家乡的事。明常和她讲起北方的雪,漫天的大雪象一床大棉被把整个大地覆盖,世界美的想让人高呼,在南国长大的清就象置身于雪花飞舞的天地里。偶尔他们也会为一个问题争论不休,谁也说服不了对方时,就一起到网上查资料。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都喜欢到大自然中去,去发现、去感悟,周末或假期常一起游走于江南的山水间,她说他们去的地方大多是游客不曾到过的地方。那时的生活,空气中飘逸着百合花般的芬芳,美好的让人心醉。他们约好继续读研,一起为明天努力。可在大三那年,明的爸查出癌症晚期,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去世了,这对明的打击很大,他决定放弃考研,先回去工作,可好好的照顾母亲

06年毕业,明回山东,他希望清能继续读研,但清放弃了,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爱情。清说她还有一个孪生姐姐在爸妈身边,所以爸妈尊重了她的选择。回到济南后,他们先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明的母亲有儿子和懂事的清在身边心情好了许多。但是-------。

但是07年在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谁也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那是个周末,两个极其喜欢雪的年轻人来到城外,他们孩子般欢呼着在空旷的原野上奔跑、拍照,大声的朗诵咏雪的古诗词。雪花落在清的头发上,身上,她丝毫感觉不到冷,反而是热血沸腾。她感叹,多美的大自然,童话般的世界。她们一直玩到下午三时才往回走。在路上,清看到街对面有一家朱老大冰糖葫芦店,就撒娇般的对明说:我要吃糖葫芦,给我买去。明笑着说:小馋猫。便飞快的跑到公路的那边去了。清看到明笑呵呵的高举着两串红红的糖葫芦快步的往回走,大雪中,一辆黑色轿车来不急刹车,明象秋后的一片落叶飘落在十几米远的雪地上。血映红了雪,不远处的糖葫芦如两串大滴的血泪,在雪地上分外的耀眼。明就这样走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清长跪在明的母亲面前不起,她哭着对明的母亲说,伯母,都怪我,要不是我让明去买吃的,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以后我会把你当亲妈对待。明的母亲没有说一句怪她的话,两个悲恸的女人哭着抱成一团。

此时的清绝望到了极点,但她知道她必须坚强,好给老人一个支撑。强忍着悲痛料理完明的后事,清又陪了明的母亲几天。之后,她让明的一个亲戚先来陪伴老人,自己一下班便急匆匆的往回赶。可是最让她担心的事没能避免。在明去世的半月后,老人实在无法承受接连丧夫失子的打击,在亲戚去买菜的时候割腕自杀。清接到亲戚打来的电话时,几乎瘫倒在地。医院的抢救没能留住老人的生命,清扑在老人的遗体上哭的死去活来。

亲戚在帮忙整理老人的遗物时,从老人的枕下看到一封遗书,是老人留给清的。老人把所有的财产留给了这个没过门的媳妇,还叮嘱她要好好的活下去,让她回到父母的身边去。

清和我讲完她的事已是泣不成声。我也早已泪流满面。面对这个从大悲大痛中坚强挺过来的女孩我不知该说些什么,在命运的极度不幸面前,别人的安慰又是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小姨,你知道吗?我一直很自责,如果不是我,明就不会出车祸,他的妈妈也不会自杀,什么也不会发生。当时我也想到了死,可是我死了,我的爸妈又会多难过,虽然有时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可这两年还是熬了过来。”“清,你不用自责,这不是你的责任,是天意。还是回到父母身边去吧,也有个照应。”“会的,不过不是现在,我想多陪明几年,有空我就会到他的墓前和他去说话,我感觉他能听到,我走了,他会孤独。明是在大雪纷飞的日子走的,他的灵魂也会在这样的日子归来,雪就象是他的灵魂。”望着眼前这个痴情而又坚强的女孩,我走到窗前擦去了再次流下来的泪水。

雪依旧在下,推开窗户接一片雪花到手中,还没来得急看清雪花的真正形状,它便融化了,世间的伤痛是否能如这雪花一样匆匆而来又匆匆消融呢?人生无常,清的命运就如09年这突如其来的寒流。刚还是气候宜人如秋般的舒适,一下子到了冰天雪地的寒。人怎能受得了,可是还是要承受,冬天到来了,天还会远吗?不管今天面对的是什么,我们都要有希望的活着,一切都会好起来,会的,一定会-------。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6243/

雪魂的评论 (共 4 条)

  • 漫晴依缘

    漫晴依缘好文章,读罢泪盈眶.真是如此……

    赞(0)回复
  • 梦飞

    梦飞搞笑,问我啥名,不等于没问吗。

    赞(0)回复
  • 星空下的随想

    星空下的随想清的经历是悲哀的,但实际上,这也是我们所有人人生的一种写照.
    生命是脆弱的,所以这更需要我们坚强!如作者最后所写的话--冬天到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只有经历过风吹雨打,我们的人生才会在暴风雨之后,看到生命最美丽的彩虹!

    赞(0)回复
  • 秋雨梧桐

    秋雨梧桐伤感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