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弄舟江南

2009-09-08 16:23 作者:龙行天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暮里乘一叶扁舟,飘浮在江南水乡,与夜对话,听江水倾诉、深吻江雾。然后,在沉醉中不觉睡去。只任那江水游鱼,在串串灯影里嬉戏着千古的故事

尘世多尘。那纷扬的灰尘,由鼻入肺、入心,在内心里搅动,令人不安。欲寻这扬尘的罪魁,但却茫然无措,罪责隐于虚幻,隐于一些虚词,隐于推诿与扯皮。如何疗治这“尘”的危害,世上却无良医。只好,凡人自生自灭。此尘世之境,令人厌倦,怎能与一江水漂浮几只白鸭的清静怡然可比?

远离尘世、在万丈红尘里,弄叶轻舟,便水岸隔绝。亦或寻求一次静心的机会,有一次飘浮的远行是我多年的希冀。乘一叶扁舟,任尔东南西北,逐流而下,顺应着潮流;亦或风浪起时,竞风流,逆水行。于惊涛骇浪方能洗涤所染污垢;大江婉转,方显风流帆力。人生一味随波,只能失了方向。

乘风扬帆,空中积云,黑风如妖。轰轰声中,却没有那风浪。此景更映了两岸红灯,显得娇媚。随流而下,不禁渐入佳境:小桥、流水、人家;黑白里的拱桥还在等着故人来踏,河水拍打船舷奏着经典的水曲;沿岸窗透的灯火照着幸福的人家。于是,突然有了停下的惆怅,随波千里,浪迹天涯,但何处是心的归宿,何处又是心的天涯?

于那江波里读懂了千古枭雄,一世繁华也终脱不了坠入岁月。只留下传颂千古的伟迹,只留下那一片片的彊场,让人想象当年的厮杀。

薄云淡雾,夜灯水花。当夜的沉静,让一切安宁,才知道这岁月如水,暗流不为人知。一切是永恒又是暂时,正是永恒与暂时的图像,绘了人间的影像。能留住吗?东流的江水,入海的小溪?掬一捧清水吧,在手心里,让我读懂一个美丽的故事:战神枭雄壮神威,佳丽芙蓉弄女情。(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人生来就是如此矛盾。当在这江水悠悠、绵绵清静中久了,却又向往着那千古前的厮杀:着身战袍,跨血色红马,长矛金甲,冲锋陷阵,方显男儿本色,又何惧那点点血花?水的浪漫,仅仅是闲时的一杯清茶。

于是,欲找一个透着黎明阳光的晨,收了帆,切割流水,止在那一点,将舟儿拴在岸边。只是,泊在何方呢?岸上的红砖碧瓦、小巷里弥漫的炊烟,在吸引着一个旅人。独歌一曲,曲高和寡,依然觉得是孤行孤单。此时方知,滴水难成浪,孤溪难成洋。失去水的相融合聚,便会被迅速蒸发。只愿,将那肩琴换剑,斩断随波的轨迹。然后,掷剑天涯,任它去吧。

剑落地时,开成一束火红的太阳花。

图片1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1610/

弄舟江南的评论 (共 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