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陌生的村落,真实的我

2009-08-19 20:37 作者:小棉袄漫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几年没回家,其实因为没有家。出于礼节,虽然拜访了大伯家,但我是不想落脚过的;虽然他们现在很热情。到不是因为我现在忘记亲情,而是因为伴随着我父亲的意外身亡,那些亲情也似乎如云烟一般消失了。

记忆里,邻家阿婆是位慈祥的奶奶,但我见到她时,莫名的悲哀让我难过。

邻家爷爷的碑文仿佛刻在阿婆的脸上,阿婆孤零零一个人住在偏屋里,大热的天,居然生着火。她说她快死了,怕寒。火塘里升起的烟,就像是上个世纪吹来的。正屋是新楼,两层,庇护着安逸的儿孙。我问奶奶为什么不和他们住一起,她说,自己老了,肮脏。

我儿时的摇篮,距这栋邻家的新楼不足百米,久无人烟,远远望去,寒碜煞人。邻家奶奶颤巍巍地陪着我去了,一边察看破旧的房子,一边数落着我爷爷奶奶的善良、我爸的不幸、我妈妈的苦。也告诉我这几年村里的故事

我不想勾起那些痛苦的记忆。关于家庭,在一些文字里我着笔过一些。我想让它永远封存。

只是我没有想到村里的闲人能把我编成故事,摆上龙门阵,从家庭变故,到离家出走;从寄钱还账,到现在好似“衣锦还乡”。说一个十几岁的女娃,在外面能做什么?推理、分析、论证……像说新闻,像编电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就在他们编排的“电影”中,陌生了村庄,陌生了乡邻。

一汪泪水,把乡情定格。

隔壁阿婆说,你不要多心,人在世上,是要被人说的,看着你好,就好欢起了。临走,我给阿婆一百块钱,阿婆死活不要,不知道阿婆是不是也觉得我的钱来的不明不白,(或者来的不容易,不忍心?)我只好买了几包牛奶给阿婆,了却我儿时放学回家阿婆烧土豆蛋给我充饥的那分乡情。

其实乡情人人都有,只是年纪不同、阅历不同,对乡情的浓淡会不一样。

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再度回来。但我知道,曾经放过羊的山坡认识我,曾经赤足淌过的小溪了解我,曾经蹦蹦跳跳走过不知多少次的田埂小道,一定想挽留我离去匆匆的脚步。但它们如躺在后山上的爸,有一分心,却不能说话。

我只能和生我养我的家乡越走越远。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40246/

陌生的村落,真实的我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