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漫步秦淮

2009-06-03 16:11 作者:龙行天  | 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五月的最后一天,阳光照在秦淮河上,河面荡漾起幸福的笑容。十里秦淮,红灯串串,美景良辰呈现眼前,只是遥远了太多的岁月

从“十里秦淮”的亭前开始漫步,顺着曲折的小径前行。突发奇想,欲去探寻现实与历史交接的痕迹。但只感觉到沉重的脚下,大地掩埋了过去的岁月,斑驳的城墙脱去了历史的人事。历史与现实在这个世上并没有留下交接的痕迹.只有城墙上古时士兵像,还能令人想起历史.现实中的人们是怎样从历史走到今天的?中华民族的脚步踩了多少史事的教训?都无从在交接者那里得到答案。放眼秦淮,往事如烟,史事如云。任烟云浮过,小桥弄水,也搅不起历史上的一朵水花。

任何人都是岁月里的过客,生生不息是民族与人类的主题。俱往矣的长叹,随了岁月的河流而逝。历代帝王将相,风光无限,一呼百应。然而,不也是远去了吗?能留下的仅是名声,美名与骂名耳。而这名声,自在民心,自有公论。标榜不上,推脱不去。站在秦淮河边的故道上,想着这条路上该走过多少人呢?多少人倒下又有多少人站起?还是那句话:俱往矣。

缓缓前行。沉沉思考。《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让这秦淮声名远播,而除此文之外,让这座城、这条河扬名的还有很多吧?我是不愿看到色里的秦淮河的,夜色能隐去很多的真实。朦人双眼。我还是喜欢阳光下的一切,真实而又亮丽。

就在这条声名远播的秦淮河边,一对老人正静坐垂钓。绿草荫荫,波光鳞鳞,风儿习习,闹市取静。真是难得的一幅静止画面。近前敬询,方知是老伴夫妻。老妈妈已先钓得一条鲫鱼,那鱼儿游于水中,看似自由,实则处于网内。此情此景,自然也引得一阵羡慕之情:若无牵挂,于此静心钓鱼,钩沉岁月的河流,岂不是人生乐事?然,人降生便哭诉生苦,真能做到无牵挂吗?也有无牵挂者,看那无忧张三、Q李四,语不惊帝王,行不惹众怒,讨得三餐冷热,裹腹终日,只等归西了。两位老人悠闲自得的垂钓,仿佛现实的一切与他们非常遥远,也或许,他们已经衰老,不愿牵挂更多的凡事了吧?一心垂钓,无论那鱼儿从自由走向不自由。但他们两鬓的白发,分明写下了人世沧桑。

在夫子庙见到朱熹手书的“老街”牌扁,看到这两位老人的情景,想起了朱熹的一首《水调歌头》:“致身千乘卿相,归把钓渔钩。昼五湖烟浪,秋夜一天云月,此外尽悠悠。永弃人间事,吾道付沧洲。”能永弃人间事,此外尽悠悠吗?(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秦淮河畔哗哗的流水声引人沉入史海,去看看有些“人间事。”明朝在南京定都,朱元璋的后人朱厚照继位,号武宗。武宗因其姓朱,便下令全国百姓不许杀猪。可见其利用王权限制百姓的一斑。此外,“每到夜晚,武宗带上一队亲兵,在空荡的街道上闲逛。看见高墙大院的富庶之家,他就令亲兵上前砸门,然后入内强索妇女,弄得人心惶惶,家无宁日。”朱厚照算作是一个专制独断与荒淫无度的君王代表。世间因果得报是最为公平的。末代皇帝朱由检面对刚刚立国的清王朝和风起云涌、所向披靡的农民起义军,一筹莫展。他想到了去向上天祈求:“方今天下大乱,欲求真仙下降,直言朕之江山得失,不必隐秘。”上天没有隐秘,上天给他的答案是:“帝问天下事,官贪吏要钱。八方七处乱,十爨(cuàn炉灶的意思)九无烟。黎民苦中苦,乾坤颠倒颠。干戈从此起,休想太平年。”

果然,最后明、清交接,朱由检自刎而亡,曾受万民拥戴的朝廷缓缓地走向了灭亡。明朝的灭亡多像一位慢性中毒的病人:当你说他有病,他始终不承认,因为他还活着;当他毒发痛苦时,那些忠言良药已经不起作用了。如此人间事,能永弃吗?

人间多少事,付诸笑谈中。我的脚步依然缓缓向前,沿着秦淮河,去看芳草地、清溪水还有挂在桥边的串串红灯。漫步直上古时城墙,放眼回望,明朝的一缕硝烟;倾听,江畔遥至的曼妙琴声。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3459/

漫步秦淮的评论 (共 1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