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回家的路

2009-04-16 18:44 作者:老鬼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车窗外是不断晃过的匆忙的树影,靠在车椅上望着那一片因大气污染而灰朦的天空,倍感苍凉。

那些树,叶子全掉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灰黄色的树干,立在道路两旁与路边蓝色的栅栏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那不时晃过的鱼塘,奇异地让我想起闻一多的《死水》,那般萧条,那般萧瑟,水面虽因风的吹动而僵硬的泛起一点点涟漪,可怎么也逃不掉四周用石头围紧的堤岸。

这一路上,也许注定我只是一个无声的乘客,只会用笔来记录眼前的萧瑟和心中的苍凉,可能这是一种另类的人生境界吧,——我很喜欢这种被围困而放弃挣扎等待死亡的冷静。

汽车仍然在匀速前进着,我却想起了一些往事还有对自己未来的一些我认为的美好蓝图。有的很实际,因为我曾经历过,有的很渺茫,因为那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天空依旧那么灰,很莫名的看见了路旁那古老的只应农村才有的电线杆。奇怪,也很惊叹,它竟然能在这忙碌的有点陌生的城市里生存下来,说实话我佩服它,因为我是农村人却在这里丢掉了自我。(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往事和现实是那么的矛盾,过去规划的未来怎么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现在的过去也没料到它会是那样。其实,这几句话就很矛盾,只是我真的理不清它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烦好乱。

慢慢拉近的茶园里,有一个小土屋。很矮很破旧,似乎马上就要倒塌,很担心它能不能捱过下一个恶劣的风天。它静静的蹲在那里,比茶树高不了多少,我不知道是自己离得太远还是它本来就那样,·····好矮,好小,好老,好破,好孤独,也许我的人生就是这茶园中的小土屋,一步步地走向风雨,经历风雨,最终被风雨摧残。(也许这就是宿命)

走了半个多小时,眼前的景色似乎也变了不少,开始有小土堆了(在本地,也许这就是大山了吧),开始有果子挂在我道不出名字的植物上了(看得出来它很开心)。土堆有点连绵,果子有点小有点甜(它们非常俏皮的挂在树尖,随风慢慢的摇摆着,我猜肯定很甜啊,不然不会那么“嚣张”的!),这一切在此刻就是绝笔就是傲视万物的资本!

终于,我被这天残存的一点点美景和久违的霸气所感动,打开车窗:哇,好冷!可是,我嗅到了清风的味道,真的,没有一点污染的超自然的风的味道。

我开始一路的追逐,开始一路的孤独的寒冷,开始一路的把悲伤留给自己,开始一路的无助的思念。漫漫的归家路,总是只有我一个人慢慢地爬,慢慢的走走停停,慢慢地回想着过去的幸福,设想着自己未来的苍凉。我总是在想,我的幸运和不幸到底是什么,又有什么区别,哪怕一个人的时候那么长,我还是没想明白,弄不懂它们的关系,更弄不懂自己。

我怕回家的那份不真实的开心,我怕回家后的那份比一个人在学校还孤独的苍凉,邻里的不和谐是我害怕的主题,这么多年有哪一次回家没这种事我一回家大家都装着很好,可是我一走······我真的怕了。而现在,我的恐惧比以前更多,我不想她生活在这个环境中,这是一个可以把人逼疯的漂亮但不和谐的地方。

我的家乡,湖北巴东水布垭镇苦竹溪村,是个特别美丽的地方,在网络上有好多图片,可是我自己却觉得有好多更美的地方根本没有拍到,所以这个寒假,我打算自己来拍。我对家乡的热也一定会显现在里面,到时候也一定会拿来给同学们看,那是我们恩施土家族的骄傲更是我的骄傲。

在家里,我是长子,更是别人严重的家的兴旺发达的标志,如果我活好了,大家都会认为谭家的未来好了,如果差了,别人就会瞧不起谭家,也许这就是农村人的狭隘,就是封建的残存吧。别以为我没反抗,高中三年的斗争,我不惜一切的反叛,换来的只是如今的心酸和深深的自责。

妈妈说,家里又砌新房子了,想想真的蛮好笑。那时候看见邻里不和,实在忍不住了就说了句“你们再这样,可别怪我到时候不在这个家里待·····”,现在想来,妈真的好辛苦好寒心,纵然再多的不是,再多的错,可是对自己的儿子,他们从来没有任何过失啊!

突然想起了新疆老姐寒冷冰的一句话:“最应该你爱的人反而被你遗忘了”。是啊,自己确实对不起他们,从高中开始我就一直错着····

快了,回家的路似乎短了好多。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9212/

回家的路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