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今天

2009-03-28 02:39 作者:守住一份真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挂掉好友的电话,悠悠知道别人的天已经来了。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春天在别人的眼里是好的,可由于天生对于花粉的过敏,又加上本身就犯困的毛病,在悠悠眼里,春天远不如天可爱。悠悠虽然是这么认为的,可心里依然也是对春天充满了祈盼,她还是爱春天的,不过春天像极了反复无常的少女,让她本来就不是很好的心脏会倍感沉重,所以对于春天她很无奈。

近来悠悠总把小狗带在身边,小狗对她产生了严重的依赖性,想把他在同往日一样的寄存于某处实在太难,更何况悠悠也想好好的调教调教这只,她曾花心血选择的小狗。也许真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遥想当年,悠悠为了可以选择一只好的小狗,呆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害的同悠悠同居的人——她,总怨家里连个烟火的味道都没有,可如今悠悠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长,几乎没有不回家的时侯了,同居的人又开始嫌太吵,恨不得悠悠同小狗天天不回来才好。悠悠也烦了,不管是河东还是河西,总让她不能清静,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悠悠决定同他走着瞧,看谁真的可以笑到最后。由于人道的颁布和某些因素的改变,空闲的时间越来越多,现在流行的是居家##,悠悠想让退出,想带着小狗出去玩玩,想带着小狗可以更远的离开这里。哎!清明还没有过,天总是说变就变,小狗还真的挺小,悠悠知道对于自然灾害小狗还没有抵抗能力,只好今日决定先不去了,过一段时间吧。这样的决定,好像打破了某人的希望,所以从早到现在家里都是阴云密布,气压低的让人无法喘息,幸亏悠悠早有准备,打开了自已卧式的一扇窗户。从窗户往外看,还是外面的空气好,有人说只有走出去才可能拥有一片天空,是的,我不曾想过拥有一片天空,但我必须要呼息的。

后知后觉,是他们的通病;不矫揉造作,但却过于含蓄依然混沌,是他们的共性;只让看见些许的光泽,却无法让它全部的坦露,是他们能力的有限。悠悠看看自已的小狗,想着早先就曾看到的‘富养女儿,穷养儿’的文章,嘿嘿,用得到的地方自然而然的就已经借鉴了,可是世上没有什么东西在哪里都是适用的,我的小狗无论何时你都能有一颗纯真的心,我就满意了。对于悠悠自已的理论,不知道要有多少人会呲之以鼻,不知道要有多少人会连她一同数落,不知道要有多少人会说她的无知,......不用说了,悠悠统统接受,可她学不会从别人的话里找到自已要走的路,她只擅长的是一个人还是自已。看着小狗,悠悠咬紧嘴巴使劲的用力皱着眉头不让泪露下,这条小狗是只公狗,悠悠可不想他学会她的儿女情长。可是如何让他更像个男人呢?悠悠也不知道,只想坚强不爱哭是最基本的吧。

盯住一处时间长了,悠悠的眼睛会受不了。对于眼睛,悠悠知道一直不是很好,轻微的近视绝对不是主要的原因,近来才知道严重的是散光加远视。医生警告她,尽快重新另配,不然眼前雾朦胧的感觉会越来越严重,......。哎,真没想到人的神与形也会有如此统一的结合。对于散光,悠悠不陌生,眼大无神说的就是这个,只是有的人没有影响到看东西,而有的人影响到了看东西。眼睛就像悠悠本身,只是知道有毛病是肯定的,可是毛病的根源,肯定不是表面的一些东西,她也是能肯定的,但让她说出准确的原因时,她绝对又是迷茫的。悠悠喜欢那句话,用现在的东西解释不清楚时,就把它先放一边,不先肯定也不否定,相信有一天它会明了的。人更多的时侯不是让别人去肯定,还是自已肯定自已。

悠悠在这个年龄要说太累,真的是有点过于牵强。悠悠受不了太过于沉闷的消极,不是恐惧它的威力,而是怕它会连累别人生的希望。太过于消极,对于还有生命的人来说,无疑就是无中生有,只要有生命,消极永远不会解决任何的事情,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也让人越来越忘了自已生存的意义。消极不可取,积极的对于悠悠而言,还未诞生,采取一个她喜欢的中庸之道走走看吧。(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悠悠喜欢亦舒的那句话——这不是欲,这是情,须知找一个我爱的,又爱我的人,实在不易,万一错过,寂寞的滋味可不是开玩笑的。对啊,所以世上才有了这么多的绝美寻觅的诗篇,可在寻觅的路上更多的是无奈的错位,因此现在年龄稍小点的人会对天指责:上苍,你为何总不能让我遇到自已心仪的灵魂与躯体,当我不再抱有任何幻想把这一切都要归于宿命时,你又为何给了我今生无法逾越的错位与永恒。难道这就是你何为上苍的原由吗?悠悠不想过份的消沉,因为她从始到终都认为,对于寻觅的人来说,自私的拥有不会是最初仅仅想要的目的,.........。

悠悠喜欢上了,对所有的人都说好人会好的,是受二战中一位老太太的影响。在废墟中老太太,冒着生命救了敌军中的一名年青小伙子,小伙了很是感动,问老人家原因,老太太说,希望她在战争中的儿子也会像他一样在敌方可以遇见这样的好心人。大概的故事情节早就忘记,只记得,爱心的传递,有一天,也会被别人传递在我想要给的人身上就行了。对一个,那是从头到尾真的对才可以的事情,飞蛾扑火的盲目性是不可取的。等到水露石出时所有的一切也就不用嘴在辩解了。

悠悠不喜欢同别人争,连她用心血选择的这只小狗她也不乎有天会被别人截获。如果真的有一天被别人截获了,只能说明,她用心不够,不能同他心心相印,他有自已更认可的选择,而她曾付出的心血,决不会是白白的浪费,而这些本就是不求回报只要自我认可的事情。

谁也不会清楚的知道,另一个人这一秒能在做什么。悠悠只知道心在的地方就会有知觉。看着天空,悠悠知道为什么在面对他的嚎叫时,她能做到旁若无人,她心不在听不见,不知道叽哩哇啦的什么东西,还是各自做自已的事情比较好,不小心的妨碍也是天公不作美的事。天公不会永远不作美的,所以啊,做人还是要有点耐心的......。

做人还是要做有心的人比较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8072/

今天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