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散文诗四章

2009-02-21 11:51 作者:棠棣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当风起时

当风起时,夕阳挂向树梢,远山有飞逆着夕晖,三三两两,回归家园。你不曾忆起童年的傍晚,只把思绪中断在初恋的小径,让往事踩着层层叠叠的枯叶在斜阳下漫步。

当风起时,郊野紫霭渐浓,小路上人影稀疏,暮色中的路面越发白亮。你燃上一支香烟,把悠游的神思拢了拢,在时浓时淡的烟缕中,让心绪氤氲成姗姗而来的色。

当风起时,你的院门正开向傍晚,开向唧啾的雀群,院子里的菊花已走过了十月,落英纷纷,黄白铺地。在邻家炊烟的袅袅中,你把自己搁在与醒的旋涡,任其浮沉。

当风起时,流水迷失了方向,你的窗前,有落叶飘零,打着旋儿滑落清溪,随水流去。归宿何在,你不敢想象,只把心事寄予落叶,一拨一拨去向远方。

当风起时,水仙花又开放一枚,那莹白的蕊把影子投在澄碧的水中,如昨日留下的斑影。你在窗前,凝眸远望,检点着风中的往昔,三翻两弄,在记忆的丝线上打一个个心形的结。(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三月,在水一方从芦芽尖尖的河畔走来,你挽一缕清风,轻轻踏过满地蒌蒿的山野。恋人的心也如这融后的大地,带着三分醉意七分潮润,等你播下含情脉脉的眼神。你从二月最后一个傍晚的江边出发,悄悄地送来晴光中的绿荫。在河堤的柳丝掩映下,那衔泥的紫燕何时已被你从江村渔火的晚霭中渡来,好似陪你浪迹天涯的旅伴。向晚的钟声从夕晖中缓缓淌出,随着水纹依依的碧波漫向炊烟袅袅的蒲柳人家。三五声犬吠,两三鸡鸣时不时地让傍水的农家小院沉入幽静。你优雅的身影悠游在纸鸢点点的长空,你所经过的地方,醒来了蛰伏已久的暖意,湿透衣襟的青嫩如恋人柔媚的仪态,伴着晚霞的酡红叠印在悠悠的流水。

油菜花开的季节

油菜花开的季节,客居异乡的人,谁都会发疯地想念迷失在黄花中的故乡。乡村的黄昏更像黄昏 ,一个喜欢在傍晚的风中读书的人对黄昏是情有独钟的,更何况在这油菜花照亮了夜空的时节。

风中的院门一扇扇开向傍晚,落日映照下的油菜花如一条流动的河,迂回曲折,把岸边的村子圈进静谧的馨香。炊烟缓缓,榆钱纷纷,一个村子在风的软翼下走进夜色

一个在油菜花间嬉戏着并不知不觉高过了母亲的人,在天,在油菜花遥遥的香中最容易被风撩动灵魂中那根情思的细弦。静夜,乡村的梦中是否会出现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在田间的小土路上茫无目的地游荡,油菜花在夜空的眉月下燃起无边的幽静。

你的门前,草们在酝酿着夜色。月下,渔舟的橹声宁静了流水。

在四月的一个夜晚,草色正浓。手欲抬又止,想叩响那扇门却又拿不准你心湖的尺度。夜风轻轻,树上的鹊已适应了夜色,如屋子里的你。月正圆,一地的银亮中,心如坠向青石的月露。

一扇门在夕晖中闭合,是拒绝抑或是期待。在茧一般的困守中,四月将尽。门内,静如这个夜晚。门外是悠悠的流水,正悄悄向五月靠拢。夜如流水,小船就泊在你的窗下,睡梦中的它正梦呓着水流的远方,而岸上徘徊的脚步踏碎了满地的月光

推开房门,你会看到,在干净的阳光里站着一个人,白发满头,眼神中贮满忧疑,那抬着的手上尽是时光镌下的褶纹。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26143/

散文诗四章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