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难忘那双眼睛

2008-09-26 15:32 作者:小棉袄漫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年轻父亲从山坡田间劳作归来,总是给他年幼的女儿带回一些季节性的野果。记得那甜中带酸的山葡萄,在父亲的手里举的好高。嘴馋的女儿为抓到那串葡萄,在父亲的胳膊上荡起秋千。年轻的母亲拿眼睛瞪一眼父亲说:“没样子!”父亲的眼睛笑眯眯着:“我把我娃当儿子养呢,长大不受人欺负。”

那时,天是蓝的,水是绿的,山是青的。

“小呀嘛小二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那风狂......”

当女儿快乐的幼年,伴随着能唱几首完整的童谣,欢天喜地走进了村里的小学。每每学期结束,优秀学生的奖状,被父亲工工整整贴在家里的土墙上;母亲用荷包蛋奖赏女儿。父亲在一旁看着墙上的那些奖状,嘴里就说:“一年级的,二年级的,三年级的......”笑一笑又说,“嘿嘿,我以前读书一张也没得过。”那看奖状的眼神,甜甜的,分明是对自己女儿的自豪。

那时,天是亮的,水是笑的,山是峻的。

转眼间女儿已读到初中,初中学校小镇上才有。父亲背上女儿寄学的行囊,就像背上自己一生的希望。路上,千叮万嘱,要好好学习,农村的娃娃千万不要和镇子上的娃娃比穿着。但父亲的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千万不能委屈了自己的娃。女儿放假回家,就听邻居说:“漫娃,你这一上初中,你好做得呦,农闲去重庆城给你挣好多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父亲是去重庆城的朝天门码头做“棒棒军”。“棒棒军”,就是给人挑担子。是重庆城独特的风景。但那是汗水和血泪铸就的风景,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做这样的风景的。他只是想让家里多几个钱,只是想让渐渐长大的女儿也在人前打扮的花枝招展。也许,是应了“好人命不长”那句老话,父亲出车祸了。父亲还很年轻的生命在三十五岁划上了句号。

那时,天是黑的,水是凉的,山是悲的。

女儿从学校里赶回家,父亲已经不行了。女儿拼命地喊爸,他突然睁开眼睛,那眼睛已经没有什么光。但那没光的眼睛就那么看着他的女儿,一直到殓棺,女儿怎么摸,那双眼睛也没能安详地闭去。

现在,一晃几年过去了。女儿阴差阳错没能好好读书,个中缘由也许只有在天之灵的父亲知道。每每过节,就想起那双不能闭去的眼睛。欢乐的节日,成了女儿最难受的日子。

有人说女儿很懂事,有人说女儿比实际年龄成熟。

有父亲的那双眼睛在心头,还能不懂事不成熟吗?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4414/

难忘那双眼睛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