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父亲

2008-09-21 00:29 作者:温柔叛逆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父亲老了吗?

“我老?呵,我还壮着呢,扛一百多两百没问题,你们谁比我年轻?我还要做很多事呢,曹操不是言道:‘老骥伏栎,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吗,再说,我身子骨还硬着呢。”

父亲哈哈大笑反驳道。

凭着父亲的豪言壮语,凭着父亲依然劳碌奔波,日操劳。即使我在不经意间看到了父亲黑发已被白发侵占了大部分国土;即使我在不经意间发现不知何时岁月的刻刀在父亲的脸上镌刻了一道道风的痕迹;即使我在不经意间找出了父亲额头上点了好几点影响“市容”的黑斑。

我依然放心说:父亲还年轻呢。依然把年轻的心,跳跃的思维伸向外面的世界,把那一份亲情牵挂留在家里让父亲去编织。于是,寻寻觅觅,象浮萍,不愿在家里扎根,而是漂流远方,只为远方那份未知的迷茫之美。

偶尔,在遭受狂风暴雨的剥打之下,想到了家。才蓦然想起自称年轻的父亲,于是就有了一点思乡的情绪,既然有了淡淡的乡愁,有了丝丝的牵挂,那么就流回故乡吧,避避风浪,润润叶根。家依然没变,父亲站在门口的身影依然是那么高大挺拨。哦,父亲还是真的依然年轻的,心不再那样沉甸甸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小子,怎么越混越差劲?比你我还老了,沧桑咯,哈哈……”

父亲依然是那么的开玩笑,父亲毕竟年轻呢。

在外,家的感觉是温馨的,暂时忘记霓虹灯的美,灯红酒绿的闹。但在家,外面喧嚣躁动是致命的诱惑,不安分的心又浮躁起来,远方像有神秘的力量在召唤,那好吧,背起行囊,踏上征途!又开始离家浪迹的征程!

翌日,天还黑昏昏,厨房里已经碰上了锅锅罐罐了,这么早父亲在干啥呢?哦,是了,昨天,父亲说,有个亲戚送只鸡在家里,明天宰了为自己饯行。香喷喷的鸡味弥漫了饭桌,那是父亲对儿子的爱的味道,我有点失措了,父亲夹了一大块放在我的碗里,说:“鸡肉补身子,多吃点。”我忽然间回到了童年那段在父亲高大身影呵护下的快乐时光。

我张开嘴,却止了筷子,父亲很快就发现这个异常。

“怎么?”

“哦,我特地闻闻爸爸你给我的味道呢!”

“哈,你小子,打趣我?”

我把鸡肉放在嘴里,有香味,但心里却苦涩不堪,这一块鸡肉上还有很多很多的鸡毛,有的甚至还很长很粗,还记得以前父亲弄的鸡很干净很干净,就是有一点点的那种绒毛,父亲都弄得很干净的。是厨房的灯火昏暗还是父亲人老眼花了,看不清楚弄不干净?父亲真的老了吗?我想到这里,马上惊慌了,抬起头打量父亲,父亲还是没有变化啊,还是自己离家的那时候的容颜啊!父亲还是年轻的,一定是灯火昏暗的缘故,我安慰自己。这一顿饭有点难咽。

启程的鸣笛已响起,扬帆的锚已抛出。该出发了,该离开家了。朝霞刚红,东升的太阳不带闷热,只给人浑身的温暖。

父亲提着行李,和我并肩走着,父亲似乎有点沉默,我推了推他的肩膀。

“爸,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我啊?”

“去你的,你小子可真够肉麻的,哎,年轻人就应该志在四方,爸爸大力支持你这种敢拼的精神,不错,有我的风格。”

“到了,我在这里等就行了,你先回去吧爸爸,站着脚酸腰疼的。”到了路口的站点,父亲有老风湿病,腰不是很好。

“没事,再多等一会吧!”

“不用了,行了,行了,我自己等就行啦,你先回去吧,放心!”

“恩,那我先回去了,对了,你小心点,在外面不比家里,记得照顾好自己,万事小心谨慎,别惦记着家,还有,你也不小啦,也该物色物色下了,还有,有事没事打个电话回家,你妈老惦记着呢……”

听着父亲琐琐细细的嘱咐,我觉得父亲爱唠叨了,父亲不是这样的啊,他不是最讨厌这些吗?难道,人老了变得爱唠叨了,父亲真的老了吗?

望着父亲往回走的背影,被朝阳拉得很长很单薄的影子,父亲的步履有点蹒跚,背影充满了苍老岁月的疲惫。想着早上的鸡肉中的鸡毛,想着父亲唢唢屑屑的唠叨,朝阳下那长长的影子,我这才明白所有的这一切都在明示着父亲真的老了,不再年轻了,只是自己太粗心忽略了。

我紧紧了行李,再次望着越来越模糊的背影,我喃喃道:“爸,你放心,我很快就回家,多多陪你。”

钻进的士,很快沉入了车水马龙,没了父亲的身影。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14027/

父亲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