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爱情龙卷风

2008-06-18 09:25 作者:空心竹929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家里人又打电话催子默结婚了,已经记不起是第几次了,从当上了部门经理到现在,每次打电话都要唠叨半天。昨晚子默又和自己的第N个女朋友一起在酒吧HIGH到凌晨,每天除了上班便是约上自己的狐朋狗友到酒吧醉生死,麻痹神经,然后在这个暧昧的里放纵自己的疯狂。

当初为了来到这个充满欲望,充满诱惑的城市,年轻气盛的子默放弃了在南京年薪12万的工作,孤身一人到此闯荡。子默一直认为,作为一个男人,就该在年轻的时候多经历一些,多见识一些,然后才有经验来做自己的事业,保护自己的家人。所以为了责任,为了将来的幸福,纵然不舍与女友相隔千里,可子默认为男人就该潇洒一点。

刚到上海工作子默很快便得到老板的器重,升任销售主管。为了给远在武汉的女友姗姗一个惊喜,子默在火车上站了两天两夜,来不及剃掉胡子,冒着小来到姗姗的公司,已经是万家灯火的时刻,子默向门卫打听,门卫好奇地问子默的身份,子默兴奋地说:“我是姗姗的男朋友。”门卫见子默湿淋淋的狼狈样,边摇头边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他,子默有些不祥的预感,因为这个号码很陌生,从来没听姗姗提过。只是焦急的心情已经让子默忘记了思考,兴奋地拨通后,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我找姗姗”,子默在电话这头清楚地听到“老婆,电话”,子默失望地问:“姗姗,是我,你在哪里”,接着便是一阵忙音,再打过去已经是无法接通。

子默快崩溃了,自己好不容易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为了自己的女朋友,如今她却连电话也不愿接,彼此之间还有感情吗?姗姗公司的门卫见子默可怜的样子,让他去找姗姗的同事,或许可以打听到姗姗的住处。尽管姗姗的同事在得知子默是姗姗的男朋友后都觉得好奇,但是出于好心,子默还是从姗姗同事那里得知了她的住处。一路摸索到了一间偏僻的民房,姗姗显然没有料到子默会找到这里。看到眼前的情况,子默心如刀割,姗姗一个人坐在破烂的床上,床边是她和一个男人的照片,周围乱糟糟的摆放一些饮料和烟头,外面的臭水沟散发出阵阵难闻的味道。曾几何时,子默从来没让姗姗住过这样的房子,记得去年姗姗到南京看他时,为了让姗姗住得好一点,子默向公司预支了一个月的工资为姗姗租了一间有空调的房子。此时此景,怎能不辛酸?

子默强压住心里的怒火,出于男人的妒忌,劈头就问:“那男人是谁?”姗姗冷冷地告诉子默“子默,他是我的同事,我们已经同居了,你还是回去吧!”子默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想起两人昔日的幸福,如今却感觉眼前的女人是如此陌生。“啪”一个响亮的耳光,然后扔下姗姗,子默再一次淋着霖雨,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回到自己的住处。子默脑子里一直想着打在姗姗脸上的那一巴掌,应该很痛吧!真的是彻底打碎了他对情有过的希望。

子默卷缩在自己的世界默默流泪,原来在爱情面前男人也和女人一样是如此脆弱。封闭了一周,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男人嘛,就该拿得起、放得下,爱情,不就是一场龙卷风么?心已经平静下来了,子默再也不会傻傻地守着她的照片发呆了,再也不会轻易相信一个女人的山盟海誓和蜜语甜言了,要知道人生得意须尽欢啊!(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从此掉入颓废的深渊,子默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还是属于讨女人喜欢的类型,经常在酒吧里都会遇到陌生女人上来搭讪,子默也老练地和他们周旋着,很快便成了一个猎艳高手,每次体验完放纵的快乐,独自走在路上,看到路边的情侣相拥着,子默想起和姗姗一起在雨花台的许愿,如今已经烟消云散,似梦幻一般。回到空旷的房间里,子默只听见电视的回声,原来自己还是这么孤独,如此寂寞

周一子默刚到公司,还没来得及收拾起周末的倦容,就被总经理带去人事部招聘新员工,刚到办公室门口就遇上一个清新的面孔,让子默突然清醒了不少,心底被轻轻触动了一下。后来得知这个女孩叫芸竹,很普通的名字,看着她的简历,娟秀的字体,成堆的奖励。子默第一感觉还不错,当场便将芸竹留为己用,其实子默也不明白为什么愿意留她,因为芸竹不属于漂亮的女人,也不属于性感的女人,想自己在女人圈子混了这么久,居然无法将她归类。

让芸竹作自己的助理,子默其实还是有些私心的。起初子默每天就让芸竹打印文件,接接电话,多观察,少说话。有一次子默到总经理办公室去开会,他的手机响了好久,芸竹很礼貌得接起电话,传来一阵娇嗔的声音,是子默的女伴。子默回来看到芸竹接到自己的电话,很是恼火,当即批了芸竹一顿。芸竹低着头,脸憋得红红的,就好像做错事的小孩,后来子默见芸竹委屈的样子,心有不忍,为了赔罪便邀请芸竹一起吃饭。

席间子默竟然情不自禁地给芸竹夹了好多菜,从芸竹口中得知了她的一些情况:芸竹是江西人,本来自己可以直接保送读研究生,可为了早点给家里减轻负担,让弟妹有个好的环境,自己放弃了这个机会,孤身一人来到陌生的城市求生,在上大学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自食其力读完大学。子默突然感到一种责任,觉得自己应该承担,好让这个可怜又可爱的女孩少受些苦。

那晚月光包围着整个城市,两人沿着江边走了好久,也聊了好多,其实很多时候子默只是一个聆听者,听芸竹讲自己过去的事情,将来的打算,子默看到月光下芸竹清秀的脸庞,有种久违的亲切,想俯下身去抚摸的冲动。后来两人谈到爱情,谈到同居,子默想了一下,对芸竹说:“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很私人的问题。”芸竹天真地看着子默,反问道:“你该不会是要问我是不是处女吧?”吓得子默连连吃惊。赶紧换个话题,子默问了一些芸竹有关公司的情况。芸竹坦率地说:“其实公司不怎么样,很多地方不合理,人才得不到好好的利用,总经理总是信任自己的亲戚。”子默不得不对眼前的这个小女子刮目相看,刚来就敢在自己的上司面前说这样的话,更吃惊的是她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透,真的是不同凡响啊!见惯了下属的奉承和大堆的胭脂俗粉,子默对芸竹更加赞许和欣赏,看到月光下的她,有些醉意。

两人还是维持着工作上的友好关系,只是多了些暧昧。子默还是继续着自己的夜生活,只是在放纵的同时想起芸竹的样子,顿觉眼前的这些东西索然无味。在愚人节的时候子默收到了芸竹的求爱短信,子默一笑置之,小丫头,还愚弄上级,其实心里又重新燃起了爱情的热情,当子默进一步确认后,自己都没有想到可以在办公室遇到这样单纯的爱情。

当晚两人一起吃饭,很自然便将手握在了一起,传递着彼此爱的温度。芸竹郑重地告诉子默“不管你以前是什么样子,这辈子我只想牵你的手,希望你可以陪我走完剩下的路。”子默冰冷的心渐渐被温暖,这辈子我一定好好照顾芸竹,子默对自己说。后来在芸竹的执意要求下芸竹跳槽到了另外一家公司,待遇挺好,但是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感情,倒是子默觉得芸竹有时候太倔强,在同一个公司起码自己还可以照顾芸竹,看来芸竹的事业心不小,子默无法阻挡芸竹身上所承载的家里人的希望。

两人的爱情渐渐升温,子默每次和芸竹逛商店,看到芸竹对好多东西都是爱不释手,可看到价格后又悄悄放了回去,子默知道芸竹是要为自己节约,子默心里一阵感动,不忍让自己的所爱承受一点点委屈,于是悄悄买下送给芸竹,芸竹每次总是激动地抱着子默的腰转圈,据说这样可以牢牢拴住自己的幸福。看到芸竹的衣服已经落伍,子默悄悄地跑遍整个商场,向售货员咨询,然后为自己心爱的女人买来自己认为完美的衣服,虽然芸竹责怪子默为自己花钱,可子默心里更觉得割舍不下:毕竟在物欲横流的社会象芸竹这样的单纯女子不多了。芸竹为了子默也是第一次拿起自己曾经鄙视的针线,为子默绣上可爱的十字绣枕头,熬得双眼红肿,第一次绣不好,拆了再来,手也被针扎出血。子默不忍心看到芸竹瘦弱的样子还要奔波劳累,于是自己每天都提前下班,买菜回家,做好芸竹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和土豆丝,等着芸竹回家。两人开始有点小夫妻的日子了。

然而姗姗在子默公司的出现却让子默大吃一惊,她比以前更瘦了,而且面容憔悴,旅途的疲累更让子默看了心疼,子默想起了自己到武汉的狼狈日子。心在绝望过后还是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姗姗是辞了工作来投奔子默的,原来的那个男人因为自己检查出不能生育而仓皇逃离,回想从前,子默才是最坚实的依靠

子默将姗姗安排好了住处,与芸竹坦白了一切,芸竹并没有因此吃醋,反而将姗姗带回家里吃了晚餐。

子默再次被芸竹的宽容所感动,觉得自己能与芸竹在一起是前世的缘分,对芸竹也更加关怀备至。姗姗初到这个城市,举目无亲,对子默的依赖性一如从前,一有事情便向子默求助,子默知道这是一个过程,慢漫姗姗会习惯的,他太了解姗姗了。可是每个宽容的女人在爱情上也是不容许有半点的三心二意的,纵然子默对芸竹再好,可看到自己的男朋友为了以前的女朋友,奔波于城市的两端,心里的滋味可不好受。芸竹开始疯狂地加班,每天工作完回家后,已经习惯性地接过子默递上的碗筷,面无表情地吃饭,气氛有些尴尬,子默审视了自己一番,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够好了,为什么还是这样呢?每次芸竹在公司受了委屈,回家后找子默倾诉,子默觉得这些所谓的委屈不过就是因为上级心情不好,被批评,很正常,本来刚到一个公司,情况不熟悉,子默耐心地帮芸竹分析原因,殊不知芸竹竟大吵大闹,让子默开始觉得有些不可理喻。

因为芸竹公司周年庆活动,子默说好陪芸竹参加,但是半路上却接到姗姗的电话,说自己的钥匙断了,进不了门已经在外面呆了两个小时了,子默看看窗外的小雨,犹豫了一下,还是给芸竹了打电话,气得芸竹直接关掉了电话。回家后两人开始争吵,子默怨芸竹太自私,从来都不顾别人的感受,芸竹埋怨子默不专一,负气出走,子默已经没有精力再去追回。姗姗又来电话了,子默太累了,一个人关掉电话在房间里还有一些自由,紧张气氛也没了。芸竹三天没有回家了,打电话总是关机,子默想让彼此静一静也好,想明白了自然就回来了,只是自己心底原来是如此在乎她,没有芸竹的这几天,家里又阴又冷,让子默这个大男人都觉得害怕,回想以前两人的日子,好温暖。为了随时迎接芸竹的归来,子默还是每天做好芸竹最喜欢的菜,等她回家。可是子默打电话到芸竹的公司,公司里说她已经三天没上班了,子默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历史还要重演吗?

子默疲惫地回到家里,发现芸竹正在收拾东西,子默深情地上前拥抱芸竹,却被芸竹闪开。

“我们分手吧!”

“我们可以谈谈吗?”

子默的电话又响了,是姗姗,芸竹苦笑地说:“还是去见你的姗姗吧,我们没什么好谈的,结束了大家也都解脱了。”楼下的小车已经在催芸竹了。终于,子默的爱情因了解而分手,沿着车轮驶向的天边,子默再一次绝望了,只是子默的泪水不知道是为自己而流还是为别人而流了?

子默又恢复了以前自由的生活,换掉了电话,再也没有见到姗姗,听说芸竹已经升任主管了,子默为芸竹高兴,她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了,原来以为的可以重新开始看来只是个奢侈的事情,龙卷风带走了爱情,也带走了曾经的一切,生命中的女人出现了一拨又一拨,可心底总有这么一两个,伤透了子默,也凋零了他的爱情。绝望过后总会有希望,也许下一个会更好。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7320/

爱情龙卷风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