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自杀狂人

2008-06-13 18:20 作者:七月烟花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司马迁曰: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文天祥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革命烈士在赴死前轻松地说: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平常老百姓常常念叨: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北大一跳楼女生在遗书中写道:我没有选择生存方式的权利,但我有死的权利。

有些人的人生观里始终是这样定义生命的,如果平平淡淡地活着,不如轰轰烈烈地死去。保尔在《钢铁是怎样炼成中》给了生命价值最高的定义,可供人在临死之前检阅自己是否白来人世走一趟,或者还可以检验一个人来到世界是否纯粹是浪费粮食。这个世界唯一存在的公平就是,任何人摆脱不了死亡。

还有一些人对死迫不及待,选择生命的自我摧毁,比如恐怖分子,又比如选择自杀的人群。毕竟很多人认为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不是生命,当比生命更珍贵的东西永远得不到或已经失去的时候,于是觉得活着没有意义,生不如死。

陆小云说:“死可以摆脱一切卑微,一切苦难,这个世界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最的人离开了我,而是我想死却死不了。”

陆小云是何许人也?一个为了爱奋不顾身,为了一个永远也得不到的女人曾经五次自杀,而且现在还活着。真是让人羡慕,羡慕他身躯真耐得住折腾。

这个女人曾经还是女孩的时候,小云就开始追求她,在得到对方几次明确的拒绝之后,他开始调整战略,拿自认为当时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来换取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有幸认识这个让全城有好奇心的女人,叶兰今年三十有二了,从外表看,真看不出她身上有任何让我眼前一亮的地方,披着一头齐肩的直直的头发——在理发店夹直的,眼睛看上去无精打采——经常打牌打通宵的缘故,消瘦的体形,个子不高,至少穿着衣服的时候看上去一点也不丰满(估计没穿衣服的时候,也丰满不到哪去)。她老公是机关里的科级干部,而她的工作就是照顾六岁的女儿和做家务,唯一的爱好就是打麻将。

陆小云第一次自杀,是叶兰还没有男朋友的时候。他每天晚上十点都会抱着一束艳丽的玫瑰站在叶兰的楼下,打电话叫她下来,开始几次叶兰还会下来劝他回去,劝他死心。但时间长了,要自己天天去面对一个毫无感情的陌生人实在受不了。叶兰就把电话换了,任他在楼下喊破喉咙,一个人在那爱得死去活来。有一天晚上,小云竟不知道从哪里爬到了她家阳台上,在说了一大堆肉麻的话之后,就威胁说如果她还不答应的话,他就从六楼跳下去。叶兰第一反应是报警,孤男寡女的怕他软的不行要来硬的,可电话还没拨通,她就仿佛感觉到一张纸飘了下去,留下丝丝的风。她感觉这个男人当天就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她的楼下,而且是为了她死的,心里除了恐惧没有丝毫的感动可言。

但陆小云没那么容易死,只是把两条腿摔坏了,从此走路摇摆得厉害,象在跳舞。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我也这样认为,毕竟他年纪轻轻就有上百万的身家,靠的是自己的双手,生意人毕竟是精明而且理智的。

没过多久,叶兰又听闻了小云的第二次自杀,这次自杀颇有创造性,也更恐怖,他竟然往喉咙里吞了几两钉子,前无古人,最好也不要有后来者。可惜又被他父母及时发现了送往医院,他不仅没死,还能说话,只是说话有点象太监。从我认识他开始,他的声音已经变得特别奸细,想变性变声的男人切勿模仿。但我没敢向他打听感情方面的事情,万一把他惹得伤感了,他又想着去死,万一把他惹怒了,一个可以杀自己的人难保不敢杀别人。从他的眼睛可以看出来,他经常睡不好,但从他发给我一支几毛钱的烟来看,他应该把钱财看得很重。一个小气的人,竟然可以不要命去追求一个女人,真是让我费解。

在两次自杀未遂之后,小云还是一心求死,因为叶兰终究还是嫁给别人了,没有因为他的自杀而感动,反而见到他就跑。叶兰告诉我,小云对她说的最多的就是上辈子你一定是我妻子,今生的相逢就是为了上辈子的分离,没有你做伴,我今生的使命活着的证明都没有意义,只能期望来生再在一起。叶兰觉得他脑子是有毛病的,因为他们只是在公交站牌旁等车的时候认识的,随便搭了几句话,因为感觉他是个正当商人,也就没想那么多,给了他电话号码。但叶兰对感情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只要感觉对了,无论贵贱,因为她觉得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平凡的人。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认识了这个男人之后,从此生活便象噩,总要面对一个莫名其妙的人,一种恐怖的威胁,尽管不是威胁她自己,但多多少少总跟她有关系。

陆小云第三次自杀的消息,叶兰是在本地的电视里看到的,玩得够狠,直接拿一把尖刀往胸口戳,由于他对心脏的位置不是很确定,只是因疼痛而昏迷过去了,可能陆小云觉得自己已经死了,还开心得要命。这可把陆小云全家人逼疯了,时刻安排人在他旁边守着,但是他醒来之后又有很长时间看不出任何问题,甚至一两年都在生意上兢兢业业,在媒体面前从来不说一个字,毕竟死过三次的人名气不小了,他的内心世界成了整个城市的问号。

靠自己死不了,陆小云便想到了借助外力,逼别人把他杀了。他跑到一家临时地下赌场,当着几个黑社会打手的面拨了110,某某在某地聚赌,赶紧派人来抓。赌场立刻安静下来了,很多杀人不眨眼的人此刻都觉得胆怯了,心想这个人来路可不小。于是立马遣散了所有赌客,也就是所谓的清场,当时甚至没敢动他,小云当时可能很失望。但等老板搞清了他的底细之后,无论如何要给赌客门一个交代,不管他是不是自杀狂,便纠集了十几个打手白天在大街上狠狠地砍了他一百多刀。

这一幕就发生在我眼前,陆小云倒在自己的血泊中,象一只刚抹了脖子的鸭子只有两条腿在扑腾,身体在微微颤抖,尽管他非常渴望自己早点离开这个世界,但善良的市民在打手走光之后,还是帮他报了警,我想这种做法对小云来说是相当残忍的,受了这么多折磨最终还是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他只是想死而已,怎么就这么难?

多少人渴望长生不老,多少人觉得爱是寂寞撒的谎,他这个谎撒得也太夸张了,还希望着来生继续撒下去!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不是他有充足的医疗费,他可能早就死了,而且他将来总有一次自杀会要了自己的命,很多人也许正在祈祷他下一次自杀成功。但我个人还是认为生命比任何东西高贵,人的生命也比其他生命更宝贵,谁都不会有第二次,地下的人不可能有重新再来的机会,更不可能再重见日月,如果不是考古需要的话,泥巴底下还是泥巴,黑不见底。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369/

自杀狂人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