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丑小鸭的玉米汁

2008-06-13 18:20 作者:月牙痕上的吻  | 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梅小纪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疯狂地喜欢上了玉米汁。

那种温润细柔,那种独一无二,从第一次的接触,就赢得了梅小纪的心。

失意,毫无来由的打击,使梅小纪陷入了无法自拔的寂寞之中。在街边买了一杯玉米汁,喝下第一口时,抬头看见米柯就站在对面的阳光下,依然俊朗张扬但不刻意的脸,只是有点憔悴。梅小纪的眼忽然间就迷糊起来,呆呆看着那个人向自己走来。

尚未吸入胃里的玉米汁在嘴里千回百转,温暖着那些冰冷的牙床。

就是在天涯,他也还是找来了。?

想起那个堵在彼此之间的影子,梅小纪在米柯的怀里,还是不可抑止地抖了起来。(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来了又怎么样?影子还是存在,冰冷还是存在。

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除了玉米汁,能温暖自己的,还有什么呢?

米柯的是大大咧咧的,却也是刻骨铭心的。他不会给梅小纪买鲜花,他不喜欢梅小纪化妆,他看见梅小纪跟男性朋友在一起从来不会吃醋。他总有他的理由:给你鲜花不如带你去吃水煮鱼滋补;化妆对皮肤不好,自然美多好啊;你与他们关系好说明你生活开心,你的开心就是我的快乐,我不吃醋是因为我对自己有信心啊。梅小纪爱他的不解风情,爱他的阳光俊朗,爱他的率直,爱他总用笑意涟漪的眼一边望她一边摸着她的头叫她“我的丑小鸭”。

米柯的丑小鸭。

梅小纪小时候的绰号就是“丑小鸭”。就算是现在,每次照镜子时,她总忍不住责怪老妈怎么不给她一个高挺的鼻子,一张漂亮的小嘴。看那有些浑圆的胳膊和腰,梅小纪真想用一台榨汁机把多余的肉给消灭掉。梅小纪最满意的是自己的眼睛,不大,但很漂亮。每次跟米柯吵架,米柯总会在她的眼睛里柔和起来。

梅小纪想,为什么老是有那个影子在彼此之间晃动呢?已经义无返顾毫无保留地爱了,可依然填补不了那个影子所战局的空间。

米柯不解释,梅小纪亦不追究。

再也没什么东西让梅小纪感到呼吸如此的困难了。既然这样,那就只好逃离吧。

悄无声息。

手机响了很久。梅小纪看了,没动。

短信息响了很多次。梅小纪看了,没回。

米柯说小鸭,你在哪里?

米柯说乖,不要虐待自己。

米柯说宝贝,你怎么不说一声就不要我了呢?

米柯说小纪,你回来吧,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看着看着,梅小纪就在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在鲜花盛放的广场,在邓小平的雕像旁,泪流满面。

梅小纪的出走,只有好友阿莱知道。两人从高中开始做朋友,没有什么可以分裂她们的友情。阿莱没说什么,只是很担心地看着梅小纪。

要照顾好自己。

梅小纪在踏上火车的那一刻,眼泪就那么不整齐地流了下来。她无法在看到米柯钱包里层那张相片后,还能看着他坦然的目光,还能心怀坦荡地抱着他。她不能。

那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有着一双楚楚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巴。那个女孩子,跟阿莱长得很像。

梅小纪无法适应这种微妙的变化,于是只好逃离。可现在,不过半个月时间没见,米柯就在眼前,他是那么的苍白,那样的憔悴,胡子还刺拉拉地张出来了。?

无法适应。无法说话。

电话适时响了起来。阿莱的声音清脆脆的响起来。

小纪,不要怪我把你的行踪告诉米柯,我实在是不想每天活在念经声中。你一定要原谅我哦。

小纪,米柯真的很在乎你,我相信你也一样。有些东西逃避不是解决的方法,还是面对面说清楚,痛苦才不会那么孤单

小纪,本来我想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但是现在,我决定还是跟你说吧。

米柯是我同父同母的哥哥,我真名叫米洛。十岁那年,父母离婚,我跟米洛像财产一样被瓜分了。我恨他,因为他毫不挽留地,就让那个家给散了,我看着他和妈妈离开,发誓要用一辈子来恨他。小纪,你知道吗,亲眼目睹自己最亲的人消失在眼前,那种感觉是什么吗?撕心裂肺的痛!

小纪,其实我很羡慕你,有一个完整的家,有爱你的爸妈妈。这么多年来,我总在渴望,心里的恨也淡了,那种对爱的渴望一直都存在。

小纪,不要怪米柯,不管怎么样,你都是他心里唯一的丑小鸭。

小纪,你要好好的……

梅小纪就在玉米汁的温润里,被米柯轻轻地抱进了怀里。

喝玉米汁的时候,梅小纪等来了米柯,也等来了爱情过天晴。?

米柯,我们回去找阿莱吧,我想和她一起喝玉米汁。

首发散文网:https://www.sanwen.net/subject/3354/

丑小鸭的玉米汁的评论 (共 0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